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九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七百九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周国栋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他同陈太忠认识已久,但是正经来往,还是因为省里的火炬计划动员会的巧遇。

    前文早就说过,周主任也是有心上进的,最起码是希望自己的权力范围扩大一点,而同陈太忠的结识,让他在惊讶、嫉妒的同时,现,其实自己还是可以做点什么的。

    当然,人和人的结识,有时看起来很难,但是同在体制内的话,其实很容易也很简单,但是把这种结识升华为深交,那绝对是需要机缘了。

    而且,周国栋知道,常务副市长郭宇,对陈太忠是相当地不满意,所以,他就有心观察一下,也省得自己没攀附到强人,却是先得罪了强人的对头。

    可这一观察不要紧,最近科委的变化,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说,陈太忠的能量,大约比他想像的还要强很多。

    那厮不过是参加了一个火炬动员会,结果没两天,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硬生生地从省里要来了钱和政策。

    这真的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一个务虚的会议,都能让陈主任利用到这种地步,催生出新生事物若干----这家伙也实在太能折腾了吧?

    今天的座谈会,更说明了这一点,章书记和段市长,居然同时默认了科委这个乱收费的方案,是的,周国栋不傻,这点味道还是嗅得出来的。

    之前他之所以不开口。并不是对陈太忠有成见,而是说,大家既然都热衷于锦上添花,那么。他就算跟风,也换不来陈太忠多少感激和关注。

    帮人就要帮到要害,如此一来,靠着两人以前就认识地交情,关系迅升温,那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所以,直到经协办张主任问。周国栋才开始说话,而且这一帮,就偏到一塌糊涂了,可是偏偏地,由于他一直没说什么话。大家还真不能确定,这个周主任的目的,到底是挺陈太忠,还是有意打击侯卫东。

    周主任地话讲完了,也算是把侯卫东和张主任得罪了。不过他并不在意,想要收获那就要付出----天底下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他这话一说。别人也就不好在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了,做得太不依不饶的话,那就是不卖段市长面子了,是的,就连经协办的张主任,听到这话,也只能微微地愕然一下,不敢再说什么。

    科委的四个主任却是一时大奇。周国栋这话。原本就是科委准备好的自辩理由,眼下却是被人抢着说了出来。而且还要更过分,这是……陈主任安排好地棋子?

    总之,周国栋这话说出来,会场沉寂的时间更长,好半天之后,景静砾见没人说话,轻咳一声,“呵呵,大家畅所欲言嘛,座谈会……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还是没人说话。

    景秘书长只能自己来了,“我觉得,周主任和张主任的说法,都有各自的理由,但是科委地文主任说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小企业科技创新基金的启动,会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所以,我认为,这个主导权,环保局大度一点是无妨的,毕竟这个建议,是由科委提出来的,而且,科委地专业性和前瞻性的眼光,都是不容置疑地,”景静砾看一眼段卫华,“卫华市长您看?”

    他这话里,偏帮的意思也显露得一览无遗,不过,总算是念及侯卫东和乔小树交好,而乔市长又管着科委,他不好做得像周国栋那样裸。

    “嗯,这些都好说,小问题,”段市长微笑着点点头,“关键是……这么一来,咱们凤凰市就又多了一项收费内容,这个,大家还是要统一一下认识才好。”

    他的话说到这儿,力挺科委的意思已经一览无遗了,这种情况,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了,更有人已经在心里开始为各行业新装修的大楼默哀了。

    这个座谈会虽然只是吹风的性质,但是党政一把手已经把基调定下来了,基本上就可以认作是既成事实了,下一步不过就是程序问题了。

    至于说主导权什么的,没人认为,环保局的侯卫东还能抢过去,乔小树出头估计也不顶用,说破大天来,人家科委地基金缺钱----省里给地政策,你敢不支持?

    既然认识统一了,这个会基本上就可以结束了,景静砾看看差不多了,对着文海笑笑,“文主任,这件事市里高度重视,你们可是要加快度哦。”

    “感谢市里的关心,”文海笑着点点头,“下周三,我们要搞一个统一认识暨动员大会,到时候还会邀请有关领导出席地。”

    “这个好啊,咱们的报纸和电视,都要宣传一下,”宣教部长李小波笑着点点头,今天到场的人里,除了段卫华,就数他级别高了,市委常委。

    所以这个座谈会,相当于是相关部门的正职吹风会了。

    “咳咳,”陈太忠犹豫一下,硬着头皮话了,反正,今天大家表现得都不是很讲究,那么,我插句话,问题不大吧?

    “李部长,这个……我们下周的会,想邀请一下天南电视台的来,”陈主任喜欢卖弄,但是他知道,这个场合不合适卖弄。

    可是偏偏地,李小波说了,要派媒体到场,这原本就是个善意的举动,到时候万一真的天南电视台的出现,陈太忠自己却是没有提前同李部长打招呼,肯定也有点目中无人的意思。

    这个道理,以前陈太忠不懂,但是。随着最近他越来越地明白,本位思维是个什么玩意儿,他基本上就能断定,自己把省台的喊来。最好还是先打个招呼为好,这是对领导的尊重。

    不管怎么说,宣传口是归李小波管地,人家现在又在示好,他要藏着掖着不说,那就不是失敬,而是大不敬了。

    所以。纵然他知道眼下不合适卖弄,可话还必须得说,“我们也想加大宣传力度,就是不知道这个手续,该怎么办一下?”

    “省台的?”李小波登时一愣。

    “省台的?”景静砾也是一愣。

    “原则上。省台的事情,咱们是不方便干预地,”下一刻,李小波笑着对陈太忠解释,只是那脸上的笑容。意味深远,“一般情况是咱们送素材过去。不过,要是他们肯来报导,那咱们肯定欢迎嘛。”

    “可是这个手续……”陈太忠睁大了眼睛。

    “这个……”李小波沉吟一下,心说你要有关系,直接跟天南电视台招呼一声不就完了?这么想着,他的眼睛却是转向了景静砾。

    “哦,这个可以考虑,”景秘书长被李部长这么一看。也不好装聋作哑了。笑着点点头,“等会后再商量吧。”

    他可是习惯了陈太忠的突奇想了。一时间不能断定对方是不是真有能力把省台的请来,自然不可能当场拍板。

    我说得这么勉强,会不会就此得罪了这个家伙?一时间,景静砾心里有点忐忑,这种感觉令他有些微微的惊讶:不是吧?这厮居然能给我带来心理压力了?

    不过,我今天支持他也很有力度了,再当着大家答应这事儿,简直就是……有点过了!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没在意,他只需要告诉李小波有这么件事情,表示该有的尊敬就是了,至于说运作嘛,大不了直接让科委给天南电视台一份传真就好了。

    直到会议结束,他才悄悄地溜到景静砾身边,“景秘书长,这个,省台那儿,我们传真合适还是办公厅合适?”

    “哎呀我说小陈啊,”景静砾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他看看周围地人,也都在三三两两地边聊边走,才低声嘀咕一句,“省台那边……你招呼好了?”

    这厮若是没打招呼,我是绝对不会出头的,他已经拿定主意了,好歹也是市政府办公厅的传真呢,给省台忽视的话,总是有点没面子。

    不过,正如他所料的那样,陈太忠果然笑着点点头,“是啊,招呼打好了,可是这种事,还是市里出面方便一点地吧?”

    这小子倒是会来事儿,景静砾一时间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这家伙了,想想去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这厮站在甯瑞远病房的一角不吭不哈,还青嫩得手足无措呢。

    又一个年轻人,慢慢地成熟了起来啊,这一刻,景秘书长感慨万千……

    第七百九十八章大规模绑架

    就在市一招的座谈会刚开完不久的时候,京华国际会馆那里,出现了异动,在憋了四五天之后,那帮人再也无法忍受了,趁着五点多街上人流逐渐增多地时候,成群结伙地冲了出来。

    一大帮人拦了四辆出租车,就想离开,谁想,马疯子和十七的人早等得不耐烦了,虽然这次行动,内线没有及时汇报出来,可是大家早已经掌握了这种异动。

    四辆出租车还没来得及起步,街头两边就驶来了两辆大轿子车,车上噼里啪啦地跳下四五十号人,都是手持短铁棍。

    京华地人一看不好,想转身往回跑,这次可由不得他们了,四五十号人就像提前演练过的一般,两头一堵四下一掐,根本是插翅难飞。

    只有俩腿脚快的,没命地钻小巷子跑了,至于那些想冲回京华的,却是整整地撞正大板,来的人早预计好了,这帮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往回冲!啧,可算来了,”京华的大厅里,两个警察看到这一幕,对视一眼。如释重负地摇摇头,“真是闹心啊。”

    “外面有人打架呢,”一个女顾客本来在门口站着,眼见外面一团混战。吓得赶紧跑了回来,见到警察,上前气喘吁吁地话了,“你们怎么不管管?”

    “你数数外面多少人,”年纪大一点的警察正色回答,接着又指指己方两人,苦笑一声。“你太看得起我俩了吧?”

    “那你们……”女人想说点什么,大概是指责对方渎职之类地吧?不过硬生生地忍住了,叹口气,站在两个警察一边,一同向外看去。

    不管怎么说。站在警察边儿上,还是有一种安全感地---这是大多数人的心理,只是,站了没半分钟,女人又忍不住了。“你们怎么不打电话,叫警察来支援啊?”

    “电话已经打了。”老警察一本正经地回答,接着手肘一捅旁边地同事,“奇怪啊,他们怎么还没到呢?”

    “嗯,不知道,”那位摇摇头,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

    这场架打得完全不对称,一方人少只想跑路。还为了方便都没带什么家伙。另一边人多势众还是全副武装,短短两三分钟。战斗就结束了,跑出来的人全被塞上了大轿子车。下一刻,大轿子车扬长而去,来得快去得快,除了街上偶尔地一两滴洒落的鲜血,说明这里曾经生过一些什么,再也没有任何的征兆了。

    “绑架啊,大规模的绑架,”那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向了警察,“凤凰的治安,什么时候这么乱了?”

    “经费紧张嘛,”老警察看一眼女人,爱理不理地样子,然后吆喝一句,“小高,把情况向市局反应一下……”

    这时候,陈太忠正同其他三个主任在一起,拟定下周三要召开的会的流程呢,猛然间觉得神识有所异动,就知道是那话儿来了。

    不过,马疯子和十七向他保证得好好地,他也就懒得再去操心了,事情这么多,必须要分个轻重缓急出来。

    等流程出来了,又是六点了,陈太忠才打开手机,电话就源源不断地打进来了,马疯子向他道歉,说是跑了两个,虽然追到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却是死活找不到了。

    “好了,那个我想办法,你不用管了,等一下啊,”陈太忠拿着手机,冲正在研究的四个人笑笑,“等出打印出来了,你们随便吃点吧,现在能报销一点了……”

    话还没说完,“刷”地一下,停电了,连着电脑的ups电源出“滴滴”的报警声,李健赶紧手忙脚乱地保存文件。“这个姓谭的,真不是东西,这一天要停几次电啊?”梁志刚怒骂一声,却被文海打断了,“老梁老梁,这是吴秋水搞地鬼,跟人家老谭没关系。”

    陈太忠看文海一眼,有心说他两句,却觉得丫能记得以前谭局长的好心,眼下自身不保了,都还要帮腔,倒也算得上有点担当,就懒得再说了。

    “呵呵,他停他的,善恶自有报,看我过两天怎么收拾他,”他笑一声,扬一扬手上的手机,“晚上我还有事,真是抱歉了……”

    他的笑容,虽然是阳光灿烂地那种,但是相关话语听到其他人耳中,心里就登时就是一凉,甚至连正在键盘上运指如飞的李健,都略略地停顿了一下。

    看着陈太忠出门扬长而去,好半天,梁志刚才叹口气,“这下,吴秋水惨了……”

    马疯子已经找了行家来,每个家伙打断一条胳膊,不过此断非彼断,就是骨折,接却是接得上地----许纯良伤得不重,所以,任是谁也不敢真的一下将这么多人的胳膊打得开放性骨折了。

    但是,令人郁闷的是,那个保龄球教练不在,据说是没跟大家一起出来,不过总算还好,那个打人的保安,却是被捉个正着。

    “其他人都放了吧,打人的那家伙给我留着,”陈太忠想起来,自己要带着此人去给许纯良一个交待呢。

    这边电话一挂,王宏伟的电话就进来了,王书记一通抱怨之后,要他赶紧地放人,“十一个人同时失踪,我可是受不了这种压力。”

    王宏伟的电话刚挂,却是钟韵秋地电话打了进来,小钟同学娇滴滴地问他,方便不方便送自己回曲阳,“周末了啊,我一个人没意思,想家了。”

    这是赖上我了,哥们儿遇到地女人,数这个麻烦,陈太忠觉得有点无语,不过,人家这么说,倒也是情有可原的,谁要他推倒人家了呢?男人总该有点担当地。

    当然,毛病不是不能惯的---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所以他的回答很冰冷,却是没火,“我的事情很多,真想家的话,你打个车回吧,路费我出了。”

    “你温柔一点会死啊!”钟韵秋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的电话就压了,她悻悻地嘀咕一句,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处境真的是太尴尬了一点。

    失得太快了一点,现在两人在一起,似乎除了那啥,基本上都没什么共同话题,可是现在要她打车回,她还有点害怕,毕竟是一段不短的路呢。

    要不,还是联系一下谢向南吧?她又拿起了电话,犹豫一下拨了过去,“谢科长,周末了,不去看看张慧玲?捎上我吧?”谢向南的标致车还没到花园酒店呢,陈太忠倒是先来了,在隔壁房间神秘兮兮地拽出了许纯良,“来,我给你弄到一个,先出出气……”

    许纯良不明就里地跟出来,这点响动,却是被钟韵秋听到了,探头一看,现是陈太忠,再想说什么,孰料那厮已经开口了,“咦,你怎么还没走?”

    “我等谢科长电话呢,”钟韵秋也不敢直斥对方无情,只能向屋里努努嘴,“他来了会给我电话的,说好一起去曲阳。”

    陈太忠这才想起来,钟韵秋还没手机呢,只是有个传呼,心中禁不住有点自责,冲她笑一笑,“要不今天别回了,明天我给你买个手机,联系起来也方便。”

    “不用了,下周吧,反正我还是要来的,”钟韵秋摇摇头,脸上又露出了颠倒众生笑容,“好不容易拉了老谢去看张慧玲,她一定很高兴呢。”

    “要手机啊,我包里还有一个新的呢,”许纯良听到这话题,没看钟韵秋却是看着陈太忠,“送给你了,呵呵。”

    “谢谢了,不过真的不用了,”钟韵秋笑嘻嘻地插话,却是没担心陈太忠不满,因为她在表态,“我等太忠给我买呢。”

    “这个女人,可是有点心机,”下楼的过程中,许纯良做出了点评,“太忠,这样的人,就看你怎么用了。“行了拉倒吧,等等再说行不行?我没心思扯这些,”陈太忠拽着他紧走几步,“赶紧出口气,咱不能禁锢人家太久,要不老王难做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