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别人的码头(书号:76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别人的码头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是想洁身自好了,可年头世界上的事还就这么怪了,那女主持一上车,就将大半个身子偎向了驾驶座,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迎面而来。

    “坐正点,我要开车呢!”陈太忠……很想这么吆喝一声,不过,想到做好宣传工作意义重大,心中不由一叹,只当是没注意了,打火起步。

    见他没什么反应,那女主持却是越地将身子靠了过来,低声问,“陈主任,这车……得多少钱啊?”

    正在这时候,前方一个红灯亮起,陈太忠一个刹车,伸手去换挡,却感觉右臂上方外侧,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说硬不硬说软不软的----这衬里儿还挺瓷实的嘛。

    “呀,你坏死了,”女主持娇滴滴地喊一声,胸脯却是不退反进,又向前挺一挺。

    “这车不是我的,”陈太忠淡淡地话了,心说这电视台的女人,果然还真放得开,不过,他不喜欢女人太主动,再说,他也确实没有兴趣去再找个包袱来背上。

    “呵呵,这年头,谁还管车主是谁呢?”女主持借着那点若有若无的酒劲儿,轻笑了起来,那笑声听起来,隐隐有点放浪的味道,“你有使用的权力,才是最重要的,有本事的,随便靠别人的码头,没本事的,守不住自己家的码头。”

    这话,就算是**裸的暗示了。

    “你这话,我听不太懂,”陈太忠轻声笑笑,心说这一直装傻充愣,也不是回事儿啊,少不得就要试图转移一下话题,“这个段天涯。是你的老师?”

    “呵呵,不是,不过台里对前辈们,都是这么叫。”女主持的注意力,被微微地引偏了一点点,“段老师在台里挺吃得开,我都没想到,这次能跟他一起出来……他一般不下地市的.

    嘿,一个摄像的,也能这么牛?陈太忠听得多少有点不服气,不过,这关哥们儿什么事儿呢?“田甜怎么会调到省台了呢?”

    “人家有个好老爹啊。”女主持疑惑地看他一眼,“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啧,你这话我就不爱听。”陈太忠纵然已经做好跟她瞎扯的打算,好捱到凤凰宾馆了,可一听说自己应该知道田甜地老爹是谁。心里就有点腻歪,“我又跟她不熟,凭什么我要知道呢?”

    “她老爹田立平啊,这你总该知道了吧?”女主持一听,陈太忠果然不知道田甜的来历,心里就是一喜,看来这次省台来凤凰,不是田书记在使劲儿,这岂不是说,人家凤凰科委有别的路子?

    “哦。素波的常委,那确实挺厉害了,”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话说得好听,语气间却是没多少恭敬地味道。

    那个……好像有个姓顾的家伙,跟田立平很惯来的?他也不知道,顾全接触的是田立平的儿子田强。

    女主持出道不久,不过。小心思还是有一点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仅靠着段天涯的态度、再加上个人的一点观察,就能断定陈太忠是条大鱼来的。

    所以。陈太忠这不咸不淡地表情,落在她的眼里,就越地令她生出了点想法,“这次台里来凤凰,是陈主任一手操办的吧?”

    陈太忠终于侧眼看她一下,有心火吧,觉得有点划不来,终于咳嗽一声,“我都说了是景秘书长联系地,跟我没什么关系。”

    女主持终于听出了他话里那种淡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味道,默默地、不着痕迹地坐直了身子,不再说话了。

    她这一不说话,陈太忠反倒觉得不自在了,这人呐就是这么矛盾,人家拼命示好他觉得麻烦,人家不吭声了,他就禁不住要猜测一下:是不是话说得太不客气,得罪人了?

    当然,要他去赔小心,那也是不可能地,只不过,在凤凰宾馆登记的时候,他犹豫一下,给给女主持登记了一个套间,却是段天涯搞个单人间----钱他花得起,不过,这不是为了突出照顾的意思吗?

    段天涯也没说什么,就是悄悄地冲着他直笑,倒是那女主持坦坦荡荡地,没觉得怎么不好意思。

    这让陈太忠越地郁闷了起来,可是他还没法火,“男人在外,将就点没啥,是吧,段老师?”

    “是,”段天涯收了笑容,点点头,“我还就习惯简简单单的,景秘书长那儿,陈主任你帮着联系一下吧?”

    “去你屋里说吧,”陈太忠隐约觉得,这个段天涯有点小董的味道,敢说话却又有眼色,禁不住就想了解一下,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宣传搞得更好一点。

    “这个……”段天涯眼珠子转转,正犹豫呢,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接起来一听,才知道,是电机厂宿舍老张头打来的,“那个,太忠啊,环卫局要罚我钱呢,你帮我说说吧。”

    敢情,老张头接了郭光亮的活儿之后,为了省钱也没多叫人,就喊了一个临时工,两个人辛苦地收拾起那残砖断瓦和垃圾来。

    那么,这一天就干不完了,郭光亮惦记着陈太忠给他地期限呢,着急得想打人,结果老张头说了,“太忠要火,你让他找我,这总可以了吧?”

    说白了,老张平日里少有这种捞外快的机会,又觉得陈家的小子,其实比大家想像得好说话,就敢这么私自做主,郭光亮有心火,可琢磨一下,这张老头没准真跟那厮有什么交情,这拳头举起来,就下不去了。

    反正,紧赶紧的,在周二两个人把那些东西最后拾掇干净了,找了辆卡车,分两次把垃圾运走了。

    这事儿原本就这么完了,谁想,老张头因为舍不得花钱,找的卡车破烂无比,那垃圾是走一路撒一路,今天早上吴言上班的时候,看到区委门口一路零零散散的垃圾,登时不爽了。

    她不爽了,肯定就要把环卫局的招来,呵斥一顿之后,要环卫局地把肇事者找出来,“垃圾都撒到区委门口了,一定要严惩!”

    查这玩意儿,肯定用不着什么手段,顺着留下地垃圾,环卫局一路就摸到了电机厂,然后随便一打听,就找到了老张头。

    啥话也别说了,罚款,原本是随便罚个一两千就算完了,现在既然大家吃吴区长的排头了,那就是:两万!

    老张头一听,差点尿了裤子,冷静下来一想:不行,这事儿得找太忠啊,我这是为了谁呢,不就是因为你话了吗?

    陈太忠一听,就有点闹心,可是,他没办法啊,侧头看看段天涯,犹豫一下还没说话呢,段天涯笑一声,“呵呵,好了,跟台里打招呼地事儿,我来办吧,你去忙你的吧。”

    啧,这家伙果然不简单,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也不说什么,转身走了。

    女主持看着反倒有点愣神,好半天地怯怯地问一句,“段老师,要不,你去套间,我去单人间住吧?”

    “那是陈处长给你定的,我可是不敢去,”段天涯看着她坏笑,“不过啊,我劝你一句,也别太指望人家会摸到房里去找你。”

    这话说得就有点直白了,不过,女主持倒是没脸红,“你少扯吧,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们这些男人,整天没事干,就是乱嚼舌头根子。”

    “你也就这点出息,”段天涯瞪她一眼,不理她了,“陈太忠的背景,可是比你想的大得多,你要拉不下脸来硬上,就不要招惹他。”

    “他到底是什么背景啊?”女主持听得好奇心起来了,也就不再否认自己想勾搭这人了,“总不会是宋老板的关系吧?”

    “问那么多做什么?”段天涯瞟她一眼,“我都不想告你的,不过咱们既然配合一次,现在你现了,我就提示你一下,这主儿可是很难消化的。”

    他知道,她一直想从现场主持转为栏目主持,也就是人常说的“主播”,可是,这个跨越,真的是比较难的,省台不过就是那么些栏目,钉是钉卯是卯的,挤下去哪个都不容易。

    “田甜都消化不了?”这女人们的脑子,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有时候笨的很,有时候却是精明异常,显然,现在女主持的智力常挥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段天涯笑着摇摇头,事实上,他并不是那种特别爱爆人八卦的,“我只知道,新闻中心唐主任说了,这次凤凰科委不满意,咱们不许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