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六十二-三章(书号:760

第七百六十二-三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六十二章袁望傻了

    吴记者的问题虽然略显尖锐,但是显然,他是投桃报李之意----向陈某人汇报工作的主儿,敢说陈主任坏话吗?

    “呃……这个啊,”李健笑眯眯地点点头,开始了他最拿手的忽悠,“你是《天南日报》的?听说你们那儿效益不错,在编是多少人啊?”

    吴记者登时就郁闷了,上下打量李健一眼,这是我采访你呢,还是你采访我呢?

    陈太忠却是在一旁偷笑,他想到了自己头一次来科委办事的时候,李主任可也是一副这样的模样,欺骗性真的很高啊。

    他的感触还没完,文主任的松花江面包车就出现在了科委院儿门口,进得院来,停好车之后,不由分说地拽他向院子角落走去,“陈主任,咱们这边说……”

    吴记者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李健胡扯着,眼角却是不由自主地向两人所在的墙角溜……没办法,做惯记者了,这都是惯性动作了。

    文海拽着陈太忠,长叹一声就开始倒苦水……总之,就是那么一个意思,以前科委一个月两万多接近三万的电费,他有信心控制到八千之内。

    结果,他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吴秋水之后,吴副局长最终是无法忍受了,“文主任,你要这么不给面子,那我也不说啥了,谭局长是一把手,可管营销的是我!”

    “因为要支持你的工作,昨天谈崩了……”文海叹口气,一摊双手,以这句话为结束语。很无辜地看着陈太忠。

    妈逼的这原来就是你拉出去的屎,现在算到我头上了?陈太忠真的有心火了,不过看到不远处虎视眈眈地吴记者,终于强行按下了这团火气。

    “那他这么做,就是要翻脸了?”陈太忠抖抖手里的通知书,他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吴秋水同这厮唱的双簧,“文主任,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文海一把抓过通知书,上下扫两眼,脸色越地难看了。脏话都说了出来,“我草***吴秋水。这是免责性质的,这么狠啊?”

    线路维修。带有不确定的因素,不但表示可能随时停电,更重要地是。供电局不会承担相应的责任,不像以往供电局来收费,下的停电通知都是说“补交欠款,否则拉闸”----那种情况多半是用来吓唬人的,因为里面涉及了相关人等的责任。

    “我去找老谭说,”文海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走,“管生产地副局长是老王,吴秋水把手伸这么长做什么?”

    陈太忠看着他离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吴记者见事情商量完了。刚要凑上来,不成想又一辆奥迪车冲进了科委的院子来。挂地是素波的牌子。

    这是袁望来了,一见到陈太忠,他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下来,“陈主任,那个……那个名流,还是不给钱,话说得还倍儿难听啊。”

    “呀哈,还反了他呢,”陈太忠事不顺遂,心里正郁闷呢,听到这话再也无法忍受了,当着袁望地面儿,抬手就要拨韩忠的手机。

    既然搞定了远望公司,昨天下午,他就跟韩忠通了话,韩忠答应得挺痛快的----别地不说,只说人家陈太忠把许纯良正式引见给他,那就是一个值几十万的人情,再说,何三不买谁的帐,也不可能不买他的帐。

    这是……韩忠事情多,忘了打招呼了?陈主任一边查号一边琢磨。

    “等等,陈主任,”袁望连忙拦住了他,袁总昨天感觉陈主任的性子还挺沉稳,却没想到脾气也能火爆成这样,“是这样,名流差我们三十万的应付款,只答应给十万,还说得缓几天,不过话真的倍儿难听。”

    陈太忠瞥一眼吴记者,说不得又将袁望拽到了墙角,“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说找人也没用,就是十万,钱很紧张,”袁望咬牙切齿地解释,“只是,我的员工说了,总经理地弟弟,表情和语气很过分,看起来像是……有点成见。”

    “嗯?”陈太忠警惕地看他一眼,何三兄弟被韩忠压了,不甘心出钱,这个可能是有地,不过,也不能排除袁望因为没要到全部的款项,有意借这个机会挑拨地可能。

    “哥,我说的绝对是实话,”袁总何尝不知道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人家若是连这一点都想不到,那就是情商有问题了----可见某人的修炼,还是有了点收获。

    “陈主任,您昨天吩咐了,要我的人低调,所以我派去的员工,是一特老实的主儿,他说何老六那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吃人!”

    这才叫麻烦,陈太忠知道,何家兄弟那边,估计心里堵得慌,才这么做的,可是他分身乏术,实在去不了素波,再找韩忠传话……岂不是太抬举那厮了?

    算了,第一次帮远望公司要钱,要是拿不下就太没面子了,想到这儿,他还是拨通了韩忠的手机,“韩总,听说何家兄弟现在钱紧,呵呵,麻烦你告诉他们一声,过两天我亲自去跟他们要钱。”

    韩忠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轻声叹口气,“得了太忠,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就去名流堵人,成不成?昨天那王八蛋答应得我好好的。”

    “过两天,我真的可能去素波呢,”陈太忠确实有点不满意韩忠帮忙的力度,“伯明翰要来人,听说朱秉松要借调我用几天。”

    “哎呀太忠韩忠拖长了声音,颇有一点无奈,“这件事交给我吧,好不好啊?我真没想到那家伙跟我阳奉阴违。”

    其实,陈太忠的电话一打,韩总就想到了。何家那俩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打电话令其破财,那边肯定会有所不甘,试探着卡一下,也算是正常的。

    不过,我韩某人从没跟你何老三张过嘴。就这么一点小事,你丫都不买账?想到这个,韩忠肚子里也是一肚子的火。

    陈太忠是韩老板极少愿意极力巴结的主儿之一,人家手指头漏漏,就放过韩天了;又漏漏。就介绍给他个省委常委地儿子;眼下,朱秉松又可能点将了……

    而且。人家出手也大方,上次送他的两盒雪茄。他拿去打听了,据说是限量版,一盒怎么也值个四五万的。关键国内还没货,韩天拿走一盒,孝敬给马齐民了,马司令抽得很高兴,难得一见地问还有没有了。

    尤其难得的是,陈太忠年轻,太年轻了啊,就算靠着的人倒了。丫不用改换门楣。只靠现有的人气和私下里霸道地手段,都能混出点名堂。

    当然。韩忠知道,陈太忠生气了,不仅生何家兄弟的气,也在生自己的气,可不是,人家随手送了十万的雪茄给自己,几十万的欠款,自己反倒是张罗不住……是个人就得生气吧?

    “那……麻烦你了,老韩,”陈太忠也郁闷地叹一口气,“不过这次,让何老三把钱送到那边门上,我去素波地时候,就不找他们了。”

    “好,没问题,”韩忠答应得干脆利落,而且颇有几分混社会的担当,“他要不送上门,他欠地钱我补了,到时候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千万别给我面子!”

    陈太忠挂掉了电话,抬头看看袁望,愣了半天,才笑一声,“行了,别说了,你的钱有着落了,不过,以后不许打着我地幌子胡来,听明白没有?”

    “呵呵,这个不用您说,哥,我可是个知道分寸的,”袁望笑着点点头,“我何止听明白了?我快听傻了都……”

    这倒是实话,陈太忠跟韩忠的交谈,也没瞒着他,袁总何尝听不出来,陈主任是找了一个姓韩地人,韩某人收拾何三一点问题都没有,却是偏偏怕陈太忠怕得要命。

    当然,陈某人的霸气,那也真的不是吹的,看看人家因为面子受伤,最后的要求是怎么提的----要何老三把钱送上门去!

    所以,对陈太忠的警告,他是欣然接受,而且,他非常能理解陈某人的心情。

    袁总来凤凰之前,虽然对从这里借钱有点期待,却是根本没想到,小小地凤凰,还藏着这么位惊天动地地爷们儿。

    人家能耐大,却是不愿意声张,这原因再简单不过了----陈主任是混官场的,而且前途还一片光明,自己要是打着人家地旗号乱来,那很容易出事。

    反正,袁望知道,自己既然已经跟科委合作了,遇到麻烦请陈主任出头就是了,何苦去私下做小人?陈太忠的震怒,怕是他这个小人物承担不起的。

    想到这里,他越地觉出,双方合作之后,陈太忠还坚持有偿催款的妙用了,原来他以为,科委是穷疯了,眼下却不这么简单地看了,陈主任的用意很明显----我是能帮你催款,不过,小事儿也别烦我!

    是以,才有了袁望的表白。

    第七百六十三章藏了一手

    这姓袁的小子倒还算识趣!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才要说什么,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王宏伟,“我说太忠,你搞京华就直接上门搞吧,不要给我添堵了成不成?”

    “宏伟书记,你这什么意思啊?”陈太忠很“狐疑”地、咬文嚼字地问了,心里却是有几分得意,“什么搞不搞的,我在科委忙呢,麻烦你有话直说好不好?”

    “得,你还是叫我老王吧,”王宏伟在那边听得就是一个哆嗦,“这书记俩字儿,我受用不起,我说,我的干警们挺不容易的,求求你放过他们,不要再折腾了,成不成?”

    “叫你老王八?我不敢啊,”陈太忠怪笑一声,居然调戏起政法委书记来了。“王书记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真是个混蛋,”王宏伟再忌惮陈太忠,也被他的口齿轻薄气着了,声音也大了许多,“我说,吕强是你的关系。对不对?”

    “他是蒙书记的关系,跟我有什么相关?”陈太忠笑一声,停止了怪模怪样的说话,“你俩不是关系也不错吗?”

    “我说太忠,你差不多点就行了。那是你跟周游的私人恩怨啊,”王宏伟叹口气。“我才当上政法委书记,还不牢靠呢。你放过我吧。”

    没错,我俩都是蒙书记地关系,可是。你一个人就顶了我俩了……还富裕很多!

    “吕强到底做什么了?”陈太忠假装听不懂这话,心里却是在嘀咕,周游……这家伙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被京华的人打了,这下,你满意了吧?”王宏伟才不相信他的话,吕强跟你关系差的话,至于修那个“太忠库”吗?

    “被打了?”这次,陈太忠是真的吃惊了。他找吕强。不过是想给京华国际会馆添一点堵而已,老吕……居然被京华地人打了?

    这事儿他设计的很简单。昨天他给吕强打电话之后,吕总正好要回凡尔登水泥厂,一接电话,也不着急回了,提了四十万现金,就住进了京华国际会馆里----反正已经到红山了,山上住宿条件不好。

    当然,这四十万现金,吕强是要交到前台保存的,前台觉得钱有点多,打个电话请示了一下领班,领班知道保龄球馆那边不太平,却是没想到,有人把邪恶的黑手,伸到了客房部。

    “四十万,也不多嘛,咱们还存过九十万呢,”他请示了一下大堂,大堂又请示了郭总,做出了如下决定,“多派几个人看着,这钱还能长了翅膀不成……对了,大家警醒一点,这两天不太平。”

    结果,千警醒万警醒,四个保安一夜没睡,都聚在前台,等今天早晨,吕强来提钱的时候,那一公文包地钱,变成卫生纸了!

    这是谁干的,吕总心里很清楚,虽然他对陈某人偷天换日地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该有的愤怒,他是要表现出来地。

    “我草你大爷!”他劈手就把公文包砸向了想要解释的领班身上,“哪个孙子偷了老子的钱?”

    吕强本是占了理地,只是由于演出的时候过于投入,又口出不逊,被某个路过的服务员抬手给了几拳,事实上,该服务员只是去厨房给家里打点散装酱油的,非常非常地不明真相,他仅仅是想巴结领导就是了。

    这下,吕强可是不干了,躺在地上就不肯起来,抬手给王宏伟打个电话,“王书记,京华商务会馆的人抢劫……我是谁?我是吕强啊。”

    要命的是,吕总还跟红山区的区委王小虎交好,而王小虎知道,吕总入了蒙艺的法眼,又曾经帮着自己打压了梁建勤,遇到这种突事件,怎么可能不刻意巴结?

    王宏伟知道这件事里面地深浅,连现场都没敢去,只是要求红山分局一把手杨文凯亲自带队前往,“吕总是蒙书记亲口赞扬过地民营企业家,工作时,你要注意方式方法。”

    杨文凯一度同前区委书记邝舒城走得很近,跟京华的郭总,关系也处得相当不错,犹豫一下,带队前往,只是,到了地头上,才现现任书记王小虎已经在那里坐镇了。

    啧,坐蜡了……这是杨局长第一个念头,工作没办法开展了,京华国际会馆算得上红山区一等一地热闹所在,眼下,不但生了巨款失窃案,失主还被打了,我***该怎么处理啊?

    最要命的,是王书记坐在那里不走了,王小虎和吕强的关系,杨文凯当然有所耳闻,可是京华背后的人物,杨局长也略略知道些许。

    这***不是人干的活儿啊,他没得选择了,说不得就要打电话跟自家局长抱怨一下,局,我听说,吕强跟瘟……跟陈太忠关系不错,这是不是跟保龄球馆的事儿有关啊?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请您指示一下吧?”

    “吕强寄存巨款,有收条的吧?”王宏伟硬着头皮,做出了“指示”,没办法,眼下只能顺着规矩来了,“欠债还钱嘛,至于打人的事儿,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对了……要加紧破案工作哦。”

    说实话,吕强也没存了要得罪京华的念头,生意人原本就是这样,圆滑行事八面玲珑才是赚钱的法门,而且,京华后面有大势力,这一点他能想不到吗?

    所以,吕总原先只是想适当地榨点钱而已,陈太忠说拿个二三十万,他就拿了四十万来,不过,他的火气终于被那几拳成功地点燃了,是的,他不肯罢手了。

    他手里拿着条子,不但要追究丢了的款项,还要追求打人者的刑事责任,“这明显是里外勾结,要不是警察来得快,没准我都被灭口了呢!”

    郭总再一次被惊动了,只是,两人协商的结果,那是不问可知,那四十万,京华都没有马上赔付的打算……这钱太多了,先等着警察破案吧。

    京华虽大,拿出四十万的流动资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件事里透着蹊跷,郭总做人,据说还不算小气,可也不能就这么被人冤了!

    于是,事情僵在了那里,吕强给警察局了狠话,“这件事三天之内协调不成的话,那我就要起诉了,京华是被告,你们警察局有连带责任!”

    郭总的痛苦,那就不用说了,警察这边也不好受啊,倒是王小虎书记铁下了心思要帮衬吕总----他已经向章书记请示过了,出名爱伸手的章尧东都很干脆地告诉他,“你自己斟酌着办,这是考验你的党性和原则的时候,不需要事事请示。”

    王宏伟被杨文凯抱怨得有点受不了,想来想去,始作俑者居然连头都不冒,这心里就不是一般地不平衡了,少不得就要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呲牙咧嘴一下。

    听到陈太忠铁嘴钢牙地不肯承认,王书记心里就越地郁闷了,“太忠我跟你说啊,这事儿闹大了,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

    “那个周游,是什么人啊?”陈太忠不理他,自说自话,“老王,你不厚道,居然跟京华的人有牵扯,还不告诉我。”

    “你少给我乱喷,周游是海角的人,跟我有屁的关系,”王宏伟终于听到了“老王”俩字儿,知道这位毛顺了一点了,“我告诉你他的来路,你赶紧先把吕强给我弄走,他说要喊电视台的去呢……”

    周游才是京华事实上的大股东,海角省人,跟谭松他们一样,都是走私起家,算是一伙的,不过,他的势力,远赶不上谭家兄弟,尤其是谭松的哥哥谭,人称谭大炮,一度算是海角省的人王。

    同邝家合资开这个京华,算是周游自立门户了,不过大家都在洗白,也没人计较,谭松甚至借给了他两百万周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