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零六章 生邪念(书号:760

第八百零六章 生邪念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把车开到海上明月门口,终究还是没有上去,打个电话,不多时,李勇生和周国栋就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杂鱼四五个----没别人不是真没人,而是说没什么值得提的人。

    “呵呵,又换车了?”李勇生看一眼陈太忠的奔驰车,摇摇头,“这么着急找我,什么事儿……那个事情,要等文件下来的吧?”

    “那个事情,我不管了,给文海去管,”陈太忠笑着回答,“以后老李你找文主任就行了,今天找你,是想问你个事儿,市建总公司……你熟不熟?”

    周国栋一听到这话,咳嗽一声,“呵呵,你俩先聊,我去开车……”说完转身就走,很显然,他想到了,人家这是要说点题内的事儿呢。

    “市建总公司?”李勇生的脸色登时就是一沉,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几位,压低了声音,“那地方可是乱……什么事儿?”

    “那地方有个财务科长,拿我朋友的车说事儿,”陈太忠随手拍拍身边的奔驰车,苦笑一声,“还找记者想曝光。=

    “哪个科长?”李勇生听得眉头登时就皱起来了,“牛科长还是张科长?”

    “姓张的,”陈太忠鼻子里哼一声,颇有点不满意的意思,“居然跟我玩儿阴的,真是过分了。”

    “他啊,靠老婆起来的,不用理他,”李勇生听到是张科长,登时轻松了些许。“小牛比他资格差多了,现在是正职。”

    “能不能找个理由,弄掉他?”陈太忠恶狠狠地话了,“需要什么,老李你只管说,我记你一个人情。”

    陈太忠的人情?这人情可宝贵啊,李勇生登时就琢磨起来了,不过好半天。他才苦笑一声摇摇头。“找个小错收拾一下倒是不难,小牛绝对会配合的,只是……”

    “弄掉的话,怕是有难度,他跟宁建中有关系,他老婆。可是宁建中地笔友。”李勇生知道得也不少,不过,这种八卦,说说也无妨吧----要不怎么推掉陈太忠建议?

    “笔友?”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这个……老宁的作风,咱就不说了,怎么会出来笔友呢?”

    敢情,宁建中的起家,就在八零年那场“解放思想”的激辩中脱颖而出的,那一年《中国青年》杂志上,出现一封署名“潘晓”的读者来信----《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

    虽然这只是一个化名。但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在全国范围内引了激烈地辩论,凤凰市也不例外。

    在这场辩论中。宁建中地稿子获得了当时凤凰地区地委书记的关注,从此宁局长一路青云,而与此同时,他同一些参加过辩论的青年结为了笔友,傅逍遥的妹妹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候,宁建中的生活,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抛开个人心理变化的因素不提,在那个年代,一个“作风问题”地帽子,足以让一个普通干部锒铛入狱。

    等宁建中变得肆无忌惮地时候,傅笔友已经徐娘半老了,这俩笔友,一直就没生过什么友谊的关系。^^^^

    不过,饶是如此,张科长这个位子,也是宁建中打了招呼才得到的,可是,他在副科长的位置上一呆就是多年,甚至被后来者居上,这一点也足以证明,宁局长挺他地力度不是很大。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算了,”陈太忠摇摇头,与其让李勇生不疼不痒地折腾张科长一下,还要领个人情,倒不如暂时搁置,回头狠狠地收拾那厮一次。

    “算了也好,”李勇生听了,心里虽然有些微微的失望,却还是笑着点点头,“市建那一摊子挺乱的,不掺乎也算。”

    不管怎么说,他就算没帮上忙,陈某人愿意就这件事跟他张嘴,那就说明两人关系更近了一步,当然,这个话题,他也不可能再传出去。

    这跟他的嘴紧不紧无关,小张得罪陈太忠在先,而且还是很不入流的阴人手段,就算陈太忠当着宁建中说要收拾此人,宁局长怕是都不能说什么----副科算计副处,欺人太甚!

    刚说完这个话题,周国栋开着一辆普桑过来了,“陈主任,下午有什么安排?没事的话,洗澡去吧?”

    “下午还要陪客户去查账,”陈太忠长叹一声,无奈地撇撇嘴,接着又笑一声,“哪儿像你周主任这么轻松?副职就是劳累的命啊……”

    “虚伪!”周主任坐在驾驶位上,伸手笑着一指他,“我倒是想忙呢,清水衙门,忙不起来啊……好了,你记得,欠我一次,下次你请!”

    “欺人太甚,我俩都是副处,就你是正处!”陈太忠眼睛一瞪,“大欺小,过分,是不是啊,李主任?”

    “没错,”李勇生在一边坏笑着点头。\

    “我倒是想跟你俩换换呢,”周国栋悻悻地翻翻眼皮,他是正处,没错,可他开的普桑,这俩副处呢?一个是沙漠王,一个是林肯和奔驰换着开地!

    等陈太忠陪荆紫菱从清渠回转地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而且,身边还多了一个人----清渠的乡长姜世杰。**“太忠,这个征地款,我基本上办完了……除了西马营村,”姜世杰惦记着这事儿呢,“那个,你……你得跟唐姐说一声啊。”

    “说不说吧,我现在跟吴言关系不错,”陈太忠咳嗽一声,心说哥们儿马上要从吴书记那儿拿单子了,现在这层关系,倒也能说一说了,“不用跟唐姐说了吧?”

    “嗷儿姜世杰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好半天才愣愣地看着陈太忠,“七十万……七十万呐,我地陈大爷,就这么让你……让你给祸害了!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就不爱听你这话,”陈太忠瞪他一眼,颇有点哭笑不得,“那钱是在你手上不见的,你觉得把征地款还给农民,不是你该办的事儿?”

    “就是啊,姜乡长,我们厂里赞助的十万,是赞助给乡里的,又没有赞助进你个人的腰包,”荆紫菱也话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彻底帮你解决了一块心病啊。”

    这款子的去向明明白白,要查也是查关志鹏啊,姜世杰心里恨恨地嘀咕,说是专款专用,顶头上司来要钱,谁又有胆子不给?

    “反正没人会念我的好,”姜世杰叹口气,一脸的闷闷不乐,“倒是乡里的几个领导干部,背后没少说我坏话!”

    “谁说没人念你的好?我在东临水的时候……”陈太忠刚想说东临水的乡亲们,可是把我送到了白凤乡了,却是冷不丁想起西马营村那几个公路上撒钉子的家伙来。

    “反正啊,什么人里都是有败类的,”他苦笑一声,“我接触的村民,大多数都是好的。”

    也不知道“太忠库”修完没有?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把东临水的村民喊去挖煤了……不知不觉间,陈太忠的思绪飘得远了。

    姜世杰却是听得一头雾水,我说没人领情,你跟我说什么败类不败类的?

    想撇开话题吗?门儿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姜乡长含笑摇摇头,“为农民办实事儿,是你想做的,是我该做的,不过……我还是想见一见唐姐!”

    看你这话说的,做点份内的小事儿,觉得该邀功请赏了?陈太忠有点微微的不满意,只是,念及姜乡长在后期还是出了不少的力,终是含笑摇摇头,“老姜,你这心态啊……还是有点急了,这大周末的,我想见她也不容易啊。”

    姜世杰瞥一眼一旁的荆紫菱,心说你小子有美女陪着,当然只想两个人快活了。

    荆紫菱被他这眼一扫,却是不服气了起来,说唐亦萱就说吧,你把眼睛向我身上瞟,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怕我吃醋?

    “太忠哥,要不就去见见唐姐吧,我也很久没见她了呢,”得,她的好胜心被勾起来了,“要不晚上一起去陶吧玩吧?我在素波,真的找不到陶吧呢。”

    “这个啊……”陈太忠一琢磨,算了,不是还欠着唐亦萱一个解释吗?好,晚上一起吃饭吧。

    唐亦萱接了他的电话,却是没怎么犹豫,电话里是清脆的笑声,“小紫菱来了?好啊,找到住的地方没有?”

    哥们儿晚上,能一箭双雕吗……陈太忠自己都觉得,这想法,似乎是有点邪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