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八十九章 那话儿来了(书号:760

第七百八十九章 那话儿来了

作者:陈风笑
    “咳咳”,听到钟韵秋如此说,陈太忠的心中禁不住微微一荡,没命地咳嗽两声,抬眼看看在场的人,转身走了出去,声音也放低了,“那个……不穿更好,问题是,晚上我还有别的事呢。”

    “那我一直等你,”钟韵秋很坚定地话了,“实在不行,早上你叫醒我,总是可以的吧?”

    她的态度如此坚决,显然是跟她下午去财政局要钱的事情有关。

    原本,许纯良是想陪她去财政局的,不过去了绷带之后,许公子晃晃膀子,总觉得沉甸甸酸胀胀的,说不出地不舒服。说不得只能让李英瑞陪她去了,“瑞姐招呼一下吧,那边我都说好了。”

    说实话,要是没李英瑞作陪,再给钟韵秋一个胆子,她也不敢一个人去找宁建中,只能联系别人一同前往,否则的话,宁局长的办公室关上了,没人敢去乱敲门----谁敢保证里面坐的不是章尧东?

    李英瑞虽然也是女人,但是她的身手,却是她极为放心的,再说,人家是许纯良的朋友,一看也是很有来头的那种,宁建中想要胡来,那肯定是要倒大霉的。

    再次敲响宁局长的房门时,迎接她俩的,是一张和蔼的笑脸,“哈,小钟啊,来了?来来……里面坐,请问这位是?”钟韵秋登时被宁建中地热情眩晕了。在她的印象中,似乎就没见过宁局长的笑容----当然,这是指在工作中。

    两人在酒桌上喝过两次酒。第一次是常务副区长郑区长作陪,第二次却是吕主任和曲阳区财政局局长在场地时候,那一次,宁局长在喝多后笑了,一边笑,一边端着酒杯没命地敬她酒,眼中充满了攫取的**。

    宁建中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上午。他就接到了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李御杰的电话,李厅长的口气很平静。

    “宁局长,曲阳有同志抱怨说,你们市财政对当地经济的展,支持的力度不是很够,情况反应到我这儿了,你跟相关部门沟通一下,要不,我这里会很被动的。”

    话听起来中规中矩,可是宁建中一听。汗登时就下来了,李御杰一向是很好说话地,性格也偏软,今天这话讲出来,那就很严重了。

    不管是不是虚言恫吓,只说能让财政厅的常务副厅长亲自打电话给他,又说出“我会很被动”这几个字,就充分地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李御杰就算再好说话,人家一旦被动了,他宁建中也只可能会“更被动”。

    财政局对哪个口子。支持的力度都不会“很够”----谁会嫌钱多?然而李厅长这话,就是说,曲阳有人向上面说小话了。

    妈的,这年头就是小人多。挂了电话之后,宁建中忿忿地想:这帮杂碎,办正事谁也指望不上,吹阴风煽鬼火倒是一个比一个拿手。

    可是,抱怨归抱怨,他还不能不把这件事情当回事,曲阳那儿,压着的款子很有几笔。这到底是哪一笔款子出问题了呢?李御杰你多说一句会死人啊?

    这几笔款子里。宁建中最担心的,就是农业园这笔钱。因为他刁难钟韵秋刁难得委实没有什么道理,最容易被有心人利用。

    可是他琢磨一下,现还真是这笔款子嫌疑最大,别的几笔款子,都是老要款户了,规矩什么的都懂。:

    那些人不但私下里会做,而且,多给点少给点早一点晚一点,谁也不可能太过计较,更遑论跑到省里歪嘴了----惹恼了财政局,成,这笔款子给你,下一笔……麻烦你再去省里歪一下嘴吧。

    而且,农业园这笔钱,还真的是跟当地经济展有关,虽然李厅长那可能是套话,而切,省里也基本上不可能知道这个小小地农业园。

    可是想到那个小美人勾魂夺魄的笑容,宁局长又不是很甘心就把这笔钱划了,心说这女人天天来财政局报道,要不等下午见她了,问一声算了。

    果不其然,下午钟韵秋又来了,不过,宁建中第一眼注意到的,却是李英瑞……怎么不是小吕陪着,换了一个女人?

    他趁着问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打量李英瑞两眼,登时一眼就判断出来了,此女不是曲阳人,甚至估计都不是凤凰人!

    李英瑞穿的衣服,看上不是很起眼,勉强算得上时尚,跟流行没什么太多交集,但是宁局长可是识货的,他过手的女人不少,给女人花起钱来也不算吝啬,自是一眼就看出,这女人一身衣服价格不菲。

    李英瑞见他问自己,不等钟韵秋回答,就主动报名了,她是代表许纯良来的,当然不能输了气势,笑着伸手出去,“宁局长你好,我叫李英瑞,来凤凰投资的。”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一遛就知道了,一般人在这种场合下,都是会静等钟韵秋的介绍,就算是许纯良本人来,多半也是会如此,这原本就是个礼数地问题。

    但是她这么做,就体现出了一种咄咄逼人的味道,宁建中马上就判断出来了,这人不但背景不凡,而且为人很强势。

    按说,投资商原本就可以不卖财政局的帐,天下间一物降一物,人家既然不指着财政拨款过日子,那你财政局再牛逼,能奈人家何?

    可是理归这么一个理,财政局的影响力是非常广泛地,别的不说,那些吃财政地相关单位时不时拿捏你一下。日子也会过得磕磕绊绊的。

    “哦,那欢迎啊,凤凰市的经济腾飞。可是全要靠你们带动呢,”宁建中嘴上一边不着调地应对,一边琢磨,莫非,这就是那话儿了?

    “不知道李小姐……来凤凰做什么买卖?”他笑吟吟地试探对方地来路。

    李英瑞自然知道,对方是在盘自己的海底,称自己的斤两,这个时候。那是万万掉不得链子地,“就是跟甯家工业园,有点合作生意吧。”

    “甯家工业园?”宁建中听得就有点头痛,这位地来头看来实在不小,盯着甯家的人多了,可是敢公然号称合作地,有几个人?

    “能跟他们合作?那真不容易,”宁局长点点头,笑嘻嘻地问了,很关心的样子。“听说那边不好说话呢,找人了吧?”

    李英瑞笑着点点头,却是不肯出声,心说这下面地市地人的素质,还真的差,这话,像是你一个局长该说的吗?太冒失了吧?

    谁想,更冒失的话,马上就从宁建中嘴里问出来了----没办法,李御杰的话。是横亘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该放低姿态的时候,必须放低姿态!

    “那个,你找的是谁呢?”宁局长这口气。$搁给不知就里的人来听,十足就是一个财政所办事员地样子,哪有一局之长的气魄?

    “招商办的秦主任和陈主任,”李英瑞也知道,该掀起底牌了,“还有省里跟甯家有关系的领导。”

    她说“省里的领导”的意思,那就是你不要再问了,而且。这话一点也不假。想当初,甯瑞远的爷爷甯天嘉。就是让许绍辉一手拉来天南的,要不然许纯良跟甯瑞远的关系能那么好?

    宁建中正琢磨,招商办的秦主任是秦连成,这个陈主任是谁呢,冷不丁听到人家点题了,说跟省里地领导有关,登时就是一个激灵。

    可是,这一个激灵过去之后,他先想起了这个陈主任是一号什么人物,“陈太忠?”

    那可是郭市长都头大的主儿啊,想到这个,他情不自禁地看了两人一眼:那家伙我见过,还很年轻,你俩……是不是跟他有点儿啥啊?

    李英瑞无所谓,可是钟韵秋心里有鬼,面子又薄,被他这么一眼看得低下了头,脸上也有些微微的红。

    我草,果然是你这个臭女人搞的鬼!这一刻,宁建中终于断定了李厅长电话地所指,心中不禁大怒:就你一个小女人,也敢阴我?

    不过,想到“省里领导”四个字,他终于硬生生地按下了这口怨气,抬头冲李英瑞笑笑,“呵呵,一看李小姐就知道是能人……自己挣自己花,比我们这端公家饭碗的好得多了,以后还得常联系哦。”

    “常联系的话,怕宁局长你后悔,”李英瑞笑着回了一句,虽是笑谈,却是味道深远,延绵不绝,使人浮想联翩。

    这是在警告我?宁建中一愣神,他当然不想再接李御杰这种电话了。

    不过,李英瑞虽然暴力倾向严重,却好歹也算家学渊源,见到宁建中这个样子,笑一声曲解了自己的话意,“你本来只管财政专户的,要是连我们这些商人也管,那不是要累坏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