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六十五-六章(书号:760

第七百六十五-六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六十五章高息揽储

    陈太忠动作迅疾地换上第三块电池,再次拨打三十九号的电话,结果,那边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很明显,唐亦萱是把电话撂一边了……当然,也可能是她在接打电话,不过,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再拨打唐亦萱的手机,果然……手机关机!

    唉,看来得找她登门道歉了,陈太忠禁不住郁闷地撇撇嘴,刚才的怨气再次涌上心头,看这忙的……是人过的日子吗?

    他正愣呢,梁志刚走了过来,咳嗽一声,看起来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

    陈太忠叹口气,懒洋洋地问了,“我说梁主任,有话你就说,打了一上午电话,我现在大脑都有点不会转了,实在懒得猜了。”

    “是这样,”梁志刚又咳嗽一声,期期艾艾地话了,“我有个朋友,现在是凤凰市商业银行的副行长,有揽储任务……”

    “凤凰市商业银行?”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手一竖,打断了梁主任的话,“这是什么银行?我怎么没听说过?”

    “就是以前的信用社,改组了,”梁志刚笑笑,“我是想问问,咱们要到的款,能不能放到那儿?那里高息揽储呢……”

    “行了,你不要说了,”陈太忠再次打断了梁志刚的话。

    梁主任的眼中,登时多了些许的失落。

    “高息不高息我不管,”陈太忠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管对方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我只强调一点,一定要保证资金的安全,你能保证得了吗?”

    “这个没问题。我说的是左媛,省三八红旗手,还得过五一奖章,”梁志刚一听这个就笑了。“要不,咱们中午这顿饭,宰她一把?”

    没必要吧?陈太忠刚想摇头拒绝,却猛地反应了过来,三八红旗手----那岂不是说。这个副行长是个女人?

    呦喝,不简单啊老梁。这是……开起夫妻店来了?他侧头看一眼梁志刚,脑子里紧急地盘算了起来。

    还真得见见这个女人了,他琢磨一下,马上就拿定了主意。原因很简单,梁志刚主管专项资金,而资金又放在这个女人的银行里。这么一来,这资金地安全性……有点那啥啊。

    大多时候,陈太忠对大部分的事情,都是马马虎虎的,可是,一旦是他认定的事情,别人想要改变其认知,那难度就不是一般地大了。

    他认为:官场里不存在单纯地男女友情。有的只可能是奸情。没错,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要是有人想反驳。你跟杨倩倩怎么回事啊?那他则是会很理直气壮地回答----哥们儿这是例外!

    总之,陈主任既然起疑心了,那就要见见这个左行长了,他笑着点点头,“那好啊,文主任马上就到了,再叫上李健,大家认识一下,将来办事也方便。”

    梁志刚很想建议一下,再叫上他的干将,人事处的孔处长,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主管专项资金,却是又找了银行,已经有点不合适了。

    陈太忠地反应,就是一个例子,随着了解的加深,梁主任越来越清楚,陈主任其实就是一个撒手掌柜,细节根本不管地,可人家今天还真是要见左行长,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不过,梁志刚也不怕双方见面,他手里有料呢,“呵呵,他们现在,揽储任务很重,除了该有的利息,每个月还按储蓄额的千分之五,拿来做返点,五百万的话……一个月可就是两万五呢。”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可没考虑银行地存贷款利率,他关心的是别的问题,“这个不违反政策吧?能不能直接上帐?”

    “央行上个月才颁了政策,不让高息揽储了,说是扰乱金融秩序,”梁志刚手肘捅他一下,脸上笑得就像刚偷了一只老母鸡地黄鼠狼一般,“呵呵,不过,商行组建没多久,总是要争取生存权的,市里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真的吗?”陈太忠有点怀疑,没错,梁主任的话,很合逻辑,而且他也很清楚,遇到这种事情,经常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但是,类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说法,实在是无法考据,所谓潜规则运用,主要在于人的领悟,打探却未必能打探出来,他没办法不怀疑。

    “那这么着吧,她什么时候不给返点了,咱们清户走人还不成?”梁志刚有点受伤,“我这也是为单位好,说实话,这钱根本不用上账的。”

    “好了老梁,我这不就是一问吗?”陈太忠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不好上帐,那就设个小金库好了,省得别人歪嘴,咱们做领导的用钱地时候,也比较方便。”

    邱主任那儿一个小金库,梁主任这儿又是一个小金库,嗯……相得益彰啊。

    梁主任可就等着这句话呢,没陈太忠地话,有小金库,他都不敢乱花,有了陈太忠这话……陈主任一般都是大事精明,小事糊涂的嘛。

    “不过小金库这种事儿,不能声张,要严格控制消息,”他点点头,很严肃地做出了补充,“而且我认为,小金库地钱,还是要为职工创造便利和福利,不能乱花。”

    梁志刚这么多年副主任,不是白当的,他很清楚,小金库也是会有账簿的,直接伸手从小金库拿钱的,那是傻逼,正经是从小金库拿钱买东西的时候,悄悄收受点回扣,那才是正道。

    回扣这东西,就实在难说得清楚了,一方面是一般没有对证,就算有对证。只要你购买的时候价钱合理,别人也很难拿这种事做文章----大家都会横向对比,能在合理价位购货的同时收受回扣,那是你本事!

    在合理的价位。有人还要查的话,那就不是在查一个人,而是在查很多人了,谁敢这么做?陈太忠都不敢!

    就拿高息揽储这件事做例子,别的单位。收不到千分之五地返点,而科委能收得到。这就是本事,谁还能就此歪嘴不成?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那么多,他点点头,“嗯。这个建议不错,不过……梁主任,有没有可能。其他银行有更高的返点?”

    梁志刚听到这话,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他哭笑不得地看着陈太忠,“我说陈主任,你知道现在贷款利息是多少吗?月利还不到千分之六啊,这是商行为了扩大业务,在吐着血揽储!”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辛苦了。”陈太忠不得不又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受伤的梁副主任。“呃……文主任到了。”

    文主任想不来都不行,他今天是彻底把事情搞砸了,虽然陈太忠后来语气缓和了不少,不过,跟李健想地一样,他不知道为什么陈副主任会这么开心。

    那他当然是要来吃饭的,而且,由于事突然,他没联系上高新技术处的王衍,眼下联系,却是有点不合适了……

    出乎陈太忠的意料,左媛长得并不好看,四十左右的女人,偏偏穿了大红上衣,下身也是年轻姑娘们才穿地紧身裤,妆化得很浓,吃饭的时候,随便笑一笑,就能隐约看到脸上地粉在“扑簌簌”地向下掉。

    不过,这女人倒是很豪爽,喝酒也痛快,一个人就完胜文海、梁志刚加李健,还好,科委这边,还有一个神奇的陈主任,两人一直比到上班时间,也没分出个胜负,到最后,左行长撂下一句话,“今天没喝好,回头接着喝。”

    这个女人,倒也能来往一下,陈太忠心里隐约对其有点赏识,但是纵然如此,他还是向她和梁主任身上各打上一道神识---时效很长的那种。

    科委这帮人都穷得太久了,眼界也不高,他不敢保证,梁志刚跟左媛有没有什么暧昧关系,没准梁主任捡到盘子里都是菜呢。

    就算左行长相貌普通,可不管怎么说,人家比梁志刚小七八岁,男男女女间的事儿,谁又能说得那么明白呢?

    五百万,陈太忠看不到眼里,不过,要是被人挪用他还被蒙在鼓里,那可是太伤面子地事情了,是的,他要把好关!

    下午也是热闹非凡,梁志刚喝得有点晕乎,不过还强打着精神,同王衍商榷着专项资金使用条款,李健则是坐在那里,接待那些闻讯赶到的县区科委地负责人。

    其实,科委再穷,这些领导也不会为了一只两千块钱左右的手机专程跑一趟----尤其是那些边远县区的,可是大家赶来,还存着别的心思呢不是?

    于是,陈太忠再次受到了骚扰,一开始,那些人还有点不好意思当众接近他,毕竟,前不久,大家都还是很排斥这个高中生副主任的。

    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大家就惊讶地现,市科委本部的人,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的态度,有了翻天覆地一般地变化,既敬且服,不由得心中纷纷感叹:果然是个躁动地年代吖,一肚子的学问,赶不上浑身铜臭气来得吃香。

    第七百六十六章逐渐融合

    面对陈太忠突然间地蹿红,大家感叹归感叹,但是,人总是要适应社会的。

    于是就有人试探着上前,同陈主任聊聊天,当然,大家的意思,还是想问问,在这个火炬计划扶持过程中,下面的各级科委……该做些什么?

    有人开头了,就有人跟进,不多时,陈太忠身边就围了好几个人,只有阴平的耿主任冷哼一声,拿着手机盒子扬长而去,他都要到点儿了,还怕个什么?

    这么一帮人围着陈太忠,年轻的副主任也只能硬着头皮,哼哼哈哈地打着马虎眼,资金不下拨是整个凤凰科委的班子做出的决定,凭什么让他一个人跳出来主张?

    正难缠着呢。招商办的电话打了过来,“陈主任,支总,我接到凤凰了。您什么时候有空啊?”

    打电话的这位,是业务二科新塞进来的杨晓阳,秦连成曾经跟陈太忠说过,这是杜毅省长爱人同学地儿子,陈太忠见过几次。感觉这人还算靠谱,就把接待支光明的任务交给此人了。

    “你先把人安排到凤凰宾馆吧。我现在就过去,”陈太忠站起身子,不好意思地向大家笑一下,“招商办那儿我的大客户到了。不走不行了,你们大家先沟通着。”

    说完这话,他转身施施然扬长而去。

    看着陈太忠离开。梁志刚感叹一声,“别说,陈主任还真是大忙人啊,光咱们科委一摊,就忙死他了,再加上招商办那儿……唉,我都不知道他有时间睡觉没有。”

    鄙视你!若干人心里都生出这么个念头,不待这么拍马屁的。人家陈主任都走了。你拍给谁看啊?

    倒是正在放手机地李健抬起头,接过话头。也是一声长叹,“是啊,陈主任真的是太忙了,好像我就没见过他有闲着的时候。”

    有他这么一句话,在场的人就纷纷停止了腹诽,邱主任擅长跟人套近乎拉关系,拍马屁是正常的,可李健从来不是这样地。

    李主任做人也圆滑,但是圆滑和圆滑不一样,他可是闭口的葫芦,虽然肚子里绝对不简单,但嘴上除了废话就是客套话,很少表代表个人意见地见解---尤其是在公开场合,这是大家公认的。

    既然他也这么说,那估计,确实真是这么回事了,小会议室里登时安静了一点,不少县区领导陷入了沉思中。

    可见,有时候说话的影响力,在人们的心中,并不仅仅是靠着权力大小和级别高低来衡量地。

    陈太忠来到凤凰宾馆的时候,很惊讶地现,谢向南居然也在场,一问才知道,敢情杨晓阳没车,就找谢副科长借用了标致车,可他又不会开,于是就拉了科长做司机。

    我这业务二科里,还真是一帮怪人啊,有跟科长借车的科员,又有自甘被征用做司机地科长,陈太忠一时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他还是要代谢向南维护尊严的,于是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小杨,你最好尽快学个车本。”

    杨晓阳是94年天南医科大学毕业的,毕业之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人又有点冲劲儿,去南方打了一个滚,然后灰头土脸地回来了,钱没挣到,反倒是把专业也丢了。

    他母亲也不能坐视不管,硬着头皮给同学打了一个招呼,还好,杜省长夫人也是念旧的,把他弄进了凤凰市档案局,解决了编制之后,又调到了招商办。

    听到陈太忠这话,杨晓阳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可偏偏地还不能解释,倒是谢向南难得地出声了,“倒不是,他要找小朱开,小朱抽不开身,我正好闲着。”

    “多好的科长啊,”陈太忠假装感叹一声,自己反倒是先笑了,“呵呵,对了,我不是把远望公司的落地交给你了吗?你怎么能闲着呢?”

    “他就是开个公司,我把他介绍给王主任了,”谢副科长的话不多,不过,这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一个皮包公司,注册一下不就完了?将来,远望地款从凤凰走,把税留下就可以了,这也算凤凰市地gdp呢。

    “奇怪,小朱最近忙什么啊?”陈太忠是有点纳闷,他印象中,朱月华还是比较注意科里的和谐地,“怎么没时间呢?”

    “这个我知道,”支光明在一边笑着插话了,“老高的碳素厂明天要奠基了,还邀我去随喜呢,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来这么快啊。”

    “对了,临铝邀请你到场,”冷不丁地,谢副科长又出声了。

    “得,你还是不要说了,我听不懂,”陈太忠实在有点搞不明白,转头看看杨晓阳,“小杨还是你说吧,谢科长的语句,实在太精练了。”

    他一边说,心里一边嘀咕,怎么一个奠基都搞这么隆重啊?邢建中的焦油加工厂,开工的时候也没搞什么动静,不过是放了几挂鞭炮了事。

    不过转念再一想,他也释然了,邢建中的厂子动工的时候,规划局还没批下来呢,不但是私人企业,还是违章施工,肯定不合适大张旗鼓。

    再看看那个碳素厂,是临铝和高强合搞的,临河铝业占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种情况,不走走形式才叫奇怪呢。

    果不其然,杨晓阳的回答,证明了这一点,“明天的奠基仪式,临铝的范总要来,她通过高总,特意打招呼了,希望陈主任你能到场。”

    临铝的老大能驾临的奠基仪式里,碳素厂就算小得不能再小了,总共才五千多万的厂子,临铝出资还不到三千万,来个副总就绰绰有余了,显然,这更多是在某些层面上,代表了范如霜和临铝的态度。

    “明天……那岂不是,我得起个大早?”陈太忠面带苦色,转头看看支光明,“支总,不如咱们现在就动身吧?”

    “现在动身……那就现在动身吧,”支光明挺痛快,“有什么事儿,咱们路上说。”

    “行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话才出口,他又想起来,今天晚上,还要继续祸害去京华商务会馆……唉唉,看这点儿事儿吧。

    “不行,今天还不能走,晚上还有事儿,”他愁眉苦脸地站起身,在房间里四下看看,“电源插座呢?今天手机电池干掉两块了,得赶紧充电,支总……我这儿太忙了。”

    那就忙呗,在场的四个人,数他官衔高了,谢向南虽然马上也要提副处了,可陈太忠的职位在那儿摆着呢,领导出尔反尔那叫业务繁忙,下属出尔反尔才叫不够稳重。

    “对了,老谢,市里你通知了没有?”陈太忠也真是越忙越乱,冷不丁想起来了,“范如霜都去了,咱们这儿,怎么也要去个市领导吧?”

    “我跟秦主任说了,”谢向南的回答,真的是能气破人的肚皮----多说一点会死人啊?

    “行了行了,”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老谢你回吧,小杨,去给支总……把我带的这瓶洋酒打开,弄三个干净杯子,咱们慢慢聊。”

    开酒瓶?杨晓阳有点头疼,走到洋酒盒子前左看右看,却不防谢向南在他耳朵边嘀咕一句,“他们要谈事情。”

    哦,这下小杨总算明白了,人家陈主任是不着痕迹地想支开自己呢,感激地看了谢向南一眼,拎着盒子走出了房间。

    谢向南拔脚也要走,却不防陈太忠喊了一声,“老谢,钟韵秋的电话多少啊?”

    陈太忠跟支光明要谈的事情真的很多,其中就有钟韵秋,他可是答应了人家,要拉些投资到农业园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