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二十五章采购余波(书号:760

第八百二十五章采购余波

作者:陈风笑
    巧的是,陈太忠也不是个斤斤计较地性子,见许纯良没心思说,了解清楚情况之后,他也就没心思说了,于是四个人嘻嘻哈哈地吃喝了起来。

    约莫八点钟的时候,吃喝就算完了,但是陈太忠不肯走,拽了许纯良来看电视,“纯良……今儿有我们科委的新闻呢,看看再走啊。”

    与此同时,章尧东也在家里看电视,不过,他只是支楞着耳朵在听,手里还拿了一份内参在翻着,正看到要紧的地方,冷不丁听到电视里传来了凤凰科委会议的新闻,登时就放下了手中的内参。

    “不对啊,”看着电视上自己的讲话,章尧东心里有点奇怪,“这不是该明天才播的吗?怎么今天就播了呢?”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个时候,宣教部长李小波也在看电视,一看播的是今天科委的会议,登时吸一口凉气:这个陈太忠,真地是能折腾啊。

    这里面是有讲究的,省台的新闻,那对的是省一级的政府和机构。一般地市级的会议,上不了当天地新闻----要是能上的话,一般都是地市下面努力了,塞钱了!

    至于说地市级地行局会议,那更是不搭调了,通常来说,给个简讯就算是了不得地会议了,这次省台的来人,李部长也知道。心说陈太忠能活动个短消息回来,很不容易地嘛。

    谁想,这次科委活动回来的,不但是当天的新闻。还是长消息,不但是长消息,还是时间挺长的消息,不但是时间挺长,而且是在省级新闻播报完后。地市州地新闻里排名第一的消息。

    大能啊,陈太忠!别人琢磨不出这个味儿来,李小波专门干这个的,怎么能不清楚其间的轻重?一时间就坐在那里琢磨起来了。

    琢磨了五分钟左右,他才一个激灵,拿起电话,给章尧东拨一个,“尧东书记,今天省里新闻。对咱们凤凰科委地报道,您看了吗?”

    “看了,感觉这个视觉效果……还不是很好啊,”章尧东其实看得挺满意的,由于那两次停电的缘故,省台拍到的,除了他和景静砾的讲话,就是科委地会议过程,前面的省了,后面的也省了----其他的部分镜头。是要在专题里播的。

    所以,电视上播出的镜头里,章书记讲话足足占了有半分钟,搁给不知道的人来看天南新闻,指不定以为这是省委书记呢----能在省台的新闻里白活这么长时间。

    不过,既然李小波打电话来问了,章尧东自然不能说我很满意,于是就要挑拣一点不足之处出来。“省里给的镜头不少。可是这个科委地会议室……看起来形象有点不佳嘛。”

    “保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作风,也是应该的吧?”李小波先是舒缓一下章尧东的情绪。随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过……总是有损凤凰的形象,以后类似的行局会议,是不是该选个指定的会场啊?”

    “这个嘛……你先拿个建议吧,”章尧东虽是强势,但却不会随便拒绝别人的意见,尤其是他的党委里地,这会给人一种海纳百川的感觉----市委书记,当有如是胸怀。

    事实上,这也是很有必要的,一个人再强,不可能强过多数人智慧的结晶,章书记很清楚这一点,而且,自己的人提个建议当场就被否决的话,长此以往,谁还会有那么大的积极性?

    是的,他强势但没有狂妄到自以为是,这个建议就算被否决----最好也是由别人来否,当然,前提是建议合理,而否决地人可能不讲理。

    至于合理和不讲理地甄别,那才是章尧东要关心的。

    巧得不能再巧地是,这个时候,蒙艺也在看电视,看到陈太忠在电视里侃侃而谈,咳嗽一声招呼自己的女儿,“勤勤,你来!”

    蒙勤勤不明就里,拖拖拉拉地走过来的时候,科委的新闻已经过去了,蒙书记转头看看自己的女儿,“这个……陈太忠那儿,你最近又干什么了?”

    “我啥也没干!”蒙勤勤听得就是眼睛一瞪,下一刻,她想到眼前是自己的老爹,立刻低眉顺目了下来,“他又怎么了?”

    “啥也没干,他一个地级的行局会,就能在省台播这么长时间?”蒙艺瞥一眼自己的女儿,叹口气,“你实话实说,爸不怪你!”

    “哎呀,我真的啥也没干嘛,”蒙勤勤恨恨地一跺脚,“我跟陈太忠都二十多天没联系了,我怎么知道他在搞什么会啊?”

    “二十多天?”蒙艺心里登时掠过一丝不安,勤勤怎么把这时间计较得这么细啊?不过,下一刻他就把这心思放到了一边,家里有彩霞张罗呢,这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好了,再说这话也不合适他来问,女儿不是总是跟妈亲的吗?

    “那这个新闻……好像有点问题吧?”

    “那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了,”蒙勤勤撇撇嘴,“要不我打个电话给晓艳姐,看她怎么说?”

    “她跟陈太忠关系很好?”虽然蒙艺不想考虑一些事情了,可是听到这话,禁不住又微微皱一下眉头,晓艳跟小陈好的话,那你掺乎啥呢?

    “晓艳姐挺怕他的,”蒙勤勤听出来了。老爹没阻止自己打电话,于是一转身走了出去,留下蒙书记一个人,对着电视愣……

    “我这个形象,看上去挺傻的,”陈太忠对自己的样子很不满意,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是有点官威什么之类的感觉,所以他对镜头中自己那种青涩形象很不满意。

    “不傻啊。太忠,”钟韵秋笑着摇摇头,她就坐在陈太忠旁边的沙上,顺手推他一把。笑着话了,“挺威严的,呵呵,很上相。”

    这也叫威严,叫上相?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我说,不带这么埋汰人地啊,合着现在的我还不如屏幕上那个毛头小子?

    于是他决定岔开话题,“可惜,我就这么一个镜头,时间还是太短了。”

    “是有点短,”许纯良也不明白其中分寸,懵懵懂懂地点点头,“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吧,要不,我回头帮你问问?”

    “呵呵,这倒是不用,”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你真有这心,还不如帮我问一下王浩波能不能上了副厅长呢,办事总要有始有终的吧?”

    他的话才说到这里,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又是李健。“陈主任,教委统一采购的仪器……好像引出了一点问题。”

    “什么?”陈太忠听得登时就头大了,下午才换的汇票,现在教委的仪器出问题----这不是给人添堵吗?早干什么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说清楚点!”

    还好,是仪器“引出”了点问题,而不是出了一点问题。

    统一采购的设备,上周终于到齐了,照着单子。科委将仪器送到了教委。教委那边签收之后,这周将仪器66续续地了下去。

    见到统一采购这种形式地单子终于出现了实质性的进展。各个学校的领导终于坐不住了,这两天,就6续有科委的职工反应,自己地孩子在学校里遭到了老师的冷言冷语。

    只是,这两天科委这边一直在忙着大会,而教委那边,仪器放下去、各个学校有所反应也是需要点时间的,所以一开始,科委的人并没有做出足够的重视。

    眼下,科委地会忙完了,而各个学校的反应也变得激烈了起来,李健在看新闻的时候,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各个学校私下里,正酝酿着对科委子弟做出一些不利的举动。

    当然,这种事情是摆不到明面上说的,各个学校的应对手段也不尽相同,有那原本权力比较大点的学校,就激烈一点,权力小一点的学校,反应就要柔和一些。

    像陈太忠毕业地学校凤凰市第三中学,也是省重点,学校的老师正在统计科委的子弟,计划将这些学生调整到慢班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