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二十七-九章(书号:760

第八百二十七-九章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听完蒙晓艳的建议,一时就有点恍然大悟了:是啊,这件事里,最该着急的,可不是科委,而是教委才对,凭什么科委硬挺着出头捱一刀呢?

    不过,纵然是如此,他强势惯了,想到自己折腾出来的点子,最后要因为某些因素而假意退缩,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没面子。

    “啧,可是这些学校,也太欺负人了吧?”他苦笑一声,看着蒙晓艳,“你说说,不管大人之间生了什么事儿,这孩子总是无辜的吧,难道不是?”

    “本位思维,很常见的,”许纯良轻笑一声,抬手灌一口啤酒,虽是对瓶吹的,可是动作却十分地优雅,有若一个绅士一般,“你们科委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拿他们的短处啊,比如说……论文什么的?”

    “那也得有用不是?”陈太忠苦笑,他对这个建议没仔细地考虑过,只是想也想得到,老师们评职称时的论文之类的东西,凤凰科委的话语权小得惊人---也是几近于无。

    或者,省科委的权力要大一点,不过,凤凰科委跟省科委还尿不到一个壶里,这实在是件令人郁闷的事情。

    所以说,行局热门与否,区别就在这里了,好的行局不是钱多影响力大,就是相关权力很霸道,而在这两点上,科委实在都不够格,被人欺负那也就是正常了。

    “你先去找刘小宝吧,他就是钱自坚最信得过的,”蒙晓艳笑一声,站起身来,“好了。我来就是告诉你这些。反正,你这个堂堂的主任,总不能让下面的人戳你的脊梁……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找那谁,或者,我跟你一起去。”

    她说的“那谁”,肯定就是王伟新了,不过。科委和教委地恩怨,随便聊聊也不怕人听到,但是涉及相关地市领导,她的口风还是很紧的。

    “啧,还真是头疼事,”陈太忠一拍自己的脑瓜,可是,眼见蒙晓艳大半夜地跑来,跟自己说两句之后又要走人,一时心中有所不忍。“这样,我送你回去吧,大半夜的了。”

    蒙晓艳转头看他。又扫一眼钟韵秋,脸上带出一个说不清内容的微笑,“呵呵,不用了,我的车就在后院呢。”

    “什么不用了?我不放心,”陈太忠感觉这个笑容有点凄然的味道,说不得狠狠一拽她,转身对许纯良话了。“纯良,呵呵,今天地单你买吧,我送晓艳!”

    “记得拉图!”许纯良笑嘻嘻地站起身来,用一句玩笑话带过,心里却是有点感触----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乱得可以啊,太忠也不例外。

    可是。太忠不喜欢动那些小姐。这也算难得了吧?他心里安慰自己,年少气盛的官场新星他也见过不少。啧……怎么说呢?这种人面对的诱惑太多,知道克制就已经算是殊为不易了。

    许纯良正胡思乱想呢,李英瑞拉他一把,“好了,他们走了,咱俩继续喝酒吧。”

    原来,看着陈太忠和蒙晓艳携手而去,钟韵秋登时有点傻眼,也不知道是该跟着走还是该留下来:原来,攀附权贵需要付出的,还有尊严。

    还好,陈某人对自家的女人,还不算操蛋,他转头看一眼她,笑着点一下头,也没说什么,但是钟韵秋有若受了催眠一般,不由自主地挪动着脚步跟了上去。

    走到花园酒店的后院,陈太忠轻声问一句,“任娇呢?在家吗?”

    “她家访去了,要不我俩就一块儿来了,”蒙晓艳看一眼陈太忠身后亦步亦趋的钟韵秋,冲他呲牙一笑,“我还说你为什么电话挂得这么快呢,敢情……”

    行行,哥们儿今天就由你得瑟了,陈太忠无声地笑笑,雪白的牙齿在灯光的反射下煜煜生辉,谁让你是真正地关心我呢?

    “介绍一下,钟韵秋,曲阳政府办的,”他转头看看钟韵秋,“蒙校长就不用我介绍了吧?呵呵,韵秋,我现在去晓艳家,一起去吧?”

    这话说得,委实霸道无比,他根本就没考虑这女孩儿家的感受,不过钟韵秋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说句实话,所谓地富贵逼人,跟权势逼人比起来,真的算不了什么。

    她情不自禁地点点头,脑中却是乱七八糟一团,好像有无数个念头在斗争,又好像白茫茫一片空白。

    太忠他……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又有多少女人呢?

    “唉,”蒙晓艳叹口气,自是也不好拒绝这话,今天原本是育华苑轮空的,不过看太忠这架势,显然是念了自己的好,想过去留宿的。

    不过,该说的话,她还是要隐约地点一下的,“太忠,既然小钟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说了,你现在前景不错,还是要适当地注意节制一下。”

    这种说话地水平,才是正经蒙家骨子里带着的天赋,极富特色,连拉带打之下,既隐约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又是比较诚挚地做出了规劝。

    对钟韵秋,她这话也是先拉人过来----小钟不是外人,可接下来的话,又将自己凌驾在了钟韵秋之上,居高临下的态度表露无遗。

    偏偏地,由于她今天晚上的出色表现,陈太忠还不能因为这个生气,毕竟她也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的意思,由此可见,语言的魅力,真地是太大了。

    “你当我是那么随便地人?”陈太忠不满意地瞟她一眼,却也无法反驳,只能咳嗽一声,“我和韵秋……不是都没结婚吗?关系好一点就不行?”

    其实我也不想啊,这是她送上来的,我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不行!”蒙晓艳低声笑笑,漆黑地夜里。她沙哑的嗓音。让空气中都带了一丝暧昧的震动,“以后我们姐妹几个,要把你看得死死的,榨得干干的……是不是啊小钟?”

    “嗯……”钟韵秋略略一愣,就反应过来这不过是玩笑,可她现在在陈太忠地女人里,真地是孤家寡人,不属于任何阵营的。眼见蒙校长似有拉拢之意,说不得整个身子就倒了过去,也好缔结盟友。

    “没错,”她点点头,也笑了起来,怎奈夜色太暗,倾国倾城的笑容,被漆黑的夜色遮挡住了,多少有点略略的遗憾,“晓艳姐说得对。太忠的魅力,实在太大了。”

    “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陈太忠终于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好像没带你来过花园酒店吧?”

    “你那点事情,瞒得过我?”蒙晓艳瞥他一眼,咯咯地笑着,“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以后对组织要老实交待,做到早请示晚汇报!”

    原来,她是打了电话给丁小宁,丁小宁一听说她有急事找陈太忠。琢磨一下就分析出来了几种可能,其中一种,就是花园酒店,这里毕竟离幻梦城挺近的。

    蒙校长去幻梦城转悠一圈,没现人,吩咐了刘望男帮自己操心着,然后,就来花园死等来了。

    不过纵是辛苦到这样地程度。她也不敢贸然地再打电话给陈太忠。可见陈某人的霸道,已经给太多的人带去了压力。

    听完她的解释。陈太忠登时无语,一是为了蒙校长的重视而微微的感动,二来就是:看来哥们儿的后宫里,看来即将是没什么秘密的了----起码是禁不住有心人挖掘!

    “小宁啊,人很不错的呢,”好死不死地,钟韵秋接口了,却是不留神爆出了她已经深深地参与到其中的事实,“她挺会关心人地。”

    “唉,被你俩打败了,”陈太忠听到两人这么一唱一和,脑中想着即将到来的三飞,禁不住美不滋滋地叹口气,转身向自己的奔驰车走去,“我地生活,从此就暗无天日了啊

    钟韵秋才待跟过去,却不防蒙校长出手如电,拽住了她,“小钟,上我的车,咱们得好好合计一下,怎么对付这个管不住自己的裤裆的男人。”

    呃……你这话,好粗俗啊,钟韵秋心里在腹诽,身子却是不由自主地坐上了蒙晓艳的桑塔纳两千,“晓艳姐,你姓蒙?这个姓很少见的哦……”

    第八百二十八章再进教委

    等两车行至育华苑蒙晓艳的别墅之时,屋内***辉煌,陈太忠下得车来,却愕然地现,蒙校长和钟韵秋已经好得有如蜜里调油了,心中禁不住大奇:她们到底找到了什么样的共同话题?

    谜底在当晚揭晓,三女如同不知疲倦地榨油机一般,轮流来榨取他的体力,直到凌晨三点,别墅内响动方止,其间荒唐……不说也罢。

    不过很明显,蒙晓艳和任娇还是藏私了,陈太忠六个小时内爆五次,却是全交给蒙任二位,钟韵秋却是因为害怕怀孕,死活不敢任其灌注。

    得了陈某人的滋润,会有好处若干,平时蒙晓艳和任娇就已经计较个不停了,眼下又来个抢食儿的竞争对手,两人藏着掖着不肯泄露,似乎也是容易理解的。

    等到第五次,看到任娇死死地缠着陈太忠不肯放开四肢,蒙晓艳却是像春天房顶上的猫一般,赤着身子来回寻找机会的时候,钟韵秋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是……死活没介入的机会了。

    所以,她是四人中最后一个入眠地。

    第一个醒来地,当然就是陈太忠了,他拾掇拾掇,想想三个女人服侍了自己一晚上,心中有些感动,转头看看,现钟韵秋的一条腿上还残存了一条丝袜,皱皱巴巴地缩在脚腕,却是由于昨夜战得久了,精疲力竭之下没工夫去整理了。

    他一时心生怜惜,轻轻地帮她摘了下来,顺手还摸一把那白生生圆润地小腿肚,细腻冰凉的手感。又让他有些不克自持。

    钟韵秋的脚微微一抽。嘟囔了两句,一翻身又沉沉地睡去,粉弯雪股却是从薄被中若隐若现了出来。

    忍一忍冲动,陈太忠悄然出门,给三女买来早餐之后,施施然离开,心里还在不住地盘算:对科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

    想到李健曾经提起。刘小宝向他要过回扣,陈太忠琢磨一下,决定先找李主任了解一下情况。

    科委还沈浸在巨大的喜庆中,虽然教委那边的举动,已经给大家带来了一丝阴霾,但是有多久科委没有这么露脸过了?那可是上了省台地新闻了。

    找到李健地时候,他正指挥人在装修好房间里布放活性炭呢,见陈太忠来了,顺口解释一下,“这个东西对装修中产生的有害气体。有极强的吸附功能。”

    “让科教仪器商店进货,最好能垄断了货源,”陈太忠随口吩咐一声。随手把李健拽到一边,“我现在要去教委呢,刘小宝那儿的回扣,你给了多少?”

    李健没给!

    刘主任在教委拨了一半定金之后,就联系了李健几次,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教委上上下下的一干人等,忙得脚后跟打屁股。李主任又不想自己做主,于是这件事硬生生地耽搁了下来。

    “啧,这种事情,看来不合适你这办公室参与了,”陈太忠琢磨一下,“我感觉你这儿实在太忙了,要不,你推荐个部门吧。成不成?”

    李健听到这话。有些微微的失望,办公室哪里有不忙的?不过。对教委集中采购这一块,涉及了钱财的出入,而且数额还不算小,也算是个小权力,就算他没有在钱款上打主意地想法,可这种决定别的供货商生死的感觉,其实也挺享受的。

    算了,还是大局为重,他略一琢磨,“要不抽调些闲职人员,组建个新的服务公司吧,把老的服务公司合并进来,反正做装修检测,也得有个负责的对口科室不是?”

    这话也有讲究的,扩充老的服务公司,和组建新公司吃掉老公司,那是不一样的,组建新公司地话,负责人就可以重新委任,要是扩充老公司,原来的班子没犯什么错误的话,贸然换掉却是不合适地。

    事实上,由于长久以来的积弊,老服务公司里冗员太多,上下午上班时晃一圈就走的混日子的人极多,作风也是暮气沉沉的,可偏偏关系又是错综复杂,动起来有点难度。

    当然,以陈太忠眼下的级人气和本身的强势,想动老公司也不是很难,可是,陈主任事务缠身,李主任觉得,没必要在这点小事上纠结。

    “也成,这个事情,你跟文主任商量吧,”陈太忠转身就走,不过没走两步,又回头嘀咕一下,“新公司必须要你的办公室做监管,不能放了羊!”

    “嗯嗯,”李健点点头,心情一时就好了许多,不过这时,陈主任已经走得远了。

    陈太忠到了教委地时候,守门的那位刚想拦车,冷不丁看到开车的是他,身子一转,就只当看不见了----这混蛋换车了?

    刘小宝不在办公室,陈太忠一打听,才知道刘主任最近喜欢往总机房里钻,说不得就一路打听着来到了总机房。

    敲开门一看,刘主任正跟一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呢,那女人不过中人之资,打扮得倒还算时尚,年约三十许,陈太忠心中不禁有点微微的纳闷,这女人也能看上猥琐无比的刘主任?

    刘小宝一见是他,笑着站起了身,眼中却是有几分不耐的神情,“呵呵,陈主任啊,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真是稀客。”

    “我有点事情,要向教委反应一下,”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算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本来是想找钱主任的,不过,先跟你说说吧……”

    坐回办公室,听陈太忠讲完事情经过之后,刘主任地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好半天才撇撇嘴叹口气,“啧,这事儿有点难办啊,各个学校只是私下里搞地。也没有文字性的东西。我们这儿也没办法开口啊……”

    陈太忠已经打算好了,要是刘小宝态度端正一点,那么,他就打算把统一采购地回扣的事情说一说。

    是的,办事地顺序绝对不能乱了,上位者必须要有上位者地心态,陈某人好歹也是风头正劲的副处,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放下身段。主动提什么回扣?

    耳听到这话,他就明白了,刘小宝不想管这件事,最起码是没多大**去管。

    整个凤凰的中小学校,大部分的中专和技校,都要看教委的眼色行事,要说不方便开口,他信,可是要说没办法开口,那怎么可能?

    现在。刘小宝显然就是媳妇娶过房,媒人丢过墙,科委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又何必去管那些子弟的死活?

    所以,在陈太忠看来,刘主任如此行事,八成还是因为那些回扣没有到手,所以才刻意地刁难科委----人家教委费劲周折,才将采购权收回来,图的是什么?不就是那点回扣吗?

    当然,统一采购也能加强教委对各学校地掌控。同时还能在相当程度上调控教育系统的形象,不过这些就是退而求其次的事儿了。

    “那这件事情,教委就不能做点什么了吗?”陈太忠看着刘小宝冷笑,“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这个……”别说,刘小宝还真的有点害怕陈太忠,听到对方抛出如此恶意十足的话来,嘴皮子禁不住打个磕绊,“嗯……事态激化的话。我们就有理由介入了。现在他们都只是说说的嘛。”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推门走了进来。“刘主任……呀,有客人?”

    “事态激化?”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最近他听话的能力大有长进,自然知道这不过是推脱之词,因为,事态是否“激化”了,这是一个很唯心的判定。*****

    打个比方说,第三中学地科委子弟被调整到慢班了,在科委的人看来,这就绝对是事态激化了,可是教委的随便来一句轻飘飘地话,就能堵住科委的嘴,认为事态尚未被激化。

    “你们看,孩子不是还在三中吗?再说,学习这东西,主要看自身的努力了嘛,有状元学生,谁听说过状元老师?”

    “这算是你的回答,还是教委的回答?”想明白这一点,陈太忠也不想多说了,站起了身子,直勾勾地盯着刘小宝,嘴角噙着冷笑,“钱主任也是这个意思?”看着他冷冰冰的目光,刘小宝只觉得尿意顿生,尿道括约肌控制不住地痉挛着,不过,所谓师道尊严,该撑的场面,那还是要撑下来的,“这个……只是我个人地意见。”

    当然,接下来的话,他就不可避免地露怯了,“钱主任那儿,没准会有不同的意见,嗯,我只是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

    “刘主任,说句实话,你……真的让我很失望,”陈太忠笑着站起身来,眼中是浓烈到无法压抑的不屑之情,“以后我都不会来找你了。”

    见到他施施然离去,那女人眼中有无法掩饰的讶异,“这是谁啊?说话做事,这么过分?”

    “还能是谁?科委的陈太忠呗,”刘小宝冷笑一声,只觉得自己地腿肚子在不住地抽搐,“古主任,你有什么事儿吗?”

    敢情,这女人就是拉着任娇搞安逸产品地古芬,凤凰科委的办公室副主任。

    第八百二十九章触类旁通

    走出刘小宝地办公室,陈太忠只觉得一肚子的邪火在向上冒,真的就想一走了之了,可是想一想,这终究是不太合适,终于咬咬牙,前往钱自坚所在的主任办公室。

    钱自坚却是去参加一个学校建校五十周年大庆去了,不过,那学校历史虽久,影响力却差,留不住教委大主任的饭,所以,大约在十点出头,陈太忠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钱主任的奥迪车出现在院里。

    钱自坚才走下车,就看到了奔驰车边的陈太忠,微微怔了一怔。笑着迎了上去。“呵呵,陈主任啊,今天有空?昨天我还看到你们科委上天南台了呢。”

    “我有点事情,要向钱主任反应一下,”陈太忠脸上的笑容,看在钱主任眼中,似乎有点不怀好意的味道……

    听完事情经过,钱主任地脸上。泛起了一丝怒气,“哼,这帮人也太过分了,我跟刘小宝说一声,让他给大家吹吹风。”

    “他说没文件,不好处理,要等事态严重了再说,”陈太忠冷哼一声,顺便歪嘴说两句怪话,“钱主任。看来还得你跟他说,我这外人说话,不顶用啊。”

    “嗯?”钱自坚听得就是一愣。眉头皱了起来,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点什么,脸上也没了表情,直着眼睛点点头,若有所思,“他要是这么说,那……那这件事可真地还不太好办了。”

    “不至于吧?当初这是咱两家说好的啊。”陈太忠心里大怒,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地灿烂了,你个堂堂的大主任,还用考虑一个办公室主任的想法?

    很显然,刚才钱主任下意识地以为,科委和教委还是联盟呢,才会答应得那么痛快,而眼下。他反应过来了。科委的利用价值已经到头了,是以才有了这话。

    不知道为什么。钱自坚看到陈太忠这笑容,总觉得有点不太安全,他略略地思索一下,拿出了新的建议,“这么着吧,你们科委的中层干部地子弟遇到问题的话,让他们找刘主任。”

    中层干部?陈太忠听得心里冷笑,脸上笑得可是更开心了,“可是,干部总不可能比职工多啊,遇到问题的,大部分还是普通人,呵呵,钱主任你看……”

    “啧,”钱自坚叹口气,“我说小陈,我也没说不管不是?不过其他人,等问题激化了,再处理也不迟吧?”

    说是这么说的,可钱主任心里,却是另有盘算。

    眼下要是一力维护科委的子弟,当然能显示出教委推行统一采购的决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教委这么一出面,难免又会给了下面的学校一个解释的机会。

    钱主任算不上强势领导,比他的前任甚至还有所不如,虽然在王伟新地暗示下,统一采购的决定被通过了,但是他也知道,下面的学校抗拒心理极强,无时不刻地在酝酿着反击。

    万一给了他们机会,这事儿没准就有被翻盘地可能----纵然是这种可能不大,但是,他不想冒这个风险。

    跟陈太忠的认识恰恰相反,钱主任认为,这是件好事,是的,科委的子弟在各个学校被刁难了,但是教委无视这种刁难,继续推行统一采购的政策,才越地能显出决心来。

    至于说科委子弟暂时承受的委屈----那就先忍忍呗,这年头,做什么事情,不得付出点牺牲呢?

    只要等统一采购的政策稳定了下来,形成了惯例没什么挑战的时候,再彻底解决科委子弟地问题,也不算晚,反正,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

    甚至,到时候钱主任还能借着激化了的矛盾,对某些学校洗洗牌,虽然这就是后话了,不过,“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眼光远大一点总是好的。

    “等问题激化……”陈太忠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话,笑着对钱自坚点点头,转身去拉奔驰车的车门,“那倒也是,好了,中层干部的子弟,可是要照顾的!”

    “呵呵,我答应你了,怎么会说话不算数?”钱主任也不想激怒他,从上次林肯车堵门事件就可以知道,陈某人地愤怒是非常不讲道理地,见其终于松口,少不得要打一张包票,“刘小宝不管,那我管!”

    他可是没看到,陈太忠转身坐进奔驰车的时候,嘴角是一丝冷笑----毕竟天眼这玩意儿不是普通人能玩得了地。

    陈太忠生气了,真的,非常地生气,对他而言,照顾干部子女或者还能接受,但是说无视普通人的权益,尤其还是他的人马,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该怎么搞一下这个教委才好,他开着车,脑子却是不停地在琢磨,我们科委到底有什么制约能力,能让这些人痛痛快快地难受一下?

    正想着呢,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科委人事处的孔处长,“陈主任,这个……我最近收集了一点资料,想向您汇报一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人事处是没什么事情的闲散地方,眼见不少科室都动了起来,产生经济效益指日可待,他心里就有点坐不住了。

    可是,孔处长想做点什么,还没能力,因为那些都出了他的业务范围,他能做的,也不过就是闲来无事喝喝水看看报纸什么的。

    只是,前两天,他在看报纸的时候现了一则新闻,天涯省有一起装修污染案,导致一个小女孩得了白血病,他脑瓜一转,没命地搜集起相关资料来。

    擅长看报纸的人,搜集起资料来比旁人快很多----相关消息的位置找得准,很快,他就又搜集到了几起典型案例,心说皇天不负苦心人,我这立功的时候到了!

    孔处长是梁志刚的铁杆,不过,眼下陈太忠的风头太劲,他请示了一下梁主任,梁主任的意思,也是让他先向陈主任汇报一下,好坐实功劳。

    陈太忠一听这个消息,倒是挺高兴的,“哈哈,孔处长真是有心人啊,这个事情,你跟文主任说一声吧……”

    文海知道了,估计直接就拿去用了,我这不是白辛苦吗?孔处长对陈主任如此不重视自己的努力,有些微微的不满。

    那么,他就要再丢出点东西了,“其实啊,陈主任,我还有个想法,你看咱们能不捏造个例子出来,炒作一下……您不是认识合力汽修厂的人吗?”

    他的意思是说,找个患者,一口咬定就是受了装修污染害的,以加大科委的宣传力度,合力的马疯子他们,都是无业游民,冒充个病人家属,被戳穿了也是无妨,只要能挺过炒作期就成了。

    再说了,合力汽修厂的人都不是善类,谁想戳穿这次炒作,那也得掂量掂量后果才成。

    “嗯,这件事情,我可以考虑做做工作,”陈太忠笑着挂断了电话,心说我这科委,什么邪门儿歪道的人都有,这还是国家干部吗?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极好的点子,他抬手就要给马疯子打个电话,只是下一刻,他的手又停在了空中:这年头做事情,有的时候,真的没必要那么讲究,连老孔这种人,都知道变通呢……

    当天晚上,市三中的校长李洪涛,在家门口被一个年轻小伙子堵住了,小伙子笑嘻嘻地问,“请问是李校长吧?”

    李校长眉头一皱,正琢磨这是什么路数呢,两边又掩过来两个年轻人,二话没有,对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

    在其他人闻讯跑出来之前,三人开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了一句话,“让你再妨碍统一采购,再不识趣,下次就要给你放血了,告诉你,刘主任很生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