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四十九章交错(书号:760

第八百四十九章交错

作者:陈风笑
    “你才一嘴羊膻味儿,”荆紫菱听到这话,禁不住悻悻地瞪陈太忠一眼。

    不过,比起斗嘴来,她还是要略略逊了一筹,话才一出口,陈某人的话跟着就过来了,“哦,敢情你也记得我嘴里的味道,哈哈……”

    这家伙的嘴皮子,实在是阴损了一点,七百多年的操蛋性格,造就了一条可以诛仙的舌头。

    明明没有进嘴的!荆紫菱现,自己越辩解越生气,这家伙好像越来情绪,终于冷静地决定,不跟着这家伙的思维走,“不去公园,那喝咖啡去吧,还能听听音乐。”

    “好像……时间不允许了,”陈太忠看一眼仪表盘上的时钟,苦笑一声,“十一点半了,有人预约了今天中午的饭局……”

    “你这整天除了吃饭就是喝酒,人生有意义吗?”荆紫菱撇撇嘴,“年纪大了可都要落下毛病的……我去合适吗?”

    “你们闲着没事逛街、喝咖啡什么的,也没什么意思的吧?”陈太忠笑一笑,“这就是我的工作嘛,一起去吧,里面的人,应该你也都见过。”

    等两人到了锦江的时候,王浩波也来了,对他来说,陪好陈太忠是这两天一等一的大事,其他事情,是都可以暂时搁置的。

    不过纵然有了心理准备,王书记还是为陈某人换女友的度而咋舌,昨天晚上,肯定是蒙晓艳同这厮一起渡过的。而今天中午十二点。已经换成了荆涛的女儿。这个……你地衣服有你地女友多吗?

    只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该计较地。

    过了约莫五分钟,韩忠也来了,不过,这次来他又带了一个人,一个身材极其高壮的胖子,年约四十多岁。“呵呵,我介绍一下,这是永泰集团的老总叶大富……”

    韩忠没见过荆紫菱,不过一听说这是荆涛的女儿,就明白了,敢情是荆以远的孙女,那叶大富也为这个女孩的美貌所惊讶,上下打量了两眼,才转头冲着陈太忠笑笑。“呵呵,陈处好福气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老叶跟我关系不错,”几个人坐下之后,韩忠大大咧咧地解释,“上次你们在高路上有点误会,这次大家见个面儿,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

    “哈哈,我说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呢,”陈太忠想起来了,当时他担心雷蕾地安全。了一个小飚。将工地上的人打得东倒西歪的。

    他冲着叶大富一抱拳,歉意地笑笑。“当时也不知道叶总是韩总的朋友,多有得罪了,这个……待会儿我先罚酒三杯好了。”

    “这有什么得罪的?”叶大富哈哈一笑,声音煞是洪亮,很真诚地看着陈太忠,“说实话啊陈处,还亏有你在,要不然,那帮混蛋保不定就把田立平的女儿惹了呢。”

    “田立平的女儿?”王浩波颇有点后知后觉的意思,他转头看看陈太忠:这家伙,又多了一个……啧,不会这么夸张吧,见过风流的,可没见过这么不知道死活地,你这绝对是引火烧身啊。

    叶大富眼里可是没有王书记,别说只是一个正处的书记,就算王某人升到水利厅副厅长,只要不掌实权,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交好地必要,店大欺客客大欺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不过还是那句话,不看僧面看佛面,王浩波既然是这个***里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听到这话,叶总笑一笑,“呵呵,是啊,就是素波台那个女主持,田……叫田甜吧?”

    “我可不是冲着她去的,”陈太忠冲着王书记笑笑,“不过是有个日报的记者,采访过我,当时说好帮我写个稿子,结果见不到人,就找过去了。”

    “是雷蕾吧?”王浩波笑一声点点头,“我可是在日报上见过她写的文章,人也挺痛快的。”

    几个人随口聊着,猛地陈太忠想起一件事情来,趁着几杯酒下肚的兴头,转头看看韩忠,“老韩,那个何家,怎么会联系上那谁呢?”这个啊,你还得问老叶,”韩忠笑嘻嘻地一捅叶大富,“老叶,何三他们怎么跟蔡莉挂上钩的?”

    “何三?小混混,比你家老五差远了,”叶总不屑地摇摇头,“蔡莉……是绕云那边的人牵线地吧,好像以前也是混道上地,叫什么大炮,老韩,你知道,我对这些不熟。”

    叶大富的关系,并不仅仅限于天南省,他擅长走地是上层路子,不过由于他的工程队比较多比较大,同几省的黑道也有那么一点牵扯,说多却绝对不多。

    “谭大炮?”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紧接着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这才是正理儿,蔡莉本来就不该同那些闲杂人等有多少交情,何三通过谭才找上蔡书记,应该是比较靠谱的,不管怎么说,人家何老三也是政协委员不是?

    然后,蔡莉下来万一来了政协,正好能跟何老三正常来往,嗯嗯,所以……农行的那栋楼,没准还真有什么问题。

    “谭啊,”韩忠不着痕迹地看他一眼,心里说这倒是好了,太忠正好跟丫不对劲呢,老叶啊老叶,你这是又放了一把火啊。

    看来,要连这个名流一起收拾了,陈太忠脸上带笑,心里却是狠了,反正他最不怕的就是跟黑道打交道,各种手段都可以用,实在嫌麻烦,直接人间蒸就得了。

    混官场,是要看算计人的能力,混黑道,还是拳头大的有道理---他这么想倒是未必正确。但毫无疑问。最近陈某人憋得是太久了一点。

    可是。这个谭和谭松,不是应该已经离开天南了吗?陈太忠一时想不通,这俩是悄悄地回来了,还是说他们在之前就将何三引见给蔡莉了?

    想到这里,陈太忠不由自主地检点一下自己的神识,却是现,谭松和周游绝对不在素波市内。至于说出了天南省没有,倒是不好断定----看来回头得弄张全国地图进识海了。

    接下来就又是一些嘻嘻哈哈地聊天,等吃完饭,大概就是一点钟了,“对了太忠,”韩忠却是提起了晚上地饭局,“晚上实在没空过去了,你跟小沈说一声,回头我请她和沈院长一起坐坐。”

    “沈院长?”叶大富奇怪地看一眼韩忠。心里有点奇怪,这是什么院长。值得你这么巴结?

    韩忠却是清楚这问题地意思,笑一声解释,“沈正斌嘛,跟朱老大那可是患难之交,老叶没听说过?”

    “朱秉松?”叶大富愣一愣,接着又笑着点点头,转头看看陈太忠,“陈处,你这可真的是交游遍天下啊。”

    “一起去热闹热闹?”陈太忠看得出。叶总已经有点心动了。说不得出声相邀,“怎么样?反正是周末。”

    叶大富眼珠转转。似是颇为意动,不过到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你们年轻人的盛会,我这老东西就不掺乎了,回头我请大家吧。”

    显然的,对叶总来说,沈彤算不得什么,要是换了沈正斌还差不多,而且叶总的年纪也确实不小了,掺乎进年轻人的***,传出去也有点那啥。

    他今天来,主要就是想交好一下陈太忠,此人年纪轻轻,交好省里两大常委,却好死不死地,又跟自己有点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儿,有韩总帮着关照,修好一下关系还是可以地。

    当然,他这话对王浩波来说,未免有点含沙射影的味道,还好,王书记已经将陈太忠自己跟陈太忠的关系定位好了,铁杆朋友加忘年交,倒是也无所谓别人歪嘴----荆以远还是小陈的忘年交呢。

    换种情况的话,遇上那心眼狭小之辈,没准叶大富这话就又惹人了呢,官场里的忌讳,确实要比商场里的多。

    这个时候,荆紫菱捂着嘴悄悄打哈欠,她又困了,陈太忠见状,推她一把,“等等再睡,我马上送你回家。”

    “啊,不用了,”荆紫菱身子抖一下,登时清醒了不少,她摇摇头,“我现在回去,连坐的地方都未必有,嗯……去你车上睡吧。这话,她说得理直气壮,不是第一次了嘛,不过,其他的三个男人听着就愣住了,好半天,韩忠才咳嗽一声,“小荆,我跟你父亲关系也不错,你要是认这个韩叔呢,就睡我这儿总统套吧……睡车里,成什么体统?”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陈太忠挤挤眼:老弟,车里那啥……不是比较人多眼杂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