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八十-八十一章(书号:760

第七百八十-八十一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八十章喝了吧

    “好了,你说第二个条件吧。”

    在电光石火间,周游就做完了这些,拍拍手扶扶眼镜,又恢复了那份文雅,冲陈太忠冷笑着点点头,“那些家伙,回头我给你一个交待!”

    “呵呵,挺狠的嘛,”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还鼓了鼓掌,只是他心里,已经对这个叫周游的家伙警惕了起来。

    是的,他一向是以保护自己的小弟和女人为己任的,周某人心性凉薄至此,手段又毒辣,他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将此人干掉,也好一劳永逸。

    “他办事不利,导致了我的损失,”周游侃侃而言,没半分的不好意思,“正好,他这半年多下来,昧了我不少钱,自找的!”

    “第二个条件嘛,你和他,”陈太忠冲着地上呲牙咧嘴的谭松一扬下巴,“全给我滚出天南去,我看着你们烦。”

    “哦?”周游的眼光,开始变得冰冷,“那这个京华怎么办呢?送给你?”

    “我就最烦你这么说话,”陈太忠一指对方,“再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你也走不了啦,我倒要看看蔡莉和邝天林怎么救你!”

    “你连这个都知道?”周游听得,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对方知道邝天林是正常的,毕竟这个会馆有邝家的暗股,可是蔡莉……那是谭家兄弟的关系啊,想到这儿,他不禁扫一眼倒在地上的谭松。

    他根本没料到,陈太忠了解京华的底细,是反着来的,再加上胡图龙的出现,让他越对谭家警惕了起来,所以。是先知道蔡莉,后来才知道邝天林的。

    “知道这,算个毛,这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人多了,”陈太忠哼一声,脸上却又挂上招牌笑容,“呵呵,井底地蛤蟆,你见过多大的天啊?”

    “好了。我走人,”周游双手一举,脸上苦笑,“你缓两天成不成?我把会馆盘出去。立马走人,玩不起。我不玩了行不行?”

    他是真有退意了,陈太忠给他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身为政府官员,能操纵黑道倒也常见。可是能知道“白肚皮”并且不将其放在眼里。那就绝对不是一般的怪异了。

    当然,对方可能是在吹牛,但是周游觉得不是,人家都不把蔡莉和邝天林放在眼里呢,这是一般土棍做得到的吗?

    妈了个巴子,怪不得这厮叫“瘟神”呢,有这种能力。凤凰市横着走了。绝对的。

    而且,陈太忠的武力值。也是周游非常忌惮的,保龄球馆有摄像头,不但录下了许纯良被打的镜头,也录下地陈太忠打人的过程。

    别说陈太忠了,周游自问,就算自己对上那个女人,都未必是对手。

    “呦喝,这么识趣?”陈太忠听到他的回答,反倒是愣住了,好半天才笑着点点头,“周游,我现得对你做出另外的评价了,你很不简单啊……”

    “海上讨生活地,本来就是这样,”听到陈太忠这话,周游心里没由来就是一哆嗦,脸上终于没了那股书生气,取而代之的,是几分萧瑟,“当断不断,必有其乱……所以,我能理解你地心情。”

    “我挺欣赏你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么着吧,你不用走了,把你的父母、老婆、孩子都带到凤凰来,大家认识一下,你继续经营你的京华,怎么样啊?”

    这家伙真的是个人才,手辣能打又心狠,陈太忠很担心放了此人走路之后,会给自己地亲戚朋友之类地,带来什么麻烦。

    既然不想留人,放走了又不放心,索性不如多收个小弟算了,降伏这种人的过程中,应该也能帮助情商有所长进吧?

    听到陈太忠的要求,周游的身子登时就是猛地一震,脸上红橙蓝白地变幻半天,才艰涩地咳嗽一声,“这个……陈主任,我真的有点不想在天南呆了。”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说实话,他也没下作到那种程度,想用对方的家属来胁迫对方,那样做也太不入流了----不过,他不是担心自己家人吗?

    既然担心,他少不得就要测试一下对方对家人的态度。

    老话说得好,“以己度人”,一个人要认为,家人对自己很重要,那么,他基本上会以同样地思路去考虑别人。

    要是周游是个漠视家庭地人,就不会觉得这个要求有多么过分,同理,周游也不会认为,干掉陈太忠的朋友,会给陈某人带去多大地心理负担。

    当然,在利益驱动或者走投无路之下,周游挟持了陈某人的家人和朋友,以求得什么条件这种事情,没准是会生的,但是他真的生性凉薄的话,就绝对不会考虑直接干掉某人来打击陈太忠。

    陈太忠怕就怕自己的朋友在不知不觉中被干掉,却是绝对不怕被人胁迫,你丫手脚再快,我丢个定身术过去,不信你能动得了。

    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个建议,算是万无一失的,周游生性凉薄的话,自然不惧喊来自己的家人,他也就不怕对方算计自己的人、

    要是周游有些人性,不想喊来自己家人的话,那么,他就一定要让其就范,通过控制其家人,达到控制周游的目的!

    能算清这个帐,陈太忠情商的长进,那真是……没办法形容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陈某人认为,就算在自己身边安个定时炸弹,只要自己有手段禁锢,却是不怕对方翻出天去----这一点对其他人来说,具有不可复制性。

    “其实呢,凤凰是个不错的养老的地方啊,”他笑嘻嘻地看着周游,“山清水秀,风景宜人的。不像海上,风浪那么大啊。”

    听到这话,周游的脸色更白了,他犹豫好半天,才低声话了,“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陈主任,这次我的人做错事。我认栽了,而且……”

    说到这里,他看一眼钟韵秋,迟疑一下。咬牙说了下去,“而且惹了许公子。本来就不好在天南呆了,我计划着,就是风头过了把京华转出去的,你……放我一马成不成?”

    “啧,你这个要求。让我很为难啊。”陈太忠被他这一眼提醒,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一时心里就麻烦得不行。

    干掉眼前两个,再抓着谭松去找他哥哥,然后来个一勺烩,这是最正确地选择,可是……你姓钟的掺乎什么啊?

    我总不能把她也灭了不是?虽然她已经听到太多不该听到的东西了。

    “算了。这样吧。”想到这儿,他笑嘻嘻地打开两瓶洋酒。用戏谑的眼光看着对方,“干掉这两瓶酒,我就给你时间,转移你的产业……”

    “一点五升的拉图,两瓶?”周游是个识货的,脸上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这么大两瓶酒,谁喝得了啊?

    “没错,你为难我,我也就只好为难你一下了,”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我一向说话算话的,喝了,我就给你时间。”

    这是个疯子!周游真的无话可说了,15oo毫升地拉图……那得多少钱?

    他虽然做走私贩子出身,但身家不薄,也常去港澳台和欧洲游玩,挥霍起来一点不含糊,眼界比国内大多数人不知道高出凡几,自是清楚,这种大瓶名酒市面上极少,都是用来庆典或者收藏的,你……让我喝掉?

    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把你领到一辆法拉利面前,一指车前脸窗户----你用拳头把玻璃砸烂,就可以走了!

    我怎么找了这么个对头出来?他真的有点郁闷了,他看看陈太忠,再看看谭松,“我俩一人一瓶行不行?”

    我跟他还有帐要算呢,陈太忠刚想拒绝,却想起今天晚上,自己还要夜蹿两家,犹豫一下,终于叹口气点点头,“嗯,算了,便宜你俩了。”

    谭松也早被陈太忠的一系列言辞和做派吓傻了,听到这话,咬牙切齿地挪动着身子爬过来,就去伸手拿那大瓶酒,“你记着你说地话!”

    “咦,慢着,你的腿怎么了?”陈太忠看着他,很“讶异”地问了。“我不小心摔地,”谭松冷冷地看着他,眼中是无法抑制的恶毒,“成不成啊,陈爷?”

    哼,算你识相,陈太忠冷笑一声,“按理说,我是不该对投资商这么没礼貌的,不过,我看你不顺眼啊,喝了这瓶,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和你哥离开天南,永远都不要回来,听到没有?”

    “我听到了,陈爷!”谭松再次点点头,脸上平静异常,“我可以喝了吗?”

    第七百八十一章鞋垫故事

    “我本来是要慢慢玩死你们的!”看着两人吐得稀里哗啦,陈太忠轻笑一声,站起身来,“好了,你们呆着,我要走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去拽钟韵秋,很灿烂地一笑,“你看,我本来不让你来的,是你偏要来。”

    钟韵秋早就吓得小脸刷白,话都说不出来了,被他这么一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一言不地跟着就走。

    陈太忠开门四下一看,果不其然,萧牧渔在不远处正张望呢,他走过去一拍那厮地肩膀,“和尚,告诉十七,把那三个人送回京华,我先走了。”

    陈太忠扯着钟韵秋才走了两步,一旁一个拖地地保洁员脚下一滑,身子就向两人栽了过来,手上的墩布也脱手了。

    陈太忠的反应却是一等一的,眼见保洁员头斑白了,要摔这么一下,估计十七该出上千的医药费了,手一伸就搀住了她,“喂,小心点儿!”

    保洁员站稳身子,抬头看他一眼。惊喜地笑笑,“哈,是陈书记啊。”

    “你是……”陈太忠隐约觉得这女人是在哪里见过的,可偏偏一时想不起来了,女人的头花白了,脸却不算苍老,约莫四十出头----应该是纺织厂地女

    “我……那两双鞋垫,合脚吗?”女人支吾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

    “哦,是你啊,谢谢,挺合脚地。”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记起来了。当时安置了下岗女工之后,有个人送了自己两双手纳的鞋垫----确实不错。

    刚收拾了京华地人,他的心情还算不错,遇到知恩图报的这位,他又顺手搀扶她一下。心情就更不错了。“嗯,想说什么,你直说!”

    四十左右,头就花白了,这显然是生活的压力导致的,要是小忙的话,帮帮也无妨的吧?

    “听说……您去了科委了?”女人目光闪烁。不敢直视他。一看就是没求过人的样子,“那个。我家老头子……”

    女人的老公,是以前凤凰无线电厂地,十年前承包了厂里的小卖部,算是比较早吃螃蟹的那批人,富裕过一阵,不过由于不善跟领导处关系,有好处不知道大家分,最后以“贪污罪”被判了五年。

    此人放出来有两年了,却是由于年纪大了,没个去处,前一阵去了某家电售后服务部,却不小心撞见了别人接私活,直接被开了。

    “哦,”陈太忠点点头,“你是说他精通电路和无线电元器件?”

    “是啊,他以前还领导过攻关小组呢,”保洁员很自豪点点头,脸上也散放出些许的光泽,“八三年毕业地大学生,货真价实!”

    哎呀,姜世杰跟这家伙比,该偷笑了,陈太忠心里叹口气,那厮当了个乡长就郁闷至今,也不看看,这位的惨象。

    “让他去凤凰大学科教仪器商店找邱主任吧,就说我介绍地,让他试试工,”陈太忠想起来,前些日子说的射频卡的工艺问题,登时就是灵机一动。

    不过,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到,“可是,他要水平不够,那我也爱莫能助了!”

    “那是那是,谢谢陈书记,”保洁员笑着连连点头,脸上愈加地容光焕了,“他要不行,那我也没脸再说啥了。”

    你老公……陈太忠还想问,却见十七带了四五个人向那个包间走去,心里有点腻歪,点点头,也不做声,拽着钟韵秋向门口走去。

    直到坐进林肯车里,钟韵秋都始终一言不,陈太忠看着她,笑着摇摇头,“唉,何必呢……何苦呢?后悔了吧?”

    钟韵秋没命地点头,身子也在微微地颤抖,短短的半个小时,她听到了太多她不了解地辛密,也见识到了陈太忠地冷酷无情。

    这个连蔡莉和邝天林都不放在眼中的家伙,想要收拾她这个小小的办事员,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至于说偶遇那保洁员,以及陈某人释放出的善心,并没有让她宽心多少----人一辈子,谁不会偶尔做做好事呢?

    “你很让我为难,”冷冰冰的,陈太忠的话打破了车里的寂静,不过下一刻,他又笑了起来,身子懒洋洋地向靠背上一靠,“呵呵,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我……我做你地女人,”钟韵秋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原本还有点不服气陈太忠地傲慢,等着他来倒追自己呢,可是,见识到陈太忠的蛮横之后,她终于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地幻想。

    陈太忠话中所透露出来的东西,真的让她胆战心惊,那个层面的东西,是她从来都不敢想的……有些东西,果然未必是传言啊。

    “好不好?我做你的女人?”一边说着,她一边凑近了陈太忠,拿起他的手,穿过低胸的领口,放在了自己柔软的胸脯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点,“我很乖的……真的。”她可是不知道,眼下不过是陈某人的恶趣味作就是了,今天她惹火的打扮,就让他颇有点心猿意马,只是想着晚上要交的作业太多,也就不想增加新的科目了,才休了那番念头。

    但是,好死不死的,钟韵秋目睹了他同谭松和周游打交道的过程,到了这个时候,他想放过钟韵秋都不行了。

    “嗯,”陈太忠鼻子里出了懒懒的一声,手上微微用力掏摸一下,觉得那文胸碍事,直接推开,攥住了一团柔软的丰腴,呃,手感不错,就是……弹性略略地不足,手心里有个硬硬的东西----这种情况下,她也能兴奋?

    其实,人家那是吓得成了那样。

    “我……我有很多女人了,”某无良仙人手上恣意轻薄着,嘴上兀自在道貌岸然,“你不会想不到吧?”

    “想得到,”感觉到他对自己似乎有点兴趣,钟韵秋的心登时放下了大半,壮着胆子,伸手去摸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不过,我不介意跟她们分享你。”

    这种话在若干年后,被都市小说里的女人们用滥了,但是此情此景之下,她还有表示介意的权力吗?

    “但是,我介意,”陈太忠的另一只手,也袭上了她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触手绵软又顺滑舒爽,果然妙不可言。

    你介意?钟韵秋听得心中就是一喜,只是很遗憾,那喜悦尚未充满她的胸臆,陈某人直接狠狠一棒砸了过来,“我的占有欲很强,不许你学我,你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他的态度很霸道,语气也很生硬,但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一辈子吗?”这个问题,钟韵秋早想过了,倒也没怎么奇怪,“那除非你给我一个名分,女人年纪大了不结婚,会显得很另类,尤其在官场里!”

    “那倒不至于,眼下吧,”陈太忠放在她大腿上的手,开始微微用力揉搓,“你随时可以离开,不过,你要提前告诉我,我不喜欢跟别人共用什么东西。”

    “这个没问题,”钟韵秋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了,因为怕麻烦,自打两年前从学校毕业后,她就没有再尝到过肉味了,最多不过就是被人有意无意地揩揩油,却不是出自她的本意。

    而陈太忠手上功夫煞是了得----这要托刘望男指点有方,他身上又散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气息,再加上蛮横的作风,更彰显出了此人的飒飒雄风,她有此反应,倒也算得上正常。

    “而且,你还可能,跟其他女人一起陪我,能接受吗?”陈太忠继续厚颜无耻地问,手却很有技巧地向大腿根部慢慢地攀升,“嗯,好像感觉到一些热气了……”

    钟韵秋犹豫一下,眯着眼享受着那经年未见的手眼温存,一时间也懒得计较了,“好吧……”

    “那轮到你来了,”陈太忠将椅背放倒,又向后挪移了些许,整个人懒洋洋地躺倒,打断了她惬意的享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