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四十六-七章(书号:760

第八百四十六-七章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当然不是一般人。

    他反手一抬,就捉住了对方砍来的刀锋,大力一拽,刀和人就跟着过来了,随即就是一个响亮的反手耳光,那人登时被打得跌了出去,刀却留在了陈太忠手上。

    “喂喂,大家不要打了,”黝黑汉子一边喊一边跑过来,“误会嘛。”

    陈太忠哪里管什么误会不误会?手执着砍刀的刀刃儿,“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通乱砸,硬生生用刀柄砸得一帮人四处乱跳,远远地避开,才冷哼一声,将砍刀丢在地上,转身冲王浩波招招手,“走,咱们回房间。”

    “喂,朋友,留个字号,”黝黑汉子见他气势不凡,追着喊了一句,“今天这事儿,就算揭过了。”

    “你算什么东西啊?”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眼中是不尽的傲慢,“也配做我朋友?”

    呀哈,黝黑汉子火了,才说要张嘴说点什么,却见对方又转身手指自家的一人,“小子,你敢把手拿出来,后果自负啊。”

    他可是明白,手揣怀里的这位,腰里是别着管子的,见状忙不迭大喊,“小刚,小刚,别胡来啊。”

    那个小刚本来也就是下意识的举动,待见到陈太忠冲自己指指点点,才摸到枪把的手,登时就觉得有点腕子上不出力来。待听到自家老大在喊别胡来,插进衣襟的手,就再也拿不出来了。

    王浩波倒真的沉得住气,也没惊慌,慢慢地走上前拍拍陈太忠的肩膀,颇有点处长地沉稳,“呵呵,早听别人说你厉害了,这次总算开眼了,走吧。”

    看着他俩施施然离开。小刚转头讶然地问黝黑汉子,“六哥,为什么不搞他?”

    “笨死了。锦园的老板是谁你知道不?”六哥哼一声,“打打架不要紧,你要动了管子,那麻烦可就大了,明白不?”

    “不过这家伙。有点太嚣张了吧?”小刚还是有点不服气,转头看见披肩一帮人,“靠,是不是这帮人,得罪了六哥你?”

    “算求,没心思跟他们计较了。”黝黑汉子哼一声,琢磨一下。转头走到披肩身边,抬手拍拍那位的肩膀,“小子,刚才你不是挺牛逼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那位一看这架势,也知道自己是撞上黑道了,沉着脸不吭声,却是也绝对不道歉。

    “老子今天心情不好,”黝黑汉子抬手拍拍对方的脸颊,不算耳光。却是很侮辱人。“妈逼的你再绷个死人脸给我看看?”

    那位脸上剧烈地抽搐两下,终于低声嘀咕一句。“骑王的签约公司,你知道是谁吧?”

    “吊毛,”六哥抬手就摔了他一记耳光,人却是转身走了,嘴里兀自骂骂咧咧的,“有本事来大6得瑟啊,看专政得了他不?”

    他的话说得狠,不过这姿态却是表明,他无意把事情弄大,显然的,骑王签约公司背后地人,还是让他有点忌惮的。

    看到这帮人呼啸而去,披肩恨得直咬牙,却是不敢话,过江龙遇到地头蛇,那也是不幸了。

    陈太忠下楼去弄了几塑料袋吃食,又弄了几瓶酒,正要上楼,却迎面撞到打着出租车赶到的蒙晓艳。..

    王浩波笑着向蒙晓艳点点头,蒙晓艳这心里就有点不乐意了,不过,撞到一个男人跟太忠在一起,总比撞到个女人强吧?

    上楼地时候,陈太忠将两人相互介绍了一下,转头奇怪地问蒙晓艳,“怎么大晚上的,你还能溜出来?你叔叔婶婶不说你?”

    “怎么不说?不过,没办法啊,同学约呢,”蒙晓艳笑着回答,伸手去帮陈太忠拿东西,却不防王书记手更快,笑着抢了两瓶酒过去,“呵呵,我来吧,有男人在,用得着你个女孩动手?”

    蒙校长看他一眼,心说这位倒是知道体谅人,难得啊,一个堂堂的正处,居然帮一个小女孩打下手,莫非是也知道了我的身份?

    只是,她现在已经慢慢地找回了昔日做公主的感觉,倒也没觉得怎么不合适,下一刻,她地心思就转到了陈太忠的问题上,“唉,都是任娇嘴多……”

    原来,袁望的情人,也就是任娇和蒙晓艳的同学,没事就给凤凰打个电话,同任娇拉拉关系煲煲电话粥,这也算是走夫人路线,帮袁总稳定在凤凰的基业。

    今天蒙晓艳来素波,临走时通知了任娇一声,要她照顾家里的花花草草什么地,结果,好死不死的,袁望地情人又打了电话给任娇。

    任娇心地善良,自然是要说一下,那两人去了素波,现在的蒙晓艳,也算是天南师大毕业生中混得好的,就让对方借这个机会,同蒙校长修复一下关系。

    袁望现在还在凤凰呢,一听是这种情况,肯定要极力鼓动自己的情人拉拢好蒙晓艳,昨天的事儿他全入眼了,乖乖,那可是凤凰市政法委书记都要卖面子的呢。

    于是,这边就张罗了几个同学,邀请蒙晓艳出来玩,蒙校长一开始还说要陪家人吃饭呢,结果死活抵挡不住同学的热情,而她现在同以往大不相同,也有点想卖弄的心思,终于在陪尚彩霞吃饭之后,找同学唱歌玩去了。同学们一见面,以往的丑小鸭变成了天鹅,而且现在还混得极好,自然就成了大家关注和奉承地焦点,跟红顶白原本就是人间常态,倒也不足为奇。

    总之。这种“富贵还乡”地优越感,让蒙晓艳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玩得就有点忘了时间,等到现已经十点多,索性就给蒙勤勤打个电话,说陪同学玩通宵晚上不回去了。

    蒙勤勤在电话那边很古怪地笑了两声,却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蒙校长自然是要联系陈太忠地,显摆过了也就够了,还是在太忠的怀里。睡得舒服。

    这话笔者解释起来费劲,蒙晓艳说起来倒是简单,等陈太忠听明白的时候。三个人才刚刚走进套房。

    “果然是世态炎凉啊,”他将塑料袋放在套间外间的茶几上,顺手拍拍蒙晓艳的肩膀,“呵呵,那今天晚上一定很爽了吧?”

    “那帮同学使劲灌我喝酒。”蒙校长话是这么说,却是没什么醉意,“以前也不见他们这么热情,唉,人呐……”

    “你去洗澡吧,一身的酒气。”当着王浩波,陈太忠也不避讳什么。就手摆开了吃食儿,“我和王书记再聊一会儿,扛不住的话你先睡。”

    王浩波心里却是有点嘀咕,他倒不是对这种男男女女的事情敏感,事实上,在官场混的,只要不是太迂腐的,谁还没遇到过类似地事情?

    他嘀咕的是:屋里那位,可是蒙书记的侄女儿啊。我这呆得久了。人家没准会抱怨,可是不呆吧。太忠又要不高兴了。

    “那帮混蛋不会再追上来了吧?”王书记摸起一听罐装蓝带啤酒,“啵”地一声打开了,“今天还真扫兴了。”

    “咳咳,应该没事吧,西城分局地也都认识我了,”陈太忠也拿起一听啤酒打开,苦笑一声,“怪不得多数领导,都喜欢选择固定的地方消遣呢,果然是有原因的,对了,你继续说……”

    还说什么说啊?心情都坏掉了,王浩波抬手狠狠地灌一大口啤酒,打个嗝儿又叹口气,“不想说我自己的事了,跟你讲讲彭重山那档子事儿吧……”

    事实上,王书记只是想尽快地灌醉自己好回家,没错,他是有倾诉的**,但是眼下真地没有心情了。

    所以,四十分钟后,当蒙晓艳洗了澡,又擦干头穿着妥当走出来之后,王浩波的舌头已经有点大了,他今天真喝了不少。

    见她出来,王书记打死都不坐着了,晃晃悠悠地走了,“车我都不能开了,还得打车呢,不行,再不回家老婆要说了……”

    “这家伙倒是还算识趣儿,”蒙晓艳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人也慢慢地偎上来了,伸手去解他的衣服,“你也去洗洗吧。”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却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蒙晓艳听得就是一愣,转头看一下墙上的石英钟,不耐烦地皱皱眉头,“不是这样吧,十二点……这么晚了啊,还有人打电话?”

    第八百四十七章硬上弓

    “呀,这就十二点了?”陈太忠讶然看一眼,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这时间还过得真快,居然没有报时?”

    “宾馆里的钟表,不可能有报时功能,要不就吵着客人了,”蒙晓艳笑着回答他,眼睛却是仔细看着他接电话。

    来电话的,是荆紫菱,“太忠哥,这都十二点了,我爷爷……还没醒过来啊,”她地声音听起来,焦虑万分。

    “我说,哪儿有这么准的嘛,”陈太忠叹口气,心说哥们儿又不是原子钟,怎么可能精准地掐到一秒不差?“最多再等个十来分钟,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荆紫菱静默半天,才叹口气,狐疑地问了,“唉,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显然,下午地时候,陈某人的表现,实在有点那啥,让天才美少女心里,多少带了一点阴影。

    “啧,”陈太忠咂一下嘴巴,一时间竟然觉得无话可说了,这年头,好人还真是做不得了,“你要这么想那就算了,时间不早了,我要睡了。”

    说完。他也不等对方的回话了,直接压了电话,抬头见蒙晓艳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禁不住悻悻地苦笑一声,“真是的……以后再不做好人了。”

    你是看上人家荆以远的孙女了吧?蒙校长轻笑一声,将身子斜倚了过来,“呵呵,我可是很念你这个好人的好处呢,别人嘛……你何必太在意?”

    “晚上就这么说会儿话吧,”意兴索然之下。陈太忠抱起她,向卧室里走去,湿漉漉的长紧贴着他地脸颊。让他心里的烦躁略减了一点,“今天跟老王学了不少东西呢。”

    “对了,你地那个基金,勤勤说最好主动请市里监管一下,”蒙晓艳任由他将自己抱到大床上。懒洋洋地躺在那里,丰乳肥臀小蛮腰,火爆地曲线煞是勾人,嘴里说着听来的建议。

    “她说,账外有账是可以地,不过表面的账一定要做好做给人看。有人监管,可以防止很多后患。哪怕算不上争取同盟,也能降低一点你们的风头,没做事先做人……”

    “这个我想过了,”陈太忠衣服也不脱,跟她并肩躺在床上,手里把玩着湿漉漉的秀,“有人监管,账上有问题也不怕,没人监管。没问题人家也能找出来问题----天底下哪有不犯错的人?”

    “是啊。”蒙晓艳点点头,身子一翻。双肘托腮,支楞起上半个身子,认真地看着他,“我现,你还真地挺累的……”

    就这么絮絮叨叨了十来分钟,蒙校长忍不住了,伸手去解他的衣扣,“好了,不早了,洗澡交作业睡觉!”

    陈太忠地心态,多少调整过来了一点,站起身子来就要脱衣服,谁想这个时候,枕边的手机又响了,蒙晓艳探头一看,“呀,又是这小丫头,这还没完了?不会是她爷爷死了吧?”

    “看你这乌鸦嘴!”陈太忠本不待接这个电话了,可是听她这么一说,心里还禁不住嘀咕一下,少不得又拎起了了,“又怎么啦?”

    一听他这口气,荆紫菱登时就在那边愣住了,好半天才委屈地话了,“我爷爷醒了,我是专门打个电话,告诉你一声的……”

    “这个电话,你根本没有打的必要,”陈太忠一听,心里又有几分腻歪,“我当然知道他会醒,我说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说是这么说地,不过他真的是很少救人,这次又不像给蒙晓艳或者文海女儿的施术,当场就能查看效果,听到这消息,总还是有点欣慰的。

    “对不起,”荆紫菱的声音,登时就哽咽了起来,好半天之后,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不该怀疑你……”

    不过,下一刻,她地声音又高了些许,哽咽声也大了一点,“可是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我坚持要你帮我爷爷看病,然后中午你又那样,你知道不知道,笑话你的人没几个,全是埋怨我地?”

    “我的压力……真的挺大的嘛,呜呜呜呜呜

    “啧,我都不希的说你了,”陈太忠听见这声音就烦的想压电话,哥们儿心里一肚子委屈,还不知道该找谁哭诉呢。

    不过,想想平时骄傲、自负又有点爱卖弄的天才美少女,居然会哭得稀里哗啦的,他也没办法叫真,“算了,这事儿就算了啦,明天我回凤凰。”

    “你现在在哪儿?”荆紫菱一听这话,登时停止了抽泣,紧张地问,“我现在就过去当面给你道歉,这总可以吧?”

    “免了,这大半夜的,你搞什么呢?”陈太忠清清嗓子,“咳咳,你要真有心道歉,让你哥再投资个几千万就行了,行了,挂了啊。”

    “我知道了,你是不想被人知道你地医术,呵呵,”奇怪得很,天才美少女居然又笑了起来,“那你不许走,明天我再去找你……你要走地话,我就跟别人说,爷爷是你治好的!”

    “我说,你讲一点道理行不行啊?”陈太忠听到这样地威胁,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合着这年头,好人真的不能做了?”

    “其实,我只是高兴,真的高兴,”荆紫菱的语气,真的是变化多端,现在听起来,又有一点诚惶诚恐,“而且,我也没跟几个人说,是你治好的……”

    “没跟……几个人说?”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声大喊,上下牙恨得直磨。

    “一个人也没有,”荆紫菱又笑一声,颇为得意的笑声,“他们现在还在说呢,要是没你的折腾,爷爷没准能早一点醒来……反正,爷爷已经能吃饭了,谁还会计较你做的那些?”

    “唉,你不用解释了,”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有点意兴索然,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难道不是吗?

    “明天有几个应酬,应酬完了,我连夜回素波,”他淡淡地说,“你能守口如瓶,就算对我最大的报答了。”

    说完,他又挂掉了电话,顺便还关了电源,今天晚上,他还要去董祥麟和方休家转一圈呢,开着机也不是个事儿。

    事实上,刚才王浩波已经挑明了,说许绍辉问过他科委写字楼的事情----毕竟王书记递资料的时候,许纯良是在场的。

    只是,许省长也暗示了,这件事强行推动的话,效果不会很好,倒不如先不声张,等到时机合适,再出手也不迟。

    王浩波当然明白其中深意,不过当时他上课上得兴起,还很郑重地向陈太忠解释了一下“打蛇不死不如不打”之类的道理,只听得陈某人心中有点鄙夷,这个道理,哥们儿能不懂吗?

    可是,想想就这么坐等,陈某人又有点不甘心,自是要去董祥麟和方休家里再搜寻点什么线索出来----你等着合适的机会打蛇,那蛇可还想着法儿要咬人呢!

    “好了,还愣着做什么?”蒙晓艳哼一声,“太忠,去洗澡啊……”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两人起个大早,蒙校长兴致勃勃地邀请他跟自己一起去叔叔家,陈太忠却是有气无力地拒绝了,“没精神,要去你自己去吧,我去街上随便逛逛好了。”

    他真的很郁闷,在董祥麟和方休家里,他没搜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虽然顺了七八万的现金,可还抵不过他这一通辛苦呢。

    “所以啊,以后帮人的事儿,少做,”蒙校长不知道他的纠结,少不得胡乱劝说一番,“你要真惦记着荆紫菱,直接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完了?你救了她爷爷……她也不能说你什么。”

    “霸王硬上弓?”听到这话,陈太忠禁不住哑然失笑,心情也好转了不少,“好像这话,你不是第一次说了,对唐亦萱……你好像也是这个建议?”

    “是啊,我就是这个想法,”蒙晓艳理直气壮地看着他,冷哼一声,“男人家黏黏糊糊的,还不如我一个女人,

    “你这思想,也不知道会带出什么样的学生,”陈太忠从来是输人不输阵的,闻言也是冷冷一哼,“我是国家干部,怎么能思想那么肮脏?”

    “还有比国家干部思想更肮脏的吗?”蒙晓艳不服气地反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