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三十三章 烦心事儿(书号:760

第八百三十三章 烦心事儿

作者:陈风笑
    砸了人,那就赶紧送医院吧,结果到了医院之后,一个已经死透了,另一个也在半夜死了。

    毛蛋吓坏了,二话不说就撒腿跑了,不过跟他同来的人里,有人有常寡妇的手机号,大半夜就打通了她的电话。

    常寡妇在事时就知道了,眼下一听死了俩毛蛋也跑了,登时就头大了,央着阎谦跟自己同去,阎教授哪里敢出这样的风头?

    “不是我说你啊,这种事一旦惊动公家,我陪你去……你能不能替我想想,万一被别人现,以后我怎么再做人?”

    老板这边一听,也躲了,只有常寡妇,可怜兮兮地去医院交了费用,死人推进太平间,等着家属来。

    没办法,常寡妇不能不管,毛蛋儿喊来的全是长坡村及附近村子的,她认识其中不止一个人,只是毛蛋儿跟她亲近而已,其实半夜死掉的那个,也是她的远房亲戚。

    今天,就是死者的家属来了,常寡妇一直在招呼着,老板也露了一次面儿,却是只对着她没见其他人----万一死者家属不讲理,动手的话,他该不该还手?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他认倒霉了,出两万,死人的家里,一人一万。^^

    可是死者家属找来了一个据说在乡里混得还不错的麻利人儿,说什么也不肯干休,不管怎么说,这是你的雇员。不错吧?怎么人死了才一万呢?

    老板心里这个腻歪,那就不用说了,按他的想法,那是一分钱都不想出地----你们自讨苦吃,关我什么事儿?

    可是他心里也有忌讳,有钱人大多都怕麻烦,碰上这种死人的事儿,谁都会觉得晦气,就算是花钱消灾好了。要不将来想起来,保不定还会有点各应人。

    尤其是,这几个人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砖厂做事,而那个砖厂,没手续!

    有了这个忌惮,他就不得不屈服,最后通过中间人说好。四万,一家再加一万,再想多要的话……你们告我去好了,不过到那个时候,小心一分钱都落不下。

    常寡妇实在扛不住这么多人,又是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觉,说不得就把女儿喊了过去,算是娘儿俩之间有个照应。****

    遇上这种事。李凯琳能不请假吗?

    “唉。闹心,”陈太忠听到这里,简直连那啥的兴趣都没有了,“你那个表哥,也太混蛋了点儿吧,这种时候跑路?”

    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去出头的。想想就知道,连阎谦都不肯出头,他出头凑什么的热闹?常寡妇傍上阎教授之后,那就不关他陈某人什么事了。

    “他也不过才比我大五岁,”李凯琳跟着陈太忠,现在的眼光可是高了,“也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死的又都是亲戚……”

    说到这里。她无奈地撇撇嘴。看那架势像是又要哭了,“人家给四万也算可以了。他们还不答应,我妈怎么那么命苦啊?”

    “所以说啊,这好人是做不得地,想当年我对胡芳芳,唉……”刘望男叹口气,苦笑一声,只是,下一刻她转头看看陈太忠,笑容里又带上了几分媚意,“呵呵,不过虽然背井离乡了,能认识太忠,倒也不算亏。”

    “你就卖弄你的嘴皮子吧,”陈太忠瞪她一眼,心里受用嘴上可是阴损,“你现在这哄人水平,越来越职业了啊

    “太忠你……”刘大堂的眼睛马上就红了,她说得可是真心话,对她这种女人来说,付出真心的时候简直太少太少了,陈太忠这样的话真地太伤人了。

    欢场女人本来就不值得信的嘛,陈太忠还待嘴上再痛快一下,却觉得刘望男的身体,明显地冰冷了起来----呃,这可不像是做戏。

    “好啦好啦,别人你都哄,就是不哄我,成不成?”他笑一声,伸手搂一楼刘望男销瘦地肩头,“我说错了,还不成?”

    刘大堂的体温,回升得很缓慢……

    “好吧,”陈太忠咳嗽一声,“等回头去了素波,我替你好好收拾胡芳芳一下,成不成?她在哪儿住你知道吗?”

    “算了吧,”刘望男幽幽地出口长气,“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陈太忠开始耍蛮了,当然,这其实是为了他刚才一句无心的话做补充而已。

    他俩正折腾呢,就听到丁小宁劝李凯琳,“好了,你这还是有妈疼呢,我这没妈的孩子也没脆弱到你这儿份儿上,明天小宁姐陪你一起去看看!”

    “明天……今天甯瑞远来了啊,”陈太忠听到丁小宁居然伸手管闲事,一时心里大奇,“你不用去上班的?”

    “半路上偷跑呗,”丁小宁捂嘴一笑,“对了太忠哥,我的本儿领了,那个车明天能不能让我用一下?”

    “用吧,”陈太忠点点头,转身取了钥匙抛给她,“林肯车已经回来了,正在马疯子那儿保养呢……平常可少见你这么热

    “唉,那还不是因为我妈没了……”丁小宁低声嘀咕一句,脸色明显地黯淡了下来,家里的气氛越地郁闷了起来。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洗澡睡觉!”陈太忠一见这场面,也没心思再闲聊了,对于这种情况,他也没别的好招,只求能在接下来地活动中,让三女沉浸于极乐中,忘掉那些烦心地事情。^^是以,这一晚上,年轻的副主任很辛苦……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一个人溜了出来,打车前往合力汽修厂,在小区门口等车的时候,他随便扫了一眼,现原本傅逍遥所占的摊点处,已经换了人,而且一旁又多出了两家。

    原来的摊子照卖云吞,新开的两家,一家油条、蛋花汤和稀粥,另一家是卖煎饼和豆浆、豆腐花的,小区居民的选择,明显多了一些,还能任意搭配。

    垄断总是被趋之若鹜地,他心里有了一点莫名的感慨,大到银行、电信、电力,小到路边的云吞摊子,唉……

    等他拦到一辆出租,开门上车的时候,猛地想起,那个叫元岭的家伙,若是见到眼下阳光小区早点摊子的红火,也不知道又会讲出什么歪理来?

    巧了,他这么随便惦记一下此人,应验来得倒是格外地快,大约在上午十一点钟,他正同袁望和袁望深圳赶来的同学单水聊天呢,就接到了丁小宁的电话,“太忠哥,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元岭地记者?”

    “元岭?”陈太忠一听这个名字就皱起了眉头,总算是当着那Ic卡专家,他不好意思说出难听话,“那是个小人,你让瑞远离他远点!”

    他只当是甯瑞远回来了,《凤凰日报》去甯家工业园做专访,去地是元岭呢,谁想丁小宁的回答令他瞠目,“我不在那儿,我跟凯琳在一起呢。”

    敢情,死者家属喊来地那位参谋,果真是有几分本事,眼见那老板不肯屈服,就通过关系,喊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日报记者元岭,另一个却是市劳动局局长周无名的司机。

    当然,这算是私人相邀,是来说数的,不算公堂,参谋如此行为,也是要显一下自家的手段:信不信我要劳动局查一下你的用工情况?信不信我能在报纸上曝光你这黑心老板?

    至于这二位的出场费,那肯定是要死者家属出的,这就是题外话了。

    不过那老板是咬定了四万,死活不肯松口了,他甚至连谈判现场都没去,只有那中间人没命地劝解,“这真不关冯总的事儿,是他们自己要去捡钢筋的,那房子根本不是冯总的……”

    元岭和司机也没太把这事儿当回事,两人无非就是来打个秋风,赚点小钱而已,冯总租了经贸委的招待所之后,装潢一下开了旅馆,不但是有钱的,肯定多少也会有点人面。

    在旅馆的大厅里,两拨人就叫上板了,常寡妇和李凯琳只有站在那里愣犯傻的份儿,见母亲双眼红肿,小狐狸也禁不住地双眼垂泪。

    就在这个时候,丁小宁偷偷跑出来,开着奔驰车,直接耀武扬威地停在了旅馆门口,推门就进来了。

    元岭见双方死活纠缠不下,心里正烦闷呢,从落地窗户中看到一辆奔驰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个极品的青春美女,眼睛禁不住一直,顺便扫一下奔驰车,却是登时愣住了。

    这个美女,跟陈太忠那个混蛋是什么关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