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五十章又冒出一个来(书号:760

第八百五十章又冒出一个来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本来是无所谓地,不过韩忠这一挤眼,他就有点郁闷了,“算了,还是送她回家吧,老韩你这儿的房间……”

    “我这儿地房间怎么啦?”韩忠眼睛一瞪,不满地嚷嚷,“你还别说,就两套总统套,张老大一般都是住豪华套,跟你说,这总统套……一般不对外的!”

    “好好,住,住!成不成啊?”陈太忠看着睡眼惺松的荆紫菱,情不自禁也有点睡意上头,仰天打了一个哈哈,“哈韩总,这不是怕你来个要紧客人,没了总统套吗?”

    “呀哈,看把你美的,”韩忠哭笑不得地一指他,“一人一间总统套?想啥呢你?紫菱睡主卧,你睡……随员室吧!”

    “我……”陈太忠打个磕绊,悻悻地指指韩忠,“我就知道你小气,老韩,你真的小气!”

    “去去,另一套房间我得留着呢,”韩忠心说老子给你创造这么好的条件,你丫还矫情,妈逼的要不咱俩换一下?“那么大个总统套,紫菱一个人住进去。有点儿空啊。”

    “不用了。我就睡车上。反正今天太阳也不毒,”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说是跟陈太忠睡一个房间,荆紫菱就清醒了些许。

    “没事儿,床边有报警器呢,这家伙不敢欺负你,”韩忠笑得很和蔼。颇有一点叔叔的样子,“只要你一按报警器,保安立马就过去了。”

    “韩叔你说啥呢?”荆紫菱撇撇嘴,“太忠哥我当然放心啦,不过,他也不是爱休息地,要不你们玩玩牌什么地吧,我在一边眯一会儿就好了。”

    “我们是要玩牌啊,”叶大富笑着点点。随手一指陈太忠,“不过可是没他。我们是陪老太太们打卫生麻将呢,陈处去了,反而是不方便,呵呵。”

    不由分说地,韩忠就带了陈太忠和荆紫菱出去了,不多时,韩老总一个人走了回来,脸上是莫名地笑意,冲着王浩波嘀咕一句。“呵呵。这个太忠,倒是会装矫情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地艳福。”

    “老韩,你……”王浩波摇摇头,欲言又止。

    “啧,有啥话你直说嘛,王厅,”韩忠笑眯眯地看着他,“这儿就咱哥儿仨,还有啥不能说的?”“以后你还是少做这种事吧,”王浩波苦笑,“这家伙跟好几个人家的姑娘有来往,还都是那种特大个儿的,你这一撮合,还指不定谁家就恨上你了。”

    “撮合什么?我是安排他俩午休呢,”韩忠不满意地瞪了王浩波一眼,随即展颜一笑,“王厅,还就是你们这些当干部的,胆子不大偏偏思想复杂。”

    “你才是王厅呢,再这么叫,我找俩小混混废了你!”王浩波笑着答他,“老韩,害人可不是你这么个害法,会死人地……”

    锦江大酒店的级别不低,在素波也稳稳排得上前十,不过论起接待级别来,就要差上很多了,甚至,由于它带了水利厅招待所的性质,还远远不如韩忠的港湾大酒店接待级别高。

    所以,它的总统套的档次,那也可想而知了,不过就是一个四进的房间,中间是大会客室,一边是主卧和商务室,一边是随员室,装潢和摆设倒也还可以,但终究没有正经的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那么讲究。

    不过,这种级别地房间,陈太忠也少见,说不得就要四下里转转,心说哥们儿那别墅应该也装修得差不多了,看看这里有什么合适的摆设和布局,能够借鉴一下?

    荆紫菱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扯了条毛毯,脱了鞋子,爬上卧室地大床,将自己捂得紧紧的,睡了过去。

    卧室里的工艺电话满不错,受话器老长、带了弧度能直接对嘴老式的古董电话,拿起来却才现,那厚重的拨号盘不过是样子货,不可能转得动,只是个设计得极为巧妙的按键。

    陈太忠正琢磨电话是哪里买的,是不是该跟韩忠要两个的时候,荆紫菱冷不丁地话了,“我说,你还不睡觉去?”

    “哎呀,你还没睡?”陈太忠被这声音惊了一下,转头看看她,“你睡你的就完了,管我做什么?”

    我穿地是真丝衬衣哎,荆紫菱有点生气,这衣服不脱,一觉起来皱皱巴巴地,我还能出去见人吗?“你在,我睡得不踏实,总是想着按报警器。”

    “切,看把你美的,”陈太忠心说,你在我车里睡得也很踏实呢,林肯车上可是没有装报警器----嗯,装了,不过那是防盗地。

    说归说,他还是走了出去,开始打量商务室和会客室,嗯,这会客室不错,不过这落地式座钟没啥意思,鱼缸也没啥意思,哥们儿别墅的会客室,要弄个假山,再弄点流水,绝对不能拿玻璃缸养鱼,一看就没品味嘛。

    骨子里,他更喜欢东方式的园林,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对西方的那种草地修剪得整整齐齐、基本上没什么树的风格,非常地不感兴趣----臭氧层破坏得这么厉害,紫外线照射得越来越强了啊。

    他正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却不防手机又响了起来,电话号码显示“白书记”,“太忠,什么时候回来?”

    吴言并不是特别关心他回来的时间,事实上,她在中午同别人吃饭的时候,听说了一个消息:赵璞近来,对陈太忠的怨念极大,据说是打算给陈某人一个好看。

    当然,这一年多下来,陈太忠成长了,赵璞也不可能原地呆着不动,自打调进区里之后,接触的人多了点,接触的层面也稍微高了一点,他居然也知道藏拙了。

    现实就是最好的砂轮机,再有棱角的石头,终究也要被磨得光滑无比,现在的赵璞,已经不复一年多以前的张狂----最起码是收敛了许多。

    所以,他对陈太忠的怨念,一般人还不怎么知道,倒是综治办主任赵学文,平日里待人接物厚道,又是吴言用得顺手的人,还跟赵璞算是本家,所以,两人的关系处得挺不错。

    甚至赵主任都知道,小赵对吴书记,有点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时常试图从她这里试探一点什么东西出来,可是,赵学文虽是女人,却是眼里不揉沙子的,想当年,就是她从陈太忠的片言只语中,判断出陈某人其实不算段系人马。

    前两天偶然间,赵璞不经意地提起过了陈太忠,冷哼一声,说姓陈的那厮要倒霉了。

    事实上,赵主任早就知道赵璞对陈太忠看不上,不过这很正常,面对那颗耀眼的新星,很少有人心里能够平衡----不管是比学历比资格,谁不比那个高中生的官场新丁强?

    但是抱怨是一回事儿,赵璞那话,分明是话里有话,不过赵学文只当那是别人家的恩怨,关我鸟事,听过也就听过了。

    可是,刚才赵学文在同吴言吃饭时,听说集资房那边,可能又要出一点费用,是科委用来检测装修的,赵主任就有点牢骚---咱横山区也不富裕啊,这东家啃一块儿西家咬一口的,吴书记你说是不是?

    市里的政策嘛,大力扶持科委,吴言的话,说得很委婉,而且陈太忠那小子,拿着横山是他娘家说事儿,唉……真不是个好东西。

    我可是听说,那家伙要倒霉了呢,赵学文笑着摇头,一时有点感慨,这人的风头,实在是太劲了一点啊。

    哦?听到这个话题,吴言表面上不动声色,却是拿着装修检测来做文章,没几句话,就探出了实情。

    饭一吃完,吴言借口要午休,就给陈太忠打了电话过来,她的意思很明显:太忠,那个匿名信什么的,没准就是赵璞那混蛋搞的!

    我靠,哥们儿这仇人,也忒多了点吧,陈太忠听得就有点郁闷了,“那把他弄下去算了,阿言,你党政一把抓的嘛。”

    “就算我连工团都管上,那也得讲道理啊,”吴言在电话那边苦笑,“赵璞不犯错误的话,我也拿他没辙,他现在的地方已经够冷清了,咱只能等着他犯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