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五十九-七百六十章(书号:760

第七百五十九-七百六十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五十九章帮忙的不少

    “这个……不着急,”陈太忠伸出手指晃晃,又笑着摇摇头,“先把该办的事儿办一下吧,草拟一个协议,还有,远望凤凰分公司,这两件事办好,再说吧。”

    袁望心里也清楚,“英皇名流会所”那儿,已经拖欠了两笔应付款了,两笔款子加起来,也有三十万,有这三十万,足够公司应付一阵的了。

    可是他还有点担心,少不得就要敲定一下,“可是搞独立核算的分公司,手续不是一两天能办完的,哥,您得容我缓两天。”

    “你就忘了,我还是招商办的副主任?”陈太忠瞥他一眼,“工商局的王局长,也是我们招商办的副主任,你放心好了,我打招呼,一路绿灯!”

    凤凰工商局的局长是王东升,自打上次想偏帮业务科,却激得陈太忠说出“蒙艺不配做我的靠山”话来,并吓得其栽倒在地之后,每次王局长见了他,都是目不斜视地匆匆而过,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

    所以,陈太忠相信,远望凤凰分公司的手续,在工商局会办理得很顺利。

    那……也只能这样了,袁望笑着点点头,嘴上说着“谢谢陈主任”,心里却是已经拿定了主意,陈主任在没在吹牛,明天派个人去英皇名流会所去一趟,就可以见分晓了意,根本不以为然,反倒是呆在了那里,好半天才皱皱眉毛,“我怎么忘了这一招呢?”

    他手里握着的资源真的不少,工商局那都是退而求其次的事儿了,最起码。警察局他是用得比较顺手的,那么----为什么不给京华国际会馆添一点堵呢?

    消防和治安,总是该检查的嘛。王伟新负责的文化局,也能检查一下里面的娱乐活动,有没有不健康地内容,是不是?

    但愿那些家伙,不要也被别人打了招呼才好。

    不过……哥们当时和许纯良匆匆地离开京华国际会馆,就是想暗地下手啊,这会儿明着为难,会不会授人口实、落了下乘?

    想到这个因素,一时间他有一点头大,这件事得找人问一下。找谁问?那肯定是找秦连成问了,唉……刚才在秦主任办公室,怎么没想到呢?

    他挑眉弄眼地琢磨了半天,等回过神来。却现一桌人都默不吭声地夹菜吃饭,敢情,大家看到他陷入沉思里了,都不敢出声打扰。

    “哈,想点事情,走神了,”他端起酒杯,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有些许的得意,嗯。看起来大家都很服气我嘛,“呵呵。不好意思啊,来,走一个!”

    “陈主任你肩上的担子,太重了啊,”邱朝晖地脸色,微微有一点沉重,“唉,惭愧啊。不能帮到你什么。真是……”

    “邱主任,你干工作也很认真的。”袁望赶紧巴结一句,没办法,具体条例他要同邱朝晖商量的,“几位领导分工不同,但是个顶个都是办实事儿的……”

    众人刚干了这一杯,负责传菜的服务员走了进来,放下热腾腾的百合罗汉果,绕着桌子走到上位,低声问一句,“请问您是陈主任吗?”

    陈太忠自然是坐上位的,他愣了一下,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让不让人吃饭了?于是冷着脸点点头,“什么事儿?”

    他是心里不爽,不过看在服务员的眼里,那就是上位者的不苟言笑了,赶紧赔着笑脸解释一下,“我们路总,想问一下您什么时候有空?”

    “路广杰?”陈太忠沉声问一句,要是老路还行,小路那混球,我才懒得理。

    见服务员默默点头,他无奈地咂咂嘴,叹口气,“算了,我只是现在有空,回头就不好说了,你跟他说一声吧。”

    “说一声”的结果,就是路广杰在二十分钟后,出现在了包间,他是见过陈太忠跟段市长在一起地,于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既然陈某人坐的是上位,路总很自然地无视了其他人,“呵呵,陈主任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咱去甲字号房间,在这儿……可不是怠慢了?”

    “路总你太客气了,”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两声,“你这儿的小姑娘说,你找我有事

    “这个……”路广杰犹豫一下,拽拽陈太忠的袖子,嘴向包间一头地沙努努,“咱们到那儿说吧。”

    路总找他,却是因为京华国际会馆的事情,昨天陈太忠跟那儿杠上了,他一听说,登时心思就活泛起来了。

    去年京华开张的时候,瞅上海上明月的资源了,领班、大堂、厨子之类的,挖了一堆走,更可气的是,那些走了的人,还打电话给他们熟悉的客户,介绍说京华的档次比海上明月要高。

    路广杰托人说过,大家都做这一行的,适可而止就行了,没想那边并不买账,反倒是冷嘲热讽了一阵,他心里一直结了一个好大地疙瘩。

    眼下,五毒书记要去毒害京华了,路总别的本事没有,倒是能提供一点弹药,“陈主任,你知道京华到底是谁搞地不?”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是一个姓黄的港商,”陈太忠摇摇头,随即就反应过来了,“路总你也做这一行,总该知道吧?”

    “什么港商,鬼扯呢,”路广杰笑着嘀咕一声,“搞餐饮、娱乐这种服务行业的,要跟当地各个部门处好关系,要不就死定了,港商……港商有这两下吗?”

    “这话不错,”陈太忠点点头,隔行如隔山啊,尤其像这种法人都模模糊糊的娱乐中心,里面有猫腻的可能性太多了。

    “那个会所,是邝天林的小儿子的情人搞的。要不,过一条马路就是清湖了,为什么非要落在红山?邝舒城以前是区委书记啊。”路广杰狠狠地爆出了一把料,“跟他合股地,是海角省地黑道人物,嗯,靠走私起家地一帮人。”

    “黑道人物?”陈太忠冷哼一声,“邝天林这也是越来越出息了,哼,居然跟黑道扯到一起了,丢人不丢人啊?”

    “那是他小儿子地事儿,再说。开这种摊子,没人罩着也不合适,”路广杰笑一声,“邝家在凤凰没势力。而且,他手上的钱不够看地。”

    “那你的意思,我该怎么搞一下?”陈太忠现在听到黑道,总是有点不爽,一想到还是外地的黑道----这得耽误哥们儿多少工夫啊?

    “那帮人搞这个,也是要洗白的,”路广杰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低声嘀咕,“再说,在凤凰他们怎么敢胡来?”

    “那你的意思。让我从正规渠道去搞?”陈太忠想到这一点,又有些郁闷。“拉开架子大干一场?”

    “就阴着他们完了,我也就是提个醒儿,”路广杰笑着摇摇头,“陈主任你前途无量,万一有个闪失的,为这种小人把身家赔进去,不值得啊。”

    “海角省的人……姓谭?”陈太忠猛地眼睛一亮。

    “没错,”路总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笑着点点头。“看来陈主任……也有所准备了,呵呵。我倒是白担心一场。”

    “一点也没白担心,这只是我的猜测,”陈太忠摇头笑笑,又伸手拍拍他的肩头,“被你证实了,看来,路总这个朋友,是要好好交一交地。”

    “那感谢了,”路广杰知道,这位现在灼手可热,虽然只是副处,真的太有投资的价值了,“桌上的人等你等急了,我去跟大家碰一杯,不冒昧吧?”

    “那肯定不冒昧,”陈太忠笑着拉起他,却是又猛地想起一件事来,“老路,你背后是谁啊?大家地事儿,你也搭把手,出点力嘛。”

    “他跟你,比跟我还熟,你说能是谁?”路广杰看他一眼,笑着向桌子走去,这个暗示再明显不过了,他的后台是段卫华。

    堂堂的海上明月的老板路总,肯陪大家喝两杯,那也算是个小小的面子了,尤其是当他听说,袁望是搞智能化大厦的,就表示自己下一步要建的写字楼,可以考虑一下远望公司。

    当然,他的话不可能说死,但是有这么一句,也算很不错了,海上明月久负盛名,在素波也有不少人知道呢。

    饭后,陈太忠去花园酒店小憩,却是猛地想起,都说背后人物呢,谁背后的人物,能比吕强背后的人物大?丫修地水库,那可是省委书记蒙艺赞许过的!

    啧啧,怎么能忽视了他呢?不应该啊……

    陈太忠正在自责,却是接到了马疯子地电话,“陈哥,京华那边,有人愿意做线报,只求能免了他一个人麻烦,你看这事

    切,用得着找人做线报?陈太忠哼一声就想拒绝,哥们儿的神识把那些人锁得死死的了,回头一个一个慢慢收拾也不迟。

    不过他转念一想,能把这些人死死地堵在京华里面,似乎也不错,略一犹豫,“那也行,不过,疯子你这么做,可算是担了风险了,必须给我盯紧那个运动服和一个拿警棍的保安!”

    “那俩人我知道,”马疯子笑一声,“那家伙为了立功,已经说了,一个是保龄球教练,还有一个保安叫大眼,那俩现在吓都快吓死了。”

    “要把人拎过来,给我朋友出气,”陈太忠做事一向如此,他认为既然要出气那就要出到底,上次为了甯瑞远的事儿,他敢带着人堵在湖西分局门口打熊茂,这次自然也要把人带到许纯良面前,慢慢地收拾。巧的是,马疯子也想起了这桩公案,一时有点好奇,“陈哥,其实你直接带着人堵门就完了嘛,王宏伟肯定不敢拦着你,搜出来所有的人。挨个打不就结了,还等个什么劲儿?”

    “你知道什么啊?”陈太忠哼一声,“上次我是副科。现在是副处了,要照顾影响不是,唉,懒得跟你解释……”

    其实,原因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级别涨了,那只是一方面。

    第七百六十章又见众怒

    上一次陈太忠当众打人,是为甯瑞远出头,那是所有地人都知道地,为大投资商做事。有人想歪嘴,也得慎重考虑一下。

    可这次他是为许纯良出头,虽然这位更要紧,但考虑到种种因素。还不便于声张,免得有人利用这件事搅风搅雨,做出什么对许绍辉不利的事情来。

    官场里地事情,就这么微妙。

    强势有强势地好处,要是章尧东的儿子被这么揍了一顿,陈太忠还真敢堵了京华的门,进去挨个抓人,反正章书记强势惯了,大家习以为常之后,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地地方。也不会就这种事情做太多的文章。

    可是低调也有低调的好处,许绍辉低调惯了。就算失势也无所谓,不会有什么人去其找麻烦,章尧东可不一样,他一旦不成了,绝对有无数人拎着棍子来打落水狗,那些攒下来的陈年旧怨一旦爆……没准会死人的。

    总之,搁给一般的中下层领导,在台上的时候。大抵是恨不得自己要多强势有多强势---不能推行自己的建议。不能为手下人撑腰,谁肯服你。谁愿意投入你的阵营?

    可是,一旦下台之后,面对无数接踵而至的小鞋和秋后算账----最起码也是冷遇,不少人就恨不得自己当初没强势过。

    周一下午,陈太忠依旧是忙碌地,各个县区的科委领导开始向凤凰集中,李健安排了人联系一卡通的事儿,高新技术处的处长王衍也跑回科委,拿走了那些天南大学教授们地课题,以做甄别。

    几个主任的办公室都在装修,大家都在小会议室里办公,钟韵秋又在财政局碰了钉子,也跑来科委找陈太忠,这个乱劲儿,实在就不用提了。

    陈主任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湖西供电分局副局长吴秋水出现了,“陈主任,听说科委最近要来一笔钱,给我们供电局……多少意思一点吧?”

    “我靠,是哪个家伙吃里扒外?”陈太忠一听就毛了,站在小会议室四下扫视,根本理都不理吴局长,“你们就见不得科委好一点??等大家都上街要饭,你们心里就平衡了?”“无组织无纪律,哼,”梁志刚也火了,这可是在动他分管的钱的脑筋,“你们传出小话的时候,就没说清楚这就是专项资金吗?”

    还好,邱朝晖不在场,否则绝对会受到几道私下的白眼---显然,在一般人想来,邱主任的嫌疑是比较大的。

    “专项资金,也有个变通的方式吧?”吴秋水脸上挂不住了,既然是财政拨款,使用方式简直太灵活了,谁不知道这个啊?

    仗着跟陈太忠有点关系,他走近陈主任,“陈主任,我们地春季考核截止日期快到了,你多少帮忙转圜一下,成不成?没多有少,随便给点啦。”

    我倒是想给你点麻烦!陈太忠斜眼瞟他一下,冷冷地摇摇头,“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很抱歉,吴局长,这个问题没商量!”

    就你丫这癞蛤蟆样,也敢整天缠着唐亦萱,真是不知道死活!他转头扫一眼在场的众人,“大家共同监督,我陈太忠,绝对不会乱开口子!”

    “我相信陈主任,也支持陈主任地决定,”梁志刚马上表态了,即将到的五百万沉甸甸的,要是乱开口子的话,一夜之间可能就精光了。

    邱朝晖还窝在凤凰大学,文海则是以养病的名义,没事绝不来科委----事情淡化怎么还得个把月,现场的两个副主任拍板了,谁还能再有异议?“那我就只能回去起草停电通知了,”吴秋水也火了,接济我一点你会死啊?“陈主任,真的抱歉了。”

    “随你的便,”陈太忠冷哼一声,脸也沉了下来,“刚给了你们十五万,还要怎么样?想动专项资金,你还有理了?”

    “你!”吴秋水气得转身就走,陈太忠这话有点不讲理,可就算官司打到区里甚至市里,也绝对不会落下风,是地,挪用专项资金地例子很多,举不胜举,但却是不能拿到场面上说事。

    看着他离开,陈太忠有点奇怪,抬头找找李健,却是找不到人,禁不住问梁志刚一声,“梁主任,这个……李健哪儿去了?”

    “他买手机去了啊,你不是说要给科室负责人和县区负责人配手机吗?上午的会上通过了啊,”梁志刚想起来了,这个家伙在会开到半路地时候溜号了。

    “大概要买二十部左右,四万又没了,”说到这个,他有点心痛,“还有话费呢,先每人每月包干一百。”

    “一百够干什么的?”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这时候的手机都是全球通,一个月的月租费就是五十,不管接打电话,一律一分钟四毛,一百块钱算下来,也就是俩小时的通话时间。

    可是,现状就是这样了,下一刻,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不过也好,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吧……对了,我刚才说什么了?”

    还艰苦?你真是没过惯穷日子啊,比比湖西其他单位,这已经叫奢侈了,想到二十部手机一个月话费又是两千,梁志刚真的有点替李健头大了。

    或者,这笔费用,以后会从五百万里走,这毕竟是提升科委的办公效率,以便更好地为火炬计划服务……梁主任想到这个,心里禁不住有点纠结。

    对了,还有那个ddn的月租,没准也要循例办理……算了算了,也没多少钱嘛,五百万放到银行里吃利息,也攒出这点来了。

    还是穷怕了,想明白这点,梁志刚笑着摇摇头,才猛地想起陈太忠问自己呢,“啊……你刚才说,要找李健。”

    “不找他也行,问你吧,”陈太忠也想起来自己的初衷了,“对了,我说这么小的一个科委,怎么能欠下那么多的电费?十五万都不够?”

    “这个……院子旁边就是单身楼啊,”梁志刚斜瞟他一眼,“这个,大家都用电炉做饭和取暖……嗯嗯,这个问题强调过很多次了,后来文主任不怎么强调,口子就开了。”

    这话说得不算太隐晦,明摆着的,文海后来是走通了供电局的门路,报销能力提高了,也就不管职工们负荷用电了。

    这个文海,真是的……陈太忠知道那“收支两条线”,一时有点无语,不过他也没心思翻老账,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

    可是这种歪风……不能助长啊,想到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又开始头疼了,显然,这又是一件可能触犯众怒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