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九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七百九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奔驰车七拐八拐,终于在一个荒凉的地方停下了,那是阳光小区没开的地方,人迹罕至,林肯车边,是一个孤单的身影——是丁小宁在看车。

    “好了,”陈太忠走下奔驰车,拉着支光明,打开了林肯车的后备箱,“看看,就这么多,你点点吧。”

    “你要累死我啊?”支光明苦笑一声,顺便侧头看一眼丁小宁,“五百万,我得点到什么时候啊?那是十万张啊,太忠,咱论捆算吧。”

    “论捆就论捆,无所谓的,”陈太忠笑笑,“你不点都行,反正我说这是五百万,你回去现差那么一点半点,就跟我直说,咱君子之交,没啥不能说的,对不对?”

    支光明看着他,登时就愣在那里了,好半天才一伸大拇指,“成,太忠,你算号人物,说实话,我老支这辈子没服气过谁,不过你这豪气,我甘拜下风。”

    这话确实是他的大实话,他自命豪气过人,但是随随便便就把大几千万交给别人,这个胆气,他还真的没有。

    最要命的是,这些钱显然全是黑钱,单纯从技术角度上讲,他想要a掉这些钱,不存在任何的困难——收条打不打都没必要。

    支光明自问,自己做不到这么洒脱,尤其是面对还不太熟悉地人。“支总这牌子才值钱。这点小钱算什么?”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所谓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人家帮自己洗钱。那么客气点是很有必要的,“我那朋友认为我这个牌子也值这么多,呵呵……”

    “行行行,”支光明点点头,一抱拳,又恢复了那份豪气,“朋友贵在交心,咱啥话也不说了。我支光明是什么人,太忠你瞪着眼睛看吧。”

    “还要麻烦你一件事,”一边说着,他一边笑着一指丁小宁,“能不能让她跟我去6海?一个人开车实在太累了。”

    这倒不是他心存什么不轨,实在是,陈太忠太痛快了,搞得他面对现实地时候,才现自己只图了嘴皮子痛快,却是要即将面对漫长的两千多里的路程。

    会累死人的。一时间支总欲哭无泪——车上有巨款,路边撒泡尿都要警惕,至于说歇息那根本无从谈起。

    这女孩能出现在这里,显然不是货主的心腹就是陈太忠的心腹,支光明当然知道她可信,再说,真有什么异动的话,一个小女子,他也对付得来。

    “你想都不要想,”陈太忠摇头拒绝。脸上笑得跟正在盛开的牡丹花有一比了,“呵呵,你说了要一个人开回去地。”

    “那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支光明开始耍赖,不过确实,他当时只是悄悄冷笑了一下,却是激得陈太忠说出了这话。

    “没事,车上有天南省委的通行证呢,”陈太忠继续跟他胡搅蛮缠,笑着一努嘴,“路上一般不会有人查的。你会开得很轻松。”

    “我要睡觉!”支光明不干。“都四十多的人了,连续开一天一夜。车受得了我也受不了,不行,一个人开,我不干。”

    “可是她是我的女人啊,不是小伙计,”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丁小宁,“而且,她的本儿还没领下来呢。”

    “那你再给我找个人,”支光明这次是横下一条心了,一脸的不依不饶,“别跟我说,你在凤凰找不到几个信得过的司机。”

    “要工钱的,”陈太忠点点头,脸上带着莫名地笑意,“我是领导,可也要讲道理!”

    “一天一万,行不行?”支光明被他这搞怪气得有点哭笑不得,“你要开车,我一天给你……一万一!”

    “我的人……现在正跟谭大炮掐呢,”陈太忠终于苦笑一声,“抽不出身,没时间啊。”

    “你俩真掐上了?”支光明听得大奇,这八卦心一起,也不着急走路了,“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呢,怎么回事?”

    “我把谭松的腿打断了,”陈太忠淡淡地解释,“限令他哥俩三天内离开天南,要不然……哼哼。”

    “呃……”支光明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那个,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白肚皮?道上放放风?估计他俩跑得比兔子还快!”

    “没必要,很没必要,”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这种小人物,不是看在他俩身后的官场势力上,我随便伸手就捻死了。”

    “他俩身后的势力,很强吗?”支光明一时听得有些惊讶,心中隐隐有一点不安,“你也搞不过他们?”

    在他印象中,陈太忠身后,最少站着一个省委书记呢。

    “强个什么?”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蔡莉都快到点儿了,哥们儿要不是怕引起连锁反应,何必忌惮这个老女人?

    “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懂的,”他直着脖子侃侃而谈,俨然一副多年老手的模样,“如非必要,那么,就要学会容忍和妥协。”

    “嗯嗯,”支光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玩走私玩得大,没少跟政府部门打交道,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不过,眼见对方郑重其事地说出来,只当是陈某人另有心得,心中禁不住有点微微的佩服。

    “反正需要支援的时候,你吭声,”他笑一声,“别看老哥我洗手不干了,可是我还是有点门路地……”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陈太忠的林肯车努努嘴。“这是水货吧?呵呵,白肚皮他们也玩儿这个呢,没准你这车。就是白肚皮手上接地。”

    “这是大台的货,”陈太忠笑一声,他习惯高人一头了,虽然支光明已经认可了他在官场上地地位,可是他在别地方面,却是也不肯落后别人,“大台你知道不知道?”

    “我能不知道大台吗?”支光明见他越说越上路,自然也要卖弄一下自己的眼光。“张建国的大台村,不过,主事儿的不是他……呀!”

    说到这里,他惊叫一声,“大台,还真的是谭大炮和白肚皮都沾手的地方,呵呵,这可是巧了。”

    “好了,不扯了,时间不早了。”陈太忠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像个政府官员,于是不想再说了,“你要是不想一个人开车回,等你的副总来了,让他陪你就成了吧?”

    “喂喂,我地副总是正经人,不知道这些东西,”支光明瞪他一眼。“好了太忠,我错了还不成?你真得帮我找个司机。”

    “要不,找俩算了,”陈太忠一琢磨。这活儿也推不掉了,“支总你躺在后座上睡觉,最好别告诉他们后备箱里有什么东西。”

    “可是不把钱放到前面地话,后备箱太沉吧?”支光明有点犹豫,“开起来是飘的,老司机一脚油门下去,就感觉到了。”

    “你放心,他们不敢问。”陈太忠信心满满地回答。旋即又笑一声,“呵呵。要不是因为考虑到重量问题,我直接塞一千万进来,你信不信?”

    “反正嘴巴长在你身上,”支光明悻悻地嘀咕一句,“快点叫人,我要赶夜路了,晦气……我多少年没干过这押车地活儿了?”

    “啧,你再叨叨我就不喊人来了,”陈太忠瞪他一眼,拿起手机开始拨号,“这钱你慢慢地洗,不过,先给我的科委弄两千万到账上,没问题吧?”

    “算我倒霉,”支光明回瞪他一眼,心说,这是七千多万呢,你大方我也不会小气,还是那句话,你看我支某人会不会做事吧!

    这种情况,陈太忠找人,还真的只能从马疯子那儿调人了,“疯子,你那儿有老司机没有?要知根知底、信得过嘴紧的,跑趟长途,嗯,价钱好说。”

    “这个没问题啊,”马疯子在那边笑着回答,“对了,陈哥,刚才你提车的时候我不在,那边……京华那边好像有点动静啊。”

    “你带着那俩司机过来,跟我好好说说,”陈太忠一听京华,心里就有点麻烦,“周游答应得我好好的,靠,欠收拾是吧?”

    不多时,马疯子就带着人来了,两个司机一看就是那种老实疙瘩,都是约莫三十出头的模样,支光明带着两人离开,现场只剩下了陈太忠、丁小宁和马疯子。

    “京华晚上可能有行动,”马疯子笑着解释,“我不是在那儿有个内线吗?”

    “他说,京华现在里面传疯了,说是老板跑路,不管大家了,还有人说,老板答应要处理肇事者,给你一个交待,现在人人自危,大概有十个人左右,组织了起来,晚上要跑路,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第七百九十二章各管一摊

    老板跑路——这是周游有意透露出来,还是无意透露出来的?陈太忠皱着眉头开始琢磨,最后还是笑着摇摇头,“让他们跑了,咱们还混什么?”

    “好了,”他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叹气,“跟王宏伟说一声吧,唉,要不老王又该嘀咕了……”

    王宏伟一接他地电话,就有点头疼,“我的陈主任,你又要搞谁了?”

    “晚上京华附近,可能出点状况,”陈太忠笑着说话,“嗯,你看你的警察们,该怎么调派吧……有打人凶手可能想潜逃。”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王宏伟一听只是有人想跑路,就懒得多管了,“我早打过招呼了,那儿已经三不管了,市局、分局不管,派出所的也不管,好了,点到为止啊,我可不想见到太大地场面。”“咦。不是还有吕强和系列盗窃案子没破吗?怎么就三不管了?”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我还指望你帮忙拿人呢。”

    “你做梦吧,别指望我们警察多管闲事。跟黑社会沆瀣一气。”王书记的话,说得大义凛然,不过,下一句话就泄露了他的底细,“我们只管会馆里破案,外面生什么,一概不管,这年头。突事件那么多,就算长八条腿,也忙不过来不是?”

    这就是双方划线,各自交待彼此地承受能力了。

    “老王指靠不上,还是得辛苦弟兄们了,”陈太忠挂了电话,冲着马疯子苦笑一声,“今天晚上你到不到现场?”

    “那看陈哥你的意思了,”马疯子笑一声,转头又看看丁小宁。“对了,陈哥,最近没啥买卖了,你给张罗点吧。”

    这话他说得轻松无比,仿佛是天经地义一般,不过陈太忠还偏偏受用这口气——做小弟固然要冲杀在前,可是跟老大要路子,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像在京华外面监视,可不一直就是马疯子和十七的人在张罗吗?“你放心,那个京华酒店马上就下来了。嗯……要不这样,把你地汽修厂扩大一下,咱做正经汽修买卖?”

    “那也成啊,”马疯子点点头。“现在买得起车的是越来越多了,索性搞个汽修城算了,不过,我的钱不够,还得把你的钱也算进去。”

    “随便你折腾吧,”陈太忠点点头,“嗯,那个……小宁还是董事长啊。账面上地事儿。直接跟她说,我懒得记那么多数字。”

    “呵呵。”听到这里,丁小宁终于忍不住了,轻笑了起来,“太忠哥,我记得你记性很好地啊,汽修厂的事儿,我一般都是不管的,马哥是你兄弟啊。”

    “喂喂,可不敢这么说,几百万的事呢,”马疯子心里挺受用,心说这小丁还真是上路,可自己那摊儿没个人监督的话,也不合适。

    他自己记账,就记得乱七八糟的,有时候手下小弟缺钱,或者他心情高兴,花起钱来也没个数,虽然陈哥做事大气,可是将来人家算起帐来,那还真是麻烦事呢,“以后丁总就是老大了,指东我们不打西。”

    “快算了,她就是个女人,胸脯老大是真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是不想把心操在这个上面,反正又没多少钱。”

    “这件事就这么说了,”马疯子转移了话题,陈哥做事爽快,他也是知道地,“不过,今天晚上……我要不要去?”

    “去什么去?下面地事儿让下面人办,遥控指挥吧,”陈太忠笑一声,他从来就不是个爱亲历亲为的主儿,都忙成现在这样了,“到时候有漏网之鱼地话,我打电话通知你,你别睡就行了。”

    不过,很遗憾,当天晚上,京华并没有出现集体跑路的事情,枉自害得陈太忠一晚上没睡踏实。

    后来他才知道,对方的计划,原本是想等破案的警察下班之后,跟着一起离开的,可惜王宏伟听了他的警告之后,招呼那些警察,破案用心点,晚上不用回了,就住在京华好了。

    王书记的本意,是想让那些警察不要出门,省得到时候万一撞见,殃及了池鱼,那岂不是不美?结果那边没了想法,索性又拖延了下去。

    看来,以后有些事,还是不能跟王宏伟说——很久之后,了解到真相之后的某人,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镜头转回来,等马疯子开车离去之后,丁小宁有点奇怪,“太忠哥,这都饭点儿了,怎么不叫他一起吃饭啊?”

    “还有别人呢,”陈太忠抬手打几个电话,招呼的是许纯良和钟韵秋,前者是帮钟韵秋要钱了,后者嘛……哥们儿白帮你要钱了?

    还有,昨天你表现得很差劲啊……

    吃饭地地点,又选在了碧园,没办法,这不是陈太忠有意跟王伟新亲近,实在是碧园在横山的边儿上,这里可是他的大本营啊。

    陈太忠和丁小宁坐进房间后,没等多久,许纯良就带着李英瑞和钟韵秋来了,一见他的面,李大小姐就开始抱怨,“太忠你们凤凰这儿,都是什么人啊……宁建中这种素质地,也能当了财政局长?”

    她今天是受了气了,少不得要泄一下,另一方面,也是解释一下:你看,我帮你办事,吃了那么多的白眼。

    陈太忠听完事情经过,多少也有点恼怒,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说呢?他也没啥话可说,最近在给科委办事的一段时间里,他见到了不少靠着自身职能吃拿卡要的家伙。

    就连科委本身,不是也想着靠着装修检测,在装修市场上掀点风雨起来的吗?这实在是无可厚非,只有官场中人,才能了解官场中人的思维方式。

    在她抱怨的时候,钟韵秋倒是没怎么注意他的反应,事实上,她一直在偷偷地打量丁小宁:这个小女孩,也是太忠地情人吗?有点太年轻了吧?

    等她想到,陈太忠也不过才二十岁地时候,心里又有一点莫名其妙的黯然:其实,人家俩这才叫登对,我钟某人,有点老了啊。

    当然,这只是私下地感慨,她更遗憾的是:今天……估计太忠不会留时间给我了。

    许纯良没有考虑这些反应,在李英瑞完牢骚之后,他笑嘻嘻地提起了另一个话题,“对了太忠,你们科委最近要搞的什么改革,需要不需要帮着宣传一下?”

    “能宣传当然好了,”陈太忠对这个问题很在意,“我已经联系凤凰电视台的了,下周开个会,让他们现场采访一下。”

    明天要开的会,是市里举办的座谈会,正经科委内部的政策研讨和动员会,却是要等到下一周了——谁猜得出市委市政府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呢?这年头,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那你打个招呼吧,看那个会,能不能通过官方渠道反应上去,”许纯良笑吟吟地看着他,“要是有省台的采访,效果会更好的吧?”

    宣传口?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广播电视局,那不是也归许绍辉管的吗?

    “是你的意思?”他有点狐疑地看着许纯良,小子行啊,敢替你老爹做主了?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许纯良微微一笑,揉揉膀子,“啧,还是不自在,估计还得几天才能好顺溜了。”

    他虽然不回答,但是答案却是已经摆在那里了,显然,这是许省长的意思——最少也是他被儿子说动了,只不过眼下,小许同学不方便说出来就是了。

    “我就讨厌你一副满肚子城府的模样,给人感觉很不坦诚,”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漫不经心地拿起了菜谱,“这个宁建中,有点点嚣张啊,你不再搞他一下?”

    他这话是在扯淡,事实上,他心里正琢磨呢,省台来了的话,哥们儿的安排……真还有点纠结啊,希望到时候别太难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