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三十六章 粗暴地制造机会(书号:760

第八百三十六章 粗暴地制造机会

作者:陈风笑
    王宏伟一听陈太忠找自己,就回避到自己的小休息室里了,顺便吩咐小陶一声,“就说我心脏病作,去医院了。”

    谁想,陈太忠直接走到小休息室门口,“笃笃笃”地敲起门来,“王书记,王书记,我有要紧事找你,真的。”

    妈的,谁把我这个房间泄露出去的?王宏伟心中一时大怒,却是不知道人家陈太忠一旦着急,有个叫做“天眼”的作弊工具可用。

    “哈王书记打着哈欠、硬着头皮开门了,一脸的睡意,不耐烦地话了,“有事快说有屁快放,知道不知道我昨天熬通宵了?”

    “嗯,没啥要紧的,”陈太忠冲着他笑笑,“能不能麻烦你一下,把我关到小黑屋里待一天?”

    “这个不好办……”王宏伟拒绝的话说到一半,登时愣在了那里,满脸的睡意不翼而飞,“你说什么?关你?”

    “没错啊,关我,”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一脸的不怀好意,“呵呵,我知道你等这一天,很久了吧?”

    “有病,”王宏伟二话不说,伸手就去关门,“我说……瞌睡着呢,你还没完了?”

    “我说实话呢,”陈太忠的手一撑房门,不让他关,看那样子还挺认真的,“真的,我现在要去打一个人,到时候你让你的人把我关起来就完了……”

    “要打什么人?”王宏伟见他地神情不似作伪。皱皱眉头问了,“我说,以你现在的能力,打人还用得着亲自出手?”

    “别人打,我不解气!”陈太忠哼一声,“反正我也不会打他多重。就是两个人一起关算了,对了,我要个单间儿!”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王宏伟上下打量他几眼,狐疑之色大起,鼻翼抽*动两下。==我总觉得,有什么阴谋的味道。”

    “啧,这不是很简单吗?我打了人,你的人敢关我吗?”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而且。主要是还要关他一天,搞臭他!”

    “搞臭什么人?”王宏伟更纳闷了。

    “一个小记者,哼,想算计着曝光我,”陈太忠的脸沉了下来,“反正你也别多问了,秉公执法你总会的吧?”

    “情节特别严重地话。我会考虑关你四十八小时的。”王宏伟被他最后这句呛到了,伸手就去关门,“你不怕丢人,难道我还怕丢人不成?”

    元岭下午又有采访任务,直到接近五点的时候,才回到报社,不过,他还没进院儿,就看到了站在一边的陈太忠。

    这次又是张姐带他出去的。看到陈太忠不怀好意地站在门中间。张姐奇怪地转头看一眼元岭,“怎么回事。你又找他麻烦了?”“没……没有啊,”元岭低声嘀咕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腿肚子有点软。

    “小子,你……过来!”陈太忠伸手冲元岭勾一勾,“说你呢,姓元地。”

    “这是报社门口,”元岭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脚步有些虚浮,脸上的神情,却是颇为坚定,“你……你要干什么?”

    咦?不对啊,陈太忠原本是想着拿元岭调戏丁小宁说事儿的----他跟丁小宁连口供都对好了,甯家的人,那是你一个小记者调戏的吗?这不是给我们招商办添堵吗?

    可现在看对方地眼神,他总感觉,这小子不定是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灵机一动,冷笑一声,“姓元的,我招你惹你了?”

    说句实话,他今天来找元岭的麻烦,不过是个引子,他真正的目的,却是要收拾几个人,再到素波走一趟,让王宏伟关他进小黑屋,也只是为了制造没在现场的证据。^^

    没错,他生气了,要放手收拾一批有嫌疑地人,妈地,老虎不威,你们当是病猫了?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了?

    反正,姓元的让他很不满意,段卫民又说现在科委是要保护的典型,那么打了也就打了,私人恩怨的话,想来也不会带来什么后果和影响。

    可是现在,他还真的有点怀疑,那些匿名信,是不是这家伙搞的了,说不得就要出声诈他一诈,“你居然敢到处败坏我的名声?”

    “我……我没有!”元岭自是不肯承认。

    “行了,啥也别说了,”陈太忠心里已经断定了,也就再懒得多想了,走上前去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让你败坏我的名声!”

    “你干什么?”张姐不干了,大声嚷嚷了起来,“有话好好说成不成?不许动手!”

    “惹得火了,连你一起打!”陈太忠瞪她一眼,鼻子里不屑地冷哼一声,“欺负人欺负到我头上,找死!”

    元岭见势不妙,拔腿就要往报社里跑,却不防陈太忠一把拽住了他地脖领,顺势一力,就将人摔倒在地上。

    要是换个年纪大点地,在自家单位门口挨打,多半是要躺在地上哀嚎,争取同情的,可是元岭年轻气盛,眼见已经躲不过了,伸手拉住陈太忠地脚脖子,没命地就是一拽。

    “啊陈太忠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吼,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轰然倒地----打架嘛,当然是双方都要吃点亏的。

    等他再次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满脸是血了,嗯,流了点鼻血,不如此,也显不出“战斗”的残酷不是?

    接下来,两人就厮打了起来,陈太忠打了没几下,就在路边捡起来一块砖头,一转身,就冲着元岭狠狠地砸了过去。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也许是力疲了吧?反正,这砖头没砸到元岭的头上,反倒是送到了元岭的手里,元记者反手就砸了回来,具体过程,连旁观的张姐都没看清楚……

    当然,陈太忠也不可能让元岭砸到自己,那样的话未免有点太影响形象了,说不得身子一避,两人争抢起那块砖头来。

    “咦,奇怪啊,陈哥这是……又要阴人了,”远处一个小面包车里,联防队员小董低声嘀咕着,他身边是两个身着制服的警察,“他的身手哪里有这么差?”

    “没准是以讹传讹呢,”一个警察笑着话了,他早听说了陈太忠的厉害,不过一直不是很以为然,“这两下真看不出是练家子。”

    “行了,不说了,小董,开车过去吧,差不多了,”另一个警察话了,“你没看见,报社的人都出来了吗?”

    小面包车赶到现场,跟报社的人就协商了起来,报社那边正奇怪警察咋来得恁快呢,警笛响处,却是11o接警的警员到了。

    不过,来的警察认识小董和另一个警察,一看就明白了,“哦,市局的接手了?那我们走人。”

    报社这边怕元岭吃亏,跟了一辆车,一起去市局。

    等来到市局,这边都准备好了,双方隔离审问,副局长刘东凯挺好奇今天的事情,正好手头上没事,就坐到陈太忠这厢来旁听。

    陈太忠当然不怕说傅逍遥的事情,通过这件事情的阐述,一个邪恶的记者形象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拿钱办事……

    接着,就要说说今天上午元记者调戏丁小宁的事儿了,总之,在陈太忠嘴里,元岭简直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

    刘局长在一边听着,心里就纳闷儿了,禁不住出口插话,“我说太忠,这种事,你通过正常的组织渠道,或者其他的渠道,都不难解决吧,用得着光膀子出手吗?”

    陈太忠眼下虽然进了市局了,但是谁都知道这家伙背后是怎么回事,又是民事纠纷,所以,这讯问也当是聊天了。

    陈太忠笑着解释两句,“这家伙,还向外面的人歪嘴诽谤我……不过,细节我就不好说了,总而言之,我非常怀疑,他有意抹黑科委和招商办,还想知道这些到底是出于谁的授意?”

    刘东凯听明白了,含笑点点头,“是不是最近有人搞匿名信什么的整你?”

    “这个我可不知道,”陈太忠清楚,有些事情没办法说得太细,要不也用不着今天晚上去素波了,他笑着摇摇头,“刘局,你要是能从他嘴里搞出那些龌龊事儿,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肯定没搞错人吧?”刘东凯有点心动,可是他也有忌惮,“那可是记者呢,我可不想让李小波找我谈

    “我这副处都被关了,关他个记者还不正常?”陈太忠这话说得理直气壮,“你们就说,我怀疑他收受黑钱,有意破坏眼下安定大好的局面。”

    其实他的本意,只想制造一个自己今天晚上不在某些现场的证据,然而很不幸,事情的展,再次出了他的意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