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百零二-三章(书号:760

第八百零二-三章

作者:陈风笑
    怪不得这么仇视哥们儿呢,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

    你的《残疾证》办不下来,那是因为,你不是真残疾啊,跟别人的吃拿卡要有毛的关系?陈太忠承认,吃拿卡要这种事儿挺多,他自己办事,也被郁闷得不行,可是你先失了大义,还说什么?

    不过,好像还是有点什么问题,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好吧,就算是这样,那些记者也没理由偏帮到这种程度不是?

    不多时,十七的电话也打了回来,在横山区尤其是开区街道办周边一片儿,简直成了十七的大本营,所以,他打听的路子,比杨新刚还广泛。

    这个叫傅逍遥的,脾气不好,刚在阳光小区摆摊的时候,就跟其他摊主生过冲突,后来还导致了派出所的介入,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又恃强凌弱其他的摊主,搞到现在就他一家在那里了。

    要说他脾气真的不好?那倒也不是,起码,人家跟小区保安的关系不错,虽然偶尔嘴上也笑骂几句,但其实是巴结的味道。

    “陈哥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实在不行,我给你收拾他,”十七电话里笑着说,“人家现在是残疾人呢,你动手的话,传出去不好听啊。”

    “他屁的残疾了,骂人的时候挺有劲儿地。”陈太忠冷哼一声。

    “人家有证儿不是?”十七接着解释,他却是没心思听下去了。

    呀哈,没有街道办的章。《残疾证》拿到手了?陈太忠越地觉得此事奇怪了,这家伙的能量,不是一般地大啊。

    最后还是古昕地电话,帮他解释清楚了一切,“这个姓傅的,跟傅宇倒是没啥关系,不过,他跟宁建中好像有点联系。不是很紧密的。”

    傅宇是横山分局前任局长,古昕是踩着他上位的,跟傅宇没关系肯定是好事,这排除了一个比较危险的因素,可是宁建中是财政局长,这个……更厉害些。

    敢情,傅逍遥同人打架,被弄进派出所之后,财政局有电话过去了,派出所一听。也没怎么怠慢,就放人了。

    这话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警察怎么会买财政局的帐?不过陈太忠干过政法委其中缘由,警察是吃财政的嘛。

    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哪儿愿意招惹财政局?这种无关痛痒地小事儿,卖个面子就完了,要不然没准过一阵,分局就来电话训人了——惹了财政局,受影响最大的可能不是派出所。而是市局和分局。

    既然如此,傅逍遥为什么能弄到残疾证,这个问题就真相大白了,有财政局的打招呼。弄个残疾证还不简单?

    事情是明白了,可是陈太忠却是越地糊涂了,这傅逍遥要是能跟宁建中拉扯上关系,至于去摆早点摊子?

    不过,不管怎么说,涉及到宁局长,他反倒是不太担心了,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宁建中不会吃撑着了。专门来算计他。

    财政局长,那从来都是被别人算计的主儿。就算在钟韵秋的曲阳问题上,宁局长可能有点不太舒坦,但是也没理由为这点小事作不是?

    正经他是比较担心傅宇,这个傅姓虽然不算极其罕见,倒也不多见,而且最关键的是,傅宇是被他阴下去的,跟古昕也不搭调,是最有可能、也最有理由张罗一出戏出来。

    回头让吴言给横山区的残联添点堵吧,陈太忠拿定了主意,随手给十七打个电话,“看着阳光小区,明天他敢出来,砸他的摊子!”

    十七的人,正好从京华撤走了,也没什么要紧事,听到这话,他嘎嘎笑了两声,“没事,我给楼春雨打个电话就万事大吉了,这种人用不着我出手。”

    啧,也是……陈太忠咂咂嘴,像这种小人物,十七都不屑收拾呢,哥们儿我最近,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官场嘛,防患于未然总是不错地,他终于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你看,人家段卫民对这种事就很警惕,这是该有的政治敏感性嘛。

    想清楚问题,也到家了,正好,夜幕也降临了,陈太忠下车左右看看,现砸的那“又一村”还是残砖断瓦一大堆在那里,而且还多了不少生活垃圾,简直有点另类垃圾站的味道,禁不住摇摇头。

    郭光亮没试图翻建饭店,固然令他高兴,可是触目这种状况,他却又有点高兴不起来,这夏天快到了啊,也没人管管?到时候蚊虫滋生怎么办?

    他正呆呢,面前走过俩半大小子,见了他之后,脸色齐齐一变,快步擦身而过,不过其中一个家伙,隐隐地哼了一声。

    我今天是撞邪了?陈太忠听到这一声,心里火苗子腾地就上来了,这声音其实不大,不过他的耳朵比别人灵光太多了。

    算了,在家门口呢,他叹口气,给自己找个理由,而且,总欺负这种小人物,实在也没啥意思不是?

    可是,我怎么招惹他俩了?陈太忠还是有点想不明白,眼见门房在门口晃悠,说不得走过去打听一下,“张师傅,刚才过去那俩小子,谁家的啊?”

    “哈,是太忠啊,”老张头一见是他,脸上就泛起了笑意,“那俩?哼,郭光亮家的两个混球啊,才老实了没两天,现在就又开始霸道了。”

    “呀,是这样?”陈太忠一听是郭光亮家地小子。心里这气儿就又上来了,心说你这是记吃不记打啊。

    要是换个别人,他就真的忍了。可是郭光亮不行,过年收拾得你们不够惨是不是,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哼哼?

    其实,这也是他想多了,工厂里的青皮小混混,都是这样,你收拾他一顿,他记住了。不能招惹你,但是时间一长,他就要故态重萌地去欺负别人。

    像郭家这俩小子,也是一样,好了伤疤忘了疼,最近又开始混了,见到陈太忠地时候,虽然知道此人不能招惹,但终究是年少气盛,偷偷哼一声。倒也是人之常情了。

    “郭光亮在不在家?”陈太忠问老张头,“晚上回来没有?”

    “在对面芙蓉居喝酒呢,”老张头笑嘻嘻地一指对面一家小酒馆,“天天都这样,喝完了,就在路灯下面打扑克,打到一两点。”

    “我草,”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张师傅控诉这厮扰人呢,抬腿就要往马路对面走。不过下一刻,他又改主意了。

    我上门找他的话,那还真给他脸了,他算什么玩意儿嘛。想到这里,陈太忠哼一声,“我不待见他那帮狐朋狗友,张师傅,麻烦你一下,能不能帮我把他喊过来?”

    “这个没问题啊,”老张头是干了七八年的老门房了,平日里被人呼来喝去的习惯了。尤其是郭光亮地老婆。一有不顺就骂骂咧咧的,特别难缠。

    眼下。陈家的小子混得出息了,都还张口闭口地喊他“张师傅”,又是“麻烦你”什么的,老张头觉得人家这才是正经地大人物做派,不需要靠欺负小人物,来显示自己的存在。

    而且,跟陈家亲近一点,他的腰板也能直一点不是?说不得就走过了马路,不多时,郭光亮笑嘻嘻地过来了。

    “呵呵,太忠回来了?走,一起过去喝两杯?”

    “你少这么叫我,我跟你没那份儿交情,”陈太忠冷哼一声,“刚才见你家俩小子了,问你一声,郭家是不是想绝后啊?想的话直说!”

    “太忠……呃,陈处,您这话哪儿跟哪儿啊?”郭光亮听到这话,汗登时就下来了,“那俩畜牲……跟你唧歪了?”

    “他们敢唧歪,我就不找你了,你等着白人送黑人就行了,”陈太忠又哼一声,话说得煞是难听,“不过,他们好像对我很不满意啊……”

    郭光亮是个粗人,但不是傻瓜,听完陈太忠这话,心里就明白了,“陈处,有什么指示,您直说吧,我认……那俩畜牲,我回家一定教训!”

    “你认就行,我这人,其实很好说话地,“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下巴冲那堆垃圾努努嘴,“那儿我记着是过道来着,怎么乱成那样啊?你这个保卫科长怎么当地?”

    **,那是你推了我家的饭店!郭光亮只觉得气血直冲脑门子。

    “给你个机会,一天之内清理干净了,我就不说啥了,”陈太忠转身向院里走去,“好好教育一下你家两位少爷,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么简单地道理都不懂?下次……哼,不会这么便宜了。”

    第八百零三章不明真相的困惑

    “真霸道!”郭光亮看着陈太忠消失在楼中,才敢恨恨地叹口气,悄悄地嘀咕一声。

    “张老头,这家伙啥时候回来的?”下一刻,郭科长转头看看门房,“我说,以后这种事儿你少找我,听见没有?”

    “那你等着人家找到芙蓉居去?”老张头居然硬气了些许,笑着一指马路对面小酒馆,“那么多人,小陈要说两句难听地……”

    陈太忠真要去酒馆说两句难听的,那就是当着别人打脸了,这个道理,郭光亮还是明白的,最起码,老张头这么做,他在朋友和手下面前保留了面子。

    而且,自家那俩小东西,真的是太不成体统了,都知道是魔王了,还敢炸刺儿——妈逼的真的想让老郭家绝后不成?

    不过,饶是这么想,他还是不能原谅门房。冷哼一声,“张老头,别跟我嘻嘻哈哈地。这些垃圾,回头找俩临时工收拾了……一天之内啊,要不我要你好看。”

    电机厂是个挺神奇的地方,内退的工人不少,可是偏偏地,厂里还招了一些临时工进来,其实也是农民工,不过是长期地那种。有那资格老地,都干了七八年了,甚至还有人,能在厂子内的小*平房里单人占一间。

    “那你现在就要我好看好了,”老张头不干了,硬顶了起来,“我又不是李继波,不出钱能喊动临时工吗?还有,这些东西,总得找个地方扔吧?没车怎么行?”

    “还反了你了。”郭光亮瞪他一眼,不过,他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行了,给你五百块,马上给我收拾好。”

    “最少也得六百,要不我不干,”门房越来越硬气,“而且你得先给钱。”

    干活之前先给钱——这倒不是老张有意刁难,郭光亮的名声实在太难听了。电机厂四周,他可是欠了不少人钱,除了那些特别惯熟地,也没人敢找他要。

    到了现在。郭科长能赊账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啧,你真是想死了,”郭光亮一撸袖子就想揍人,老张头吓得赶紧嚷嚷,“小陈……”

    “喂喂喂,”郭科长听到这话,身子一蹿就捂住了门房的嘴巴。他好歹是练过两天地主儿。虽然喝了点酒,动作倒还算敏捷。“我说,我给,我给……你别瞎嚷嚷。”

    “唔唔……六百,”老张头虽然嘴巴被捂住了,但是绝对不肯屈服,他心里也明白,这件事情,郭光亮绝对不会去亲手张罗,还是要求着他。

    为什么?太丢人了呗——自家饭店被人砸了,没找回场子也就算了,还张罗着拆房子,那以后在这一片儿还怎么混?

    “你……”郭光亮心里这个气,那就别提了,不过正像老张头想的那样,他还真不能出面,要找人帮忙,就是找门房最方便了。

    反正,这点活,五百有点少六百有点多,郭科长想一想,叹口气,“算了,我认了,操,也不知道这家伙这次回来,是不是为了迁厂子的事儿……”

    天公地道的,这次陈父叫陈太忠回来,还真不是为了迁厂子的事儿,实在是陈太忠很久没回家了,当爹妈地真地有点惦记儿子了。

    当然,既然回来了,那迁厂子的事儿,也可以随便说说地,好在陈太忠今天回来得有点儿晚,天也黑了,又没有开车,倒是没几个人现。

    老妈已经给他包好了最爱吃的云吞——猪肉茴香苗地,茴香苗放得还特多,一见他回来就端上桌,结果陈太忠一见,立马就想起了早上遇到的傅逍遥。

    真是闹心呢,他端起茅台给老爹倒酒,才倒到一半,老爹流着哈喇子止住他了,“行了行了,飞天的,好酒呢,留点慢慢喝……”

    “啧,喝你的吧,”陈太忠其实不算个孝顺的,一听这话眼珠就是一瞪,“不就这飞天吗?回头咱搬了家,我给你放一屋子……”

    “搬家?”老娘耳朵根挺好使,“咱搬哪儿去啊?”

    “区里的宿舍马上下来了,嗯,我要了一套处长楼,”陈太忠给自己倒酒,“快交工了,好像九十多平米呢吧?”

    “那咱这套房子呢?”老爹有点舍不得,“才房改了不到三年,花了一万二呢。”

    “留着呗,回头租出去就完了,等拆迁的时候,赚一点是一点,”陈太忠举起杯子,跟老爹碰杯,“这班你俩也不用上了,直接办了内退,正好去盯着新房子装修。”

    “不行!”这次是老两口异口同声地反对了,两人交换个眼神,陈父见老伴目光凶狠,禁不住咳嗽一声,“好……你先说。”

    “我和你爸还都年轻,也闲不住,这厂子呆了也有年头了,去那儿两眼一抹黑的,谁也不认识,”说到这儿,老妈犹豫一下,又继续说下去,“你现在挺风光,不过,别人都说这当官儿是个危险的事情……反正我们帮你多攒几个,家有余粮心里不慌嘛。”

    “啧,这话谁说的啊?”陈太忠一听就不高兴了,话是不假,但是他知道老娘虽然一直惦记着自己,却是还不清楚做官地危险性,眼下能这么说,显然是受了别人的毒害了。

    而且,别人做官,是胆战心惊地如履薄冰,我怕什么呢?他真的有点恼火这多嘴的。

    “是李玉梅说地,”老妈解释一句,看陈太忠有点迷糊,又补充一句,“现在的生产厂长秦尚的老婆,她承包了厂里的食堂。”

    “副厂长的老婆承包食堂,连个避讳都不懂,不危险才怪呢,”陈太忠哼一声,悻悻地转移了话题,“怎么我以前没听说过这个人?”

    这个问题跟没问差不多,自打陈家的小子升了副处,成了招商办副主任、科委副主任之后,陈母所在的库房成了厂里一等一热闹的场所,当官地去,不当官地也去——多少年不怎么走动的交情都去了。

    陈父也差不多,工具车间电火花小组成了李继波厂长最爱视察地地方之一,甚至还在没生产任务的时候,在那里坐着聊聊天

    可是老两口愣是提起了一万个警惕,坚决不跟别人扯得太近,还是像以前一样地低调,陈父偶尔还多说两句,但总是被陈母拎着耳朵警告。

    天狂有雨人狂有祸——老话说死了的,由不得两人不上心。

    不过纵然是这样,老两口的交际还是广了起来,人情往来原本就是这样,走动得多了,也就有交情了。

    接下来,老两口还是情不自禁地提起了厂里的事情,现在厂里又有风声传出,说是要搬迁了,搬到横山区的偏远处,集资下来的钱就是建新厂,老厂推倒搞房地产、建商品房。

    又有人说,其实不用集资交钱,房地产开商还要补贴钱,那钱就是要被领导挪用的,总而言之,说什么的都有。

    所以,老陈很认真地问自己的儿子,“都说你管招商呢,手上有钱人多,能不能拉一个来……咱不要他投资,他给建个新厂子也行,厂子要搬估计是迟早的事儿,可是,该不该集资,那得搞明白了啊。”

    “这个……厂子搬迁,市里有精神吗?”陈太忠听得一头雾水,他只知道谭松兄弟在清湖折腾地皮,却是没想到,人家还瞄着电机厂呢。

    正是因为如此,他实在搞不清楚这些前后混乱的逻辑,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他更想不到的是,这些混乱的,完全是他逼着谭松离开天南才导致的。

    “厂子都快破产了,不搬能行吗?”陈父长叹一声,“谁愿意搬啊,都在这里住大半辈子了,好歹离市区也近,一般搬到山沟里去了。”

    “这净是瞎猜测了,根本不负责任地瞎传嘛,”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却不留神老娘的筷子伸出来,重重地敲他脑袋一下,“怎么跟你爸说话呢?”

    “本来就是啊,这消息这么模糊,我根本没办法判断,”陈太忠撇撇嘴,“没合理的判断,我怎么去拉投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