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五十二章 要搭架子(书号:760

第七百五十二章 要搭架子

作者:陈风笑
    张慧玲和钟韵秋是周末过来找谢向南来玩的,曲阳的款子迟迟批不下来,不过谢向南出了名的不管闲事,就算张慧玲出面帮忙,他都不是很热心。

    说不热心倒也不贴切,可是谢科长实在是不敢给家里打电话,联系高强和支光明,那两位也是嗯嗯啊啊,好像是答应了,又好像是没答应的那种。

    他知道这俩老板只肯买陈太忠的面子,不过最近陈太忠消失不见,他也懒得打电话,刚才他开着标致车,要送张慧玲和钟韵秋回曲阳,三人路过招商办的时候,钟韵秋心里有事,斜眼一瞟,却现陈太忠的林肯车在。

    那就不用客气了,三个人停好了车就上来了,却不防陈太忠的副主任室里有人声,就索性进业务二科等了----陈主任在办事,贸贸然闯入总是不好。

    陈太忠听完了因果,觉得逃也逃不掉了,皱着眉头指着钟韵秋,“我说,到底多少钱啊?都是些什么钱?”

    “就是一些配套设施费,加上一些宣传费吧,”张慧玲快言快语地话了,“一共八十万,给了前面二十万,后面的六十万就下不来了!”

    “我晕,这么一点钱啊?”陈太忠撇撇嘴,很不屑的样子,不过再想一想,这是财政拨款,出去回不来的那种,那么,听起来似乎也不少了,除了财政局,估计也没人觉得少了。

    “那陈主任你帮我办了吧?”钟韵秋顺着杆儿就爬上来了,接着又是轻轻的一笑,“回头去了曲阳,我一定热情招待你。”

    她的笑容媚态十足。粉红微厚的嘴唇在一瞬间变得娇艳欲滴,微微噘起,再加上两排细碎贝齿和水汪汪的桃花眼,颇有点颠倒众生地味道。

    可偏偏地,她的眼神却又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两者结合在一起。禁不住要让男人生出征服的**。

    陈太忠略一愣神,才猛地想起来,这女人平日里的笑的时候。都是要捂了嘴地,禁不住苦笑一声摇摇头。“我可跟宁建中没交情。”

    宁建中是凤凰财政局的局长,一直觊觎钟韵秋的美色,这次卡着曲阳地款不给办,估计这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钟韵秋一听这话,转头看看张慧玲。交换了眼神之后,两人又齐齐地将目光投向了谢向南。可惜,谢副科长如泥雕木塑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太忠,你不够意思,”张慧玲哼一声,却也没了什么招。

    “算了,我帮你们问问吧,”陈太忠长叹一声。摸出手机。想给支光明打个电话,“帮你们引点资。建个生鸡厂,你们给点优惠政策,他赞助政府一点钱,怎么样?”

    “那当然好了,”钟韵秋对这种交换,还是比较清楚的,自己不但引到了资金,又能拉到赞助,而财政上地六十万过了审核,还能继续要,无非是早晚的问题,这显然是天大的好事。

    只是,下一刻她看起来有一点赧然,“不过,这个优惠政策……我做不了主,得跟区里的领导商量。”

    陈太忠想的可不止这一点,他知道,支光明是玩走私起家地,家大业大的,他自己手里英镑不少,找支总没准能兑换掉一点,远望公司已经开始张嘴要钱了,那个“创业基金”,真地要尽快搭架子了。

    就在他即将拨号的时候,手机惊天动地一般地响了起来,却是许纯良来的电话,“太忠,我来凤凰了,还有高云风,一起出来坐坐?”

    高云风?陈太忠琢磨一下,想起上次跟高胜利在凤凰宾馆不期而遇之后,高厅长的态度倒是不错,心里虽然还是不喜欢这位,不过终究没了那份芥蒂。

    他略一犹豫,还是笑着应承了下来,“行啊,海上明月还是京华商务会馆?”

    “去蝴蝶山庄吧,那里还清净点儿,”许纯良笑一声,“云风晚上要赶回去呢,早点过来啊。”

    陈太忠挂了电话,转头看看对面三位,琢磨一下,“得,一起去吧,嗯,许省长和交通厅高厅长的儿子请客。”

    不说这两位女士的话,谢向南的身份,倒也就不见得差了那两位多少,那就大家一起去吧,再说,高云风莫非还敢当着他再次飙不成?

    “我还要送她俩回去,”谢向南有点犹豫。

    钟韵秋却是用胳膊肘轻顶一下她,“反正我周一还要来,要不你也呆着吧,审计局又没什么要紧事儿。”

    蝴蝶山庄是个类似生态园的地方,环境雅致,消费倒也不低,不过这里没什么包间,桌与桌之间是用稀疏地藤蔓隔开,时下已经是春末,藤蔓早已返青吐芽,层层新绿已经在渐次地变墨,却是兀自散放出嫩叶地气息。

    毫不例外地,许纯良这次来,又是伴着李英瑞,高云风初见陈太忠,微微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几杯酒下肚之后,慢慢地也就放开了,当然,他心里真的放开没有,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许纯良这次来,是陪着李英瑞来跟甯家工业园谈代工地事儿的,不过,他好像还有点自己的想法,扯着陈太忠问了几句凤凰的近况。

    酒才至酣处,陈太忠却不小心看到一个熟人,张开封跟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笑着走进了园内,那少*妇颇有几分姿色,两人虽然身体有点距离,可言谈间,显得很亲昵。

    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站起身打个招呼,张区长前天才表示出心灰意冷,自己现在要是视而不见却又不小心被对方看到,那岂不是容易被人认作过于势利?

    张开封听到他的声音,很是惊讶地扫了一眼,现桌上大部分都是年轻男女,笑着点点头,随便跟陈太忠聊了两句,跟那女人走了,甚至都没有做出介绍,陈太忠觉得,张区长大概还是有点放不开。

    李英瑞的八卦心思挺强,见状问陈太忠,“太忠,这两个人什么关系啊?”

    “不知道,”陈太忠看她一眼,摇头笑笑,又同许纯良交换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这女人我没见过。”

    “情人吧?”高云风说话,稍微口无遮拦了一点,事实上,他心里的优越感养成已久,就算受挫于陈太忠,但是偶尔还是会卖弄一下自己的眼光。

    “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他笑一声,转头看看陈太忠,“呵呵,你肯定也清楚……就是装不知道呢。”

    陈太忠笑着翻个白眼,不做回答,倒是谢向南来了一句,“年龄差得有点大。”

    饭前,为了怕高云风公子的脾气再作,搞得场面难看,陈太忠拽着许纯良,悄悄地介绍了一下谢向南的来头,所以,高云风也知道了。

    不过,谢向南一直像个木头一般不吭声,搁在往常,高公子没准真的就再次小看了此人了,可是现在,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了。

    “差得大才好啊,”他笑一声,“老谢你不知道,跟着老人混的,多少都会有个着落,跟着年轻人混的,新鲜劲儿一过去,那就什么事儿也没了。”

    有意无意地,他扫一眼陈太忠,现自己这话似乎有点歧义,说不得又笑着摇一摇手,“喂,太忠,我可不是说你,我是在说我自己呢,成吧?”

    “哎呀,我真受不了你,”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隐约间觉得此人虽然有点傲慢,可是言谈间倒也直率,“我像那么小心眼的吗?”

    “我说的是实话,”高云风有点郁闷了,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捅一下许纯良,“小良,你说说,我说得对不对?”

    “年轻人嘛,见异思迁挺正常的,”许纯良说话,从来都是稳稳的,“嗯,所以,那些不懂事儿的女孩儿,能得到回报的不多。”

    他这话里的意思,大家听得再明白不过了,衙内靠不住,又都是翻脸无情的性子,真想饭碗上有个着落,还不如找个半截入土的老头,那样会可靠点。

    至于说指望嫁入豪门,一飞冲天……喂,醒醒,外面风大,要睡回家睡去。

    钟韵秋在一边也听到了,仔细一琢磨,才反应过来,不过,这个说法倒是没打消她对陈太忠的想法,相反地,她倒是略略担心地看了一眼张慧玲。

    陈主任人家是靠着自己冲上来的,你家的谢向南,好像有点来头,慧玲你……多保重吧。

    谢向南却是浑然不觉地埋头吃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