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七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七百七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趁着袁望出去给朋友打电话的机会,陈太忠快地把杨晓阳的建议跟自己的同事说了一下,“……你们手上,有这种合适的项目没有?”

    邱朝晖和张志宏愕然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好半天邱主任才咳嗽一声,“这个好像……好像涉及到了产权保护的问题。”

    他的意思很委婉,小陈啊,你不该先问我们项目,而是要先假惺惺地探讨一下“知识产权”的问题,我们可都是文化人啊,对这个很看重的。

    “眼下,经济展是第一位的,”陈太忠根本不在乎这个,哼了一声就大放厥词,“兄弟省市的咱不动,咱动外国的,这是展民族产业,国家赚那么点外汇容易吗?”

    “那也要低调,”张志宏毕竟年轻一点,思路也跟得上潮流,“虽然南方有这种小厂,可咱们是科委啊,政府机构,传出去的话,影响总是不好。”

    “贴牌嘛,到时候实在不行,就说咱们受蒙蔽了嘛,”陈太忠笑一笑,“低调点是应该的,不过,不能因噎废食。”

    邱朝晖和张志宏再交换个眼神,张处长缓缓点头,“那就搞呗,我支持陈主任的想法,咱科委的现状,不搞是等死,搞了的话却是未必会死。”

    遇上这么强势的主任,下面人想不支持也不行啊,不支持?好,调你走,换个肯支持的来,这个项目你不用负责了。

    再说。主意是陈主任出的,责任也是陈主任要背的,张志宏可不认为,陈太忠扛不住这点小事。

    或者,要是换个人,他还要担心一下,万一事自己会不会被当作小卒子丢出去垫背。不过小陈主任,那可是有担当的主儿----敢跟董祥麟和文海两个直接领导对掐地,还能是没担当的?所谓口碑。是做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大家都不是瞎子。

    邱主任听到他这话。也是一声长叹,犹豫一下点点头,“唉,那么多人才,就是因为科委穷。走掉了,我们是罪人啊……太忠,这件事儿你别担心,出了问题,大家一起担着。”

    “不会有问题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而且,仿造产品只是一部分,关键是要在这个过程中,创出自己的品牌,原始积累的时候,谁还能没点原罪啊?呵呵

    “什么原罪?”袁望刚打完电话走回来,就听到这么一句。少不得要问一下。陈太忠才待解释一下,却现邱主任和张处长都在微微地摇头:陈主任。要低调啊。

    其实告诉丫也无所谓啊,陈太忠对这个很不以为然,不过,创业基金地班子才统一了认识,他倒也无意让两人太过担心。

    不行的话,就让马疯子他们去搞好了,他想起来,马疯子现在卖完了走私车,正饿得嗷嗷直叫呢,这种半黑不黑的活儿,倒是最合适他们干了。

    “原罪?贪婪是原罪啊,”陈太忠随口胡说八道,“袁总,那个……射频卡能不能搞?不能搞我再去找人。”

    “不是卡地问题,还是感应器的工艺问题,”袁望叹一口气,“这个磨合,要一个过程地……这么大的单子,他也不敢随便答应。”

    要是个小一点的单子,袁望真的就拍胸脯保证了----这年头不会吹牛做不成生意,不过这个单子有点大,而陈太忠又有让他倾家荡产的能力,他自然是要慎重。

    “工艺问题?那不难,就是麻烦点,”邱朝晖一听,笑着点点头,“既然生产结构图没问题,那就是元器件地匹配问题,这个我有经验,不过,解决问题确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说起来这个,陈太忠终于不再是桌上的主角了,当然,他很高兴自己能够卸点担子下来,“你们聊,我联系一下天南大学的老师,看看有专家没有。”

    “工艺问题的话,找专家没用,”张志宏笑着摇摇头,“这是科技转化为生产力中的瓶颈,实验室里好好地产品,上了生产线就不行,只能一点一点地试,多找些专工帮忙倒是真的。”

    “那我找甯瑞远好了,”陈太忠一拍脑门,决定了下来,“他们甯家那么大,总不会缺少这些员工吧?”

    找甯家?他们估计能把电路结构图都给你改了!不过,那个价钱你承担得起吗?张志宏笑笑,却是不肯再说什么了。

    看他们说得热火朝天,陈太忠几次有意想插嘴,却是现自己还真的没啥可说的,心里一时就有点郁闷了。

    算了,哥们儿正好落个清闲,他撇撇嘴,伸个懒腰,这忙碌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

    没有尽头!他才想着清闲,电话又来了,却是钟韵秋问他,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成见,“这么来去匆匆的,一点都不给面子!”

    钟韵秋是受了吕主任撺掇,才打这个电话的,虽然她对陈太忠----主要是对谢向南有信心,可是吕主任没信心啊,再说,这个加工厂的投资早一点和晚一点,那也是大不一样地,“小钟,趁热打铁拿下这个项目,回了区里,我给你请功。”

    “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我顾不上啊,”陈太忠对这个女人,真有点头疼了,“你要是信得过我,就不要催了,你要是信不过,那再找别人吧。”

    “可是你事情太多,我怕你忘了啊,呵呵,”钟韵秋轻笑一声,搞得陈太忠有点浮想联翩----这次她捂嘴了没有?

    “回来吧,我从阴平回来再说,成不成?”没办法,现在他能做地,就是往后推了。

    电话刚挂。又一个电话进来,却是李凯琳打来的,她在电话里怯生生地问了,“太忠哥,今天来阳光小区吗?”

    哎呀……陈太忠有点抓瞎了,他刚破了小丫头地身子,自是心存了一些疼爱。可是最近他忙得脚不沾地儿,尤其是许纯良挨打之后,他已经连着两个晚上住在花园酒店了。

    任娇和蒙晓艳都在抱怨呢。才从素波回来,又不见人影儿了。尤其是白书记,大半夜的来信息,“那个检测,你们想不想搞了?要表示出一点诚意哦。”

    他好言好语解释了一下,放下电话之后才想起来。哥们儿今天……原本是打算去唐亦萱家道歉地啊,一看时间,得,九点半了,再去也不合适了,除非穿墙进去!

    这一刻。陈主任泪流满面----这是要忙死我吗?

    牢骚归牢骚,该办的事情,还得办不是?

    第二天六点半,陈太忠准时赶到了凤凰宾馆,支光明已经在房间里等他了,两人二话不说赶赴阴平,支总的精神倒是不错。“凌晨两点还能点菜。这个凤凰宾馆的服务,搞得不错啊。”

    “那是我打招呼了。”陈太忠笑着解释,现在张智慧是非常卖他的面子,搁给别人,还真的享受不到这种待遇,而张总在凤凰宾馆又是说一不二的,“除了市委宾馆,你再找不到第二家这样地宾馆了。”

    “看来还是做官好,”支光明低声嘀咕一句,随即展颜一笑,“呵呵,其实我就点了点儿家乡菜,接着睡了,现在是精神充沛啊!”

    你精神充沛,哥们儿可是昏昏欲睡,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昨天我又去京华一趟,我容易嘛我?

    与此同时,京华国际会馆却是炸锅了,有客人早起要走,才现钱包、手机、公文包都不在了,立刻就闯到前台去闹腾,“我草,我这是进了黑店了?”

    这儿正折腾呢,又冲出一位来,双手还拎着裤子,“我日,连条皮带都偷,这***什么商务会馆啊?老板呢?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能住得起京华的,都是非富即贵地主儿,这两位觉得受了委屈了,自是有胆量大声嚷嚷,这一嚷嚷不要紧,别的客人也被惊动了,大家愕然地现,就在昨天夜里,基本上所有地房间都被贼光顾了一遍。

    这贼眼光驳杂,又小家子气得紧,基本上是见啥拿啥,最惨的一位,泡在杯子里的假牙都被人端走了----必须承认,陈太忠工作到最后,有点疲劳了,他以为是金牙来的。

    郭总再次出现在了客房部,不过他也有点挠头了,没办法,惹了众怒了,“盗窃应该是生在三点到四点,查昨天的录像,看看谁来过。”

    而大厅地监控器录像显示,凌晨一点半到六点之间,没人进出,再加上基本上所有的房间都被扫荡过一遍,那么众多顾客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这是内盗!

    否则的话,大家丢的东西也不是一点半点,一个人都未必扛得动,谁那么大能,不但偷遍所有房间,还能把贼赃运走?

    第七百七十二章困住人了

    面对这种场景,郭总真的有点欲哭无泪了,他直觉地认为,这件事,十有**跟陈太忠脱不了干系,可是……证据呢?

    楼层里没有摄像头,原因很简单,这是高档消费场所,保护客人地**是重中之重,他要装上摄像头的话,生意受影响不说,遇到那脾气大的主儿,没准直接就飙了,“你***会不会做生意啊?”

    所以,进出房间的人,没有纪录----当然,郭总并不知道,有些东西,是摄像头也拍不到的,他只是在很费劲地琢磨,我的人,到底是谁被瘟神收买了呢?

    红山分局地老大杨文凯也很苦恼,上班时间还没到呢,就接到了郭总地电话,“杨局,我们这儿又生窃案了,又得麻烦您了。”

    妈的这瘟神有完没完了?一听这话,杨局长也下意识地认为,一定是陈太忠搞地鬼,“这次又是谁丢东西了?不行就先把失主关进去呆两天。没准他就想起来东西丢哪儿了……欺负人还欺负上瘾了?”

    “基本上……住店的客人都丢东西了,”郭总实在没脸说出这话,可不说不行啊,把人都关进红山分局的话,以后他还做不做买卖了?

    “呃……”杨局长登时无语,好半天才嘀咕一声,“我说。昨天出事了,你今天就不知道悠着点?”

    “我加了双岗,八个保安看着呢。”郭总苦笑一声,“可是。谁能想到,就这样也出事呢?”

    “先把人留住,挨个排查吧,”杨文凯也没了主意,叹一口气。抬手就想拨王宏伟地电话,不过琢磨一下,还是先拨通了刘东凯的电话,“刘局,我们这儿出了点儿事……”

    刘东凯和杨文凯关系不算太近,不过都是本土干部。以前刘东凯算是秦系的,梁建勤也是秦系的,前区委书记邝舒城跟梁建勤的关系尚可,杨文凯跟邝舒城走得近但跟梁区长关系也行,两人是这么一个交情。

    “那就查呗,要不要我给你派刑警大队进行配合?”刘东凯也觉得这事儿有点古怪,于是做出了回应。“这家会馆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这不符合情理……”

    “得罪了人吗?”杨文凯叹口气。却是坚不吐实,好歹把刘东凯拉进来再说吧。“我这儿以前是县局,对付这种事儿,没经验啊,刘局您看……市局是不是考虑支持一下?”

    天地良心,他倒是没有阴刘东凯的打算----他只是想把事情搞得大一点,红山分局的压力就会小一点,反正,没人会认为,这件事一定就是瘟神搞地。

    昨天的吕强,那是瘟神的朋友,怀疑一下还情有可原,今天这么多客人,总不能各个都是瘟神地朋友吧?

    按逻辑分析,十有**是服务员什么的被瘟神买通了,这种事,只要仔细查,就不怕查不出来,那瘟神怕是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问题在于,红山地书记王小虎跟瘟神的关系似乎也不错,杨局长也是怕案子办到一半,顶不住来自区委的压力,那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杨文凯想得到市局的支持,可又不方便找王宏伟,那就只能找眼下的常务副局长刘东凯了。

    “这个……我了解一下吧,”刘东凯觉得事有蹊跷,你一个老警察了,这点敏感性都没有?看不出这案子是有人故意使坏?“你先封锁现场再说吧。”

    不管杨文凯还在那边“喂喂”,刘局长已经压了电话,他琢磨一下,这件事是该跟谁打听一下,冷不丁听到窗外有辆破车使劲在打火,却是半天没打着。

    破车?他登时想起来了,小董也开着这么一辆破小面包,那家伙可是消息灵通之辈,只是,他跟小董关系一般,没记那厮地电话。

    去单位再说吧,他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就七点十来分了,打个哈欠起床,开始洗漱。

    心里装着这件事,他去单位就比较早,差不多是七点四十左右的模样,好死不死的,小董正窝在门房里睡觉呢,被他抓个正着,“啧,你小子给我醒醒……”

    小董对这件事,当然有耳闻,不过他真不知道是许省长的儿子挨打,他知道的是,京华惹了陈太忠,而且陈处长的伴当里,有一个貌似很有身份地家伙,挨打了!

    我日,刘东凯一听那三个字儿就烦了,心说这杨文凯是不是故意算计我啊?知道陈太忠不好惹,拉我垫背?

    说破大天来,刘局长也不想惹那个瘟神,一听说是京华跟他结怨,脑子里就开始算计了,琢磨一下,他决定再赌一把陈太忠的手段。

    你杨文凯不是要我派刑警大队吗?成,我给你派,围得死死的,京华一时半会儿也就不要想做生意了,没错,京华背后或许有人,可是人家陈太忠背后的人,个头儿更大!

    至于说能不能挖出内盗,他觉得陈太忠不太可能在这方面失足,话说回来,就算失足,那也是陈某人事机不密,却跟他刘东凯没有一点关系----公事公办嘛。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给陈太忠打了一个电话,“太忠,京华那边,出了点小事儿……什么?你不关心?那我派市局的人去配合了啊。”

    京华国际会馆早就被红山分局的警察围住了,严禁出入,有那衣服较为完好的客人,不计较损失着急出门办事,也是被警察拦住了细细询问。

    同时,警察还要严格登记住宿者地姓名、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这个决定,让几名客人大为光火,嘴里赌咒誓再也不来了,不过,他们还得配合----警察说了,“心里没鬼你怕什么?去哪儿住店你不得登记?”

    可是这么一来,有位客人在房间里就着急了,“我靠,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还要去阴平剪彩呢,这可怎么办啊?”

    着急地这位,就是乔小树乔市长,昨天他中央党校的一位女同学来看他,两人多年前就有点暧昧关系,眼下同学会了一下,就又找到点感觉,乔市长借口说要先赶赴阴平,晚上没回家。

    按说,一个副市长,在市里怎么也会有那么几处落脚点地,可是乔小树分管的口子也不好,属于弱势市长,他胆子又不大,不敢乱伸手,好歹是文笔不错,得空了还写点文章之类的补贴家用。

    所以,他在家外就两套房子,空的那套最近也有了女主人,定点的宾馆倒也有,可是他这个同学朱莹莹,大小也是个干部,不合适去那儿,于是就来了京华。

    乔市长这通着急,那就没办法说了,有心给相关人等打个电话吧,手机还被人偷了,通讯录他也记不大住,家里的电话倒是记得住----问题是他敢打吗?

    总算是他的司机知道,今天早晨七点半要来京华接乔市长,可是一来京华,就吓了一大跳,我靠……这么多警察?

    司机隐隐猜到了自家领导在这儿做什么,不过,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身份报出来,说不得远远地停下车,给乔小树的秘书打个电话。

    乔小树的秘书早接到了乔市长的电话,正打着车赶来呢---京华国际会馆里,还是有总机的,而他的电话号码,乔小树也记得住,他要秘书探明原因之后,尽快把自己接走。

    是的,乔市长和朱莹莹连出房门的胆量都没有,也就是能打个电话问问大堂,可惜打电话的人太多,好容易打通了,也不过知道是有好多人丢东西了,严重性却是不太清楚。

    等到秘书赶到,会同司机上前一打问,也开始郁闷了,敢情是这么大的事情,这事儿该找谁,把乔市长救出来啊?

    要命的是,京华宾馆登记的身份证,是朱莹莹,也就是说,乔市长是黑户,更要命的是,乔市长不能耽误时间,阴平那儿说好了,十点钟奠基仪式正式开始!

    眼下这个点钟救人,实在太不合适了,不到八点别人没上班倒还是小事,关键是怎么跟别人解释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