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三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八百三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这场戏,陈太忠设计得实在有点不太合理,不过他有自己的想法:就算勉强一点,凭着哥们儿在警察系统的“名头”,估计双方都关上一晚上,也很容易的吧?

    遗憾的是,他算了那么多,独独忘记他自己已经不是一年前的小人物了,没错,他在官场上竖了不少对手,但也有不少利益攸关的同盟!

    陈主任被关的消息不胫而走,段卫民第一个赶了过来,之后还有科委的三个主任和李健、甯瑞远、秦连成、谢向南、支光明、高强、吕强、袁望、单水、邢建中、蒙晓艳……

    甚至,到最后连乔小树副市长都来了----听说有人有意抹黑科委?

    报社那边,一开始还挺硬气的,打人的还有理了?可是,眼见一个个的重磅人物出现,终于抗不住了----那啥,小元你到底做什么了?

    元岭都想哭了,尤其是宣教部副部长段卫民很严肃地告诉他一件事:李小波部长说了,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你最好把黑科委的目的和幕后指使人说出来---你不知道最近市里要树科委典型的吗?

    当然,知错不改错上加错的同志,那肯定就是辜负了组织的信任了。

    事实上,这个认识有点阴差阳错,市里明确了保科委,是因为周三的那场会。可元岭因为傅逍遥地事情找陈太忠,都是上周的事儿了。

    不过,元岭早被吓呆了,也就忘了这其间因果了,只能没命地推脱了,“我什么也没做。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这个小同志,对错误的认识……不够深刻啊,”段卫民无奈地摇摇头,叹口气,站起了身来。“马总编来了没有?”

    马总编不但是总编,还是报社社长兼党组书记,不过,这种场合,他怎么可能来?

    他的话刚说完。秦连成就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谁姓元?姓元的给我站出来,来,我给你辆自行车,捷安特地!你给我完成招商引资任务!”

    “可是……那个奔驰车主卢云,就是咱凤凰市纺织厂的下岗工人啊,”元岭怯怯地解释。“这个车……来路确实不好解释啊。”

    “我给我姑姑买的。行不行啊?”甯瑞远跟着走了过来,抬眼望着天花板,都不希的看他一眼,“认识一下,我叫甯瑞远,没有大6身份证,借个身份证买辆车,不行吗?”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元岭都要崩溃了。甯瑞远……搞新闻地还有不知道甯瑞远的吗?怪不得那女孩儿姓甯呢。

    “哦?段部长在?那再好不过了。”秦连成转头看到了段卫民,笑一声。“宣教部就是这么引导公众舆论的?纵容记者以权谋私,讹诈党的干部?”

    “喂,秦主任,我的态度也很端正啊,呵呵,”段卫民不怎么怕他,笑着回答,“我比你来得还早呢,而且这件事一开始我就是支持小陈地。”

    “哈,段部长,呀,秦主任,你们都来了,我来晚了,”吕强走进来了,笑眯眯地像个弥勒佛,“听说太忠出事儿了?嗯,我得看看,我那水库……他还得负责呢。”

    足够的压力,足以让任何心理素质够好的人崩溃,而元岭的心理素质,还算不上最好。

    一开始他还死咬着不松口,眼见来的人越来越多,他真的受不了啦,最后,连问题也不回答了,就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大滴大滴的汗珠,自他地额头滴落。

    可是,警察们已经获得了傅逍遥地第一手资料,自是不肯放过他了,“元岭,傅逍遥这个下岗工人的情况,是谁提供给你的?”

    “我有保护线人的权力,”元岭结结巴巴地抗议,“这只是民事纠纷……你们,你们无权问这个。”

    负责讯问的警察目无表情地看他一眼,“不知道是你的线人对不住你,还是你有意讹人,傅逍遥,男,四十八岁,原市建一公司工程一处工人……”

    念完之后,警察笑一声,“基于这种情况,我们非常怀疑,你是否做了与记者职业相符的事情。”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大家出去一下好不好?”刘东凯笑眯眯地走进来了,“这个,为了方便案情的调查,这个……大家先去小会议室呆一呆成吗?”

    眼瞅着这件事就要由民事纠纷上升为刑事案件了,元岭真的有点坐不住了,尤其是等那些人出去之后,刘东凯淡淡地嘀咕了一句,“还有胆子往中纪委写匿名信?真了不得了!”

    “我没有写,不是我干地!”元岭刷地就站了起来,惶恐之下,情绪反倒亢奋了起来,“你们乱入人罪,我抗议!”

    “没人说是你干地,”刘东凯扫他一眼,冷冷一哼,“不过也没人证明不是你干的,你好好配合调查吧。”

    这下,元岭可真地傻眼了,他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可是有些东西的轻重,他还是知道的,匿名信写到中纪委,这个帽子实在是太大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就将因果说得明明白白了,最近,他在追求一个市建总公司财务科的女孩儿,有一次在财务科,正好遇到傅逍遥来找他妹夫,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上一周,傅逍遥求他帮忙办这件事,元岭正好也想在心上人面前卖弄一番,倒不是钱不钱的什么问题,关键是那女孩儿现在被一个包工头地儿子追得挺紧。元记者得显示出自身存在的价值不是?

    当然,傅逍遥也许了他一点钱,这个是不用细说了,反正没多少。

    其实,这件事他是不怎么怕说的,关键是中纪委匿名信一说。让他想起了上午跟周无名的司机的事情。

    周无名的司机一听“陈太忠”三个字,就跟元岭聊了起来,双方彼此试探两句,马上就现,对方跟自己一样。也是对陈某人相当厌恶地。

    听说劳动局局长都对陈太忠有看法,元记者心里那点纠结就又浮出水面了,少不得把自己对陈太忠的一点了解,变本加厉地说出来。

    “开奔驰?养小蜜?”司机冷笑一声,远远地盯着丁小宁和李凯琳。“纪检委等着他呢,哼

    “真的不关我的事儿,”说出这些,元岭也算是解脱了,长出一口气,“我怎么知道那女人会是甯瑞远的姑姑呢?”

    “你不知道地事情多了去啦,”讯问的警察冷笑一声。“你继续说……”

    “没了啊。还说什么?”元岭傻眼了,“我都说了,那匿名信没准是周无名搞的呢,我这也算是立功了吧?”

    “态度,注意你的态度,”警察敲敲桌子,要是这么轻轻地放过此人,那倒是咄咄怪事了,“立功不立功。你说了不算。最好还是多想一想,其他的事儿也说出来。”

    “周无名?”陈太忠在那边。接到了传信,一时有点不解,“这家伙我见都没见过,怎么能跟我这么大地仇呢?”

    “周无名?”王宏伟听到这消息,眉头也是一皱,“我就知道,陈太忠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哼,不过,这次老周做得也过了。”

    王周无名是怎么回事,周局长从一个乡里的干事,一路走到劳动局局长这个位置,在关键时刻,蔡莉可是伸手拉过他一把的。

    所以,这件事,十有**还是京华国际会馆案子的延续,那边周游吃了瘪,跑路了,周局长觉得有点看不过,就想帮蔡书记出口气……大致就应该是这样了吧?

    不对,这两人,可是都姓周……王宏伟想到这里,登时坐直了身子,他有点明白,为什么陈太忠要死命地整这个小记者了,敢情这件事情背后,还真的有文章啊?

    想到这里,他抬手打个电话,“老葛,问你点儿事儿啊,你们劳动局的周无名,跟那个京华,有什么关系没有?”

    下一刻,王宏伟放下了电话,叹口气,“远房亲戚,哼,远房亲戚……”

    对方说了,这二周之间,果然是有联系的,而且,自打京华国际会馆开张之后,周局长还经常去消费,关系那是越走越近了那么,这个消息该不该告诉陈太忠呢?显然是要告地,王宏伟真地不喜欢陈太忠,但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力,所谓阵营就是这样。

    事实上,王书记非常怀疑,陈某人已经猜测到了事实,否则也没理由来搞这个小记者,他要是藏着掖着不说,没准是枉做小人了。

    第八百三十八章热闹

    陈太忠得了消息,还真的愣住了,搞半天,那周游走是走了,却是留下了仇恨,怪不得……怪不得有人搞我!

    说实话,由于被穿越的缘故,他是实在太痛恨那些使阴手的家伙了,再加上想到可能被双规,一时间他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所以,他要制造自己不在现场的事实,好出去痛快地出一口气,至于说目标,他也没想好,反正,有手尾没处理干净的,统统处理一遍。

    这显然是在作弊,可是盛怒之下,他已经顾不得讲究了,哥们儿还要在官场继续混呢,双规我?做梦去吧。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稀里糊涂一搞,反倒是把幕后指使者搞了出来,这年头,阴差阳错的事情还真多。

    可是,搁在别人眼里,这就未必是巧合了,尤其是王宏伟,将形势看得通通透透之后,王书记心里居然有点害怕了。

    在他想来。陈太忠这次主动打人,顺便还要在警察局待一天,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将其人脉挥到最大地程度,堂堂正正地向那些幕后黑手宣战:想搞我吗?你来啊,我就让你看看。你要搞我地话,会得罪多少人!

    更妙的是,来掺乎地,都是不大不小的官员和商人,最大的也不过就是秦连成和乔小树。都是副厅,什么叫群众基础?这就叫群众基础!

    至于说那些藏在暗处地高层,那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不方便出头,但是毫无疑问。有人想盘点陈太忠的靠山的话,凤凰市党政一把手的章段二人必在其中,省委一把手蒙艺也是可以确定的。

    至于说许绍辉这种陈太忠地暗牌,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不过这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上面有人撑腰,下面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这样的人物。任是谁想动,也得掂量掂量,蔡莉和邝天林虽然都是省委常委,却也不能为所欲为不是?

    想明白了这一点,王宏伟的心里,对陈太忠那是由衷地佩服:别人做领导,都是谨小慎微,生怕不够内敛,不够低调。可这家伙倒好。关键时刻,居然敢反其道行之。唯恐不够张扬!

    事实上,逆流而上的主儿,王书记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那种例子都属于尸骨不存的,所以说,眼下陈太忠的做法,真的太令他惊讶了。

    可是细细一品味,王书记又不得不承认,陈太忠这逆天行事,天时地利人和却是全占据了,时机实在把握得太好了,不服不行啊。

    所以说,混官场,只有正确的结果,却是没有正确的手段,只要能把握了其间分寸,逆天行事那也未尝不可。

    乔小树是被文海拽过来,本来文主任就算计着为了装修检测地事儿,要在今天请乔市长和建委地耿主任吃饭,认真商量一番呢。

    听李健说陈太忠被请到市警察局了,文主任一时有点犹豫不定该不该来,最后听说邱朝晖和梁志刚都要去,也只能动身了,集体活动,不参加的话,那是自绝于人民。

    可是,他已经约了乔市长,这么一来,那就只能解释一下了,“陈主任因为跟人打架,去了警察局,我去协调一下先。”

    换个人的话,乔小树肯定就只当没听见了,他心里对京华那档子事儿还纠结着呢,不过陈太忠嘛……他琢磨了一阵,最后听说秦连成都去了,叹口气,心说我也去凑个热闹吧,要不可就要被秦连成比下去了。

    只是,乔市长来了之后,总觉得有不少警察用比较异样的眼光斜瞟着自己,这心里就觉得有些腻歪,才说呆一呆就走,可是瞄一眼来探望陈太忠的人,又硬着头皮留下了。

    陈太忠的人面儿,还真强啊是他心里的感慨。

    一帮人在会议室等到七点左右,王宏伟露面了,“这个问题,现在不好定性,这么着吧,大家先回,这呆得久了,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小陈不能走吗?”秦连成不满意了,“我保他行不行?”

    “嗯,加上我,”乔小树也话了,“怎么说也是个处级干部呢,我这不是官本位思想,王书记,这只是两人扭打一下,又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是啊,”第三个说话的,却是蒙晓艳,还好,在场地人没几个知道她地真实身份,一时就有点奇怪,这女孩怎么敢跟在两个副厅后面言?

    “啧,”王宏伟咂咂嘴巴,心里却是把陈太忠骂得体无完肤了,**,早知道,我打死也不答应关你一晚上,靠,还说出出气呢,现在可好,受气了。

    “晓艳,这个……这是原则,我不能违反,”王书记看着蒙晓艳叹一口气,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一下,似是暗示又似是不堪重负,“反正,只是一晚上。”

    嗯?大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眼光齐齐地转向了蒙晓艳,这个女孩在王宏伟眼中,比乔小树和秦连成还重要?

    又有人好奇地瞟一眼秦连成和乔小树,现秦主任神色如常,可乔市长却也在一头雾水地看蒙晓艳。

    秦连成多少知道一点陈太忠和王宏伟地关系,琢磨一下,心说这里八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文章,一时就没有表态。

    乔小树收回看着蒙晓艳的目光,现秦连成不做声,他也不做声,我俩都是陈太忠的主管领导,大家一样就成,别的风头,谁爱出谁出去。

    倒是段卫民有点忍不住了,虽然王宏伟是常委,不过跟段卫华关系不错----不错到令章尧东都有点不满的地步,所以段部长话了。

    “王书记,这个……目前只算是民事纠纷吧?”

    “那个记者那儿,出现一点新情况,”王宏伟心里这个恨,那就别提了,现在他连掐死陈太忠的心都有了,妈的,你小子玩阴谋诡计,老子却是被你活生生地装进了套子里!

    你得逞了,得罪人的事儿都轮到我干了,下午我怎么就头脑一热答应了你呢?下次打死都不抓这混蛋了!

    可是骂归骂,王书记嘴上还得笑嘻嘻地解释,“这事儿啊,目前还没定性,所以呢,既然那个记者要留下,那么,陈太忠肯定也要留下,当事双方要对等处理,我们不能搞先入为主那一套。”

    事实上,这已经是偏离了对等了,没人认为,一个副处会同一个小记者地位对等,而王宏伟的话也说得很明白了,有问题的是元岭,至于陈太忠,那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

    “这个……有点形式主义吧?”关键时刻,邱朝晖还真有点胆色,居然敢质问政法委书记,“陈主任既然没事,为什么不能回去?”

    你当我想留他啊?王宏伟瞪了邱主任一眼,心里这郁闷越地大了,他不认识邱朝晖,不过只从衣着上,他基本就能断定,这位应该是科委的----这种苛碜,别人装都装不来。

    “你是科委的同志吧?”他清清嗓子,不再看邱朝晖,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段卫民,“这也算是对新闻工作者的尊重嘛,他们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监督我们这些领导干部的,段部长你说是不是?”

    “倒是这个道理,”段卫民已经看出来了,王宏伟执意要留陈太忠,连这些大道理都讲出来了,那说明一定是有什么猫腻的,他自然也就不好多事了,笑着点点头,转身就走。

    他这么一带头走,秦连成愣一愣,也要转身就走,却是不小心扫到了甯瑞远,“哈,甯总,相请不如偶遇,走了,今天晚上……咱们不醉无归。”

    甯瑞远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他知道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可是这里面的味道,他是死活品不出来,眼见秦连成走过来,嘴角微微翘着,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也笑着点点头。

    “成啊,还有太忠的一个朋友呢,”他转身一指高强和支光明,“呵呵,这是高总的朋友支总,支总明天要走了,纯良还在外面等着呢。”

    显然,他这意思是说,秦主任,等一会儿,你可是得给大家交待一下,许纯良可也是太忠的朋友,只是不方便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