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四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八百四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王浩波和韩忠这话,陈太忠听明白了,韩忠的意思是说,王浩波在厅里,基本已经没什么竞争对手了。

    韩忠跟水利厅厅长张国俊关系很铁,应该不是口说无凭,可王浩波已经是正处的干部了,具备该有的慎重,绝对不会提前剧透。

    当然,若是有什么强有力的人物,从系统外调进来,那也就是无奈了,而且正处升副厅,这道坎真的太难迈了,什么地方有个空缺出来,绝对会有无数个人盯着。

    相对而言,水利厅这个系统,比其他的系统专业性强一点,从系统内提拔的可能性要大一点,却也不是那么绝对,有外来的强龙想过来谋实缺或者镀镀金走人的话,王浩波还真的只能干瞪眼了。

    王玉婷见他们说得热闹,少不得认真地提个建议,“太忠,上次你们科委的事儿,肖秘书长可是关照过的,你有没有去拜望一下?”

    “不就是五百万吗?有那么多人需要拜望?”陈太忠一听,脸上就苦得不能再苦了,蒙勤勤要自己去拜望严自励,结果他直接让蒙大小姐自己去办了,而眼下,王玉婷又要自己去找肖劲松。当然。人家这建议,肯定是有道理地,肖秘书长虽然是看在严自励的份儿上,才一力促成此事,但陈太忠作为受益者,肯定要念其好处的。

    让他郁闷的是:他不能再让王玉婷去代自己办理此事了。

    “今天周末。等星期一吧,”陈太忠沉吟一下,笑着点点头,“我总不能大周末的。跑到肖劲松家去,是吧?”

    没啥事的话,星期一哥们儿就已经回到凤凰了。这可算不上故意怠慢,凤凰那边,别地事情也不少呢。

    “对了,陈主任。听说你们凤凰科委,最近动作不小啊。”沈彤被大家冷落了半天,终于禁不住插话了,“能给点买卖不?”

    呀,你比我还自来熟啊,陈太忠转头看她一眼,笑着点点头,“那都好说啊,不过也都是一点虚的东西,倒是招商办那边。还能有点实在点的东西。你要是投资,我给你争取最优惠的政策。”

    他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不管好歹先胡乱应承下来,以免惹人,顺便还不忘为招商办揽一点业务----他好歹也兼着一个副主任呢不是?

    “听说你们搞了个科技企业地基金?”沈彤的消息还真的灵光,而且,她没有承继父亲地那一套,已经彻彻底底地跳出体制了,所以有些话,倒也不怕直说,这让她的行事,更像一个商人。

    “我要是生产医疗器械和设备,能不能得到你们的扶持?”

    “这个……”陈太忠沉吟一下,笑着点点头,“要是你能体现出自己的优势,应该是不难吧,不过,具体事情,我是决定不了地,呵呵,那个创新基金有专门的审核小组。”

    “你打算搞点什么呢?”池志刚皱着眉头看一眼她,“你连具体地项目都不说,人家太忠怎么帮你判断啊?”

    他和她打小就认识,可眼下已经不是一路人了,说话自然也无须客气。

    “有几个重点呢,回头再说吧,”沈彤冲着陈太忠笑一笑,伸出个大拇指,“以前可没现陈主任这么厉害,连科委都能搞得风生水起。

    “那哪儿是我的功劳?”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过就是大家捧场而已,像那个远望公司落地凤凰,可就是韩总帮忙了。”

    “你还没完了?”韩忠瞪他一眼,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对了太忠,那个何老三那边,最近好像有什么异动……”

    “嗯?”陈太忠看韩忠一眼,嘴角一撇,“呵呵,怎么,他还有点什么想法不成?”

    “老五跟我说的,”韩忠笑笑,“那家伙最近搭上了一帮做外贸的,气势挺盛的,现在狂得想买农行那栋烂尾楼呢,真是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那栋楼我倒是听说了,也欠着远望公司钱呢,”陈太忠想起了蒙勤勤给的消息,“呵呵,里面好像……内容有点复杂啊。”

    “岂止是复杂?那是一团乱麻,”难得,连沈彤都知道这栋楼,而且,女人家做商业一旦有成,气魄不输于男人,她居然敢对这种事情指指点点,“农行是国家唯一允许亏损的银行,这种性质都能停建,那水可是深着呢。”

    敢情,她现在的公司搞保健品,做过农银地福利采购单子,所以对这个消息也算了解。

    “顾泉他家,不是人民银行地吗?”池志刚问了,“有人行做后盾,其实……沈彤你也可以考虑接这栋楼啊。”

    “不要跟我提那个混蛋,”沈彤一听这话,登时柳眉倒竖,生气地摆摆手,“这家伙说去北京考什么试,现在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他再不联系我,我可就不等他了。”

    “不等他,那你找谁啊?”王玉婷听得高兴,随口就是这么一问,反正是闲聊嘛,“有什么目标没有?”

    池志刚听到这话,却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目标,那当然得是太忠这种人了,”王浩波有时候也挺能瞎白活地,他哈哈一笑,“不过,太忠好像有心上人了。”“他地心上人。可不是不止一个呢,”沈彤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陈太忠一眼,她见过荆紫菱,也知道蒙艺的女儿跟此人有点那啥,“唉,这天下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啧,你呀,”陈太忠被她这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啥都不知道。净胡说八道了,我这人一向专一,得不到我。你也不要乱说嘛。”

    大家正嘻嘻哈哈地瞎白活呢,陈太忠的手机响了,却是蒙晓艳打来的电话,“太忠。我婶婶问了,你今天来不来吃饭?她说跟你吃饭挺香。”

    “你叔叔不在?”陈太忠一听就听出来了。“家里就你们三个?嗯,加上保姆是四个女人?”

    “我叔叔要晚点回来,你到底来不来嘛。”

    “懒得去了,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呢,”陈太忠施施然地拒绝了,“跟尚阿姨说一声,我这边有应酬,啊……”

    “尚彩霞?”一听尚阿姨三个字,沈彤就上心了。她在“商翠兰”和“尚彩霞”俩名字上搞出过误会。所以就分外地操心。

    “哎呀,你还真够八卦地。”陈太忠笑着嘀咕一句,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晓艳跟你一起来素波了?”听到尚彩霞三个字,又听到什么叔叔在不在的,王玉婷眼珠一转,就想到了这个女孩儿。

    “太忠,你真的有点花心了,”池志刚也反应过来了,义正严词地指责他。

    “那个……我其实挺喜欢骑王组合的,”陈太忠无奈了,只得转移话题,可怜兮兮地看着沈彤,“沈总,给我两张月票……嗯,贵宾票吧。”

    “两张够吗?”偏偏地,沈彤也拿他开涮,笑吟吟地看着他,“怎么也得五张吧?不过,陈主任,我交了你这个朋友了。”

    “服务员,”陈太忠忍无可忍,抬手打个响指,“再来两瓶高度汾,大家都没喝好呢。”

    喝好就是八点半左右地事儿了,王浩波还要请陈太忠去玩,陈太忠说什么也不去了,“还没找好住的地方呢,明天吧,明天成不成?”

    分手之际,韩忠约好了明天中午的饭局,沈彤则是把明天晚上地活动包了,最让陈太忠吐血的是,沈总经理悄悄地将他拽到一边,“要不,明天我把田甜给你叫上?”

    田甜是谁啊?陈太忠琢磨半天,硬是没反应过来,最后才恍然大悟地一敲脑门,“田立平的女儿啊,我跟她没交情的嘛。”

    “我怎么听说,有英雄救美呢?”沈彤笑嘻嘻地看着他。

    “英雄那是一定地,呵呵,”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由于跟这女人尽释前嫌,心情大好之下随口呛她一句,“不过,我还真忘了田甜长什么样儿了呢。”

    “哦……这话我一定转述给她,呵呵,”沈彤咯咯地笑着,向他伸出一个大拇指,“真的,陈主任,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了,你就等着被愤怒地田粉们追杀吧……”

    第八百四十四章经验传授

    韩忠是想拽着陈太忠去他的锦江大酒店住呢,不过陈某人嫌那里有点乱,笑着摇头,“不用了,我还是住锦园吧,习惯了。”

    韩总还待不依不饶,陈太忠一拍他的肩膀,低声嘀咕,“我晚上还有活动呢,你那儿怎么说也是水利厅的定点宾馆,不方便啊。”

    这话半真半假的,不过倒也是实情,蒙晓艳万一半夜跑出来,那岂不是也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在锦江落到别人眼里,就没啥意思了。

    “你小子啊,就是风流!”韩忠笑着转身走开,径自去开他的宝马了,陈太忠也开了自己的林肯,直奔锦园,却不成想,到了锦园之后,现王浩波的桑塔纳已经在停车场等着了。

    “回去也没意思,找你来聊聊,”王浩波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没打扰你吧?”

    “我正闲着没事呢,”陈太忠停好车,转头看看锦园上面挂着地横幅,“怎么骑王住在这儿?也不知道有没有空房间了。”

    “嗯,他们地演出在附近地新体育场。”王浩波随便解释两句,“西城区这几年开得比较快,又有高校,不过附近地酒店,还是数这家上档次了。”

    骑王只包了一层楼,空房间还有。保安措施搞得也不错,不过从前台登记房间开始,就有人时不时用警惕的目光扫视一下陈太忠,还是让年轻的副主任有点不爽。

    “那是你年轻嘛。”王浩波感受到了他这种情绪,少不得拍拍他轻笑一声,“呵呵。像我这种老家伙,连追星的资格都没有了。”

    “你可以追女明星嘛,”陈太忠笑着回他一句,心里却是在纳闷。这王书记今天怎么这么热情?以往不这样的嘛……

    原来,王浩波去了许绍辉那里一趟。许副省长对他感觉还成,后来又得了韩忠地关照,跟张国俊表示了一下心意。

    他原本就是有资格追逐那个位置的主儿,张厅长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是有点震撼,按说现在彭重山还在位,张厅长自己都不能确定,此人是否会病退呢。

    这就是所谓的“未雨绸缪”,张国俊心里就明白了。有人在上面给王浩波报信儿呢。跟那些有了空位才去抢的主儿不同,能先期力地。一般都是有点让人忌惮的。

    彭重山是吃了朱秉松的整,这一点是个人就知道,而韩忠告诉张厅长,王浩波跟许绍辉走得近,这可就是跟两个常委有瓜葛呢。

    眼下王了这些内幕,自然就要含混地表示,这件事先放一放,嗯,不过,小王你最近来厅里汇报工作,汇报得不够勤快啊。

    当然,这话听起来是个批评,其实只是个台阶,张国俊有自己看好地人,可是,王浩波冒了出来,资格、礼数、后台都不缺,他也只能适度地示好了。

    然后,猛然间,彭重山主动请辞,张厅长心里就更明白了,王浩波的名字在候选者的排名中,就被他摆到了第一位----不过,不是副厅长,而是副书记,那个副书记是副厅长的第一人选。

    这是张厅长借他地势扶起个副书记,王浩波也荣登副厅行列。

    至于说行局里书记不如厅长,那就是另一说了,王浩波原本干的就是书记,这样提拔反倒是更显合理,他这原本就属于临时抱佛脚,连张厅长都有点措手不及地感觉,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已经可以满意了。

    剩下的,那王书记也只有听天由命了,邓健东那里他递不上话,不过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那里,他倒是打通了关系。

    总之,这事儿十有**是要成了,王浩波心里高兴,可是偏偏不敢张扬,纵然他已经四十六了,这心里瘙痒难耐的感觉,还是迫切地想找个口子泄一下。

    而陈太忠却是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而且,人的**,总是没有止境的,要是能说得陈太忠再向蒙书记那儿递个话,不就更加稳妥了?没准----能直升副厅长呢。

    感受着他自内心的喜悦,陈太忠地心情也好转了不少,两个人在屋里聊了一阵,觉得没个什么休闲地实在不过瘾,陈太忠看看表,正是九点四十左右,“这里有酒吧呢,走,喝酒去?”

    “你是不是想休息了?”王书记有点犹豫,“呵呵,那我先走好了,我倒是忘了,你开了一天的车了呢。”

    “啧,看你说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也没觉得一个即将的副厅,对自己这么个新扎的副处这么介意,是不太合适的。

    “我可是还想跟你请教一点做官的学问呢,”他这是实话,王书记今天心情极好,忍不住就要说说陈年的往事,什么时候因为什么错误,错过了什么样的机会,什么时候因为如何不小心,又是得了什么样的郁闷,总之,他的路太不顺了,所以……现在还只是一个正处。

    当然,王浩波这话听起来,是抱怨的话,其实,算是喜极之后的泄,多年的霉运,即将过去,怎能不令他感触颇深。

    反正,陈太忠是他的恩人,两人所处的***和利益团体隔了十万八千里,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王出来。

    可是这些话,这些经验和教训,在陈太忠听起来,那就是弥足珍贵的了,王书记的泄对他而言,就是一本活生生的官场教科书----虽然那只是混行局的经验,又受实际环境影响未免略有片面。

    尤其是谈话过程中,王浩波由于带了极强的自责心态,将他所犯的错误指的通通透透,将相关人等的心态剖析得淋漓尽致。

    实在是太难得了!陈太忠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认真地学习一番。

    “哈,你既然这么说,那咱们就去酒吧,”王浩波不介意教一教陈太忠做人的道理,太忠的运气<MARQUEE onmouseover=this.stop() onmouseout=this.start() scrollAmount=1 direction=up width=1 height=1 delay="1"><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武动乾坤</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42/">"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42/">傲世九重天</A><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8/80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8/8036/">吞噬星空</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9/">神印王座</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15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159/">遮天</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13/">将夜</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52/">"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52/">凡人修仙传</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33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339/">杀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425/">"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425/">大周皇族</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6/">求魔</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9/91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9/9113/">修真世界</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2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23/">官家</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6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66/">全职高手</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3/39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3/3936/">锦衣夜行</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40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401/">超级强兵</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64/">"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64/">仙府之缘</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31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316/">造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44/">"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44/">楚汉争鼎</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3/">不朽丹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7/">"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7/">最强弃少</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5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59/">天才相师</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6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63/">圣王</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36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361/">无尽武装</A></marquee>那是不错的,但是终究年轻,不是吗?

    来到酒吧,两人寻个僻静处坐了,继续低声攀谈,感觉还没聊几句,就有服务员过来招呼了,“两位,时间到了,我们要打烊了。”

    陈太忠看看时间,才十点半,感慨时间过得快之余,奇怪地看着对方,“我说,我记得你们这儿,好像一点还有人来的嘛。”

    “是这样的,骑王入住了我们的酒店,他们要做一些彩排,”服务员耐心地解释,“如果你们要继续坐下去,那就要另外交费了。”

    事实上,这也是清场的另一种方式,来锦园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贵,直接清场太容易得罪人了,所以酒店就想出这么一招,你要留在这儿也成,交一点费用吧。

    这费用多少倒是无所谓的,骑王也看不到眼里,最重要的是,人家彩排,不愿意让别人看,你要交了费,那就是粉丝,想看……倒也无妨。

    “彩排……就是在这里唱歌,是吧?”陈太忠一听,就毛了,他正学习得起劲,被人打断已经很不爽了,耳听得交钱就可以坐下去,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

    “还有致辞这些,”服务员不太会说话,也没说个什么“请您包涵”或者“理解万岁”之类的,不久之后,虽然大堂经理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显然太晚了。

    “告诉他们,我不喜欢噪音,”陈太忠冷冷地一拍桌子,声音不大,但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般地坚决,“让他们去别的地方彩排,这年头做事儿,不得有个先来后到吗?”

    王浩波其实不怎么喜欢惹事,到了他这个岁数,不会争这种无谓的闲气,不过,既然陈太忠恼了,而他也喝了一点酒,说话还说在兴头上,少不得要皱眉呵斥一下,“这儿是酒吧,你们锦园没有会议室吗?让他们去那儿,听到没有?”

    “这话说得有道理啊,”一边有人鼓掌,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黝黑男人,那一桌两男三女,这男人身边,是两个美貌少女,而他对面坐的,是一对年约四十许的中年夫妇----最起码看起来像夫妇。

    “戏子就是戏子,”那男人看见陈太忠转头,冲着他一举杯,点头笑笑,“人活在世界上,总不能忘记自己的本份,是吧?”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没有搭腔,他对这个男人的观感也好不到哪里,就懒得搭腔了:哥们儿是神仙哎,你的本份,够得上跟神仙搭讪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