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赶场(书号:760

第七百八十二章 赶场

作者:陈风笑
    钟韵秋微微一愣,警醒了过来,转头看看窗外,天色是黑得不能再黑了,可停车的后院里,有两盏青色大灯,放射出清冷的光芒,还有幻梦城和身后二层小楼里,也隐约泄露出些许的灯光。

    “这里吗?”她有点迟疑,“会有人来的吧?”

    “那就换个地方,”陈太忠笑着打着车,挂着倒档,凭着记忆中的印象,将车慢慢地倒入院子角落两棵大树之中,这里虽然离那两盏灯越地近了,可由于角度的问题,外人倒是看不到车里的情况。

    钟韵秋却是有点愕然,因为她觉得,投射到车里的斑驳灯光,越地明亮了些许,她从车里仔细看看外面,才反应过来其间的奥妙。

    可是反应过来归反应过来,她心里却是压制不住那种紧张,“要不……去宾馆吧,我,我有点害怕。”

    “我赶时间,”陈太忠很无情地回了她一句,可能,他自己也觉得这话有点伤人,“下次吧,下次去找个好地方。”

    赶时间你可以不做的嘛,钟韵秋有点愤懑,不过下一刻她才反应过来,这是今天晚上执意不肯离开他,导致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他不放心自己。

    这……算是惩罚?他一点都不为我心动?这一刻,她真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一时就兴起了点自暴自弃的念头,一边俯下身子亲吻他的脸庞,一边手向下探去。

    触手的,是异常的狰狞!

    “原来,你是在控制着自己啊。”她轻笑一声,心情登时轻快了起来,手向自己身后一伸。拉开了皮裙的拉链……

    不多时,林肯车微微地晃动了起来,只是。这晃动极其地轻微,车又藏在树中,一旁还有小灌木丛地遮掩,倒也没人注意得到。

    静谥夜里,车在动,灌木丛在动。风在动,两盏大灯也在微微地晃动……

    但是同前面幻梦城辉煌的***、喧嚣的歌声相比,这里却是又静得异常,有若一潭死水一般地寂静。

    “呃,不行了,真地不行了……”有女人的声音,在林肯车里响起,慵懒且低微。还夹杂着大口的喘息。“求求你,饶了我吧……”

    “搞得人不上不下地,真是过分,”陈太忠悻悻地叹口气,“怎么就这点水平啊?”

    “我两年半没跟人……在一起了,”感觉到他停止了,钟韵秋低声解释。“缓缓。你容我缓缓行不行?”

    “这个……”陈太忠刚要说什么,“滴滴”的手机短信声响起。半分钟后,车内传来的声音,“不行,有事了,改天吧。”

    “这会儿还有事?”钟韵秋全身乏力,懒洋洋地大张着双腿,丝袜褪到了腿弯,皮裙缩在腰间,半开的蝙蝠衫间,雪白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真有……这么忙?”

    “可不是,”陈太忠看她一眼,自顾自地扣着皮带,在狭窄的汽车空间内整理着衣服,长叹一声,“真要命了……”

    短信是吴言来地,快九点了,她的短信才来,这倒不是什么要紧事,关键是短信的内容,很让人吐血,“提早回家了,做饭中,天黑了就可以过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短信延时”了,九七、九八年的时候,短信平台还不是很完善,出现类似的情况,比较常见。

    估计我的短信,也延时了!陈太忠整理好衣服,调整好座位,心里情不自禁有点郁闷,唉,这偷偷摸摸的,好累人啊。

    男未婚、女未嫁地情况下,生这种啼笑皆非地事情,也只能生在官场了吧?

    “我在民政局招待所住,”钟韵秋勉力欠起身子,开始拾掇自己的衣服,其实,两人都没怎么卸除武装,直接亮出兵刃就开始了作战,收拾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送我一下吧?”

    “那儿也能住人?”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随手递了一张房卡给她,“花园酒店的,我送你过去,条件不错,离这儿也不远。”

    “能不能陪我上去?”钟韵秋一边懒洋洋地拾掇,一边问了,“你太厉害了,我现在都是全身软绵绵的,连手指头都没劲儿了。”

    男人和女人就是这样,一旦突破了这个界限,很多话都能说得出口了----起码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的。

    “比别人棒很多吧?”终于,陈太忠又有一个可以咨询的对象了,第一个是刘望男,后来地雷蕾和张梅却是不好问,其他地人没能力比较,现在可算又能问问了。

    一时间,他都忘了吴言在望穿双眼地等着呢。

    “你是我第二个男人,没什么别人,”钟韵秋的回答,倒也直接,“第一个……唉,不过是在学校里无聊,尺寸不如你,身体也不如你,差得太多了----你差点撑破我!”

    “呃,那真得走了,”陈太忠得到了令他满意地回答,就又想起了吴言,“你自己上去吧,我赶时间,对了,有人问起你来,就说是我朋友。”

    “还有人会问?”钟韵秋听得登时就是一哆嗦,人也警惕了些许,“谁会问?”

    “刚才你没听说吗?许公子,”陈太忠一边起步,一边淡淡地回答,“房间都是挨着的,本来我是照顾他的,这两天他好点了,那边也知道了他身份,应该是不敢下手了。”

    “什么身份?”钟韵秋的眼睛,张得好大,心中隐隐有点激动。

    “许绍辉的儿子,能有什么身份?”陈太忠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笑了一声,“不过,你当不知道就成了,也别说出去。”

    “哦,”钟韵秋有点失落地点点头,她还以为,那许公子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能死死地压住蔡莉和邝天林呢,眼下听到只是一个副省长的儿子,言语中就有点淡淡地失望。

    当然,许绍辉也是省委常委呢,只是,她今天听到的常委名字,实在太多了,眼界自然水涨船高了一些。

    可是,这却又说明一个问题,陈太忠号称不在乎那俩常委,那当是有别的仗恃了,想到这里,她又伸出手,去揽驾驶位上陈太忠的脖颈,“太忠,以后……你要对我好。”

    “好好,”陈太忠无奈地翻翻白眼,心说哥们儿这估计快忙不过来了,今天这一出,可不是你自找的?

    想到这儿,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了,以后不许随便对人笑,听见没有?你看顺眼的例外。”

    看顺眼的?刚得了手,你倒想往外推了?钟韵秋心里有点不忿,不过,这越地减轻了她的心理负担,“嗯,好,只对你一个笑……你可不许学那些衙内,过过手就踢开我啊。”

    “你要真心跟着我,我会帮你的,”这次,陈太忠的声音更平淡了,紧接着车一停,“好了,这就是花园酒店,你上去吧,我赶时间……”

    吴言早在家里等得不耐烦了,心说这小子又有什么事儿了?连个短信也不知道回,真是让人不放心。

    一个人坐在桌边,淡淡地看着桌上的菜由凉变温,由温变凉,她蓦然地现,其实,等待一个人的滋味,真的很温馨、很美妙。

    为了在官场里上进,我又失去了多少这样的乐趣呢?一时间,她就有点感慨,不过下一刻,她的心又变得硬了起来:我已经……已经没有退路了!

    是的,没有了,她目前虽然孑然一身,却是牵挂了太多人的利益在身上,根本无法抛开,也不能抛开----她的自尊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很累啊,真的很累……

    就在她神智恍惚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滴滴”的响声,她下意识地去摸手机,却听到一个男人苦笑一声,“这短信……来得也太晚了吧?”

    响的是陈太忠的手机,他在吴言家,接到了第二个短信---“那明天开会吧。”

    “呀,你吓死我了,”吴言娇嗔一声,人却蹦了起来,才要扑向他,却又是一个转身,不理他了,“别理我……你就不能个信息?”

    “我了啊,”陈太忠苦恼地一亮手机,“你看,你俩小时以前的信息,我才收到……”吴言却是有点纳闷,抢过陈太忠的手机一看,“呀,真的……奇怪了,怎么会这样?”

    “你不知道?”陈太忠真的是太纳闷了,好半天才一拍额头,“我倒是忘了,女人对科技的东西,比较免疫,短信还是我教你的,这么说吧……”

    等他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吴言已经站起身子拿着菜盘子往微波炉里放了,“热一下吧,等你那么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