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五十六章 莫言术失效(书号:760

第八百五十六章 莫言术失效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原本是想着,把自己的林肯给了蒙晓艳,让她先直接开回凤凰,省得她滞留在这里耽误了工作。

    谁想,蒙校长一听沈彤说晚上有骑王的演唱会,也懒得回去了,“算了,我跟学校打个招呼,晚半天回去吧。”

    “不是吧?”沈彤听得有点吃惊,上下打量她两眼,“蒙老师,你也喜欢听骑王这种软绵绵的摇滚?”

    沈彤清楚蒙晓艳的身份,她这话的意思是,追星那是普通人事儿啊,你蒙家的人也追星?尤其是,追的还不是那种钢琴、小提琴的高雅艺术,而是这种颓废的靡靡之音?

    太丢蒙书记的脸了吧?

    “我的学生,挺多人迷骑王的,”蒙晓艳淡淡地解释,她已经逐渐地找回了昔日做公主的感觉,话说得很恬淡,却又带了一点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倒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为了更好地跟学生沟通,蒙老师可是连《古惑仔》都看呢。”

    “哦,”贾总和沈彤齐齐地点点头。

    “沈总,你那儿还有多的票没有了?”荆紫菱的问题,让陈太忠感觉有点头大,当然,隐隐也有些许的期待:她今天也要……夜不归宿吗?

    “我是赞助商,怎么能没票呢?”沈彤笑着答她,“不过,紫菱啊,你不回家看你爷爷了?”体育场离我家很近啊,”敢情,她早盘算好了,“先回家看看爷爷,要是没事,那我看完演唱会再回去。”

    陈太忠如释重负……陈太忠怅然若失……

    于是,在晚上八点,一男四女施施然走进体育场的贵宾席。登时引起了小小的轰动,男的阳光高大也就算了,那四个女人,三个就是一等一的美女,有个年纪大一点的,却也称得上是成熟美妇,虽然碍眼,但绝对不扎眼。

    没错,贾总也来了,她的年纪是大了一点。可谁还能不允许人家有一颗少年心?

    所谓贵宾席,就是椭圆形体育场的中间而已,能容纳六万人地体育场,类似的位置怕不有五六千个,就算是面东背西的看台为主看台,好点的位置也有两三千个。

    不过,这里的包厢并不多,只是在主看台中央的极后方有几排。据说是考虑了一些特殊情况----比如说有阿拉伯朋友到场的话,那些蒙面纱的女人总得有个呆的地方不是?

    沈彤的手段不错,在前面十来排占了些位子,这就算极为核心地场地了,坐在这里的人的身份,那当然也是可想而知的。

    在众人的围观下,五个人才坐下,就有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跑了过来,“沈姐姐,你这儿的位置没人。给了我吧?”

    沈彤皱着眉头想一想,笑着摇摇头,“等一等吧,我不知道那些人来不来,等他们来了要是座位没了。那些叔叔阿姨就不高兴了。”

    “嗯,”女孩悻悻地点点头,转头走了。

    “这是谁家孩子啊?”贾总眼尖得很。耳朵也好用,知道沈彤不愿意得罪这女孩,才讲得这么婉转。

    “何铁英的女儿,”沈彤嘴角露出个笑容,何铁英是素波市政府办公厅秘书长,她不是不想买账,而是说,一个小女孩儿就来找她要座位,哼。何秘书长这家教……

    这种感觉。贾总感觉到了,不过她笑笑没吱声。蒙晓艳也感觉到了,瞥一眼沈彤,心说你跟个孩子叫什么真?

    陈太忠感觉地可不是这个,他感觉到了整个体育场里的气场似乎有点问题,那是狂热、焦躁、欣喜等综合在一起的味道,带有很强的感染力。....

    他虽是以气入道,对气机的体会最是敏感,可是上一世他似乎没有来过类似的场合,所以这种感觉,让他颇有一点新鲜的体会。

    听着满场的口哨、尖叫和嘶吼,他一时间居然起了点愤愤不平的心思,哥们儿要在场子里弄点仙家术法出来,怎么也比几个唱歌的强吧?

    很快地,演出就开始了,虽然是专场演出,不过,这次来地不止是骑王组合,还有其他一些捧场的角色,跳出来搞致辞什么的。

    当骑王开始唱第一歌的时候,音乐尚未响起,只是那几个家伙在台上一站,像一晚上没睡的那种造型一摆,整个体育场就出了巨大地尖叫声。

    何铁英的女儿,终于还是坐了过来,带着她的两个同学,三个小姑娘没命地尖叫着,那俩还流出了激动地泪水。

    真恶心人啊,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啦,感受着气场中那股空前的狂热情绪,心说估计任娇在参加传销大会的时候,气氛也不过如此了吧?

    狂热的情绪,是最具有感染力的,当歌声猛地响起,居然有无数女人喊出了,“斯麦,我们爱你!”

    然后,这喊声越来越大,居然传染到了陈太忠不远处的三个小姑娘那里,三个小姑娘也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虽然是贵宾席,但是,年轻……就是放纵的理由,难道不是吗?

    蒙晓艳和荆紫菱的情绪,都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可是陈太忠不爽了,再想想昨天跟骑王还小小地冲突了一把,禁不住一时火气,直接一个“莫言术”丢了过去。

    哥们儿让你再得瑟!

    他丢“莫言术”地对象,当然就是骑王地主唱、大家口中疯狂喊着的“斯麦”了。

    嗯?怎么没反应?

    丢出法术之后,陈太忠自然也要摇头晃脑伪作沉迷一下,谁想,偌大地体育场内,依旧有歌声和音乐回响,未曾有半分的停顿。

    嗯?陈太忠颇为不解,不得不解除自己的“沉迷”状态,悄悄地又丢了一个莫言术过去,不是吧,强烈的狂热,能抵御得了仙家术法?不可能嘛……

    假唱!他终于明白了,自己遭遇到了传说中的假唱!

    怪不得昨天要排练,敢情,是要排练这个?

    看着身边痛哭流涕。声嘶力竭地大喊着“斯麦,我们爱你”的女孩们,陈太忠这心里,真的是要多不平衡有多不平衡了----居然有人说我很操蛋?这不公平啊!

    可是,眼下的体育场里,最少坐了有两万多三万人,他要再使什么过激手段,也难逃诸多法眼,难堵悠悠众口,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聪明人的。

    下一刻,他就解除了莫言术,那斯麦在台上又蹦又跳、亢奋地表演着,但愿……丫没现自己曾经被动了手脚吧?

    阴人之前,尽量不要让对方提高警觉,这是陈太忠总结出来的经验,既然人家假唱了,莫言术没用了,那么就要尽早消除,以方便再次下手。

    “晓艳,”陈太忠一捅身边的蒙晓艳,“我觉得他们唱歌,不太搭调啊,是不是在对口型呢?总感觉慢那么半拍。”

    蒙晓艳还没说话呢,何铁英家那半大的丫头不干了,转头看他一眼,“真没知识,体育场这么大,声音有延后,还有回音呢,没听过演唱会啊?”

    “哦,原来这样啊,佩服,”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冲她伸出个大拇指来,“你真的挺厉害的。”

    说实话,他也真的是佩服,被人卖了,还理直气壮地帮人点钱,粉一个人不难,能粉到如此境界,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狂热……和愚昧啊。

    他越地坚定了要让骑王出丑的决心,原本,他是打算莫言术时时收,让斯麦的声音显得断断续续的,那样,不但斯麦搞不明白怎么回事,观众们也会感觉,音响效果真的很糟糕,未免有点不值这个票价。

    可是某个斯麦粉对偶像的辩解,彻底将骑王推向了深渊,是的,陈某人认真了,要仔细算计、人了。

    骑王的一歌唱毕,掌声纷纷响起,一个娱乐节目的男主持上场,口花花地讲了几句,紧接着,就是内地一个名气极大的实力派女歌手上台,客串了一歌曲。

    对这个女歌手,陈太忠没兴趣下手,你假唱不假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哥们儿今天的目标,就是骑王,就是斯麦!

    可是斯麦不知道啊,这位女歌手下去之后,主持又白活两句,接着,骑王乐队照样上台,好死不死的是,这次,主唱斯麦没直接开唱。

    他很真诚地感谢了一下素波市高素质的歌迷们,又感慨了一下素波的气候和天南的风光,反正,两个小时的演唱会,总共才十二歌,他怎么也得撑够时间不是?

    斯麦不但是骑王的主唱,还兼了贝司手,背景音乐已经响起了,他还抱着贝司跟大家白活,临到下一刻开唱了,还不忘记鞠个躬。

    遗憾的是,时间,就定格在他将要直起身,却又尚未直起身的那一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