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七十四-五章(书号:760

第七百七十四-五章

作者:陈风笑
    秦连成见陈太忠来了,冲他使个眼色,要他过去,只是,陈某人一向大男子主义得紧,眼见一堆男人围着一个女人,已经不是很爽了,见状只当没看见,反倒是扭头跟安道忠聊了起来。

    秦主任一看,知道这厮的毛驴性子又来了,心里苦笑一声,也不去管了。

    高强见支光明来了,却是从人群里走了过来,拽着他的手聊了起来,奠基现场就是这样,一般是比较乱的,不过领导身边永远也缺不了人。

    范如霜的秘书小铁挺机灵,高强在这边一动,他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陈太忠,也没请示,直接快步走了过来,“呵呵,陈科长……哦,是陈主任,范总刚才还说你呢,感谢你为临铝引进了这么好的一个项目。”

    她不骂我就行了,陈太忠笑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那就好,呵呵,这种合作,要多一些才好,双赢嘛。”

    小铁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心里却是在嘀咕,这家伙胆子还真大,居然在范总面前,居然还能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

    常年在铝厂里,小铁心中已经隐隐有种习惯性的认识,那就是范总神圣不可侵犯,就算是青旺的市长来了,范总也是不卑不亢应对得当。

    地方上的事儿,果然麻烦。他原本是想让陈太忠过去的。可是现在看起来,这家伙估计不会买账,应对几句之后,他转身回去向范如霜汇报去了。

    范如霜在应对秦主任和马区长的间歇,听到了小铁的低语,不加掩饰地一转身,看向陈太忠的方向。

    只一眼,她就认出了陈太忠----支光明正和高强在他身边聊天呢,而此人个头高大身材魁梧,应该就是那个家伙了。

    看到陈太忠把目光也转过来。她冲他点头笑笑。很雍容地那种。说不上有多么热情,但绝对没显现什么恶意出来。

    倒是马益友区长现她这个举动,顺着看过去,一眼也看到了陈太忠。上次陈科长陪同甯瑞远来过一趟,马区长对这人有个模模糊糊地印象,“那个……是招商办的小陈吧?”

    秦连成和范如霜同时点点头,马区长见状,就伸手相招,“小陈……”

    啧,还就你多事儿,陈太忠心里有点不满。我家老大在。都没喊我过去,你说……这个面子我给不给你啊?

    碳素厂的项目。安道忠也参与了,约莫知道点陈太忠和范如霜的恩怨,胳膊肘从他背后暗暗顶一把,那意思很明显:太忠,给我个面子嘛。

    给就给呗,陈太忠做事的随意性原本就挺大,自己的同学,面子不卖也不合适,再说,范如霜一个女人,能冲他毫无芥蒂地笑笑,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反倒是缩头缩脑?

    丫是正厅,哥们儿主动走过去,不算丢人,嗯,男人嘛,就是要大度点----当然,搁给别人知道他的心思的话,恐怕评价是相反的:斤斤计较,心胸太狭窄了。

    见他走过来,范如霜坦荡荡地一笑,“陈主任,碳素厂都要奠基了,你还没有去过临铝,你实在也太忙了一点吧?”

    陈太忠一听这话,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冒火,第二个反应却是,得,人家说得不错啊,哥们儿这次,又……做错了。

    他最后的反应,才是人家范董这话,说得有水平啊,高高在上地指责自己一下,不但是占据了上风头,而且还有明显修好地意思,同时又自矜了身份。

    成,就冲学了这句话,今天哥们儿我让着你,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范董指示得对,呵呵,确实是我疏忽了,还好临铝地领导们能体谅,要不今天我也没脸来了。”

    范如霜虽然身居高位,但终究是女人家,有点小心眼是很正常地,眼见桀骜不逊的这厮终于肯当众低头了,心中块垒终于消失不见,含笑点点头,“凤凰市和阴平区,也是做了不少努力的,我们感受到了诚意,所以才有了这次愉快的合作。”

    她正说着,警报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却是章尧东地车队到了。

    章书记一来,风头就远远地盖过了范如霜,不但两辆警车开道,后面还跟了凤凰电视台的采访车,以及两辆中巴,押后的还有警车。

    临铝电视台也来人了,可厂内电视台跟地级市电视台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事实上,只论做派,一方大员和关起门来称王的企业老大,还真的不能比。

    可范如霜还真的叫这个真了,她就是站在那儿不动了,对了陈太忠,她可以纡尊降贵地放下身段,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她大人有大量,可对上章尧东要是迎上去,反倒是自降身份了。

    章尧东却是没介意这个,范如霜所处的位置,跟他没有什么冲突地可能,反倒是能通过投资建厂推动凤凰市地经济展,那么,他自是要表现出应有的热情。

    接下来地程序就很简单了,无非是领导讲话什么的,轮到章尧东和范如霜同时动第一锹土的时候,乔小树才匆匆赶了来。结果章尧东的秘书直接悄悄挡驾了,“乔市长,章书记说了,您还是不要上去了,仪式都快完了,别让临铝的人看了咱们笑话。”

    得,这是惹了章尧东了,乔小树心里明白啊。谁还没有个小灾小病的?可你姓乔的迟不说早不说。偏偏关键时候给我掉链子……扛一扛过不去吗?

    早晨这件事,我处理得不好!乔市长有点自责,要是提早通知一下景静砾或者章尧东就好了,不过,我当时懵了啊,电话又不就手,后来也在努力赶来了,这态度还不算端正?

    临铝那边,完全没可能看笑话的,我这边匆匆赶来。不也是体现了凤凰市政府高度重视吗?所以。在自责的同时。乔小树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陈太忠的心思,却是不在这个上面,他正四下转悠,不知道在踅摸什么呢。

    中午吃过饭后。章尧东地车队要离开,小铁又找上了陈太忠,“范总要晚上才走,下午能不回去吗?范总想跟你聊聊。”

    “哎呀,”陈太忠苦笑一声,愣了半天之后,才非常勉强地点点头,“唉。那你尽快安排吧。小铁你是不知道,最近我忙得都快没时间睡觉了……”

    范如霜有午休地习惯。陈太忠闲得无聊,只能跟安道忠打屁聊天,其间还接了几个电话,其中有一个却是李健打来,告诉他段卫华回来了。

    段卫华这次出的风头可不算小,在中视的《新闻联播》里都被提了一下,给了俩镜头,虽然是曼彻斯特的换约镜头,机场的访问被掐了,而且还是两句话的新闻,可是,一个笼统的“收获喜人”的评价,对一个地级市来说,真的太罕见了。

    要是这个镜头时间再长一点,怕是章尧东都要起疑心了,可见影响真的不小----中视新闻里地东西,味道很多地。

    那哥们儿就又该忙了,陈太忠闷闷地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啊,老安你说什么来地?”

    安道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太忠,我终于现了,你是真忙,不像我是假忙,我刚才说,你得给支总做做工作,照顾一下阴平不是……”

    范如霜要见陈太忠,也没别的意思,无非是老话重提一下,看他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组织部的部长邓健东。

    这是很给面子的一个建议,不过,陈太忠现在已经知道,这种莫名其妙地好处背后,多半是藏着什么东西的。

    “这个,我还年轻,当然希望多认识一些领导,还有一个朋友正要上副厅呢,”他笑着点点头,“只是,不知道范董一再关照,我该怎么报答呢?”

    正处上副厅,省委组织部这边,是个比较合适力的范围,级别再高,可能受到的干扰就太多了,级别太低又不好力,有“大炮打苍蝇”的嫌疑,陈太忠这么说,倒也算有那么几分诚意。

    “我们总局的李总,跟黄汉祥是好朋友,”范如霜笑嘻嘻地看着他,“现在临铝上报了一个九十万吨的氧化铝项目,不过呢,别的地方也有意上类似项目,改委肯定不会允许重复建设地,李总地意见,很关键啊。”

    “可是,我……我跟黄汉祥就见过一面啊,”陈太忠禁不住愕然,好久之后,我才知道他叫黄汉祥,至于他,估计早忘了哥们儿了。

    “哦,我可是听说,黄汉祥对你印象深刻,”范如霜笑吟吟地看着他,“天南去京城的人里,时不时有人对他提起你地进步呢。”

    这话,就正应了章尧东很久以前同吴言说的那句了----陈太忠是无关紧要,但是同黄老谈起来,怎么着也算个话题不是?

    第七百七十五章路上拦车

    陈太忠可不知道其中关节,又愕然了一下,随即笑着摇摇头,“真要是这样,那范总有令,我肯定从命,不过……人家要不认我,那你不能怪我。”

    “好的,这个是肯定的,”范如霜点点头,接着,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不过,笑的原因,却是不尽相同。笑了一阵,陈太忠又问了,“随便问一下……这个九十万吨的氧化铝,得多少钱?”

    “四、五十个亿吧,”范如霜笑一声,“关键是临铝有了这个项目,对将来公司展和公司上市,都有很大便利,支援家乡建设。这也是黄汉祥该做的吧?”

    哦。看来跟哥们儿一样了,陈太忠点点头,不再言语,能要来钱要来政策,做老大做得就有面子,没钱没政策,下面人也不服你啊。

    只不过他要的是五百万,人家范如霜要的是五十亿,差别倒也……不算很大,三个零而已的嘛。

    当然。这是他的想法。至于范如霜是不是真的这么想。那就无法猜测了,隔了好半天之后,范如霜才沉声问了一句,“五月中有空吗?我要去趟北京。方便地话一起去吧?”

    这虽然是句征求意见地话,她说的却是带了点祈使句的味道,显然,她不希望他拒绝。

    现在是四月底,离五月中大概也就是十来二十天,陈太忠没在意她的语气,因为他在使劲地计算,到那个时候。自己是不是能把手头的事儿理顺。

    “这个……我不敢保证。尽量努力吧,”算了半天。他苦笑着摇摇头,“抽一两天出来没问题,时间再长的话,我现在……”他想说,我现在真的很忙,但是转念一想,人家范如霜管理那么大个临铝,事情不知道要比自己多出多少倍,最后还是换了种说法,“现在的工作……正在节骨眼上呢。”

    “哦,年轻就是好啊,”范如霜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随即笑一声,“你现在忙什么呢?需要帮忙吗?”

    从后面这句话里,陈太忠品出个味儿来,敢情,范如霜对自己,还是没寄托了什么太大的希望,原因很简单,范总居然不知道他现在在忙什么。

    她或者是需要我,但是不会是那种很紧迫的需要,他终于反应过来了,真地要非哥们儿不可地事情,她绝对不会不知道我在忙什么。

    有了这个想法,他地心情登时轻松了很多,在官场浸淫日久,不知不觉地,他的心理生了微妙的变化,他有点害怕面对很多纠结的场面了。

    而这种纠结,越向高层走,往往就越复杂,复杂到局内人和局外人都看不清地地步,没错,他是仙人,有仙力护身,关键时刻是可以作弊的,但就算是能作弊,他还是有点头疼。

    而且,他混官场,为的是修炼自己的人情世故,总是用仙力,那对修炼也起不到多大的帮助,没多大的意思。

    原本,我就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主儿嘛,他终于为自己定了位,其实,我就不合适混官场。

    若是要仙界的众仙人得知,出名蛮不讲理、飞扬跋扈地陈太忠,居然对人间官场隐隐产生了惧意,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笑掉大牙?

    当然,这官场,无论如何还是要混下去地,要不然怎么提高?可是,眼下听说,范如霜并不是就指着他帮忙,心里还真的是轻松不少。

    正厅地期待,给人压力很大的。

    “倒没什么,现在负责科委的工作,那是个穷地方,”他笑着解释一下,事实上,两人只是初见面的时候,相互提防的心比较重,可要说隔着人联系,善意早就相互释放出来了。

    说穿了,还是碳素厂事情的起因不太和谐,导致两人心里多少有点别扭,虽然范如霜做到正厅,该有的气度是要有了,不过,“别扭”这种情绪,有时候还是不太好控制。

    听到陈太忠说起,好不容易要了五百万,却被各方逼得东奔西走,范如霜不禁莞尔,随即又叹口气,“果然是挺要紧的时候。”

    至此,两人之间的芥蒂,算是彻底没有了,陈太忠看看要三点了,站起身子,“反正到时候,范总你联系我吧,实在不行我追着飞过去。”

    “那好,谢谢了,”范如霜也是万事缠身的主儿,这次来阴平,难得能空闲一阵,接下来,就是去分公司再转一圈,考察一下,就该返厂了。

    回凤凰的时候,陈太忠就是一个人了,支光明要陪高强在这里待一天,小朱也被钉死在这儿了,不过还好,有盛小薇陪她。

    林肯车开得飞快,走到半路就要进市区的时候,一辆车在前面伸出手,冲他招一招,陈太忠却是有点纳闷,乔小树找我做什么?

    乔小树这个副市长,也不是白当的,最初的惊悸过后,就开始着手挖掘事情的真相了,当然,对于他来说,挖掘真相真的很简单----他在红山分局有内线的。

    只是,那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知道京华最近惹人了,惹的是陈太忠,而且王小虎很强势地包庇,市局老大王宏伟视而不见。

    至于说今天的事儿是不是陈太忠干的,那还真的不好说,反正是杨文凯请求支援,市局里派人来了,来的是刘局的人----而可以肯定的是,刘局和王局,跟陈太忠关系都不错。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是没陈太忠这三个字,乔小树就能确定,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了,那就不用考虑深层次的原因了,可是偏偏地,前一阵,他刚受侯卫东的撺掇,短了科委的路,虽然事情未成,但是科委那边,有点怨念是非常可能的。

    乔小树绞尽脑汁,也分析不出来里面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味道,说不得打个电话感谢张智慧的同时,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啥吧,好像就是京华惹人了,”张智慧没打听今天的事情,涉及乔市长,他不想弄那么明白,事实上,由于身份的缘故,他知道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连乔小树都觉得他能干点脏活。

    “惹了陈太忠,是吧?”乔小树旁敲侧击,看这老张是不是有意不说。

    “陈太忠?”张智慧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王宏伟那么大的火气呢,惹了这混蛋……得,京华该关门了。”

    乔小树听得登时就吓了一大跳,“这个……不至于吧?京华的后面,不是有那谁吗?”

    “我不知道京华后面有谁,呵呵,”电话里,张智慧的笑声显得很奸诈,“这个,反正按惯例,惹了陈太忠的人,倒霉是必然的。”

    我靠,你怎么这么说啊?乔小树有点郁闷,挂掉了电话,他隐约听说,京华后面个头很大,很有可能是蔡莉,不过这种事,没办法去细细求证的。

    就算不是蔡莉,也是个类似的人物,因为知道这个,他昨天才去的京华,没想到倒是撞正了大板。

    反正,张智慧应该清楚是谁,可是,老张那滑头假装不知道,这种人,陈太忠也不怕招惹?乔小树觉得事情不太妙了。陈太忠调到科委,他是知道的,而且他也隐约听说过,这个年轻的高中生副主任好像跟很多人都有关联,是个刺儿头。

    但是刺头儿能刺到省委常委那个级别?乔市长有点不敢相信,可张智慧说得却是很明白,京华必定要倒霉。

    今天已经让章书记不高兴了,再稀里糊涂结下这么个冤家可不好,乔小树原本想跟陈太忠沟通一下的,却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还特意以午休的名义,在阴平等了一下,想等到陈太忠一起走,谁想陈太忠又被范如霜请去了。

    刚才司机见到陈太忠的林肯从后面飚了上来,跟领导一汇报,乔市长当机立断,“招呼他停下,跟他聊两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