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八十六-七章(书号:760

第七百八十六-七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八十六章层次差异

    反应过来钟韵秋的话,这一刻,许纯良可是真的有点感动。

    要不是眼前这个女人提醒,他真想不到陈太忠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的,所以,他很自然地忽视了陈某人泄露自家身份的行为。

    反正,人家俩是有**关系的,枕头边儿啥话不能说呢?想到这个,他也不再纠结了,“那个老板的腿,被打断了?”

    “那可不是老板,是马仔,”钟韵秋笑着摇摇头,开始讲述昨天晚上的事情,并且描述得绘声绘色。

    然而,她在不知不觉间,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那就是她把这件事跟蔡莉和邝天林有关的的辛密,也泄露了出来。

    但是凭良心讲,钟韵秋这错误犯得也容易理解,她并不知道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到底如何,有心示好之际,话说得冒昧点实在无可厚非----这是个人经历和眼界使然。

    许纯良当然也不会怪她,听完陈太忠昨天晚上的行为之后,他狠狠地一攥拳头,“痛快!这帮混蛋,就该好好收拾……小钟,咱们进房间说。”

    他是个不爱计较的人,但是这种窝囊气,是个人就受不了,而他从小到大,还没受过如此欺负呢,自然不会觉得陈某人的手段过激----当事人和旁观者,看问题的角度肯定不同。

    不过,对于若隐若现的蔡书记和邝主任,许纯良还是有点警惕的。少不得仔仔细细打问一番,最后琢磨一下,给老爹去了一个电话,“爸,我在凤凰遇到点事儿……”

    “哼,”许绍辉什么话都不说,就是冷冷一哼,直接打断了自己儿子地言,“涨本事了啊。居然敢跟人打架,怎么样,伤得要紧不?”

    一开始还是冷冷的腔调,但是说着说着,浓浓的舔犊之情就充盈在话筒里了。

    许纯良没通知家里。但是堂堂副省长的儿子挨了打,要是没人传进许绍辉耳中,他这个省委常委,当得也就太失败了。

    当然,许纯良也没奇怪,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父亲的无所不能,父亲不想知道的,可能不会知道。只要想知道,他就逃脱不了父亲的视线----更别说秦连成已经知道这事了。

    “这个……我没事,一开始,我就不想让家里担心的,”他平静地解释着,“现在呢,我在这儿遇到点新问题……”

    一边说着,他一边径自走进了卫生间。很明显,钟韵秋是不可能跟进去的。

    许纯良无心政事,可是这种家庭里出来地孩子,耳濡目染之下,对政治上某些东西具有极敏锐的感受能力。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许绍辉一听邝天林和蔡莉的名字,语气就变得有些严肃了----当然。这也是在自家儿子面前,许省长真情流露的缘故。

    “都说那个地方有点背景,还真是这样啊,”他沉吟一下,“那个陈太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你跟我说说。”

    等许省长听完许纯良转述地话,沉吟一阵,又是冷冷一哼。“哼。便宜这帮混蛋了……你这次做得不错,不过。亏得是凤凰有这么个愣头青在,以后遇到事情,多跟家里说说,蔡莉就怎么了?”

    “那么,那个水电设计院的王浩波……”许纯良还真想帮陈太忠的朋友一把。

    “呀,你管他干什么?”许绍辉有点腻歪,不过犹豫一下还是说了,“你给那家伙打个电话,让他今天……晚上八点来家找我吧。”

    许省长知道,自己儿子领陈太忠的人情领得不算小,所以就想看看那个设计院的书记值得不值得扶一把,事实上,他更想做的是别的。

    这次的事情,还真的让他挺冒火地,他都有心直接打电话给章尧东了----**,我儿子在你那儿出了事,你丫这个市委书记是怎么当的?

    亏得秦连成再三解释,说陈太忠搞得定这帮地痞,他又想着,儿子从小也缺少锻炼,做人不够强硬,甚至有时候还不如他妹妹泼辣,那么……就锻炼锻炼吧,反正是一帮小毛贼,慢慢收拾也不晚。

    可是,眼下听说那个酒店,居然联系得上蔡莉和邝天林,许绍辉心里就又有点不甘心了,他没把邝主任放在眼里,而且蔡莉在他眼里,也重要不到什么地方去。

    当然,两人加一块,他肯定还是要难受的,不过,陈太忠那边,身后还有蒙艺呢,所以他觉得儿子这个亏,吃得有点憋屈。

    要是能让蔡莉难受一下,他会很开心的,而且人家现在已经认出自己的儿子了,自己这边若是没什么反应,岂不是要让这个快要到点儿的女人觉得软弱可欺?

    我低调得太久了,是该做出点反应了,许省长拿定了主意,当然,他的反应也不可能过激,能达到暗示的目地就足够了。

    “陈太忠那边,你搞好关系,帮了咱的人,咱总要记得,”他随口问儿子一声,“对了,他现在忙什么呢……”

    挂了电话之后,许纯良走出卫生间,冲着钟韵秋笑笑,“太忠什么时候过来?”

    “不……不知道,”钟韵秋对这个问题,很有点不好意思,想想也是,昨天那家伙那么霸道地把自己那啥了,自己却是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再来。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吧,”许纯良对这种事,倒也司空见惯了,陈太忠虽然还年轻,职位也不高,但那真算得上是前途一片光明的新星。

    攀附上这种官场强人的女人。时不时地被冷落,真地是太正常了,这也是想要找庇荫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高云风甚至还跟他说过,下面有些地市里,连市委、县委大院儿都被叫做“寡妇村”,原因无他,男人留恋外面的风景---要知道,住在那里地,一般可都是正房。或者享受正房待遇的呢。

    当然,这种混乱低级的话题,也只有高云风会跟他说,他至今还记得,自己曾经调侃地问过。“你知道得这么清楚,是不是经常夜宿寡妇村啊?”

    那厮却是莫测高深地笑笑,不肯再说了,事实上,只看丫的表情,他就明白了一切。

    所以,许纯良当然不会觉得钟韵秋的话有任何不妥,欣欣然拨通了陈太忠的手机。

    陈太忠肯定是要应承下来地,不过。他有点郁闷,这个钟韵秋实在有点大嘴巴啊,你说你昨天看到就好了,跟许纯良说个什么?

    “对了纯良,跟那个女人把卡收了,撵她走,”他脾气上来,就不管昨天晚上才进入过人家地身体一事了。“乱嚼舌头根儿,咱们地事儿,是她该掺乎的吗?”

    不知不觉间,他地操蛋脾气,又有所回归,不过,这不是无谓地操蛋。而是体制内上位者应有的觉悟和警惕心使然,操蛋和操蛋,那也是不尽相同的。

    当然,在他的想法中,撵人是必须的,但是答应了她的事情,也是要办的。

    他这话一说。换个别人。估计马上就照做了,许纯良却是坚决不肯不答应。“太忠,你这是抽我呢,是不是啊?”

    这就是许公子没法在体制内混的根本原因,他的心太软了,“她告诉我这话,不但是相信我,也让我知道了,你在背后使了大劲儿了,你说我能那么做吗?”

    “而且……我还不同意你这么做!”

    这个……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了,哥们儿主要是怕黑社会地身份曝光啊,传到许省长那里,岂不是会有碍观瞻?得,既然她让你领会到我的苦心了,那么,不撵就不撵了。

    “这个……有违我的原则啊,”陈某人略一沉吟,决定弄点什么好处,放着眼前的许大善人不欺,那是要遭天遣的,度劫的时候都要多两道雷。

    事实上,他搞敲诈勒索,也有两把刷子,好半天之后,他“煞是为难”地话了,“不过,你转告她一声,作为乱说话的惩罚,财政局的款,我不帮她要了。”

    这番话,也算是他良心地回归,既然许纯良感激得一塌糊涂,那么,顺便帮小钟要点钱吧----亲兄弟明算帐的嘛。

    许纯良哪里知道,这厮从来就没打算帮钟韵秋要过钱?于是,硬生生地被装进了套子里。

    他实在无法跟钟韵秋张嘴,说是因为你嘴巴大,陈太忠要惩罚你,挂了电话之后,咳嗽两声,“那个,小钟,你在财政局,有钱没要到?”

    钟韵秋早就从他的话中,听出自己闯了大祸,陈某人要收拾自己,她的脸都吓白了,全身都在冷,可是入耳这话,登时就是一个激灵,身子也坐直了。

    敢情,太忠是装腔作势呢,要许绍辉的儿子帮我要钱?

    第七百八十七章出尔反尔?

    有机会不用的话,钟韵秋可也就不是钟韵秋了,心说那个混蛋手段果然高,居然硬生生地把许绍辉扯了进来,没有让自己昨天枉自岔开大腿接纳他。

    当然,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这次做得,确实有点不合适,人家许绍辉的儿子是什么人啊?凭什么听你嚼舌头?

    我地身份,真的欠缺了一点!她真的明白了,于是,就少了些许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抱紧陈太忠的粗腿好了,嗯,顺便……还可以享受他的中腿。

    “是啊,财政局的宁局长,不知道为什么,总卡着我们曲阳地拨款,”她地脸色尚未恢复正常,多少还有点白,这让她看起来有点楚楚可怜。

    许纯良只当她是吓的----被陈太忠吓地,心中越地歉疚了。

    这女人嘴巴是大了点,不过。没见过世面也正常嘛,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太忠帮我地时候,连话都不说,我帮太忠的女人,也不能太计较。

    “卡着多少钱?”

    “八十万,”钟韵秋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心里却是期盼异常,虽然支总答应投资了。我要是同时能把这个钱要回去,大家岂不是要另眼看待?

    最关键的是,让宁建中再不纠缠我,那才是主要的,要不然。想找个对象……怕是都没场面上的人敢要我啊。

    “这么……”才这么一点?许纯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的话也不会说满,于是硬生生止住了话头,又点点头,“嗯,好吧,下午,我跟你去一趟财政局。试试看吧?”

    这话说完,他才猛地反应过来,我是不是让陈太忠摆了一道啊----自己的女人,丫完全可以亲自警告的,要我做传声筒做什么?

    只是,看着钟韵秋笑靥如花,齿白唇红地令人眩目,许纯良终于叹口气不再说什么了。好小子啊太忠,居然算计到我头上了。

    可见,人和人的智商相比,真地差不了多少,只是当局者容易被迷惑而已,

    许纯良心里有了这个怨念,就不肯好好地放过陈太忠了。当天中午在饭局上,就拎住了他,“听说你有大瓶的八一年的拉图?弄一瓶来喝喝。”

    “没了,”陈太忠早忘记昨天那酒是什么牌子了,笑嘻嘻地双手一摊,“八一年的?我怎么记得是九一年的来着?”

    “你很过分啊,敢阴我?”许纯良斜挎绷带吊着个膀子。斜眼看着他。颇有点小混混地意思,要是许绍辉在场的话。估计会看得眼珠子掉出来----这还是我的儿子吗?

    “没有啊,”陈太忠很无辜地摇摇头,斜眼看一眼钟韵秋,现她又捂嘴了,禁不住也乐了起来,“呵呵,这样,你那啥……你看你不是伤势未愈吗?喝酒有碍骨质愈合啊。”

    “少来,我只是软组织挫伤,”许纯良见他承认阴了自己,少不得也要胡搅蛮缠一通,“喝酒有助于活血,化开淤血!”

    “算算,算我倒霉,”陈太忠摇头苦笑,“这么着,等你回去的时候,我给你带走两瓶成不成?尽量……找八一年的。”

    “这还差不多,”许纯良得回了面子,也就不再耿耿于怀了,在他看来,陈太忠这么搞,纯粹是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对了,最近忙什么呢?钱下来没有?”他想到了父亲的叮嘱……

    下午,却是支光明和高强从阴平回来了,陈太忠又得接待,原本,他是想领着二人去找邱朝晖,直接将一千万的投资敲定的,可是偏生地,支光明又开始作怪了。

    “那点钱没问题,不着急,”支总笑着摇摇头,“不过,我听说老高说,下周甯家的人要来了?太忠,你得帮我引见一下。”

    “支总,你千万别跟我说,这钱得见了甯瑞远才签啊,”陈太忠笑着开他地玩笑,“其实你俩见面,那是迟早的事情,用得着专门说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高强笑着在一边解释,“老支在6海那边力了,收了一个烂尾楼,换来了二十公里的一级路,盘子挺大,他想吃下来,钱有点不凑手,找甯家化化缘。”

    原来,6海那边有家能源公司倒了,老板也卷款潜逃了,一栋即将完工的十八层办公大楼就硬生生地晾到了那里。

    那老板是玩贷款起家的,大家一直觉得此人的生意做得极好,虽然公司人不多,但是贸易公司嘛,人少一点还不是正常?

    他这么一跑,登时引了一场小小的地震,经过统计,此人一共欠了几大银行将近两个亿的贷款,无数人因此陷入了被动。

    一个支行副行长和两个分理处地主任因此下台了,而且,有传言说,某个市长因为跟此人交好,非常地被动,可能要被相关部门问责,甚至被双规。

    总之,老板是跑了,剩下的钱物算计算计,也不过就是值个四千万左右,倒是这栋楼,估摸着能值个差不多八千万。

    可八千万也没人愿意买,毕竟有钱的人,多半都想顺着自己的意愿盖楼,买个别人的楼还得做部分改动,闹心不是?

    要是能便宜点,比如说七千万,估计就有人出手了,当然,有人希望能在更低的价位购买到这楼。

    但是银行不干啊,而且那市长也不答应,直接将这楼挂了一个一亿三的标价,这么算下来,一亿三加上其他地四千万,就是一亿七,也就是银行被骗贷不过才三千万左右。

    被骗三千万和被骗八千万,虽然性质差不多,但是那个市长知道,是有人想借此修理自己,这数额上的差距,是至关重要的----帮他的人也好借此说话。

    可是,谁吃傻逼了?去花一亿三去买这楼?于是这楼在那里就硬挺着,经受着风吹日晒。

    支光明打听清楚内幕的时候,事已经半年多了,市长也越来越被动了,好死不死的是,支总打听到一个消息,这市长跟省交通厅厅长是同学,关系还挺要好。

    不过,市长惹的人不好对付,交通厅厅长也没胆子伸手帮忙,支总灵机一动,决定来个投资,花一亿搞下来这栋楼,然后去交通厅赚钱!

    支光明地赌徒性格,由此可见一斑,这个年代,就是撑死胆大地,饿死胆小的,想常人不敢想,才能赚了常人不能赚地钱。

    他的目标是高公路,当然,这个目标实在是太宏伟了一点,高路对施工资质卡得很严,就算二包能拿到标段的,也都是那些一等一的专业公司。

    所以,他只能拿到一级路,而且也是二包,只是,一级路每公里造价接近千万,油水还是不少的,昨天那市长托人转告他了,楼要卖一亿二,不过……你要十公里的路?可以给你二十公里。

    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原本极其富裕的支光明支总,马上就觉得钱不够用了,两个项目同时上马,消耗之巨大,那是可想而知的。

    当然,他的小工程队是无论如何干不下二十公里的----干五公里都难,可是,项目拿下来的话,转包谁不会啊?

    原本,支光明是想向高强借钱的,不过,高强跟临铝的人沟通得不错,据说一期工程完了,二期会很快上马,这种情况下,也不敢多借钱给他,就是答应两千万的周转了。

    “不是吧?我都放出风去了,”陈太忠听到这里,有点傻眼,“老支你这是要我好看呢?一千万说不给就不给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头看看高强,“老高,我还打算从你那儿搜刮一点资金来呢,这……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你看你这话怎么说的?”支光明听见这话就不满意了,眉头一皱,“我姓支的,答应下来的事儿,就要算数的,我不过是未雨绸缪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