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八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七百八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菜不是很丰盛,就是四个小菜,拍黄瓜、卤牛肉、蛋炒香椿和扁豆炒肉,不过,除了卤牛肉是买的,其它都是吴言炒的,“纤纤素手做羹汤”,对吴书记来说,真的是太罕见的事了,所以,两人吃得很温馨。

    一边吃着,陈太忠一边谈起了范如霜和乔小树的奇怪之处,要吴言帮着分析一下,这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古怪。

    吴言却是不肯简单地回答,而是揪着一些枝节末梢,问了半天,直到饭吃完了,基本上才算了解清楚大概。

    在她想来,范如霜的示好,多半是省里上层的一些变动有关,不过说句实话,以范如霜和邓健东的交情,引见一个小年轻真的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尤其是,这个年轻人跟省委书记一家交好!

    反倒是她对陈太忠要见黄汉祥很感兴趣,“太忠,这可是个好机会,你一定要抓住了,要没有范如霜安排,在你成为凤凰市副市长之前,还真的没什么机会见到他。”

    “喂喂,你帮我分析一下乔小树嘛,”陈太忠不满意了,伸出筷子,轻轻地敲打她的手一下,“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说的才是正经的,你别打断我,”吴言瞪他一眼,“反正,这个氧化铝项目,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能下来,你是该帮范如霜,不过也别太用力……”

    “你做事的风格,我还是了解的,太急于求成了,”她又看他一眼。“我是怕你为了帮她,反倒是把黄汉祥惹了,那样可就本末倒置了。”

    “好好。我知道了,”陈太忠点点头,吴言却是不管他。兀自滔滔不绝地说着,“而且,就算黄汉祥好说话,你也别用力关说,养贼自重这话,你总是知道的吧?能借机多接触几次。跟黄老建立起关系来,那是最好的!”

    陈太忠终于被她地话引歪了思路,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照你这么说,要是范如霜办得顺利,我是不是有必要去坏一下事?”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啊,证明你成熟了。反正你和她没什么深交。”吴言笑着点点头,可是下一刻,她的眉毛皱了起来,为难地摇摇头,“不过,这个对你来说,太难了。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对我来说,很难?陈太忠的眉毛也皱了起来:哼。有机会地话,哥们儿倒是要试一试!

    “你不用不服气,”吴言瞪他一眼,做了大半年的枕边人,这点怎么可能瞒得过她?

    为了防止这个大男子主义异常严重的家伙产生逆反心理,说不得,她只能主动改变话题,提起了乔小树。

    “其实,你现在已经没必要去顾忌乔小树了,他对你产生不了太大地影响,”她笑着摇摇头,“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一个没什么靠山的弱势副市长,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

    这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我从来也没顾忌过他!陈太忠觉得有点郁闷,搞清楚这个,对哥们儿情商的锻炼,有好处啊。

    其实,吴书记这话也不太靠谱儿,毕竟一个是主管市长,一个才是个小小地副处,可是陈太忠的强硬作风,已经众所周知了----凤凰科委副主任大闹省科委的事情,都反应到章尧东这儿了。

    反应意见的方式,是用正式的公函,董祥麟在公函中阐述了事情经过,并且希望凤凰市党委在考核干部的时候,最好能做到德才兼顾,多从党性和原则考虑,不要搞出“目无原则、目无组织、目无大局”的三无人员!

    章尧东见了这封血泪控诉的公函之后,冷冷一哼,直接丢给了来汇报工作地吴言,“哼,什么时候,科委也能对凤凰指手划脚了?”

    吴言翻看一下,却是谨慎地建议,“要不,上一下民主生活会?”

    她这个建议,听起来有点铁面无私地味道,民主生活会,那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会,书记的飙会,连常委会上不好讲的话,在这里都可以畅所欲言。

    但是,其中也是有玄机的,这种会本身就是分层级的,一般而言,科级的这种会,都是过场地,正经是到了县处级,借机整人地才多。

    可是到了地市级,情况就又要好很多了,至于省部级……几乎没什么人这么整人----那讲究的是一击致命,整人时没准脸上还带着笑呢,根本不时兴什么吹风。

    所以,吴言这个建议,无非就是说:咱们是不是,要给省科委一个台阶下?

    “上什么上啊?”章尧东哼一声,强势书记地姿态一览无遗,“太忠同志已经向我做过汇报了,这件事要辩证地看,双方都有错,三七开,陈太忠错了三分!”

    说到这儿,章书记反倒是讶异地看了吴言一眼,“小吴,小陈是你们横山出来的啊,你对他的党性和原则有怀疑的话……想想邝舒城的案子,那时候他才是个副科!”

    “正因为他是红山出来的干部,我才提出这个建议的,”吴言笑笑,“我不能给章书记脸上抹黑。”

    “用不着,”章尧东不以为然地摇摇头……

    总之,陈太忠现在已经市里是挂了号的刺儿头了,身后势力又强大,何必去买乔小树的面子?

    连吴言都这么认为!

    当然,吴书记做事,虽然也算强势,可却是比陈太忠讲理多了,“段卫华回来了,章书记也挺支持你,到时候你提前邀请一下,请一个过去总不是难事吧?”

    这俩在,乔小树想说什么,就得掂量一下了----更可能的是。乔市长都不会去了。

    说到这里,吴言的眉头禁不住皱皱,“章书记对你的科委的展。挺注重地,我有时候真的有点奇怪,不过不好问他……”

    那是他觉得我运道好。是迷信!陈太忠心知肚明,可是他没解释,没必要,而且,白书记也未必就愿意相信,章书记会迷恋这些不靠谱的东西。那么,说它作甚?

    “好了,娘子,时间不早,歇息了吧?”陈太忠既然放下了心思,就又饱暖思那啥了,只是下一刻,他想起来。裤裆里还有些许地板结的粘液需要清理。“我去上个厕所先……”

    “我也去……”吴书记早就酝酿好了情绪,一说就来电,眼中登时漾起柔情无数,低声言语,“要不,我帮你扶着?”

    呃,那个……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趁着身子背转她的时候。手不着痕迹地伸到裆部---穿墙术,我穿!

    硬生生地。他在几秒钟内将那些残存地板结清理得差不多了,只是,指间还夹杂了些许卷曲的毛……看来,还是不能随便偷吃啊

    半个小时后,紧张的战斗告一段落,不多时,卧室里传出男人的声音,“今天,你挺那啥的嘛,这是……春天到了?”

    “还不是你说的,要去京城?”吴言地声音,鼻音很重,听起来慵懒无限,“这么好的消息,谁不高兴?”

    对官场女人来说,权力也是极好的**,这在她身上,体会得尤其明显,陈太忠一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干笑两声,心说到时候我倒是想试试,我坏事的能力,也省得你小看我。

    反正,就算跑下来,那也是青旺的项目,跟凤凰有毛的关系?

    “太忠,”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

    “嗯?”

    “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哦?”

    “区里的房子,要交钥匙了!”

    交呗,陈太忠心里正琢磨着,去京城该如何如何呢,听到这话,不经意地点点头,“哦”,只是,话一说完,他才想起来,吴言这是说,房子一装,两家就能住一起了呢!

    “唉,问题是,照这么忙下去,我怕我连回家地时候都没有了,”他叹一口气,“真是越来越忙了,怎么别人活得就那么滋润呢?一个月能喝半吨茶水!”

    他这话半是感慨半是心虚,那啥,小白同学,俺家很多花要浇水呢,要不……让她融入组织?

    “你那个检测,快点办吧,要不交了钥匙就不好说了,”吴言心里,一直为他着想呢,“钥匙交得晚,原来是承建商地问题,一直碍事,现在区里决定了,换锁。”

    第七百八十四章会接着会

    原来,横山区里的房子是项大通在的时候承建的,遗留下一些历史问题,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决算远远过预算,项区长到文庙区去了,却留下一个尾巴给吴言。

    吴言肯定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为大家张罗盖房子的是你项大通,好名声你担了,现在房子的决算款多了百分之三十出来,你让我再向大家收钱,还是说从财政里拿钱?

    吴书记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说话地,又有章尧东撑腰,让她因为项大通地糊糊事去买单,那简直是做梦!

    当然,她还有几个选择,比如说从横山区的企业化点缘,支付了尾款,但是这也不在她地考虑范围之内,那样的话,扰人清净不说,最重要的是----我吴某人化来的缘,凭什么补你姓项的窟窿?

    款项迟迟收不回来,承建商找项大通关说,项区长表示无能为力;又拎着现金去找吴言,却被吴言声色俱厉地赶了出去,“你敢把钱留下,我马上就上交纪委!”

    吴书记做为耀眼的明星干部,对这种事原本就极其敏感,而且,她也没弱智到那个份儿上,项大通的关系,她怎么可能去收钱?那不是授人以柄吗?

    于是,承建商就攥了钥匙,不肯交付给横山区。

    几次沟通未果的情况下,区里拍板了。你不交是吧?那好啊,我们换锁……大不了把门也换了,反正毛坯房的门都是那种很简陋的。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陈太忠听到这里。有点为吴言担心,“按规矩,前任留下地一些事情。你得认账,要不那就是坏了规矩……是这样的吧?”

    “他涨得太过分了,已经坏了规矩,”她冷哼一声,“区里的人要戳,戳项大通地脊梁去。我问心无愧。”

    “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一下那个……曲阳工程队?”陈太忠的手,下意识地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摩挲着,“小心那些家伙们狗急跳墙。”

    “没事,那个小老板有点钱,不会做得出格地,”吴言身子侧侧,将自己的头越靠近那宽厚的胸膛,“他不过是想多要点就是了。可是他后面又没什么人……我凭什么给他?”

    “装修咱两家的时候。要找个信得过的人,”陈太忠知道吴言的性子,也就放下了那份担心,“呵呵,很期待呢。”

    “所以你那个检测,要快点了,”吴言听到装修房间地话题。脸上登时红晕再起。“太忠,我还要……”

    约莫在凌晨两点。陈太忠才偷偷地溜出了临置楼,临走之前,丢个“昏憩术”给吴言,好让她一觉睡到天亮。

    早上七点四十左右,他从蒙晓艳家出来,红光满面精神飒爽----他也是憋得久了,好不容易来个大释放,正是所谓的阴阳调和。

    大约在九点钟左右,景静砾拨通了陈太忠的电话,“太忠,省里关于凤凰科委试点的批文下来了,这是新鲜事物,周五下午办公厅想搞个座谈会,你看看,需要准备点什么赶紧准备。”

    “都有谁参会啊?”陈太忠在意的是这个。

    “那无所谓了,段市长要来的,呵呵,”景静砾笑笑,“主要就是谈谈下一步你们科委的设想,对了,记得喊上文海啊,这种场合,正职应该到场。”

    事实上,科委不但是陈太忠主事,景秘书长对科委也只买陈太忠的面子,但是这种情景下,实在不宜做得过分明显,偏颇太重地话,容易引起物议。

    陈太忠一听挺高兴,不过下一刻,他猛地想起,自己不但跟章尧东提起过这事,而且吴言说,章书记对此事也挺重视。

    可是,这话怎么跟景静砾说呢?他犹豫一下,尽量小心地措辞,“景秘书长,我个人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呵呵,没事,就当随便聊了,”景静砾笑着说了,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心说这家伙还真是麻烦篓子,段市长替你搞个吹风会,你还有“个人想法”?

    “呃……是这样,”陈太忠又犹豫一下,做足了模样,才期期艾艾地话,“这个……这是政策性地东西,我觉得……是不是有必要让市委把把关?”

    我靠,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景静砾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他是段卫华的人,听到这话,心里就有点恼火。

    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对陈太忠有点同情,唉,还是年轻啊,你难道不知道,两头讨好的结果,就是两头不落好?“呵呵,这个建议不错,我向卫华市长请示一下吧……”

    谁想,段卫华一听这个建议,愣了一下,方才缓缓地点点头,“嗯,这个建议,确实不错,新生事物嘛,不但要鼓励,还要共同监督!”

    景秘书长一时就有点不明就里了,他走出段卫华办公室,仔细琢磨了一下最近凤凰市的大气候,方才恍然大悟。

    段市长在曼彻斯特出的风头,有点过劲了,章书记难免要心存芥蒂,这个机会,倒是能让两人弥合一下可能出现的裂缝!

    可是,这件事情,有点太小了吧?他又犹豫了,也不知道章书记给不给这个面子,不过……被书记拒绝,那是常有地事儿,请示一下又死不了人。

    令景静砾奇怪地是,章尧东居然欣然答应了,这让他实在搞不懂了,这个……难道说,陈太忠早把局布好了?

    他居然早早地就看清楚了大气候,而且做通了工作?一时间,景秘书长真的有点迷惑。

    倒是段卫华心里有数,这个小陈还真是个滑头,敢得罪省科委那帮不顶事地主儿,却是非常在意章尧东的反应,这家伙,真的是越来越成熟了啊。

    管他呢,借这个机会,让章尧东显示一下存在,也是有必要的!段市长根本就不考虑章尧东拒绝的可能,老搭档了,谁不了解谁?

    陈太忠才放下电话,就接到了刘浩丽的通知,“陈主任,钱……钱到了,我没跟任何人说,你什么时候过来?”

    至于吗,这么激动?他苦笑一声,“你跟梁主任说就成了啊……等一下,嗯,还是我通知他吧,反正,我是要过去的。”

    年轻的主任已经反应过来了,有些事情他是想放手,但是这帮人太不让人放心了,他自己亲口向梁志刚通知,也就隐约带了警告的味道。

    总之,他也是要找文海商量开会的事,索性脑子一转,又通知了邱朝晖,“老邱,再来科委开个会吧,叫上张志宏……”

    放下电话之后,他才愕然地现,哥们儿最近一段时间开的会,简直比这辈子开的会还多呢,这个……希望大家不要反感吧?

    其他人会反感才怪!扯淡的会议,或者有人会瞌睡,但是这种关系科委前途和个人钱途的会,谁能反感……谁又敢反感?

    今天算是好讯频传,钱和政策都下来了,接到通知的人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科委,连王衍都从高新区赶了过来。

    让陈太忠不解的是,最后赶到小会议室的邱朝晖和张志宏还带了一个人来,约莫四十左右,人黑瘦黑瘦的,穿的衣服的档次……甚至还不如科委的主旋律。

    “这位是?”陈太忠有点讶然,拜托,这是咱科委开会啊,怎么把外人领进来了?

    这位嘴一张就想说话,却不防张志宏没命地拉他一下,然后笑着点点头,“我倒是忘了,那个……杨帆,来,你跟我出来一下……”

    一边说着,他一边拽着人出去了,不多时,张处长再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人了。

    与此同时,邱朝晖看一眼陈太忠,眼中有点讶异,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不过终于是忍住了,他这个表情,却是让年轻的副主任看得一头雾水。

    这个会很短,基本上就是个庆功会,只是,当陈太忠说起,明天下午要开吹风会的时候,几个主任一商量,做出了决定---大家都去吧。

    文海是科委名义上的老大,陈太忠是实质上的老大,邱朝晖是政策的执行者,梁志刚没什么理由去,可是这次科委又要了笔钱,与其藏着掖着等人找上门来,还不如大明大方地拿出来说事。

    反正段市长吹过风的事儿,乔市长将来想做文章,也得掂量掂量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