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一十一章 追根溯源(书号:760

第八百一十一章 追根溯源

作者:陈风笑
    会场停电,可是太糟糕的事情了,虽然章尧东的嗓门很大,可是低矮的平房里失去了所有的照明,一时间黑乎乎的,那份庄严和肃穆的感觉,登时不见了去向。

    省台和市台的摄影师登时也抓瞎了,这个……怎么办啊?

    章尧东愣了大约有两秒多钟,才冷冷地一哼,“文海,这是怎么回事啊?中层干部会议就是你们这么筹备的?”

    他实在太恼火了,任是谁打算饱含漏*点地演说一下,却现半途中被人硬生生地扼了喉咙,大概也会如此作吧----不待这么恶心人的!

    章书记还没话的时候,文海已经被吓得一个激灵了,他下意识地向外扫了一眼,心中略略安定了些许。

    可是入耳章尧东这话,他背脊上的寒毛再次刷地竖立了起来,手指向窗外,结结巴巴地解释,“章……章书记,是停电,不是……不是我们自身的问题。”

    “哦,”章尧东点点头,最开始的震怒过后,他的心情很快已经调整好了,震怒是可以理解的,调整这么快,那却需要有很强的自我控制能力。

    听到文海这话,他知道自己大约是错怪了人,也是嘛,听说这个会议彩排都排了一天半呢,科委怎么可能不重视?

    “看来是我错怪你们了,”章书记点点头,很勇敢地自我批评了一下,旋即转头看一眼景静砾,眉头紧皱,“小景,这个会议,三电办没有通知保电吗?”

    他是真生气了。好不容易省台的来一次,市里来的领导又以他为绝对的焦点,晚上上一下新闻,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尤其是科委这破破烂烂的会场。给人感觉就像下了乡镇一样,虽然画面看上去不会很好,但是这种场合下搞火炬计划。肯定也凸显出了凤凰市在秉承了“艰苦朴素”地革命优良传统作风的同时,极度重视科技的展。

    而他章尧东在这种场合中怡然自得、甘之若饴、优哉游哉……总之就是很自然那种。那么,一个亲历亲为的领导形象,就成功地展现在大家面前了。

    看惯了各种堂皇大气、甚至可以称之为奢华地各个会场,电视屏幕上偶尔出现这么一出,没准会更令人感觉深刻。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个会议现场,不但上凤凰市电视台的几率是百分之百,上天南电视台的几率也最少是百分之九十九---陈太忠把省台地人喊过来,那是白喊的吗?

    似此情况,由不得章书记不生气。只是,他在克制而已。

    景静砾一听,也是一头冷汗,“章书记。三电办肯定通知保电了,这个我敢打包票,我现在马上去打电话调查。”

    “三电办”是办公厅下属地部门,所谓三电就是计划用电,节约用电和安全用电,各大会场的临时保电措施之类,也是由这里出通知的。

    平常时候。景秘书长还真不敢断定。三电办有没有通知市供电局的调度保电,科委这个级别的中层干部大会。是享受不到保电的待遇的,只有交通局、建委这种大的行局搞中层干部大会,由于通常都有重量级的市领导到场,才会得到这种待遇。

    可这次章尧东要来,景静砾怎么可能忽视了保电任务?再说,他跟陈太忠的交情也日渐亲密,陈太忠对这次科委会议地重视,他也是非常明白的。

    一边说着,景秘书长就拿出电话拨了起来,章尧东皱着眉头看他一眼,“让他们尽快处理……我只给他们十分钟!”

    见章书记转移了火力,文海这时候已经心情大定,禁不住偷眼看一眼陈太忠,心里暗暗琢磨:会不会是这家伙搞的鬼?

    年轻的副主任正皱着眉头在沉思,似乎有点不解,保电地情况下怎么还会拉闸?

    文海有这么个猜测,非是无因,自打湖西分局把停电通知送过来,他就去找老谭沟通了,可是老谭那边反应得不冷不热,表示不愿干预吴局长的催款行为,为了防止陈主任当场暴走,他以最快的度,迅地提出一条合理化建议。

    文主任提的建议就是:陈主任你不是跟景静砾关系好吗?等咱科委开研讨动员会的时候,让景静砾不要提醒三电办保电通知,到时候供电分局一拉闸……哈哈,那场面岂不是很壮观?

    以陈太忠的人望,请来一个市委常委来镇场子,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到时候常委一火,老谭还不得等着吃排头?

    这招阴人,真地很损,不过有两个不确定地因素,一个是这话,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同景静砾说----毕竟是违反原则的同时还要承担责任,另一个却是:万一到时候湖西分局忘了拉闸怎么办?

    但是不管怎么说,文主任这个建议提出,就是表示出了自己跟湖西分局谭局长划清界限地立场,无论如何,利用“保电”这一招阴人,一般人还真想不到---科委有史以来,享受“保电”待遇好像总共也不过三次。

    陈太忠甚至连“保电”这个说法,都是头一次听说。

    文海还记得,当时自己提出了建议,陈太忠是拒绝了,但是,丫是笑着拒绝的,由于这个态度比较怪异,文主任至今都记得那爽朗的笑声。

    正是因为这种种因素,再加上今天确实停电了,由不得文海不这么猜测,只是,他心里也在暗暗地嘀咕:也未必是小陈搞的鬼吧?不管怎么说,省台来人了啊,这么阴人,代价太高了……

    陈太忠也正郁闷着呢,这次的代价,真的有点高啊

    这件事当然是他一手搞出来的,自打听说了有“保电”这么一说,他当场就决定要拿这一手阴人了,要不然,阴平之行庆祝碳素厂奠基的时候,他怎么会拽着安道忠私下问什么“三电办”?

    只是文海的建议实在有点太低级,可操作性也太低,再加上他又不欲让人知晓,所以才笑着拒绝了这一建议。

    若不是如此,以他的火爆脾气,吴秋水早不知道被他痛打了多少回了,一次又一次地强忍着,可不就是为了现在痛痛快快地阴人一把吗?

    所以,当许纯良说,许省长有意宣传一下科委这个会议,当时陈某人心里的纠结,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啧啧,事儿要搞大了!

    不过,他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别说是天南电视台的来,就算是中央电视台的来,陈某人一样要搞一下的。

    电视台终究不过是宣传而已,下一步的工作开展得好不好,宣传可不是占决定因素的,打铁要靠自身硬,那么,不买账……也就不买账了。

    说要收拾你吴秋水,就是要收拾你吴秋水!敢触陈某人的霉头,下一步还可能会给科委的工作造成掣肘,怎么能轻轻地放过?

    只是……这个纠结,确实也存在的,所以眼下,陈太忠的表情也不是很好----虽然大部分是故意做出来的。

    三电办的保电通知,是通过市供电局调度传达给湖西分局的,他要做的,不过就是在传真纸上施一个障眼法而已,所以,供电所认为明天才是“保电”的日子,那今天岂不是要加紧欺负一下科委?

    通常情况下,政府工作部门办事效率最高的时候,就是八点四十到十一点这个点钟,太早的话大家的注意力还没集中起来,工作尚未展开,太晚的话,工作的同志们,一般都在琢磨回家或者饭局的问题了。

    所以九点出头的时候拉闸,是最让人难受的。

    可是这个欺负,点儿也卡得太准了一点,虽然陈太忠有后手应对,就算供电所不拉闸,他也要让科委断电,可你好歹让章尧东讲上一半儿话嘛,堂堂的凤凰市党委一把手刚说了个“同志们”,这就来了?

    “保电通知确实传达到了,”景静砾挂了电话,走了回来,这种情况,他也不敢多说什么,“现在就等供电局的解释和反应了。”

    章尧东这次火,真的让在场的人心里忐忑不安,甚至,三电办的工作人员也向兵分两路,向供电局和湖西这里赶来,要调查事情的原因,这是该有的工作态度,要不然,三电办这次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说了,只给他们十分钟,”章尧东哼一声,脸上平静如水,“我倒要看看,赵如山是怎么管理他的电业局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