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七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七百七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我靠,哥们儿还真是神仙!入耳这话,陈太忠不服气了。

    可是再一想,出名滑头的梁志刚都说出来这么贴心的话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笑着点点头,“这个……这个规矩我懂啊,不过,从要饭的碗里抢食儿,有点说不过去吧?”

    “十个点儿,”梁志刚闷了半天,终于瓮声瓮气地开口了,显然郁闷无比,“这个数儿正常,过了的话,我无条件支持你折腾。”

    其实他清楚,十个点儿只是基数,贡献出五十万,换来上面不再对这笔钱的支出指手画脚,这还是科委有陈太忠这么一号人在,要不然,二十个点都可能。

    当然,至于这五十万该怎么支付,给什么样的人,那花样就多了,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陈太忠久久不能言语,憋气啊……真的太憋气了。

    好半天,梁志刚又话了,“有了这五百万,咱就不能算要饭的了……最起码暂时不算了,你以为我愿意给他?”

    “那你通知大家一声,这几天别接乔小树的电话,”陈太忠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只能使出歪招了,“我***不给他提前沟通的机会,他要敢突然袭击,我就敢扫他面子!”

    “那……我试试吧,”梁志刚犹犹豫豫地点点头,显然,他不太看好这一招,“不过。邱朝晖那儿。还是你说吧,我跟他……有点那啥。”

    邱朝晖……不是恨文海恨得最狠吗?陈太忠听到这话,又有点搞不懂了。怎么现在我感觉,你俩的怨气,比那俩还大呢?

    科委这儿,还真是乱!他真的有点搞不懂这些人的思维,一时就有点感慨,不过转念一想,我能把这一团乱麻理顺地话……估计也是很锻炼人地吧?

    “行。没问题,”他手一挥,算是谈话结束,然后就摸出了手机,梁志刚对他这做派习以为常了,转身就走了,看那样子也没什么芥蒂----国人虽然习惯推翻权威,但是对绝对的权威,一般来说还是保持着一些敬畏的。

    听到陈太忠地话。邱朝晖的反应也很激烈,“这成什么了?科委好不容易有点钱,就让他们这样祸害?我能想到,可能是哪两个人告诉乔小树了,要不要我现在找他们谈谈心?”

    “算了,你提前谈心。反倒是不好了,”陈太忠笑一声,“传到乔小树那儿正经是麻烦了,咱做好准备就完了,不给他提前沟通的机会。”

    “呵呵,太忠,辛苦你了。”邱朝晖笑一笑。

    不辛苦啊。陈太忠挂了电话,开始琢磨。为什么梁志刚那么提防邱朝晖,而邱主任反倒是那么支持梁主任呢?

    难道说,是邱朝晖怕乔小树循着惯例,摸到他的创业基金上?想到这儿,陈太忠不禁笑着摇摇头,多虑了,哥们儿估计多虑了,人心不能细腻到这么个程度吧?

    他正琢磨呢,手机响起,仔细一看,心里凉了半截,不是吧,晚上我要跟吴言吃饭呢,你掺乎什么啊?

    手机上的三个字并不大,但是很惊心动魄----“蒙通宅”!

    我知道欠你一个解释,不过,你也不用这样吧?心里碎碎念着,他还是接起了电话,“你好……”

    唐亦萱对他这人模狗样的腔调也没吃惊,很平静地话了,“陈太忠,下班以后过来一趟吧?嗯……带上晓艳。”

    这一刻,陈太忠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我说,不带这么玩儿人地啊,哥们下班以后的事儿,安排好了啊。

    等他回味过来“带上晓艳”四个字的时候,心里越地愤懑了起来,禁不住愤愤地嘀咕一句,“我说,我治好了文海的女儿,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那女孩儿好了吗?”唐亦萱惊讶地反问一句,随即轻笑一声,“我不需要报答你,我能原谅你而已……找你有事儿呢。”

    原谅我?那就原谅好了,可是……我做了什么来着?陈太忠挂了电话,想了半天,才想起,似乎,唐亦萱是不喜欢自己同时跟任娇和蒙晓艳混在一块儿。

    切,九十年代了啊,马上都千禧年了,你个死脑筋!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声,抬手看看时间,觉得基本上就到点了,犹豫一下,该不该去叫蒙晓艳呢?

    叫上蒙晓艳的话,晚上十有**就没办法同白书记开会了,这日子过得,哥们儿想那啥都忙不过来啊。

    他转念一想,算了,还是接上她吧,现在哥们儿风头渐劲,这晚上六点多出入三十九号,给人看到了,没准会歪嘴,喊上蒙晓艳就自然多了。

    蒙晓艳正好没事,都没要他接,打了辆车同他汇合,两人直奔市委大院,路上蒙校长突奇想,“会不会又是那个姓吴的找上门了?”

    这件事,陈太忠曾经跟她说起过,连任娇都知道,男男女女们在事后无所事事地嚼嚼舌头,什么事不能说呢?

    “啧,”陈太忠咂咂嘴,又哼一声,“吴秋水找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我给他准备好大餐了。”

    “要是他的话,你看我收拾他,”蒙晓艳对唐亦萱有敌意,但是这不代表她能容忍继母被人泡----尤其还是有妇之夫的这种。

    她猜对了一部分,三十九号确实有人,还是一个男人,遗憾地是,她不能收拾这个人,王宏伟一直挺疼爱她的,这一点她非常明白。“唐……那个唐姐,”陈太忠结结巴巴地一指王宏伟,震惊异常。“你叫我来。是因为,因为王书记?”

    “你不用叫我书记了,我真的承担不起。”王宏伟苦笑一声,“我说陈主任,麻烦你消停消停好不好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陈太忠很无辜地看看唐亦萱,却现唐亦萱正笑吟吟地看着桌上一块刚打磨好的玉石,这块玉是陈太忠帮她选地,她每天破一点,终于在前天搞定了。

    感觉到他在看自己。她抬起头来,冲陈太忠笑笑,“王书记地意思,是你俩沟通一下,有些时候,你让他有点被动。”

    岂止是有点被动?简直是非常被动!要不然地话,王宏伟何至于把状告到唐亦萱这里?堂堂一个老男人,政法委书记,要一个小女人主持公道?

    “我觉得。以后咱们可以加强沟通,”王宏伟一本正经地看着陈太忠,“有什么事,咱俩商量着来,行不行?你知道你给我造成多大麻烦吗?”

    陈太忠看看唐亦萱,又看看凑到王宏伟身边的蒙晓艳。想生气吧,这气生不起来,想贫嘴也觉得不合适,终于是郁闷地摇摇头,“生什么事儿了?”

    “唐姐,你跟他说吧……”王宏伟翻个白眼。

    等陈太忠听说,小董居然从京华里面领出一个重要人物。禁不住一拍大腿笑了起来。“哈哈,好啊。让他们再欺负许纯良!”

    “问题是我跟着倒霉啊,”王宏伟瞪了他一眼,“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人家会把怨气转移到警察局?嗯?”

    “这个不是……”陈太忠刚想狡辩,不是自己干地,可是想想自己身边就是唐亦萱,隐隐觉得这么抵赖有点丢人,于是咳嗽两声,“咳咳,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吧?”

    “能让张智慧出面保人的,来头小不了!”王宏伟恨恨地看着他。

    “来头也大不了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再大一点的话,张智慧也得跟人家联系得上呢。”

    “你懂个屁,别人不能传话啊?”王宏伟最见不得的,就是他眼下这种样子,“张智慧……张智慧就是一个干脏活的,他跟小董是一类人,你知道不知道?”

    王书记真地是过于愤怒了,居然不小心点出了实情。

    第七百七十八章京华要妥协

    最终,陈太忠和王宏伟还是达成了协议,陈主任将来要收拾什么人地时候,必须提前打招呼,采用什么手段,必须在事情生之后,第一时间通知王书记----唐亦萱和蒙晓艳是公证!

    这事儿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王宏伟怎么会这么在意这点小事,专门来三十九号寻求支持?

    这么想地人,就大错特错了,王书记主要是被陈某人神鬼莫测地手段吓住了,众目睽睽之下能把保险箱里的纸币换成卫生纸也就算了,一晚上盗遍京华而丝毫不露痕迹,这就实在太吓人了。

    这厮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燕子李三也没这两下吧?

    而且,非常凑巧的,陈太忠每每出手,总会招来意外的大家伙,王书记是**人,又是警察,胆气过人,是不讲迷信的,可是事实一贯如此,却由不得他不信这个邪:这厮真的是瘟神、霉星加太岁啊。

    其实,在王宏伟心目中,陈太忠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个可交之人,两人虽然时常拌嘴,可真要说起来,他还是很信赖陈太忠的。

    但是,他实在是不能忍受陈某人为所欲为地胡来,抗议吧,人家带理不理地;来硬的?人家后台比他硬;阴人?省省吧,那厮一向不给别人留什么把柄。

    最要命的是,阴陈太忠的人,一般都是被阴的下场,王书记绝对相信,自己要是出手,成功阴掉陈太忠的可能性,远远低于自己“被瘟掉”地可能性。

    所以,他不得不来找唐亦萱主持公道,那个啥,我只想多一点知情权,行不行啊?

    既然双方商量妥当了,陈太忠的好奇心就起来了,“等一会我去张智慧问问。到底是什么人被堵在里面了。”

    这没准。能拿住某些人的把柄呢,他不无得意地想着,由于心中想着美事。他的眉毛不由自主地上下抖动着。

    “不要!”在场地其余三人,齐齐喊出了这俩字,接下来,三人交换一下眼色,还是蒙晓艳开口了,“太忠,有些规矩。你得遵从,没准你这一去,就害了张叔叔呢。”

    呃,真没劲,陈太忠叹口气……规矩,又是规矩!

    ----乔小树今天是诸事不顺遂,不过,他要是知道,有这样身份地四个人。都不敢打听他的来历,心里估计也会平衡不少吧?

    “要不,咱们现在去张智慧那儿,吓他一吓?”王宏伟见陈某人地毛顺了,终于也有心情开玩笑了,“饭点儿了呢。唐姐你也不总出门地。”

    唐亦萱点点头,才要说话,陈太忠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地是钟韵秋,她在那头娇笑着,“陈主任,听说你从阴平回来了,晚上一起吃饭吧?”

    不知道她笑的时候。捂嘴没有?虽然面对着两个美女。陈太忠禁不住还是要浮想联翩一下,“这个……你让我考虑一下。”

    他考虑的是。自己要不借这个机会脱身的话,估计就赶不上白书记的“茶话会”了,哥们儿我晚上还要问计呢。

    “吕主任回去了,我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钟韵秋叹口气,煞是有点闷闷不乐地味道,言若寂寥异常,实则暗示明显,“工作压力挺大的,想找个人聊聊。”

    “呃……”陈太忠正在沉吟,蒙晓艳已经挪过了身子来,轻轻一哼,眼中放射出警惕的光芒,轻声喝问,“女人?”

    “成,那就碧园吧,”陈太忠原本还在考虑呢,被蒙晓艳这一声说得登时拿定了主意,“要个贵宾间,跟老乔说一声,就说我要去!”

    随便一个女人的电话,你都这么着紧,这还了得?尤其还当着唐亦萱和王宏伟----这是故意给我难看吧?

    蒙晓艳的脸登时就是一变,其实,话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了----平时两人打闹惯了,可是陈太忠的话,却是让她面子上有点下不来。

    下不来归下不来,可是……接下来陈太忠瞟向她一眼,看似平淡,眼神中却带了极深的冷漠和一丝愤懑,这一刻,蒙晓艳猛地现,自己的身体恍若在瞬间被抽得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躯壳了。

    一种大厦将倾地感觉,蓦地袭遍她的全身,她似乎在瞬间又回到了一年前那孤立无援的心境中,小脸在一瞬间变得刷白。

    陈太忠就算不用眼,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她的情绪波动,登时就有点自责了,嗯嗯啊啊两声挂了电话之后,转头冲她一笑,“呵呵,曲阳政府办的,想拉点投资,你这家伙……想哪儿去了?”

    下一刻……春回大地!

    “看把你凶的,要吃人了,”蒙晓艳低声嘀咕一句,心里却是美不滋滋地,这家伙居然向我解释,知道让步了?

    “咳咳,”王宏伟咳嗽两声,“太忠,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动京华?”

    “我答应了许纯良,要给他出气,”陈太忠郁闷地皱皱眉头,“那帮人这两天不敢出来,等他们出来,直接抓人走,总可以的吧?”

    “那我就放心了,”王宏伟站起身子,“以后有什么事儿,记得多联系,我走了……唐姐、晓艳,再见!”

    他这一走,大家就登时散场了,蒙晓艳原本是打算跟着陈太忠去碧园的,不过,想想刚才陈某人火的样子,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余悸,只能低声吩咐一句,“晚上早点来……”

    “嗯,尽量早点,”陈太忠心里郁闷地叹口气,心说五场会开下来,能早得了才怪,不过眼下却是不宜点破。

    其实,他不过是找个借口离开蒙晓艳而已,而且他都想好了,直接联系吴言,晃点了钟韵秋----我有事呢,回头再说。

    怎奈吴书记不回他的短信,那他也就懒得枉做小人了,琢磨一下,又叫上了谢向南,同赴碧园。

    钟韵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上身是奶白色长摆休闲蝙蝠衫,开得极低的胸口处肉光致致,很让人怀疑她里面有没有穿内衣。

    下身是黑色地小皮裙,短小地皮裙下是肉色丝袜,脚登白色高跟皮凉鞋,紧窄的皮裙将她臀部地曲线勾勒得一览无遗,走动间,甚至能清楚地看清她臀大肌的抖动。

    她刚笑吟吟地迎上陈太忠,不小心就看到了他身后的谢姓灯泡,眼中掠过一丝失望,嘴上却是亲热得紧,“呵呵,谢科长今天也有空?”

    “他蹭我的,”谢向南短短地解释了一句,意思是说,陈某人在吃他的经费,没办法,陈主任在招商办的经费,基本上都落到科委去了。

    谢科长不喝酒,钟韵秋的酒量倒是还成,频频向陈太忠劝酒,不过,陈主任心想着待会儿还要再吃一顿,这个酒量……还是控制一下的好。

    他这一控制不要紧,钟韵秋反倒来精神了,不多时,她一瓶75o毫升的张裕解百纳干红下肚,陈太忠也硬着头皮干了两瓶竹叶青。

    “不行了,这个酒后劲儿大,还有补劲儿,喝了掉头,”听到钟韵秋舌头有点大了,陈太忠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要不,咱们回吧。”

    谢向南多少喝了点干红,话稍微多了一点,抬手一看表,“呀,真的不早了啊,七点半了,我也该走了,晚上还要赶个文件呢。”

    其实三个人吃饭用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算快的了。

    “谢科长你先走,我没事,再跟陈主任喝点,”钟韵秋叹口气,“无聊啊,喝好了正好回去睡觉,也省得想那么多烦心事

    陈太忠眉头一皱,刚要说什么,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却是十七,“陈哥,京华的老板要找你,我以前一个同事引见的,你来不来?”

    “去,为什么不去?”陈太忠哼一声,“我现在就过去,让他们等着!”

    原本他就想尽快把京华的事情搞定,一来他最近确实忙,二来就是王宏伟今天都郁闷到找唐亦萱了,做人嘛,当适可而止。

    再说,借此摆脱这个钟韵秋也是不错,他挂了电话,冲钟韵秋笑笑,“让老谢送你吧,我要去一趟幻梦城。”

    钟韵秋愣了一下,笑着点点头,“那好啊,我最喜欢边喝酒边唱歌了,我也去……好了,这次我请客。”

    陈太忠看谢向南一眼,拜托,这可是张慧玲的朋友,你那啥……不说说?谁想谢科长的眼光茫然地扫过,“哦,那我结账就走了,不等你们了。”

    看我笑话?陈太忠已经略略了解了点谢向南的心态,心里禁不住冷冷一哼,切,谁怕谁啊?

    “好吧,那就一起去吧,”他笑嘻嘻地点点头。

    才一出门,陈太忠见到两个身影消失在拐角,一个依稀是王伟新,另一个却也煞是眼熟,凝神一想,不经意地现,那人身上居然有自己的神识。

    王伟新居然跟商行副行长左媛一起吃饭?这凤凰市还真的是不大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