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零七-八章(书号:760

第八百零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唐亦萱想见荆紫菱,却为的不是别的,上次她破玉的时候,弄得全身脏兮兮的,这次玉的本体出来了,自是要卖弄一下。

    看着她美不滋滋地向荆紫菱炫耀那块玉,陈太忠心里居然有点莫名的欣喜:好像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开心呢。

    一直以来,唐亦萱都给他一种极其雍容和稳重的感觉,稳重到了有些死气沉沉的样子,除了第一次在玉器店里,对玉的偏执让她显得有点痴迷之外,大多数时候,真的给人一种中老年妇女的味道。

    偏偏的,她还拥有颠倒众生的绝世姿容和傲人身姿,这副身体配上那份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遗憾了。

    眼下,她叽叽喳喳地向荆紫菱解说,而荆紫菱对此也微有涉猎,两个美女说说笑笑,尽显活泼和烂漫,真的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

    陈太忠甚至有种错觉,觉得两个人宛若一对姐妹花一般---虽然必须承认,两人在相貌上没什么相近的地方。

    姜世杰进来的时候,初开始还有点手足无措,等到那两位开始旁若无人地说笑,将两个大男人抛在一边的时候,他也渐渐地恢复了常态。

    “真像两个小女孩,”他低声跟陈太忠嘀咕着,因为受到了欢乐气氛的感染,他的老脸上,也挂了淡淡地微笑。“呵呵,看着她俩,就觉得我老了……平时唐姐也这样?”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猛地觉得不妥,转头看他一眼,“看老姜你这话说得,唐姐平时啥样,你不知道?”

    “我就见过她一次不是?”姜世杰低声反问。

    “好像我天天见似的,”陈太忠又瞪他一眼,这个时候。他可是不能承认什么,口风必须紧,“这种地方,我敢常来吗?”

    “切,你有啥不敢的?”姜世杰低声回他一句,不过却是亲近地意思,“项区长都点名说过你胆子大。”

    少跟我提那个渣!陈太忠看他一眼,心里登时多了一丝不快,“老姜,还不跟唐姐去说一下?咱们该走了吧?”

    姜世杰哪敢现在扫这二位的兴?少不得苦笑一声。“我不敢,要说你去说,不过……倒也是到了饭点儿了。”

    “你不说,那我可是走了啊,”陈太忠没那么多忌讳,站起身来,“紫菱,我们要走了,你是留在这儿跟唐姐住,还是回去跟你父亲住?”

    “着急什么?”唐亦萱有点不满意陈太忠打断自己的兴致。悻悻地白他一眼,“好不容易见小紫菱一次。”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回话,“叮咚”一声,门铃响起。却是一个人见人嫌的厌物到了,声音自扩音器里传出,“亦萱,在家吗?我是你吴哥啊。”

    “我不想见到你啊,”陈太忠一听,抢着话了,“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信不信我现在出去打你一顿?”

    “你是……”吴秋水登时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陈太忠?”

    “最后一次警告你!”陈太忠哼一声,“你别逼我动粗!”

    他替唐亦萱做主。却是不怕吴秋水乱说出去,吴局长明白陈太忠跟蒙晓艳的关系,那么,他现在以蒙家准女婿的口气说出这话,别人谁敢诟病?

    无论如何,湖西供电局最近时不时停一下科委的电,是不争的事实,他做为科委副主任,心里若是没点怨气,那才叫咄咄怪事呢。

    “亦萱,你说句话!”吴秋水兀自不肯干休,不过,陈太忠初到科委就打了文海,他也是知道地,既然遇上这种蛮横的主儿,说不得他只能求唐亦萱主持公道了,“我是说周末了,请你出去吃饭的。”

    陈太忠听到这话,也没办法再说什么,不管怎么说,人家唐亦萱是三十九号的主人,蒙晓艳名义上的继母,他必须尊重她的意见----哪怕她是准“继”丈母娘。

    姜世杰在一边看着他飙,早傻眼了,这是蒙老书记家啊,你这是?猛……太忠你真的是太猛了,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荆紫菱倒是笑吟吟地站在一边,也不说话,眼珠在骨碌碌地不停地乱转,显然,天才美少女在琢磨什么东西呢。

    “你真有能耐啊,替我做主?”唐亦萱虽然巴不得陈太忠这么说,可是当了两个外人,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只能伪作悻悻地哼一声,才转头对着送话器话,“吴哥,很抱歉,今天我有事呢。”

    “这个吴哥是谁啊?”姜世杰有点按捺不住,轻轻捅一下陈太忠,“居然有胆子给唐姐当哥哥?”

    这种问话,他是不怕唐亦萱听到的,本来嘛,大家出于尊敬,管她叫一声“唐姐”,现在居然有人敢不知死活地跳出来,给唐姐当哥,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欠收拾的家伙,一个供电分局的副局长,”陈太忠哼一声,“有事没事停我们科委地电,不是看唐姐面子,我早收拾他了。”

    “嗯,难得你还记得看你唐姐的面子,”唐亦萱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眼角微微扬起的丹凤眼中,掠过一抹隐藏得极深的得意。

    可是偏偏地,陈太忠还看到了这份得意----他的眼神不是一般地好用,一时就有点郁闷,唐亦萱是当着别人挑衅他呢:有本事,你现在再叫我“亦萱”啊。

    “还好,马上他要倒霉了,”他心里恨得痒痒地。却是没法泄,不由得咬牙切齿地借机一点狠,“到时候。唐姐你可别帮他说情。”

    有意无意地,他把“唐”字读作了三声,听起来跟“躺”的音接近,唐亦萱听到,嘴角不经意地微微抽*动一下,“嗯,我管他做什么?”

    荆紫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被吴秋水这么一搅。大家也没什么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了,唐亦萱出声挽留荆紫菱,“小紫菱,在我这儿吃了饭再走吧?”

    “我爸还在等我呢,”荆紫菱也有点不想走,不过没办法,“还有几个叔叔也在,要不,唐姐你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你得叫我唐阿姨!”唐亦萱咯咯地笑着,去捏她地鼻头。谁想荆紫菱的动作挺快,两步跑开去,“其实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呢,该叫你唐小妹!”

    “呀,臭丫头,”唐亦萱心中虽然有点微微地不喜,可是耳听这年方十八的女孩说自己小,心里禁不住还是甜不丝丝的。

    陈太忠和姜世杰面面相觑,这种话,估计也只有荆紫菱敢说了----反正章尧东和段卫华是不敢说地。

    “那……走吧。”唐亦萱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你们等着,我去换一件衣服……”

    见她进了房间。姜世杰用胳膊肘碰一下陈太忠,“太忠,你倒是帮我说说征地款的事儿啊。”

    “要说自己说,”陈太忠不理他,“我都跟你说了,最近跟吴言接触比较多,你非要来这儿,自己说!”

    “说就说。”姜世杰悻悻地哼一声。不过,那只是嘴上地功夫。下一刻,他又凑过来了,“太忠……两边你都帮着说说嘛。”

    “算我倒霉,”陈太忠瞪他一眼,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老姜,你这可是欠我好大的人情了,以后要加倍偿还。”

    “无所谓,反正都还不清了,”姜世杰还真的开始耍赖了。

    两人正瞎嘀咕呢,唐亦萱换好衣服出来了,“走吧。”

    大家齐齐地愕然看着她,好半天荆紫菱才叹口气,“呀,唐姐,你穿成这样,我怎么敢跟你一起出去啊?”

    唐亦萱平日原本就不施脂粉,对穿着也不是很讲究,但眼下大约是有点想叫板荆紫菱的意思,居然破天荒地穿了一身明黄色长裙,上身加个浅棕色对襟敞领小褂,将雪白的脸颊映得有些晶莹剔透。

    简单地搭配,震撼的效果,这才是会穿衣服地。

    “怕你们等着急了,随便拿了两件,”唐亦萱淡淡一笑,心说陈太忠这混蛋,肯定不敢说,这些衣物是他送我地。

    第八百零八章会要提前开

    当然,荆紫菱对唐亦萱的评价,也不过是讨好这个姐姐地意思,她原本就是年轻地女孩,人长得漂亮家里也有钱,又有文化底蕴,穿得怎么会差了?

    虽然只是一条印花赭石色的紧身牛仔裤,再加上上身一件女性职业套装一般的淡褐色休闲服,但是穿在她身上,就有说不出的味道,加上脚蹬黑色长靴,颈扎黑色丝巾,尽情绽放青春活力的同时,又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厚重,真的很迷人。

    “还好天色晚了,但愿不要再有人撞树了,”陈太忠感慨地叹一口气,转头向窗外望去,却是现,天还大亮着。

    “嗯嗯,”姜世杰情不自禁地点点头,他不敢这么说,因为怕冒犯了唐亦萱,可陈太忠这话,确实也是他真实的感受,两个美女他都见过,但是直到此时,他才现,一加一有时候真的不能简单地等于二。

    四个人出得门来,上了陈太忠的奔驰车,姜世杰坐副驾驶,荆紫菱和唐亦萱坐后排,陈姓司机才要打火,又是冷冷地一哼。

    “怎么回事?”姜世杰奇怪地问了。

    “那个小人没走,”陈太忠也不多言,悻悻地打着火,奔驰车慢慢启动,“长得仪表堂堂,却是人渣里地人渣,好恶心!”

    姜乡长一听这话,登时闭嘴。这事儿显然涉及了唐姐地私生活,他怎么敢再去打听?

    “在哪儿?”荆紫菱好奇心最重,一听这话。就晃着脑袋四处看了起来,不过,陈太忠利用天眼才能确定下来的人,她怎么能看得到?

    唐亦萱早有类似的思想准备,刚才一出门地时候,眼角也现不远处的拐角,有人影晃动,心里已经确定了七八分。

    等听到这话。她心里再没有什么怀疑了,于是轻喟一声,“唉,小陈,尽快教训他一下吧,老书记的名声,我是要维护好的。”

    陈太忠点点头,“五天之内,嗯,你看好了吧。”

    他的话是这么回答的。不过他的心里,越是因为“老书记的名声”六个字,越地激起了一丝邪念:嗯,那也不能看着你守活寡不是?

    这么妙地人儿,还没品味过男欢女爱地滋味,那真的是实实在在地暴殄天物。

    荆涛和梁志刚原本就有师生之谊,再加上姜育华、关正实和王衍也是搞学问出身,荆教授听说女儿跟陈太忠和其他几个人一起用餐,倒也没多疑,“不一起吃了?”

    “不了。”荆紫菱挺痛快地告诉老爹,“这边有些人,不方便跟科委那帮人见面……这是陈主任说的,我晚点再回宾馆啊。”

    挂了电话。她又腻在唐亦萱身边,“唐姐,其实你穿这么漂亮,应该多让人看看的嘛……”

    “傻孩子,”唐亦萱笑着摸摸她的头,一时间真有点慈母的味道,“唐姐老喽,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唐姐不老啊。”荆紫菱下巴微微一抬。对着陈太忠的背影话了,“太忠哥。唐姐不老,是吧?”

    呃……陈太忠感觉,又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心里撩拨了一下,他故作镇定地看侧头看一眼姜世杰,轻笑一声,“呵呵,姜乡长老了,才是真地。”

    你这不是废话吗?姜世杰翻个白眼,心里恨恨地腹诽,我都奔四张了,也不过才是个正科。

    有荆紫菱的凑趣,今天的唐亦萱格外地开心,除了在进出蝴蝶山庄的时候,引起了小小的震动之外,这个夜晚过得很是愉快。

    当然,若是没有人每每故意路过餐桌前,透过藤蔓的缝隙来斜视两个美女的话,就更令人开心了。

    只是蝴蝶山庄的布局一向如此,唐亦萱和陈太忠都偏好这里有意雕饰出的天然韵味,既然好了这一口,那有些许的小遗憾倒也正常了。

    捡个荆紫菱去卫生间地时候,陈太忠凑到唐亦萱身边,低声解释起了手机电池没电的事情,姜世杰只当陈主任在帮自己关说,忙不迭也站起身,假作去卫生间了。

    “这点小事,我会在意吗?”唐亦萱飞陈太忠一个白眼,佯怒轻哼一声,心里却是有些许的受用,“这个老姜,嘴还紧吧?”

    说实话,跟别人在一起,她不太害怕被人说闲话,但是跟陈太忠在一起,她似乎总有点提心吊胆----瞒人易瞒己难。

    可是陈太忠却是被她这一眼看得有点不克自持,她穿普通衣服时,就已经美艳异常了,眼下稍作打扮,这一眼的妩媚,真是令她地眼白处都生出了无限的诱惑。

    他下意识地向外扫一眼,就想做点什么动作,只是这一眼,却看到荆紫菱已经出现在了远处,只得讪讪地咳嗽一声,“没事,他还想求着你原谅呢。”

    唐亦萱的身子下意识地偏了一点----她已经察觉了他的蠢蠢欲动,入耳这话,不禁惊讶了起来,“他为什么要我原谅他呢……”

    等姜世杰回来的时候,却是正好听到陈某人的结束语,“……清渠乡能挤出这点钱,也真的不容易。”

    够哥们儿啊!姜乡长心里感动莫名,有意在外面咳嗽一声,又略微地等一下,才施施然走了进来,“你们说啥呢?”

    总之,这个晚上,所有人都很满意,唐亦萱甚至同荆紫菱商量好了,下周荆紫菱来的时候,可以住在三十九号----女人和女人好起来,度也很惊人。

    只有陈太忠不太满意,因为唐亦萱要让他先送自己回家,然后再送荆紫菱回凤凰宾馆,是地,他地种种算盘,一一落空。

    这一刻,他有点想哭了,不过想想“来日方长”这个词,又硬生生地压下了那份郁闷,男女之间,水到渠成的过程,也是很锻炼情商地吧?

    周六是如此,周日也是如此,陈某人一直在脚不沾地地胡乱地忙着,因为,周一下午,科委就要开中层干部研讨动员会了。

    他一直以为,周三直接开会就行了,谁想,却被其他三个主任耻笑了一番,“周二必须开完会,周三那是做戏,做给媒体和领导看的!”

    “那也用不着周一就开始吧?”他真的有点想不通,“周二一天,应该足够用了吧?”

    “以防万一,万一有些人情绪不太对头,咱们还可以做工作不是?”文海笑着向他解释,“咱们这次扣住钱不向下放,肯定会有人心里不舒服的。”

    “别的单位也这样吗?”陈太忠越地惊奇了,“咱市科委对县区科委的垂管力度,还算将就吧?”

    “别的单位自然不一样了,”邱朝晖笑嘻嘻地话了,他现在和文海的关系,已经不是那么特别地剑拔弩张了,但是眼见文主任在陈太忠面前卖弄,心里自然不爽。

    文海知道邱朝晖的毛病,老对手了,谁不了解谁,于是欣欣然闭嘴,不再言语,他最近的心情可是不错。

    “说到底,还是咱们科委以前,有点穷……”邱主任也没多说,剩下的就是苦笑了,不过话的意思,陈太忠已经明白了。

    穷则思变,这道理太简单了,再加上市科委本来就是一团混乱,文主任当其冲地自身不正,其他人纷纷地掣肘,下面县区科委好得了才怪!

    若是务虚的会,就像前一阵的“动员会”,倒也没人怎么折腾,可这次五百万的真金白银摆在那里,实在是务实得不能再务实了。

    “那我也同意周一下午开会,”陈太忠苦笑一声,“咱们这就算全票通过了,赶紧通知人吧,省得到不齐。”

    “这个倒是没事儿,”正在记录的李健抬起头笑了一声,“《临时通讯管理规则》上有明文规定呢,每天手机要开足十二小时,早八时至晚八时,要不然扣费,情节严重者,会加重处分。”

    “《临时通讯管理规则》?”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规则了?”

    这却是李健和梁志刚鼓捣出来的,单位配的手机,又报销话费,怎么能让你随随便便地关机?而且,眼下正值科委的大变革前夕,没准有什么事儿呢,怠慢不得,所以,在放手机时,临时赶出这么个东西来,却是没有上会。

    “这不是给他们配了根绳子?”邱朝晖听得笑了起来,“估计说怪话的不少吧?”

    “他们说他们的,反正这是规定,”梁志刚也笑,“正好文主任把章放我那里了,盖了章的,谁要不想要手机,那就不用理会这规定。”

    陈太忠听得仰天长叹一声,“唉……还是穷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