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五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七百五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五十三章保龄球馆风波

    陈太忠感觉到了钟韵秋这一眼,他知道,谢副科长脾气好,也木讷,不过人家那是有内秀的主儿,心说高云风这张臭嘴,真的有点没救了。

    算了,岔开话题吧,他笑一声,“对了云风,我现在进科委了,你那儿有什么合适的项目没有,这地方穷得快揭不开锅了,施舍俩子儿吧?”

    “嗯,让我想想,”高云风本来就是个爱卖弄的性子,只不过平日里强行压制了下去而已,现在既然是陈某人开口,他当然要认真地考虑一下。

    “有几个项目,不过现在技改最当紧的,是公交一卡通,大概一两千万的活儿,”他终于想到了,“外省已经开始在搞了,不过,咱天南没有能搞了这个的公司,你那儿行不行?”

    “这个我还真得回去问问,”陈太忠可是没想到,高云风居然随口就摆出来了,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什么时候开始?”

    “最迟年底,”高云风笑着摇摇头,举起了酒杯,“早的话,没准就是六七月份……来,太忠,走一个。”

    “喂喂,你俩,现在是吃饭时间,工作回头说啊,”许纯良也举起了酒杯,又笑着邀请谢向南,“向南,来,大家一起碰一下。”

    细微处见功夫,其实许纯良只是性子懒散,却不是傻瓜,他这一招,才彻底地缓解了谢向南可能有的疙瘩---也许谢副科长根本没在意,但是谁又敢保证呢?

    “不行了。要走了,”看着时近七点半了,高云风站起来了,“不好意思啊,你们慢慢吃着,我今天必须赶回素波。”

    “云风。你喝这么多,怎么上路啊?”陈太忠喊一声,“这么着。我给找个司机吧,开你的车回去。”

    高云风略一错愕。笑着点点头,所谓人民公仆,就是手下有很多人民和主人公做仆人,陈太忠这个做派,没让他感觉到意外。

    虽然他习惯了逞强。很想说一句“我没事”,不过。陈某人递来好大一束橄榄枝,能接的话,还是接了吧。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他不过是凑个趣的意思,眼见高云风点头,他忙不迭地摸手机出来,心里怨恨不已。

    看看。多嘴了吧?不过高云风你也真是地。不用这么叫真的吧?你真要离开,哥们儿还能拦你不成?

    该叫哪个司机呢?他一时有点头疼。招商办那几个,用着实在不太顺手,虽然他现在是副主任了,可其实就在上任副主任的第一天起,他基本就是一门心思扑到科委上了,少沟通啊。

    要说科委,他现在倒是科委的主事人了,可是科委总共三辆车,其中一辆还是文海自己开着,那俩司机,也少沟通。

    要,不找合力汽修厂的人来开?

    “我来吧,”他一愣神,谢向南倒是反应了过来,信手摸出手机走了出去,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找个汽车兵……”

    哈,我倒是忘了这碴儿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也不吭声,高云风倒是有点纳闷,“老谢这是干啥去了?”

    “他去找个汽车兵,”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哈哈,那些都是伺候惯了长地兵,现在来伺候高长。”

    “太忠,不待这么玩人的啊,”高云风笑着顶他一句,接着又嘀咕一声,“不过,汽车兵好用啊,回头跟老谢打个招呼,今年退伍的汽车兵,给我划拉一个过来。”

    遗憾地是,谢向南没找汽车兵,不多时,他走了回来,“高云风,今天有架直升机,有夜航,你的车暂时留在凤凰行不行?”

    “嘿,那好啊,”高云风一听,挺高兴地,双手一搓,“那个……你看,老谢,能不能把我放到金色年华?”

    把他放到交通厅宿舍倒也可以,不过那样的话,有点张扬,对老头子影响不好,放到金色年华则不同了,那是娱乐场所,想着从一架军用直升机上下来,那效果……啧啧,金色年华的小妞还不得眼晕一下?

    “合适不合适?”陈太忠嘀咕一句,那是军机的夜航啊。

    “那就金色年华吧,”出人意料之外,谢向南居然变得有担当了,显然,这不是他人品爆,而是说有很多前例可循,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多交待了几句,“别跟人说这直升机是怎么回事。”

    “说了就不灵了,我知道,”高云风笑着点点头,看起来挺亢奋,搞得陈太忠一个劲儿地琢磨,今天这家伙没喝多少啊。

    其实……这厮似乎也是个直肠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看得此人顺眼了许多,嗯,回头去科委问问,看看能不能搞这个一卡通之类的东西吧。

    高云风这一走,谢向南还得给他带路去,也跟着离席了,剩下张慧玲和钟韵秋,自然就要陈太忠来招呼了。

    接下来,肯定就是饭后活动了,许纯良要去打保龄球,两男三女直奔京华国际会馆,这儿地球道好,而且又是新开的。

    凤凰地这三位,都是土老冒,就算陈太忠也没玩过保龄球,许纯良的保龄球玩得极好,虽然“sTRIke”的时候不多,但多半都能补中----当然,分瓶的话,那是极少能补中的。

    李英瑞玩得就要差一点,只是她选的是十四磅的球,跆拳道冠军还真不是吹的,球重力沉,多少也能补救一点准头上地不足。

    张慧玲和钟韵秋就惨不忍睹了,不过,大家是来开心地,倒也无所谓命中率,只有陈太忠。坐在一边打电话。

    他要打的电话还不少呢,给支光明打电话是联系支总来一趟,人不到也算,钱最好能到;邱朝晖那儿也要安排一下,明天接待袁望,细节要邱主任自己把握;李健那儿是看看科委能不能搞一卡通……

    陈太忠正拨着电话呢。猛地听到一阵哄笑,抬头一看,却是张慧玲一球扔出去。才滚两米多就下了球道,似此水平。引人笑倒也是常事。

    张慧玲悻悻地向左右看看,现别地球道地人也在笑,心里就有点郁闷了,恨恨地坐了回来,“以后得多练练。好没面子的事儿。”

    “大不了不玩嘛,又不是多高雅的运动。”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许纯良还拖着我去买了一套高尔夫杆呢,不知道这十年之内,我有没有机会动它……”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却是钟韵秋动作走形,球从老高就掉了下去,直接砸到了球道上。看得一边的服务生皱着眉头直嘀咕。“小心点嘛。”

    一直站在一边地一个穿运动服的家伙走了过来,皱着眉头话了。“我说,这一条球道二十多万呢,你注意点成不成?”

    钟韵秋也弄个大红脸,站在那儿不吭声,倒是陈太忠有点恼火,放下手机话了,“你开得起饭店,就不要怕大肚汉,我们玩儿又不是不给钱。”

    这家伙要是只简单地说说,那也就算了,问题在于,这厮一直站在一边,不住眼地斜瞟着钟韵秋,这让陈太忠有点不爽,谢向南送人去了,自己总不能看着不管吧?

    运动服转头瞪了他一眼,见陈太忠高大魁梧,从鼻子里出一声冷哼,转头离开了,不多时,他带过来三、四个保安,一指陈太忠,“你,跟我来一趟,商量一下赔偿。”

    “砸坏了?”李英瑞不干了,放下球走了过来,“你们这儿一局就六十八,开得起价钱,怕砸坏道?”

    “没你的事儿,”运动服知道李英瑞打得不错,这年头能把保龄球玩得这么熟练地,基本上非富即贵,最少也是大地方来的,“我找地是他。”

    “就在这儿说吧,多少钱?”陈太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笑吟吟地看着对方,“不管多少,你总得说个数吧?”

    运动服看他这样子,也不知道对方是有钱的凯子,还是见自己人多服软了,沉吟一下,冷哼一声,“最少三千,平整球道,很贵的。”

    “哈,我没带那么多钱,该怎么办呢?”陈太忠斜着眼睛瞟他,笑得却是很灿烂,一点都没有没“带够钱”的那种尴尬。

    第七百五十四章许公子挨打

    陈太忠身上当然不差这点钱,不过对方的狮子大张嘴,让他很不爽。

    “那就留下肇事者,回去拿钱呗,”运动服一指钟韵秋,冷笑一声,“你不是钱多吗?三千块都拿不出来,装什么大瓣蒜啊?”

    “无聊,”许纯良冷哼一声,伸手去拿座椅上地衣服,转头看一眼李英瑞,“瑞姐,咱们走吧?”

    钟韵秋那一下的动作变形,他也看到了,说对球道会有些许地损害,那是肯定的,不过,这种意外,哪天还不生几起?而对方的反应,就实在太过分了。

    “真扫兴,”李英瑞悻悻地嘀咕一声,拉一把钟韵秋,“走了小钟,不玩了。”

    “想走?”运动服一看不干了,大声嚷嚷了起来,“把他们看住了,我去叫老板!”

    话音才落,就跑过来七、八个小伙子,不过不是保安,是在另一个球道打球的,看上去也是流里流气的样子,球却是都打得不错,估计是蹭着玩的小混混。

    “还真是给脸不要了,”李英瑞火了,外套往钟韵秋手里一塞,活动一下腿脚,“怎么,想打架?”

    她的暴力倾向,其实不比陈太忠差多少,眼前虽然人多,她却根本不怕,有陈太忠在,怎么可能吃了眼前亏?

    “随便你。我奉陪到底!”运动服也火了,“把这五个人,全给弄到保安室去!”

    “滚一边去吧,”陈太忠的身子一晃,人已经从椅子上消失,下一刻就拽住了运动服地脖领子。抬手就是七八个响脆地耳光。

    这位登时就被打懵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没反应过来,可是其他人反应过来了。齐齐呐喊一声,扑了上来。其中有两个,竟然是人肉沙包的架势,这俩显然是看出来,陈太忠身手不简单,先压制住再说。

    有那心思机敏地。却不去找陈太忠,而是扑向了许纯良。五个人里,只有这俩是男人,当然是先放倒男的再说。

    许纯良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向他伸手,李英瑞见状,抬脚就踹飞了一个,怎奈一个保安手中的橡皮警棍,已经狠狠地砸到了许纯良的肩头。

    “啊许纯良疼得大喊一声。强忍着疼痛一侧身子。连退两步,双手抱起球槽内的一个保龄球。狠狠地砸了过去,情急之下,根本顾不得疼痛了。

    他原本就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平日里笑嘻嘻地,怎么都好说,可是真地恼火了,下起手来,也是相当重的。不过说起打架,他还是太外行了,只知道乱挥乱舞,总算是李英瑞身手不凡,陈太忠更是那种非人的存在,眨眼间,围上来地人就倒了一大片。

    “走吧?”张慧玲眼见没人阻拦了,胆战心惊地出了建议,与此同时,钟韵秋看向陈太忠,眼神中却是多了几分异样。

    “我今天不走了!”许纯良火了,捂着肩膀坐了下来,冷冷地话了,“谁是这儿的老板?让他马上给我滚过来!”

    陈太忠也把神识一一放出去了,锁定了今天动手地人,运动服已经被打得躺倒在地了,那厮还待再起身,却被李英瑞狠狠一脚,踢在了腰眼上,登时疼得满地打起滚来。

    九八年的时候,保龄球在凤凰还算是一种比较奢侈的消遣,这里的打斗已经惊动了整个保龄球馆,不过,由于顾客的档次比较高,大家都是远远地张望,没有形成围观地局面。

    “怎么回事?”不多时,一个足有一米八的女人出现了,她个头虽高,身材却是极瘦,样貌也还说得过去,就是脸上地妆浓了一点。

    “你是老板?”陈太忠斜着眼睛看她一眼,就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打听出来了,京华商务会馆是挂了外资的牌子,据说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香港老男人。

    “我是这儿的大堂,”女人不苟言笑地回答,“这儿到底怎么了?”

    “滚!”陈太忠冷哼一声,“滚远点,你算什么玩意儿?这儿你没资格说话。”

    女人脸上,赤橙蓝白地变幻了半天,勉强堆上了一个笑容,“黄董不在凤凰,有什么事儿,跟我说也是一样的,请问几位是?”

    这五位根本懒得理她,陈太忠瞅准那个砸了许纯良一胶棒的保安,走过去又是两脚,“我靠,你牛逼大了,这警棍有手续吗?”

    “喂,你有话好好说,成不成?”那大堂见陈太忠当着自己的面,还在打人,就着急了,声音也严厉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呢?”

    “干什么?”陈太忠冷哼一声,瞪她一眼,“赶紧给我清场,要不后果自负!”

    “谁要清场呢?”说着话,又走过来一位,三十出头的瘦高男人,他看着大堂问了,“小韩,这怎么回事啊?”

    “杂鱼年年有,今天特别多,”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鼻子里出一声哼,“这儿有你说话地份儿吗?”

    这位其实早就知道生什么事了,在保龄球馆玩地都是有点钱的,很少有人闹事,可一闹注定就是大事,不过,他既然来了,怎么还不得装模作样一番?

    谁想到,陈太忠最是见不得这样地装逼,不知道生什么事,你跑过来做什么?

    “哎,你怎么说话呢?”这位脸一绷,眉毛一皱,颇有点不怒而威的味道,手也抬了起来,戟指陈太忠,“你哪个单位的?”

    “你再指我,信不信我剁了你的狗爪?”陈太忠瞪他一眼,施施然就向此人走去,“什么玩意儿啊?”

    他见许纯良半天不肯不报名身份,心知许同学今天怨气大了,估计绝对要好好地收拾这儿一番了,就有心把事情搞大一点。

    那位一见他走过来,心里就是一慌,陈太忠的个头原本就高大,再加上那气势汹汹的架势,给他一种极大的压力,一时间就有点慌了,不知道这胳膊是不是该放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稀里哗啦地走进来几个警察,领头的是一个粗壮的警察,皱着眉头话了,“怎么回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眼就看到了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愣,“陈太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他认识陈太忠,陈太忠可不认识他,斜眼瞟一下对方的的肩章,“二级警督?呵呵,你是谁啊?红山这片儿,我不是很熟。”

    “先……先清场吧,”警督一见是这厮,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能解决的了,陈某人瘟神的大名无人不知,今天……今天出门,怎么没看看黄历呢?

    “为什么清场啊?”瘦高男人有点不甘心,现在是星期天的晚上,可正是热闹的时候,“去我办公室说吧?”

    这场子你不清,回头瘟神也得给你砸了,警督苦笑一声,“我说郭总,不想有麻烦的话,你还是清场比较好一点。”

    “我打个电话,”郭总也不含糊,恨恨地瞪一眼陈太忠,摸出了手机。

    不多时,陈太忠的手机响起,却是王宏伟来的电话,新扎的政法委王书记在那边苦笑,“我说太忠,你怎么又跑到京华折腾去了?给我个面子,要多少赔偿你开个口,这事儿就这么完了,成吧?”

    “成啊,呵呵,”陈太忠笑了一声,走到了远处,声音放低了,“不过宏伟书记,光我给你面子,那不够啊,要不……你再给许省长打个电话?”

    “许绍辉?”王宏伟听得惊叫一声,“这又关他什么事儿了?”

    “许省长的儿子好好地打球呢,被人拿棒子砸了,”陈太忠笑得很开心,“那个,京华的保安,这胆子真大啊。”

    “**,你就不能安生一点?”王宏伟一听许省长的儿子被打了,心里这个郁闷,那就不用提了,“又是你在胡搞吧?”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陈太忠哼一声,“我一向循规蹈矩的,跟你说啊老王,许纯良这次火大了,你别戳穿他身份啊。”

    我还是听你叫“老王”比较顺耳一点,王宏伟在那边叹口气,想想刚才“宏伟书记”四个字,他就有点呕吐的**,“好了,我知道了,不过,这个京华……后面有人呢,差不多就算了吧。”

    这只是他的建议,许公子都不打算亮身份了,可想而知,估计也是被欺负惨了,这个陈太忠……你就不能给我安生点?

    (连轴转,熬夜熬得受不了,晚上可能未必有了,大家包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