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四十-四十一章(书号:760

第八百四十-四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荆以远一向注意养生之道,虽年已耄耋,还能每天早晨去公园打打太极拳,而且又定期去医院检查,身体康健精神矍铄。

    一年前在机场等甯瑞远的时候,陈太忠曾经细细查看过他,身体除了因为衰老导致的机能衰退,实在是没什么大问题。

    可是人老了就是这样,越是那没灾没病的,万一病上一下最要命,反倒是那常年体弱多病的,再遭受点磨难,也不怎么打紧。

    荆以远也是如此,本来挺精神的一个老人,因为中风导致身体大部分瘫痪,眼也直了人也傻了,只会不住地流口水了,一天多忙下来,好歹把体温降下来了,可是整个人眼瞅着就萎顿下来了----以肉眼可见的度。

    “最好的结果,也是偏瘫了,”前来诊治的专家叹口气,遗憾地摇摇头,“荆老年纪实在太大了,等病情稳定之后,再慢慢地恢复吧。”

    其实,他后面解释的,基本上就都是多余了,这个年纪中了风,以后的日子,能张开嘴巴吃饭就是不折不扣的奇迹了,至于说行走,那是不用指望了。

    大家也知道这个理儿,人这年纪一大,迟早要遇到这么一天,不过,荆紫菱不干了,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爷爷好像马上就要死了,她悄悄扯了专家到一边,“可是现在怎么办?只靠输液?”

    专家看她一眼。看看跟过来地荆母,叹口气低声吩咐,“嗯,反正先熬过这一关吧,熬不过去……你们给老人准备好东西了吧?”

    “准备了,”荆母叹口气点点头。眼睛也红了。“十年前,我婆婆还在的时候,就给我爸准备好了。”

    荆紫菱听得更眼红了,奶奶去世的时候她还小,不过饶是如此,她也记得那时的心情,头一甩跑出去了,“我去找人!”

    她想起了陈太忠,抬手就给陈太忠打电话。只是这时候。陈某人已经被关进了小黑屋,虽然这次。他的通讯工具没被没收,但是也被要求关机了。

    陈太忠关机!荆紫菱看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了,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又打过去,谁想还是关机,少不得就要打个电话给小吉,“陈主任怎么回事啊?”

    等她知道,陈太忠因为民事纠纷,进了警察局。一时有点手忙脚乱。想给尚彩霞打电话吧,还没记电话号码。总算是她知道,自己的老爹跟夏大力有点交情,就央着荆涛关说一下。

    “民事纠纷地话,打招呼倒不是不行,”荆涛可不知道陈太忠还会中医,而且陈主任也太年轻了一点不是?“你怎么知道他能行?”

    “我见过他给人推拿啊,”荆紫菱少不得要将陈太忠救治自己同学地事儿说一下,“……就那么一下,就好了。”

    “那也就是点接骨的手段,”荆涛一晚上没睡好,脑子却还够用,他长长地打个哈欠,“嗯,奇怪,以他在凤凰的势力,怎么会进了警察局?没有道理的嘛。”

    不过,话是这么说,荆教授也知道,自己需要仰仗小陈的地方很多,眼下既然知道人家进了警察局,不闻不问的话,似乎也说不过去。

    当然,在找夏大力之前,他先要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学生梁志刚,搞搞清楚这个民事纠纷,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跟夏书记私交是还可以,但是万一不是那么回事,陷友于不义就没什么意思了。

    梁志刚也惦记着这事儿呢,不过,秦连成已经把陈太忠可能另有隐情的意思含糊地表达出来了,通过支光明,这解释也传到了科委。

    所以,梁主任对自己老师的解释就是,“其实他没事儿,没准是想恶心日报地记者,给日报社施加一点压力吧。”

    哦,恶心人啊,那倒好说了,荆紫菱又打个电话给谢向南,确定了这个说法,少不得,荆涛就给夏大力打个电话,说是自己老爹病重,或者陈太忠那儿有点土方,看看能不能跟王宏伟打个电话?

    夏大力做事也靠谱,先跟王宏伟确定了一下是民事纠纷,才提出要求----其实这要求完全是合理地。

    王宏伟心里这份儿别扭,那就不用说了,才说要关够那厮二十四小时,省里就有说情电话来了:我靠,陈太忠你个混蛋,老子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埋怨归埋怨,可他还不能不做,说不得打个电话给值班的警察,“嗯,那个陈太忠,赶紧放了吧,让他出来以后给荆涛打电话。”

    谁想,不久之后,王书记地手机再度响起,来电话的还是那警察,“王局,那个陈太忠死活不肯出小黑屋啊,他说要呆够二十四小时,还说要把牢底坐穿什么的,怪话很多。”

    “**他大爷!”王宏伟真的憋不住了,登时破口大骂,“合着还要我亲自去请他出来?告诉那个混蛋,他想都不要想!”

    放下电话,王宏伟气得直抖,好半天才平静下来,心说夏大力要是以为我不放人,那就没啥意思了,说不得叹口气,又给小董拨个电话……

    陈太忠还不知道荆涛找他什么事儿呢,只当是荆教授关心自己,托了人来关说放自己出去,能让王宏伟食言而肥的主儿,应该是有点能量的。

    可是他还真不想领这种人情,他现在能不能出去并不要紧,其实就是在同王宏伟斗气,那少不得就要说说怪话,恶心一下王书记。

    只不过。等小董跑过来地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非出去不可了,王宏伟这是认真了,玩笑和正事,陈某人还是分得清楚的。

    “唉。”陈太忠仰天长叹一声。顺手拍拍小董的肩膀,“你地面子,我不能不卖……我靠,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偷个小懒,现在手机又得开机了,啧,就不能让人安生一点?这个老王也真是地!”

    打开手机,他还没找到荆涛的电话号码呢,荆紫菱已经将电话打了进来。“太忠哥。我爷爷中风了……你快点儿来啊。”

    “嗯嗯,”陈太忠哼哼两声。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什么,荆老中风了?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医生要让准备衣服呢,”荆紫菱地声音,登时就哽咽了起来,“太忠哥,你治得好地,是吧?”

    我靠!陈太忠一咬牙。悻悻地叹口气。“嗯,见了才知道。这么着,我尽快往那边赶吧。”

    原本,他还想着歇缓一下,收拾掉周无名才走人,凤凰市这里,目前倒也基本理顺没什么大事了,不过荆紫菱既然这么着急,那他也只能尽快赶路了。

    反正素波市那边,他也有几个对头要对付,索性这次去了之后,直接将人搞定了事。

    这个电话才挂掉,蒙晓艳的电话又来了,敢情,王宏伟怕陈太忠的刺头难剃,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晓艳,陈太忠那个混蛋赖在警察局不走了,你去帮王叔说说。”

    蒙校长昨天就知道了,陈太忠进小黑屋是自己申请的,王叔还很配合地背了黑锅,眼下太忠这么做,好像就不合适了,说不得她一边往警察局赶路,一边打个电话试试。

    “呵呵,谢谢你关心了,不过你不用来了,”陈太忠走到警察局院里的停车场,打开自己的林肯车,“我现在要去一趟素波,可能过几天才回来。”

    “啊,那正好,我也去,”蒙晓艳一听来精神了,“我正说要去叔叔家走走呢,今天星期六,好了,车我也不开了,直接坐你的。”

    “这个……”陈太忠犹豫一下,不过想到带了她在自己身边,等收拾别人的时候,倒也能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于是轻笑一声,“好啊,那你快一点来警察局,我赶时间。”

    等他挂了电话地时候,一抬头,看到蒙晓艳地桑塔纳正在缓缓地驶进院来。

    等两人到了素波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陈太忠把蒙晓艳送到文峰路,转头离去,“紫菱等得不耐烦了。”

    蒙晓艳倒是没有奇怪,为什么荆紫菱会想到他能救治荆以远,她自身被他治好,那就是个明证,是的,太忠跟别人不一样,这是一个很奇怪地男人。

    不过,这个奇怪的男人,目前又意识到一件头疼的事情:中风其实不难治愈,用仙力疏通一下经脉、血脉,最多再加上神经,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哪怕对方是个老头。

    延寿的效果,未必能有多么明显,但是让身体状况恢复到前一阵的样子,却是不难。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治疗效果万一传出去,他可就麻烦了,仙力虽好,终是有限的,而且,他入世是为了修炼情商,可不是为了普度众生。

    就算是帮文海的姑娘治病,他还是不辞辛苦地虚拟了一个老中医出来呢,那可不也是为了省却事后的麻烦?

    第八百四十一章

    当然,这种问题,只能算作是困惑,而不是困难,陈太忠也不是脑瓜不够数地,他只是情商不太富裕就是了。

    荆以远并没有住进医院,而是就躺在家中接受救治,一来是他年纪真地太大了,搬动之间有个闪失,大家都承担不起责任,另一个原因就是,医院的讲究实在太多,荆老地朋友前来探视---或者说见最后一面的时候,未免就会受到一些制约。

    陈太忠进来的时候,屋里满满当当地全是人,可见荆老这大师还真不是吹的,看人面儿,比他进警察局的时候,还要热闹几分。

    荆紫菱见他来了。上前拉住他,冰凉地小手攥住了他火热的大手,“太忠哥,你看看,还能不能治……”

    来看荆以远的人中,以老人居多。不过年轻人也不少。一些估计是子孙辈的陪着爷爷来的,一些或者就是为了荆紫菱而来的了。

    反正,荆紫菱紧紧地攥着他地手,最少让四个年轻地男人用目光对着陈太忠放射出了若有若无的杀气。

    当然,陈太忠不可能在乎这些人的感受,由于对这些目光有些本能的厌恶,他甚至手上微微地用力,不让那只手心隐约渗出汗珠的小手滑脱----就凭你们这些家伙,也够资格吃本大仙人的飞醋?

    荆紫菱却是由于心系祖父。没注意到这一细节。拽着陈某人,一路来到荆以远躺着的房间。

    荆老这次。亏得还真够厉害的,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荆以远的生机已经变得极为微弱,看起来人还在那里闭着眼睛躺着,呼吸短暂而急促,嘴角还有口涎在不住地滴落,但事实上,他地情况,比人们看到地还要糟糕。

    啧。要费点事了太忠心里暗暗地叹口气。

    “怎么样。你去把一把脉?”荆紫菱见他看得愣神,低声问了。

    陈太忠四下看看。现有人在观察自己,说不得将她扯了出来,低声说话了,“这次倒是问题不大,不过……我有点为难啊。”

    “为难什么?”荆紫菱一听他说“问题不大”,脸上就是一喜,可听到后面的话,又是微微一怔,大大地眼睛扫一眼两人紧紧拉着的手,嘴里问,目光却是有些游离,若有所思。

    “我不想别人知道,是我动的手嘛,”陈太忠的话信心十足,不过听起来装逼的味道也十足,“要不传出去,我可就没安生日子过了,你可千万不敢跟别人说啊。”

    “那你让我……去撵走他们?”荆紫菱知道自己猜错了一些事情,脸上隐隐有一道复杂的神色掠过,不过,陈太忠话里的意思,她还是听明白了,“这样岂不是更加欲盖弥彰?”

    “要不……晚上吧,”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眼见荆紫菱狐疑地望着自己,久久不肯话,似乎在怀疑自己有什么不良用

    少不得,他就伸出空着的左手轻轻地弹她一个脑崩儿,轻笑一声,“你这小脑瓜子,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啧,”荆紫菱被这个脑崩儿弹得有点恼火,有心沉下脸来,却现远处有几个人正瞄了过来,显然,他这个看似亲昵地行为,引起了别人对两人关系地猜测。

    更有甚者,眼中带着些许的不屑,似乎是在说:丫头,你爷爷那么危险了,你还有心思跟别人打情骂俏,过分了吧?

    “你这个混蛋,敲我地头做什么?”荆紫菱悻悻地瞪他一眼,轻声怒骂一句,“注意点儿影响好不好?”

    “呵呵,不是故意的,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你这脑瓜儿位置挺顺手的,”陈太忠笑着回答,“再说了,你是我女朋友啊……”

    “已经见过尚彩霞了,咱们现在应该恢复成普通朋友的关系了,”荆紫菱见他还在满口地跑火车,禁不住有点羞怒,“我说,我爷爷病着呢,你别嬉皮笑脸的好不好?”

    说是这么说,她还是任由自己的手给他牵着,似是没注意到的样子。

    “我有信心嘛,”陈太忠见她恼了,也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遗憾地皱皱眉头,“可惜现在不合适出手。”

    “那晚上……就得晚一点了,看爷爷的人挺多的,”荆紫菱也跟着叹口气,不过下一刻,她猛地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犹豫一下,还是期期艾艾地问了,“这个……我爷爷熬到晚上,没什么问题吧?”

    呃太忠倒吸一口凉气,心说我倒是把这个因素给忽视了,说句实话,他还真不知道荆以远能不能拖到晚上。

    陈某人活了七百多年,最擅长的是杀人而不是救人,做点阴损的事儿,他拿手,做宅心仁厚的事情,他还真有点欠缺。

    要我说,荆老现在这架势,直接来一针那啥才比较合理,反正就一口气儿了,也省得继续遭罪,他咳嗽一声,有点犹豫,“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拖,他年纪这么大了……”

    荆紫菱一听这话,眼睛又红了,死死地盯着他,目光复杂却又一言不。

    “啧,算了算了,我现在救他,可以了吧?你不用这么仇视地看着我,”陈太忠有点受不了这眼光,“不过,他要好转,就是午夜以后的事儿了,提前告你一声。”

    “不能早一点?”荆紫菱又有点着急。

    “能,”陈太忠咬牙切齿地蹦出来一个字,脸上的表情煞是精彩,“这样还容易点……不过,我不喜欢麻烦,你知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情真的糟糕透顶了,定时让荆以远午夜好转,比眼下好转,难度要大得多,可是,他不是不想让人知道,事情是自己做的吗?

    为什么别人一做好事,都是里外光鲜的,而哥们儿一旦决定了要做好事,就要顶着种种臭名头呢?这一刻,他真的郁闷极了。

    这个抱怨,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他知道,自己下一刻要扮演的,是一个蒙古大夫----不想引人注目的话,也只有如此行事了。

    荆紫菱也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了,愣了一下,轻笑一声,小手使劲儿地捏捏他的大手,“那谢谢你了,要银针不?”

    “你这儿有就用,没有就不用了!”陈太忠撇撇嘴,“反正我也会扎针。”

    荆紫菱还真的备了银针,下一刻她就翻腾了出来一个小黑盒子,“我专门跟同学借的,酒精和酒精灯我也准备好了。”

    “嗯,不用那些东西,”陈太忠摇摇头,既然做了蒙古大夫,就要有蒙古大夫的觉悟,“直接扎了,这针……以前肯定消过毒的嘛。”

    “啊?”荆紫菱望着他,讶然地张大了嘴巴。

    总之,两人手忙脚乱地收拾妥当,进去就给荆以远扎针去了,其间有若干人试图劝阻,只是荆涛和他爱人将压力承担了下来,“试一试吧,这可是我爹的忘年交呢……”

    廖宏志也在场,看着陈太忠掣出银针,禁不住拉一把中午刚从北京飞回来的荆俊伟,“俊伟,小陈……他会扎针?”

    “我也不知道,”荆俊伟苦着脸看他一眼,又看着一脸坚毅、固执己见的妹妹,轻轻地叹口气,“我现在有点怀疑,紫菱到底是天才,还是蠢才了……”

    陈太忠真要有惊世骇俗的针法,能救得爷爷,那紫菱自然是天才----她挖掘出了这么一个不世出的神医。

    要不然,她就是被陈太忠蒙蔽了眼光,会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能有神奇的针法,那可真是不折不扣的蠢才

    然而,陈某人的针法,真的当得起“惊世骇俗”四个字,第一根银针扎下去的时候,针居然弯了好大的一个弧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