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五十三章 随遇而安(书号:760

第八百五十三章 随遇而安

作者:陈风笑
    “人家这叫黑紫,”陈太忠笑着纠正荆紫菱的话,“无非就是个炒作而已,绿牡丹就真是绿的?那叶子和花怎么分啊?”

    “不看看,总是不甘心,”荆紫菱站起身来,笑容满面地白他一眼,倒也不见如何失落,“那你最喜欢什么花呢?”

    “姚黄啊,”陈太忠当然有自己的标准,“那是传承了多少年的品种了,怎么是现在的品种能比的?我喜欢黄色……”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荆紫菱瞪他一眼,似有所指……黄色?

    “你的思想真肮脏,”陈太忠义正严词地指责她,却也顾不得计较他能联想到这个,到底是谁更肮脏些,“我不太喜欢紫色,嗯,而且,总觉得魏紫没有紫霞仙单纯,对,我第二喜欢的,是紫霞仙。”

    “那去看姚黄和紫霞仙吧,”荆紫菱笑嘻嘻地靠近,拉住他的手向前跑,活泼得像非洲草原上的小长颈鹿……嗯,还是瞪羚好了。

    “这就是紫霞仙?”看着孤孤单单的单瓣小花,她有点傻眼,“一点雍容的味道都没有啊。”

    “啧,俗了不是?我说的就是喜欢它的单纯嘛,”纵然是这么说,但是陈太忠心里总是觉得有点那个,说不得拖着她走向姚黄的方向。

    “这个倒是真的好,我喜欢,”荆紫菱越看姚黄越是喜欢,禁不住蹲下了身子,小巧的鼻翼也不住地翕动着,“这种淡黄接近白的颜色,我最喜欢了。”

    “嗯,跟你的衣服颜色很像,”陈太忠看着那鹅黄的衬衣和奶白的七分裤,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了一种强烈的后悔,后悔刚才在锦江没有多做一点什么。

    真的是人面姚黄相得益彰。()为了好好地观察品味一下这难得的美景,他倒退两步,细细地打量,越地赞赏起造物的神奇,人即是花花即是人----就算在仙路地修行上。这也是难得的境界了。

    “知道吗?小时候看聊斋,看到那些山精树怪的时候,我经常幻想,我的前生呢,就是一株花仙,很漂亮的花仙,”荆紫菱转头向他一笑。蓦然回眸时,那一抹颠倒红尘地笑容,令千万株号称国色天香的牡丹黯然失色。

    陈太忠看得就是一愣,待到听得明白她的话,又是一怔。

    偏偏地,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张得大大的,脸上带了几分怅然、几分童真,“那样的话,就能在那些书生叔叔寒窗苦读地时候。悄悄地出来……”

    她接下来的话,陈太忠已经听不到了,他在拼命地回忆:呃。这个……紫灵仙子的本体,是什么来着?

    好像……哥们儿确实记不得了!

    看着他呆立在那里怔,颇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荆紫菱慢慢地走上前,将小嘴凑到他的耳边,阴森森地问了,“怕了吧?哼,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小心……”

    “我怕你个头!”陈太忠回过神来,白她一眼,伸手到一朵姚黄之下,手指一下一下轻轻地勾动着,“哼,这就是你吧?我调戏……我再调戏!”

    “你这人真没劲儿!”荆紫菱悻悻地哼一声。

    “哈,我这人最擅长的。就是煞风景了。”陈太忠缩回手来,洋洋自得地卖弄着----其实这是实话。“我要是公园园长,就把满园的牡丹都砍下来烧了,我……种韭菜,让你再作怪!”

    “那可不行,”荆紫菱知道他在开玩笑,也很配合地玩笑着,她伸出手,轻抚那棵被“蹂躏”的牡丹,“作恶多端的话,小心怨念缠身啊,千花所指……那也是无疾而终。^^^^”

    这小丫头今天是怎么了?陈太忠觉得自己又被打击了,我不就是亲了你几口吗?还是那种干吻,你这一句句的,怎么总像是有所指呢?

    两人正嘻嘻哈哈地说笑玩闹呢,走过来一个胸口挂着牌子地中年男人,一指荆紫菱,厉声话了,“你这是做什么呢?谁让你摘花了?”

    荆紫菱飕地缩手回去,脸上微微有些红,刚要出声辩解,陈太忠已经先抢着说了,“我说,摘花和摸花,是不一样的吧?有你这么上纲上线的吗?”

    “我见你们地时候是摸花,谁知道你们摘了没有?”挂牌男人很会强词夺理,“摸花也不行,每人摸一下,这些花受得了吗?”

    “等你抓了我们现行,再说话吧,”陈太忠哼一声,论强词夺理,谁还强得过他去?“无非就是摸花嘛,牌子上写了不让摸了?严禁采摘----我说你识字儿吧?”

    “那也不行,”中年人见这位口舌便给,也懒得多说了,一指荆紫菱,“你,跟我到公园管理办公室来一趟。”

    “少扯淡了,刚才我摸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怎么不见你过来?”陈太忠哼一声,手一指那中年人,“今天我心情好,不怕告诉你一句……这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人多了,再墨迹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啊。”

    这中年人登时语塞,他怎么想得到,这男人居然能早早地在人群中现自己?而且还能断定自己就看到了?

    事实上很简单,陈某人的素质真的不算太高,刚才他就想作势掐花来吓唬荆紫菱的,不成想远远地现管理员,为了省却麻烦,索性就是勾了两下。

    他这话,隐隐地点出管理员对荆紫菱,似乎有点歪心思,管理员一听,也不好再辩解了---其实,他只是有个朋友,想弄到这个美女的电话号码而已。

    可是这时候,就有那看不过的路人跳出来了,一个身体略略福、鼻子上架一副无框眼镜地中年人一指陈太忠,“我说,做了这么没公德的事儿,你还有理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看荆紫菱,遗憾地摇摇头,咂咂嘴,“小姑娘,年纪轻轻的,你可不要学他。”

    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指挂牌中年人,“罚款是吧,我给你,”一边说着,他一边摸出一张百元的钞票,径直塞进中年人手里,“收据我也不要了……下不为例,成不成?”

    挂牌的这位一愣,手里下意识地一紧,将那张钞票牢牢地攥住,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是又说不出来。

    略胖的那位倒是说得性起,不过,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荆紫菱身上,“小姑娘,你还年轻啊,多学点知识,充实一下自己……”

    “我说,你说起来还没完了?”陈太忠搞定了那位,转头看看他,“我没做什么十恶不赦地事儿吧?罚款也交了,你还要怎么样啊?”

    “遵守社会公德,那是应该大力提倡地,”略胖转头看看他,一脸的义愤填膺,“我就是随遇而安,最见不惯你这样地年轻人。”

    “随遇而安?”荆紫菱和陈太忠对视一眼,荆紫菱听说过这个笔锋犀利的家伙,陈太忠却是想起了王浩波所说的枪文。

    见他俩都知道自己,随遇而安的表情,愈地痛心疾了起来,他手指陈太忠,“年轻,不是放纵的借口,良好的品德,要靠……”

    我说你还没完了?陈太忠恼了,皱着眉头刚要呛丫两句,却冷不丁现,指向自己的手指中,隐隐有绿意透现,仔细一看,他乐了。

    “哈哈,”出手如电,他就捉住了对方的手,一指指甲间若有若无的绿色,“麻烦你告诉我一声,你手上这植物的汁液,是哪儿来的呢?”

    随遇而安登时语塞。

    其实,这并不是他去掐了牡丹花,而是刚才临河观风景时,由于午间炎热,他站在了一棵垂柳下,微风拂来,他信手掐了两片柳叶而已。

    在当时,这不过是个风雅的举动,可是眼下,却是贻了人以口实----合着牡丹掐不得,柳叶就掐得?

    “哈哈,”荆紫菱也被逗乐了,拽着陈太忠转身离开,临走还不忘记戏谑此人两句,“继庄先生洁身独行,也曾经毁产济人,比之阁下的尖酸,似乎要强一点吧?”

    随遇而安更傻眼了,他起这个笔名,自然知道,“随遇而安”一词,来自刘献廷的《广阳杂记》一:“随寓而安,斯真隐矣。”

    而刘献廷,号继庄!

    毫无疑问,这个女孩儿并不像他所指摘的那么不学无术,人家甚至渊博到连刘献廷的生平事迹都知道!

    这一刻,他有点无地自容了。

    然而,就在同时,陈太忠也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因为他和荆紫菱走了没两步,现一个俏少*妇正在直直地看着自己----呃,张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