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五十八章 立场和角度(书号:760

第七百五十八章 立场和角度

作者:陈风笑
    来电话的是邱朝晖,“陈主任,这个远望公司,谈得大致差不多了,不过有些东西,还得麻烦你敲定一下……”

    “又是个项目,”陈太忠挂了电话,冲着秦连成和许纯良无奈地一摊手,无奈地苦笑一声,“招商项目,还是高科技的,中午又有事做了。”

    邱朝晖也是老奸巨猾之辈,接任务的时候,就明白陈太忠的用意了,摆明了,陈主任是不想把火炬计划的资金用过去,要不然也轮不到他跟袁望谈。

    等他跟袁望聊一聊,登时就傻眼了,陈主任这不是忽悠人吗?这基金八字没一撇呢,就敢空口白牙地向人许诺?

    不过,对于陈太忠的办事能力,他和张志宏不是一般地佩服,所以倒也能硬着头皮圆了场子,只是谈及代为回款该怎么收费、科委出资该占多少比例的时候,这个分寸实在难以拿捏,不敢敲定。

    袁望倒是恰恰相反,一开始他就现了,科委那不是一般地穷,这符合他的认知,不过,这个并不重要,他在意的是一个处(科)长和一个副主任,在言语之间,无意中流露出的对陈太忠的忌惮和信心。

    忌惮好理解,只要有点背景的主儿,被别人忌惮那很正常的,他袁某人又是陈主任引见来的,人家要避讳是很正常的。

    可是信心……那是要建立在充分信任的基础上的,这穷得叮当乱响的摊子,两个比陈太忠年纪大得多的干部,居然能对其如此服气,其中味道不言而喻。

    甚至有那么几次,袁望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骗子,不过想想招商办、任娇和科委的科教仪器商店,那真的不可能全是装出来地。再想想科委的穷酸样……没骗子会自曝其短吧?

    再说了,人家借钱给自己,还能骗什么呢?

    所以,这个陈主任,一定是个人物,相当了不得的人物。袁望“远望”一下自家的远望公司,心情真的是很有点激动。

    陈太忠的林肯车直接开奔了海上明月,事实上,他越来越不欣赏海上明月地饭菜了,但是没办法。谈事情就是要有个谈事情的样子。

    科委现在破破烂烂的,还停留在“看山是山”的境界,必须注意这些细节,不像招商办已经到了“看山不是山”的境界,随便找个差不多地饭店就能谈事情。

    酒桌上,说起代为要钱的事儿,陈太忠笑笑。“你能接受的,不是三成吗?做为长久合作伙伴,以后算成两成好了,你认为呢?”

    “两成……可是,要是成了合作伙伴,要钱就是大家的事儿了啊,”袁望可是个会算帐的,“收回来的钱,你们也有份儿啊。”我是怕你不用心回款。”陈太忠瞪他一眼,“再说。你以为我要钱,不需要成本?对了邱主任,以后这种钱,要进小金库!”

    小金库不让搞了啊,邱朝晖悻悻地撇撇嘴,不过,要建就建吧,反正科委有“自筹部分办公经费”的权力。

    “那好吧。”袁望也没脾气了。陈太忠地两条理由,无论从公还是从私上讲。都是理由十足的,“不过财务监督……”

    “这事儿你跟邱主任谈,”陈太忠手一摆,制止了他的言,“这种具体事情我不管,要不真的要忙死了。”

    虽然还是年纪轻轻,但是他做事的时候,身上已经有了一种淡淡的威严,这跟他修行的功法无关,恰恰相反,这是入世之后养成的那种气度,虽然是可喜的,但却不是修仙之人该有地淡然心态。

    不过,他这架子一拿起来,袁望登时就住口了,而且没觉得人家这架子不该拿,红尘中人,有的自是红尘中地心态。

    那么,就捡重要的说好了,“那陈主任,这个基金,什么时候能到帐啊?小袁我这儿急等着钱用呢。”

    “市里的政策还没下来呢,”陈太忠哼一声,今天经了章尧东的提醒,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闷头搞,是不合适的,从省里拿来政策拿来钱,就开始动手,那把凤凰市的市委市政府置于何地?

    “那倒是!”邱朝晖猛地一顿手上的水杯,茶水逛荡两下,好悬没溅出来,“我总觉得哪儿有不对劲的地方,陈主任这么一说,那可不是吗?从省里拿来政策就开始动手,估计市里要骂娘啊。”

    “没错,就是这个理儿,”张志宏也跟着点点头,“还是陈主任想得周到,也怪我们,以前没遇见过这事儿,咱科委还真地是落后了。”

    这句话,既捧了捧陈太忠,又开脱了自己一干人等脑瓜不够用地嫌疑,“陈主任,到时候,请市里相关领导来指导一下吧?”

    “指导?那肯定要了,而且,最好过乔市长的那个级别,”因为侯卫东地事情,陈太忠对主管市长乔小树有点芥蒂,反正,哥们儿找俩领导来指导,估计不会很难吧?

    领导的级别,也决定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他刚要笑着继续说下来,冷不丁又想起了一件郁闷事儿,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早被人盯上了,唉商办的秦主任说了,要做好支援高新区火炬计划的准备。”

    “过分啊,”邱朝晖和张志宏异口同声地话了,“就这么点钱,他们也看在眼里?高新区差这么一点儿吗?”

    一边说着,两人一边交换个眼神,邱主任微微地眯一下眼,张志宏马上就心领神会了,他犹豫一下,硬着头皮问了,“这个陈主任,扶持基金……他们不会再伸手了吧?”

    “咝……”陈太忠听得这话,登时就是倒吸一口凉气,愣了一愣,他才很坚决地摇摇头,“监管可以,不让他们伸手,都是我找的钱,谁敢乱伸手,哼!”

    他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是那冷冷的一哼,已经充分地表明了他的主张,尤其是科委那二位,是见识和听说过陈太忠打人的,听他这么说,禁不住又交换一个眼神,内有些许欣慰:还好,陈主任帮咱俩扛了。

    这个陈主任,还不是一般地霸道啊,袁望心里暗暗感叹一声,沉默了好一阵,才壮着胆子问了,“陈主任,那市里的政策,什么时候能下来?”

    “这个说不好,”陈太忠摇摇头,笑着瞥他一眼,“不过,你安心签协议吧,下午我先帮你打个招呼,明天你派人去英皇名流会所收货款,农行的款子,涉及到一些事情,暂时你先不要想了。”

    “你收回的款子,有百分之二十算是我们的投资,”张志宏可是穷得太久了,听到这里,毫不犹豫地就插话了,说完之后,才看看陈太忠,“呃,陈主任,是……这么回事吧?”

    “没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看到张志宏有点局促,他少不得要赞一声,以宽其心,“干工作,就得像张处长这样,斤斤计较,单位的钱是用来展经济,带动高新技术产业化的,马虎不得。”

    “英皇名流会所?”袁望一听说这个名称,眉头登时一皱,看向陈太忠的眼中,又多了一丝异样,“陈主任,您认识何总?”

    “不认识,”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端起了酒杯,灿然一笑,“你放心去要钱吧,态度好一点,不过,如果他不给……我不介意让他认识我一下。”

    “可是何总那是……”袁望有点怀疑,陈太忠是不是真的了解何老三,可偏偏地,他还不知道自己合适不合适说出来何总是混黑的,犹豫一下,终是期期艾艾地暗示,“何总是政协委员来着的。”

    陈太忠哪里会听不出来这厮在说什么?少不得看他一眼,脸上的笑容却是变得有点诡异了,“没错,可他两个弟弟,并不是政协委员。”

    明白了!袁望终于全明白了,陈主任不是不知道何三,而是完全吃得住何三,一时也什么话可客套的,很干脆地举起了酒杯,“好的,那可是太谢谢陈主任了,呵呵。”

    邱朝晖和张志宏听到两人打机锋一般的对话,颇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已经是谈妥了,少不得要举着酒杯凑趣一下,“来,干杯!”

    张志宏正琢磨着,是不是该问问,这笔钱到底有多少的时候,袁望一扬脖,干掉了小酒盅里的酒,一时有点蠢蠢欲动了,“陈主任,其他欠款单位,我给你拉个明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