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五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八百五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吴言的话一点没错,时下的官场就是这个样子,能上不能下,若是一个人没犯什么错误,最大的惩罚,也不过就是将其配到一个冷清地方而已。

    赵璞已经是信访办的副主任科员了,还能冷清到什么地方?真的去党史办?

    更何况,他在北京还有个老师,虽然未必有多亲近,但是大家多少要考虑一点这个因素,是的,在官场里,有人和没人那绝对是不一样的。

    “那不能给他找点什么错?”陈太忠就是这毛病,一阵一阵的,要是没想起赵璞也就算了,想起了赵璞,就想起了昔年的恩怨,再想到那厮居然有胆子去纠缠自家的白书记,这心里的火苗子,那是腾腾的。

    “我的事儿多着呢,可顾不上专门给他栽赃,”吴言在电话里,倒也不掩饰真实想法,“你要有办法你搞吧,到时候需要我了,跟我说一声就成了。”

    “这么着吧,你把姜世杰提上去算了,我看委办主任就不错,”陈太忠笑着话了,“到时候,我让姜世杰没事就去找他的碴儿。”

    “快拉倒吧,别跟我夹杂私货,区委办主任,找区政府信访办的麻烦?亏你想得出来,”吴言在电话那边笑一声。

    “这事儿我考虑着呢,不过要全盘考虑,让姜乡长不要那么急躁,那么大人了,连这点气都沉不住的话,我还真就不用他了。”

    这就是吴言----其实也是大多数上位者的真实心态,谁也想用自己的关系。可是这关系要是做事欠缺,反倒是不如扶起来一个不那么近但是有能力的。

    世上本没有关系,维系得多了,也就有了关系,凭什么说未来地委办主任,不会比姜世杰用得更顺手呢?

    嗯,被看穿了,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心里开始琢磨,用什么办法阴上赵璞一把……嗯?慢着。既然能阴赵璞,那为什么不能阴一下素波科委甚至于是省科委呢?

    他琢磨了一阵,终于还是打消了由此引的遐思,科委没权。阴起来有难度,信访办嘛……好像是个做得好是应该、做得坏是活该的受气衙门。

    反正赵璞既然在横山,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那个地方都搞不定,哥们儿还有脸做人吗?陈太忠登时拿定了主意,等回去了就着手办理吧。

    就这么想着想着,陈太忠斜靠在会客间宽大的沙上,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中。他感觉有什么不妥,猛地一怔,醒了过来。

    刚才……好像听到警报了?他几步蹿到门口,打开门一闻,果然有点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楼层的服务员也正在打着电话。

    “怎么回事?”他走过去厉声问。

    搁给个别人,服务员还未必要实话实说,可是这位是总统套里出来的,她自是不敢隐瞒。“是这样。刚才十层起火了,现在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

    “控制住了?”陈太忠斜眼看着她。“你确定?”

    “嗯,应该是吧?”服务员点点头,却是怯生生地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房间里都有烟感喷头呢,要是起火会自动喷水……”

    “哦,那就行,”陈太忠点点头,转身往回走,脑子却是又开始走私了,烟感喷头这东西……应该算是高科技的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搞这么一个东西。

    不过,他回了房间之后,看着紧闭着地主卧的门,猛地想起来,水火这东西无情,最好还是跟紫菱说一声吧,万一不合适,不是跑也方便?

    由于他脑子里还在琢磨着烟感器,也就没有考虑,荆紫菱的丝绸衬衣经不经压的问题,在陈某人想来,无非是中午地小憩,还用得着脱衣服吗?

    于是,他大大咧咧地推推门,在现被反锁之后,想也不想地就直接穿墙过去了:这个臭丫头,还反锁门?等火烧到的时候,只多这么一道手续,也够你哭一阵了!

    荆紫菱被他扭动门锁的声音惊醒了,迷迷糊糊地支起身子揉揉眼睛,想看看生了什么,却冷不丁现,陈太忠已经出现在自己地面前了。

    “呀,”下意识地,她用毯子遮住了自己**的肩头,却是顾不得下面露出的脚丫了,“你怎么进来了?”

    她虽然遮得够快,陈太忠却是已经看到了那粉雕玉琢一般圆润的肩头----荆紫菱的肤质,甚至还在吴言和唐亦萱之上。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他被那抹一掠而过地白皙吸引了,登时就忘记自己进来是做什么的了,“我说你睡个午觉,还要脱衣服?”

    一边说着,他一边还皱皱眉头,心里那是……相当地不解。

    “你进来做什么?”荆紫菱地眉头皱了起来,看起来有点微微的不高兴,“有什么要紧事儿吗?”

    一边问,她一边蜷起长长的双腿,将露出的脚丫收进毯子中。

    她这个动作,又吸引了陈太忠的注意力,陈某人一瞥之下,登时大笑了起来,“哈哈,你还穿米老鼠的袜子……真好玩!”

    荆紫菱闻言,两道浓而不散的柳叶眉登时就竖了起来,脸也微微地有些涨红,“你……”

    陈太忠哪里容得她斥责自己?大笑着转身向门口走去,“好了,快穿衣服吧,十层起火了,最好不要睡了,谁知道会不会烧到十二楼呢……哈哈,米老鼠

    荆紫菱气得银牙直咬,眼见那厮开了门就要离开,心中这份愤懑再也无法忍受了,“太忠哥。我吓得没劲儿了,你帮我穿衣服吧。”

    嗯?有这等好事?陈太忠心里十分明白荆紫菱的难缠,可是听到这样的请求,还是禁不住驻足回望----男人地天性,有时候真地不是说克制就能克制得了得。

    遗憾地是,他才一回头,一个巨大地黑影就飞了过来,荆紫菱将自己枕着的气枕恶狠狠地砸了过来。

    她这个动作做得有点大,所以,就在同时。毯子自她身上滑落,露出了无限美妙的上半个身子----可惜,她还带着胸罩,这让陈太忠觉得。这一枕头挨得不怎么划算。

    “睡觉戴着胸罩,有碍胸部的育,”陈太忠哈哈大笑地走了出去。却是忘了,自己刚才还纳闷对方为什么没穿衣服呢。

    看着他的背影,荆紫菱气得胸部不住地起伏,可偏偏地,不知道为什么。同时还伴随着的,是一点淡淡的、说不出的失落。

    失落归失落。想到可能有的火灾,她还是在第一时间穿好了衣服----只用了三分钟,然后就匆匆地走了出去。

    会客间内,一个男人正在拿着电视遥控器,优哉游哉地选台呢,这让荆紫菱感觉有点无法忍受,径直走上前,“陈太忠,你不是说着火了吗?”

    “我说是十楼着火了。”陈太忠瞥她一眼。直接无视了她地愤怒,自顾自地在选台。不过还好,他的嘴里倒是在解释,“只是提前通知你一声,怕你睡死了,就像小猪科比。”

    “我说,你们公务员整天什么事儿都不干,就看动画片了?”荆紫菱听到这个解释,心里有点释然,不过,那种失落感,却是渐渐地变得浓烈了些许。

    “让开,你挡住我换台了,”陈太忠的大手一挥,声音颇有一点不耐烦,一边说着,一边看看坐落在地上的工艺座钟,“才一点四十五,你再睡一会儿吧,别进卧室了,就在沙上睡吧。”

    “我睡不着了,”荆紫菱悻悻地瞪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她每天地午休是雷打不动的,不过时间却不是很长,二三十分钟就行,多也不过一个小时。

    会客间有对着走廊的门,不过一般不开,商务间和主卧根本就不对外,她从随员室绕了出去,鼻子抽*动两下,就闻到了空气中散出地若有若无的焦糊味

    这家伙真的没骗我,一时间她的心中百感交集,说不出的滋味,慢慢地走了回去,“太忠哥,咱们走吧,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烧上来了呢。”

    “那火可能已经灭了,”年轻男人地回答,让天才美少女差一点暴走,还好,后面有补充,“我就是不太放心你个傻丫头。”

    “真的不放心我?”荆紫菱贴着他坐了下来,大大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你……离我远点儿,”陈太忠瞥她一眼,“离得太近的话,我怕控制不住自己,不要给我机会啊。”

    第八百五十二章小小的飞跃

    “怎么控制不住呢?”荆紫菱的脸上,笑靥如花,只是,她的话才刚刚说完,只觉得腰身一紧,整个人已经被一个雄壮的胸膛覆盖了,嘴上也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呀,你要死了,她伸手用力去推这个男人,却只觉得两臂软绵绵地,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一时间,她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

    下一刻,年轻男人身体散放出的特有的味道,让她逐渐地迷失了,双臂也越地没了力气,她甚至没有注意到,一双大手掀起了她地衬衣,轻抚着她地背脊。

    嗯,手感不错,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心里,是异常的志得意满,或许,原本我对紫灵仙子,在内心深处就有一种觊觎?

    当荆紫菱回过神来,现一条舌头轻叩双唇,正在用力地撬动着自己地牙关,登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极大的力气,双手用力地一推他,头向一旁用力地扭去,“不要!”

    一边喊,她一边挣扎着站起身来,向后连退两步,胸部急剧地起伏着。一双眼睛瞪得极大,怒视着陈太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陈太忠见她生气,原本是有点赧然的,可是被她这么一指责,反倒是心安理得地看着她,笑嘻嘻地一摊手,“你看,我明明警告过你的!”

    荆紫菱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这厮刚才还摸了自己的背脊,禁不住恨恨地伸手拉拉衬衣后襟,“呸呸呸”连吐几口。

    “你的唾沫,呸。好臭!”

    “哈哈,”陈太忠大笑着,也不解释。说实话,他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不过,能看到她生气地样子,似乎……也让人很舒心的嘛。

    “你对别的女孩。也是这样?”荆紫菱见他笑,知道自己没办法计较。只得远远地坐到另一个单人沙上,“你很过分,你知道不知道?”

    “是你先过分的,”陈太忠悻悻地回句嘴,见她要张嘴反驳,忙不迭加个定语修饰,“我是说……昨天!”

    呃,荆紫菱登时无语,好半天才撅撅嘴。“好了。这下,咱们算是两不相欠了。你要再敢这样,我就,我就……”

    她“我就”了半天,现自己似乎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威胁来,终于悻悻地白他一眼闭嘴了----不过,真的拿不出来吗?

    “这怎么能行?”见她说话无力,这个时候,是个男人就不肯罢休,陈太忠也是男人,少不得笑嘻嘻地走过去,坐在沙扶手上,近距离盯着她的脸和脖颈。

    “别的不说,只说素波到凤凰这一来一回,我得用多长的时间?嗯?不行,还得再来两次……十次。”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去伸手抚摸那圆润光滑的脸蛋,却是被荆紫菱身子一侧,避开了。

    她恨恨地瞪他一眼,“行了,看把你饥不择食地,连脖子长的都要,好了,咱们走吧,不想在这儿呆着了。”

    陈太忠伸手一捉,就将她捉进怀里,自背后亲吻着她的脖颈,嘴里含糊不清地嘀咕着,“我就喜欢脖子长的,你咬我啊?”

    对很多女人来说,脖颈是比较敏感地部位,亲吻这里,很容易挑起她们的**,这一点小窍门,陈某人已经掌握了。

    荆紫菱的脖颈也很敏感,不过很遗憾,此敏感非彼敏感,她地身子先是一僵,然后情不自禁地“咯咯”笑了起来,脖颈激烈地扭动着,“咯咯……呀,痒死了,你放开我,放开……咯咯……我要生气了!”

    见她扭动得剧烈,陈太忠也只能悻悻地松手,心说不知道这小妮子敏感部位在什么地方,回头若是有了机会,一定要好好探索一下。

    他这厢才一放手,荆紫菱站起身就跑,直跑到随员间的门口,才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男人真的是不能惯的,我本来是很尊重你的……以后不许这样了!”

    陈太忠懒洋洋地举起手,攥成拳头,“还有十次,咱们就打平了,要不然……我很受伤!”

    “哼,”荆紫菱白他一眼,看那样子,根本是懒得说话。

    “你说了要道歉地,”陈太忠将自己的身子挪进沙,懒洋洋地向后一靠,“这是我可以接受地道歉方式……咳咳!”

    他身子才一舒展,猛地现裆中鼓做一团煞是碍眼,立刻又坐直了身子挺胸收腹,以掩饰那不文之物的反应,同时不忘咳嗽两声,试图影响对方的思路。

    可惜,人家荆紫菱又不是瞎子,天才美少女的称号也不是白得的,就算一开始没注意到,可是他这么一搞,反倒是欲盖弥彰,其尴尬之处,终于被她看得明明白白。

    “你……你真下流,”荆紫菱的脸有点红,轻啐一口,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微微有一点点欣喜。

    “咳咳,”陈太忠再咳嗽两声,很坚定地举着拳头,“十次……你必须道歉!”

    荆紫菱沉默半天,才期期艾艾地话了,“一次……最多一次,要不……你继续恨我好了……”

    “九次,不能再少了,”其实,陈太忠也知道变通……

    不多时,屋里传出陈太忠悻悻的嘀咕,“这是搞什么嘛,不汤不水的,你懂不懂什么叫湿吻啊?”

    “差不多点啊,”荆紫菱的声音比他清脆多了,也高多了,“就出了一点点力,要这要那地,刚才摸我,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那下次就可以多要点儿了,是吧?”陈太忠地声音也大了起来,听起来很有点期待的味道。

    “下次再说下次,”下一刻,荆紫菱出现在了随员间地门口,脸有一点点红,鼻息有一点点重,偏偏地,她的嘴角还向上若有若无地划出一个小弧。

    陈太忠紧跟着她走了出来,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好了,你说去哪儿吧,真是的,搞得人不上不下的。”

    “去运河公园,看牡丹花展,”也不知道是有意叫真,还是荆紫菱真的想去,“除了姚黄魏紫,还有黑牡丹呢。”

    “这天底下哪可能有黑色的花?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只不过就是颜色深一点而已。”

    荆紫菱当然知道这个,不过,刚被人占了便宜,眼下的她当然是要撒撒娇的----再聪明的女人,也有渴望被人疼爱的时候,“你要是不去,那我自己去好了。“我去还不成?长成你这种祸国殃民的样子,谁放心你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啊?”陈太忠哼一声接话了,听起来颇有点不情愿的味道,“我可不想让别人说,保护投资商不力!”

    “要是我不是投资商呢?”

    “嗯……那也要保护,”陈太忠眼珠一转,轻笑一声,“紫菱,这认真地保护你,就算是下一次了吧?”

    荆紫菱白他一眼,“不算!”

    总之,就在这个中午,两个人的关系有了一个小小的飞跃,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这样,一旦有了某种突破,就无法再回到从前,罗天上仙不能,天才美少女更不能!

    运河公园,横跨了宝兰区和东城区,面积极大,正如陈太忠所料,公园里游人如织,要是上午来,真不知道要挤成什么样子呢。

    一下午,两人都玩得挺开心,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高兴事儿,荆紫菱一下午都挺亢奋,甚至在走路的时候,偶尔都要蹦跳两下,开心地笑闹,惹得一路上的行人驻足观看:这女孩儿是绝顶漂亮,不过,怎么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啊?

    当然,这种情况,少不得有一些自不量力的家伙,想打她的脑筋,不过看看她身边高大的陈太忠,大家都很明智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陈太忠也很好奇,她今天怎么心情这么好,天才美少女平日里显现的,多是“天才”二字,现在她的表现,才能凸显出“少女”的活力。

    终于走到了黑牡丹的所在地,荆紫菱上前一看,纵然是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免不了些许的失望,“原来真的是这样,就是黑红而已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