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四十二章 人丢大了(书号:760

第八百四十二章 人丢大了

作者:陈风笑
    事实上,这么原始的错误,陈太忠是不可能犯的,不过,他被四周人的置疑弄得有点郁闷,耳朵里再听到荆俊伟的评价,登时就走神了:哥们儿冤枉啊。

    这一走神,他下手就重了一点,再加上老人的皮肉虽然松软,韧性却足,他又惦记着一针到位,好显示一下自己的手段---没错,蒙古大夫是蒙古大夫,可是多少也得有点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吧?

    “咦?”一边的人还待说什么,陈太忠不管不顾一针下去,随即出手如飞,半分钟内就将针盒内的银针用完了。

    这下,别人也没啥话可说了,虽然这小伙子的手脚看起来毛毛糙糙的,可多少还像那么回事,不过----怎么总觉得这家伙扎针,跟别人不一样呢?

    针扎完之后,陈某人煞有介事地这根捻一捻,那根转一转的,似乎是在做细微的调整,又似乎是在用什么手法,反正荆以远已经被他封闭了六识,就算是再酸痒麻痛,却也是不可能有丝毫的反应。

    摆弄了一阵,陈太忠将对方体内的风毒渐渐驱散。终于收手,伸个懒腰,“唉,累死我了,二十分钟后拔针,荆老就能醒转……”

    “是吗?”周围人纷纷出声问,尤其是荆俊伟,问得最大声。

    “没错,到时候……先吃点流食,你们准备去吧。”陈太忠异常坚定地点点头,不过他地目光有点虚浮,视线没有焦点。

    哥们儿这演技。应该还算不错吧?郁闷之余。他心里隐隐地还有一点自得,这总算是把心虚的征兆表现出来了吧?

    遗憾的是,他这个消息实在有点震撼人。荆老不是没醒过,只是每次都坚持不了多久。而且一次比一次虚弱,流食端到嘴边,都喂不下去。

    所以,大家很自然地就忽略了他表情中微弱的暗示,只有荆紫菱心里清楚,才看到了这厮的演技----这年头懂得欣赏的观众,真的太少了。

    “家里有稀粥,还有蛋汤,都是做好了的。”荆涛的妻子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点点头,“大家一直在等他醒来。”

    “再去做新的。”荆涛面无表情地看一眼自己地妻子,“都热过好几回了,那能吃吗?”

    荆妻知道他生气了,也不敢再说什么,站起身走了出去,荆紫菱一看,将小嘴凑到陈太忠耳边,低声嘀咕了起来,“二十分钟后,我爷爷能醒吗?”

    陈太忠瞪她一眼,目光中的意思很明显:你白痴啊?刚才那么多话,跟你白说了?

    “晚上十二点,能醒吧?”荆紫菱再次悄悄地确认一下。

    这次陈太忠连看她都懒得看了,只是点点头。

    “那等一会儿,我妈要是说啥,你掉头就走好了,这几天她做饭都快做疯了,”荆紫菱居然很隐秘的笑了一声,“我掩护你,记住啊……”

    我靠,陈太忠无奈地撇撇眉毛,心里地纠结,那实在就不用提了:别人看起来地好事,哥们儿总是做得泪流满面

    二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看着时间已到,陈太忠“信心满满”地走上去,粗暴而迅疾地,将十几根银针一一拔起。

    这一刻,整个屋子里,是死一般的寂静,大家连呼吸声都刻意地压抑了,只等着目睹奇迹的出现……

    “嗯?”等了约莫有半分钟,陈太忠“异常疑惑”地挠挠头,“怎么还不醒来呢?”

    还没等别人出质询地声音,陈太忠猛地一拍脑瓜,转身向外走去,“嗯,我回去再查点资料,马上回来!”

    见到此状,荆俊伟摇头苦笑一声,眼光斜睥一下自己的妹妹:傻了吧,只看书地那不叫天才美少女,那只能叫书呆子……咦?

    荆紫菱虽然也在很“错愕”地看着陈太忠离开,可是她在第一时间就感到了哥哥的注视,少不得还一个眼神回来,目光中却满是狡黠的得意。^^^^^^^

    呃……这个,到底生了什么呢?荆俊伟真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兄妹俩虽是同父异母,岁数差异也大,可由于关系很不错,小紫菱这个眼神,他是经常能见到的,那意味着她在说:哥哥,你斗不过我的!

    他正绞尽脑汁地琢磨,这笑容是在暗指什么呢,廖宏志低声嘀咕一句,“嘴上没毛,还真是办事不牢啊,小陈这算什么……现学现卖?”

    “嗯,中医嘛,经验是很重要的,陈主任还年轻,”荆俊伟胡乱地应承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缺少临床经验,出现点误差,也是难免吧……”

    小紫菱为什么冲着我显摆呢?事实上,这才是他要关心的事情:难道说,这事儿另有隐情?

    “爸好一点没有?”伴着一阵米粥的清香,荆紫菱地母亲出现在房间门口,柔声问了,“我多加了一点桂花蜜,刚吹了一阵,现在能喝了……”

    “人丢大了,人丢大了,林肯带我奔向素波,奔向素波陈太忠嘴里嘀咕着记不清歌词地《拉兹之歌》,开着车慢慢地在素波的大街上转悠,郁闷啊。

    他心里这份憋气,那就不用说了,哥们儿一路狂奔,没命地赶到素波来,就是为了丢人现眼地吗?真是无聊。

    算了,多想也是无益,还是好好算计一下,该怎么报复一下素波这帮人吧!

    陈太忠在素波的仇人,真的算不上多,而他现在第一想算计的,当属省科委的主任董祥麟,这第二嘛,就多了,有市科委的方休、感觉不好的蔡莉、阴阳怪气的范晓军和综合处的那帕里……

    仔细算算,他在素波董主任,还真没什么值得认真算计的仇人。

    他正在街上无所事事地转悠呢,电话来了,却是水电设计院的王浩波王书记打来的,“太忠,来了素波也不打个招呼,真不够意思!”

    敢情,是许纯良知道他已经奔赴了素波,信手拨个电话,告诉王书记一声:太忠可是去了啊,你也别只顾着缠我老爹,缠住蒙书记的关系,岂不是更好?

    难得老王惦记着我,陈太忠郁闷的心情登时好转了不少,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唉,别提了,在荆以远家丢了好大一个人,晚上有啥好地方去没有?没有的话,我就找地方休息了。”

    “荆以远那儿怎么了?”好死不死地,王书记又问了一句以示关心,于是,陈太忠的郁闷,就越地强了几分……

    终于,王浩波确定下了地方,是一个不大的酒馆,顺便还问一句,“把韩忠叫上吧?”

    韩忠那是该叫,陈太忠想起来,自己还让人家帮何老三要了一笔款子呢,袁望的人情是算在自己身上了。

    想到这个,陈太忠索性就联系了王玉婷,上次自己在办公厅办事,不也得了她的指点?做人就应该这样吧?

    倒是高云风不能联系,他跟高厅长关系有点尴尬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觉得那家伙太能惹事,处得近了未必就是好事,保持适当的距离倒是真的。

    不过,陈太忠没想到的是,王玉婷不但带了未婚妻池志刚来,顺便还带来了沈院长的女儿沈彤,上次他顺手救了沈彤,这次人家是要面谢他。

    车祸并没有在沈彤脸上留下什么明显的伤痕,只是下巴处有一道淡淡的红印----那里缝了六针,不过负责缝合的医生手法极高,再长一段时间应该就看不出痕迹了。

    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之后,沈彤的心态似乎也好了不少,见了陈太忠,不但不再提旧事,反倒是笑吟吟地问起了荆紫菱,“你那美少女呢?怎么不一起出来坐坐?我这儿有几张骑王组合的演唱会的贵宾票,问问她去不去?”

    骑王组合是一支摇滚乐队,起家于港澳台,时下在大6也异常地火爆,颓废的风格,挺受年轻人追捧的。

    “咳咳,不要说她了,”陈太忠心里这个尴尬,那就没办法说了,转头看看韩忠,“老韩,名流那边的事儿,可真的是谢谢你了。”

    “啧,自家的两个兄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韩忠笑眯眯地摇摇头,“你帮老王,那可不也是挺热心的?”

    “对了,老王,你那事儿,怎么样了?”陈太忠转头看看王浩波,王书记笑一笑,摇摇头,“不知道,这事儿不太容易。”

    他这是顾忌有外人在场,可是韩忠却是不管这些,笑眯眯地点点头,“问题不大,王处现在可是最热门的,起码我知道的人里,没人能对王处造成什么威胁。”

    “哎呀,老韩你就胡说吧,”王书记笑着呵斥他,眉眼间都是笑容,“万一让张老大听到,你可就害死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