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婉转表示(书号:760

第七百九十三章 婉转表示

作者:陈风笑
    给凤凰科委做宣传,还真是许绍辉建议的,至于说原因,根子却是还在许纯良被打的一件事上。

    许省长相信,蔡莉和邝天林不该对此事负责,但是这口气他实在无法咽下去,总算还好,凤凰这儿有人帮着儿子出气了。

    可是这还是不能解除他心中的怨气,而且,那个叫京华的什么狗屁地方的手尾尚未结束,一气之下,许绍辉甚至有心跑凤凰一趟。

    当然,他要是来凤凰也不可能去难为京华,那样实在太扎眼了,倒是能去凤凰科委视察一下,尤其是科委那儿有点挺新颖的政策,他去一趟虽然算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这么一来,京华那边自然猜得出,许省长来,是挺人来了,而不是挺政策来了:陈太忠,你这场架打得不错,嗯……我来随便转转。

    这种行为传到蔡莉或者邝天林耳朵里,不但传送了点不满的意思过去,还多多少少恶心一下他俩,可又不至于过于刺激人,这种微妙的感觉,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也猜不出来。

    可是,许绍辉也是事务缠身之辈,虽然管着的几个口子都是比较清闲的,但日程安排早满,临时抽身来凤凰,有难度。

    最要命的是,他对的口子里,没有科委,虽然他硬要来凤凰科委的话,别人未必能说什么,可终究还是有点扎眼,没错……味道是有点重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掌握好节奏火候固然重要,但是味道也很关键,一旦让人觉得他许绍辉为了一件屁大的小事就沉不住气、反应过激。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说不得,他就要找个其他的方式,以示自己对陈太忠地支持了。

    按说,凤凰科委那点小事儿,根本不值得天南省电视台派专人下去,就算真的要力挺,直接从凤凰市拿摄像带子也行---像阴平的碳素厂奠基那么大地事儿,也不过就是凤凰把带子送到了素波。

    可这是许省长份内的口子啊。力度大一点,谁敢说什么,谁又能说什么?关注火炬计划、关注高科技企业的展---这难道不是主旋律?

    不过。为了不做得那么引人注目,最好还是让凤凰科委向上面打个招呼,这就算是省台应邀下去的。虽然这个邀请实在有点苛碜,有点莫名其妙。

    当然。搁给个别人看的话,没准就又有了新的想法了,陈太忠跟蒙艺走得近,但是眼下又向许绍辉要额外的人情,许省长给了----那么,会不会还有别的什么味道?

    总之一句话,许绍辉觉得,有必要宣传一下凤凰科委地新政策。于是。就让自己的儿子转告了陈太忠,他却是坚决不冒头出来。

    陈太忠可是想不到。这里面会有这么多的说法,不过他总算知道,这也是许省长地厚爱,于是笑着点点头,“行啊,明天下午有个座谈会,我在会上提出来,纯良,谢谢你了啊。”

    几个人正有说有笑地边吃边喝,陈太忠猛地感觉到两股神识的逼近,细细一分辨,居然是左媛和梁志刚,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句。

    这老梁也是,今天钱才到,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联系左行长了?穷得也太狠了一点吧?

    要不要招呼去找找碧园的乔总,了解一下情况?他略一沉吟,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哥们儿要学会抓大放小啊。

    吃完饭之后,陈太忠地奔驰c1k24o跟着奔驰5oo,将许纯良送回花园大酒店,转头又看看钟韵秋,“你回去吧,晚上我还有节目呢。”

    钟韵秋不敢不听话,她瞅一眼丁小宁,心里却又有点微微的不平衡,我比她差吗?终于,壮着胆子期期艾艾地问了,“那个……晚上你还来吗?”

    “那算了,一起去吧,”陈太忠转头看看丁小宁,他原本也就是矫情一下地意思,既然钟韵秋敢当着人问出这话,那么就大被同眠好了。

    丁小宁冲他笑一下,虽然挺高兴他在乎自己的想法,可厚实的小嘴也撅了起来,“太忠哥,你再这么下去,我得再买更大的床了。”

    钟韵秋听到这话,脸上就是一阵燥热,她听说过某些人的荒淫无度,却是没想到,自己才傍上此人,马上就要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了。

    可是转念再想一想,她又有一点莫名的期待,这个感觉,让她觉得自己的脸越地热了起来,于是面对这种邀请,她只能低下头不做声。

    “去不去啊?”陈太忠却是不肯放过逗弄她地机会,很严肃地看着她,“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迫你。”

    “嗯……嗯……”钟韵秋一边语无伦次地嗯嗯着,一边偷眼看一下路边地许纯良和李英瑞,现奔驰5oo已经再次启动,驶向花园酒店的后院了,才微微点点头,脸却是在一瞬间红得不能再红了。

    “到底愿意不愿意啊?”某人执意要摧残她地意志,“你说话啊。”

    “咱们……走吧,”钟韵秋实在不好意思说出那俩字,只能含糊地应对一下,脑中却是不住地浮想联翩: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

    事实上,她不但不敢拒绝陈太忠,也隐约觉得,一对一的话,自己未必就是人家的对手,多个帮手,总是不错的。

    接下来,生在阳光小区的战斗也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钟韵秋屡战屡败,丁小宁却是屡败屡战,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战斗中,终于笑到了最后。

    果然是一个性格决定命运的年代……

    钟韵秋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全身酸软得根本无法动了,两只小脚轻轻在陈太忠背部摩挲着,看着八爪章鱼一般抱着陈太忠的丁小宁,一时有点纳闷……我怎么这么轻易地就接受了跟别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丁小宁却是闭着眼睛,满脸的舒爽,好半天才低声问,“太忠哥,你喜欢穿丝袜的?”

    现在三个人身上加起来,仅有的一点衣物就是钟韵秋圆润的大腿上的两条丝袜,却也松松垮垮地褪到了接近腿弯处,不但皱皱巴巴,上面还有液体若干。

    感受着背上两只裹着丝袜的小脚,带着一点凉意在顺滑地按摩,陈太忠舒服得都要闭上眼睛了,不过终于还是探嘴亲了一下身下丁小宁的眼皮,“呵呵,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跟那些没关。”

    钟韵秋也没在意,而是略带一点惊讶地问了,“小宁,你在安全期?还是说吃药了?”

    刚才陈太忠想在她身上爆,她现征兆后,略带恐慌地求了一句,“不行啊,太忠,我现在是危险期……”

    然后,他就转移了阵地,眼下,她看到丁小宁根本不愿意跟陈太忠分开,少不得就要问一问,也算是表达一点关心,讨好这个女人的意思。

    “我不怕,”丁小宁也懒得解释其间种种好处,手脚却是将那健壮的身子箍得更紧了,你不要我要呗,哼,平日里就抢得辛苦呢,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我不行,”钟韵秋悄眼看一眼陈太忠,现那厮正舒服得不得了,禁不住低声解释一下,“万一有个意外,被人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也有少少的感慨,你说这官场混成这样,多不自在啊?偏偏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当然,他也没跟钟韵秋解释那么多,因为他隐隐有种感觉,这小钟的心态,才是正经的官场中女人的心态,慢慢地看待和分析漂亮女人的心理展经过,没准会得到什么启迪----所以就不跟她说了。

    至于说吴言,虽然也漂亮,其遭遇却不能算具有普遍性,不管怎么说,虽然吴书记一开始的路略有坎坷,但是,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能成为强势的市委书记的干将的。

    “好了,去洗洗,”陈太忠摇摇头也懒得再想了,他一支身子从丁小宁身上爬起,某个地方居然传出了“啵儿”的一声闷响,“然后看看电视,唉……有多久没看电视了?”

    “我再躺躺,”钟韵秋挪开两只小脚,顺手拽下皱巴巴的丝袜,“太忠你太厉害了。”“还有夜场呢,”丁小宁冲她一笑,也翻身起床了,嘴里还在叫着,“太忠哥,我帮你搓背。”

    夜场,自然就是刘大堂和小狐狸回来了,不过总是要零点左右才能到家,陈太忠笑着没有接话,心说也不知道京华那帮家伙什么时候才开始跑路,有人陪着自己等,还有些游戏可玩,倒也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