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四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七百四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四十七章不是闲聊的闲聊

    听到陈太忠说文海的午休,张志宏和邱朝晖心里就是一个“咯噔”,敢情,陈主任心里,还对文主任存有芥蒂啊。

    倒是李健比较理解陈太忠,知道这家伙一般不爱阴阳怪气地说话,要是真对文主任有偏见,估计就直说了----人家陈主任怕什么?

    “那我给文主任打电话,”李健摸出一个破破烂烂,勉强能叫做“手机”的玩意儿,推开车门下车,直接在机关事务管理局宿舍门口打起了电话。

    陈太忠转头看看,看那意思,似乎是你俩谁联系一下梁志刚啊?邱朝晖笑着一摊手,“我可买不起手机,小李那是工作需要,单位给配的。”

    张志宏也笑一声,“我的传呼都快欠费了。”

    陈太忠翻翻眼皮,也跟着苦笑了一声,“好,那三十一万里,剩下的钱,先给在职的科级以上干部配手机,行了吧?我说……我其实是想问问,你们谁知道梁主任家的宅电啊?”

    于是,非常罕见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在星期六这个大家都休息的日子里,凤凰市科委局级领导居然到齐了,开起会来了!

    梁志刚哈欠连天,文海额头还有一小片创可贴----那是在作秀,火炬计划动员会的时候,他已经活蹦乱跳了。

    他俩实在没法不来,不来的话。可能就错过了一场盛宴,陈太忠大闹省科委,凤凰科委是个人就知道了,任是谁都清楚,辉煌地未来,在向科委招手。

    而且,开会的地点,也颇为匪夷所思,不是在科委。而是在“京华国际会馆”,那个价钱一等一的地方,当然,这是陈主任买单。

    等到大家坐在圆桌边,所有人都意识了,凤凰科委的领导中心已经转移了,文海只是挂了一个名儿,现在科委里当家的,就是这个年轻的高中生!

    “我有几个消息。先向各位领导和同事通报一下,”陈太忠咬文嚼字地开始言,殊不知那些正在笑吟吟点头的“领导和同事”,已经齐齐地在心里竖起了中指----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们要听实质内容!

    其实,陈太忠接下来说的那些,基本上大家都已经了解到了。不过。对于拨款度,新来的文同学和梁同学还是表示出了该有地惊讶。“下一周……就能拨来五百万?”

    “这是财政厅行财处路处长答应的,要是有问题,我去找他汇报,”陈太忠笑笑,话说得虽然恭谨,但是话意里的森森寒意,大家都体会到了,“范省长说了。要大力支持家乡的建设。”

    常务副省长。想要难为一个处长,难度还真的不是太大。哪怕是省财政厅行财处的处长。

    “陈主任给科委带来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眼见大家没什么言的兴趣,文海终于站了出来,没办法,他越来越不想辞职了。

    “现在也是周末,大家各抒己见,把想法和建议都拿出来吧,反正是闲聊,呵呵,”他轻笑一声----配合得好地话,陈主任没准会注意到,老同志丰富的工作经验,会令其少走弯路。

    搁在往常的科委,他这样的话说出来,会导致一段时间的冷场,大家都是心里做事的人,深深知道,开会时的建议,往往是最不能称其为“建议”地时候,功夫……在棋外。

    “我想先问问陈主任,”出乎意料地是,整天灌水的邱主任居然先跳了出来,他倒是依旧不看文海,只是笑嘻嘻地盯着陈太忠,“这个创业投资地基金,会展成什么样子?”

    无视那明晃晃的五百万,率先对基金表示出关切,不但证明出他的眼光远大,而且,为他争取这一方面的管理也开了一个好头。

    别人也不是傻子,邱主任一张嘴,其他人就反应过来了,尤其是梁志刚,居然不动声色地扫了张志宏一眼,显然,梁主任的关联想象力是很丰富的。

    “这个,要看情况的展了,”陈太忠笑一声,“不过,三几千万美元,估计……不太成问题吧,就是资金不可能一下到位,度不敢保证。”

    事实上,他是不知道该怎么洗钱,想着甯瑞远过两天要来了,尼克也会来,好好商量一下这个钱该怎么个弄法才是真的。

    “三几千万美元?”那几位交换个眼神,心说传言果然不假,于是纷纷做出了惊喜地模样。

    怎奈,大家现在对陈主任地期望已经变得太高了,眼下不过是个被证实的传言而已,虽然他们都在努力地做出惊喜地模样,但终究是搞学问的,不好做得太夸张,所以那兴奋劲儿,看起来有点假。

    这种虚假,陈太忠感觉到了,他对气场的感应,远旁人,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就郁闷了起来。

    下一刻,他就禁不住想到了科委以前开会时的怪模怪样,唉,我尽心尽力地给大家拉项目,找财源,你们却是一个一个地憋着劲儿不吭声,净在肚子里做文章,我说……你们对得起我吗?

    也许,这才是混官场该有的素质?年轻的副主任有一点茫然了。

    既然邱朝晖开了头,别人也纷纷地说了起来,反倒是陈太忠脸上带了笑容,变得稳重了许多,再也不表什么见解了。

    最后,还是文海现了异常,出声问了,“陈主任,这次去素波办事,压力很大吧?”“谁说不是呢?”陈太忠正郁闷着呢,听到这么关切的问话。叹了一口气,也顾不得去注意谁在问了,“反正啊,该争取地,我都争取了,接下来的事儿,各位领导和同事,千万别掉链子,要不我真的没办法交待了。”

    他话里的意思。异常苦涩,在场众人听得也不禁有几分同情,就算对陈太忠有点小看法的主儿,也不得不承认,陈主任是嚣张了一点,但也是办实事儿的主,只看看要到的东西,人家遭受到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殊不知,陈某人根本没觉得钱和政策有多难要----哥们儿的点子有地是。他是有点寒心,科委这团散沙……接下来的工作,别是很难开展吧?

    “这个没问题啊,”邱朝晖被文海抢了对陈太忠的关怀,心里煞是不平衡,难得地又主动跳出来表态,“趁着周末。咱们就把这些章程好好议一下。太忠好不容易为大家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咱们科委。一定要打个漂亮仗才行!”

    “具体的事儿,我就不管了,”陈太忠一见这位出了名的撒手掌柜都表态了,心情就好了不少,笑着点点头,“呵呵,专业的事儿,交给专家来做。我只负责提供弹药。还有……把关。”

    把关?

    果然,陈副主任不会全盘放手啊。在场的人,心里全是这个念头,不过,这实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要是只知道要钱要政策,剩下的事儿一概不管,那不是傻地吗?

    凭良心说,陈太忠做的,已经是相当大度了,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一点,就算再刻薄的主儿,最多也只能说一句,“敢情他还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敢乱插手啊”?

    而且,没人怀疑,陈主任只是嘴上动功夫向大家卖好,说放手不抓了,回头想起来了,却又亲历亲为,事实就在那里摆着呢。

    邱朝晖负责买了纪念品,李健也主抓了装修的活儿,人家小陈管了吗?无非就是分别过问了一声。

    没错,这两个活儿都不大,陈太忠可能见惯大钱了,想借此向大家卖好----只是,人家一来,就嚣张到敢痛打一把手,要卖好也不至于做得这么彻底吧?太没必要了。

    “责任,重大啊,”梁志刚轻笑一声,旋即又叹一口气,“陈主任,你这压力大,我们压力也不小啊,搞不好的话,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戳脊梁骨?其他人心里齐齐一哼,搞不好的话,不用等人戳,陈主任地拳脚就直接招呼上来了。

    第七百四十八章措施初定

    有了共同地利益,又有了陈太忠这个级强势的副主任主持,科委领导们整整商量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终于把大致地规划商量了点头绪出来。

    文海还是名义上的主任,但是事实上,大家都已经反应过来了,眼下的科委不姓文了,已经姓了陈。

    陈太忠隐隐也感觉到了这个味道,一时间就有点不想让文海请辞了,一个虚名的主任,留着就留着呗,没准还能有什么别的用途,想想死去的任卫星,他越地明白了。

    任卫星只是一个书记,却是独揽了市政工程公司的党政大权,影响力还辐射其他相关部门,是的,官职无关紧要,在不在其位也无所谓,最关键地,还是要看本人影响力地大小和相关人脉。

    我已经是事实上的一把手了,留着文海,万一有人调皮捣蛋,正好借用他地手来敲打,我还少惹人了呢,想到这里,陈太忠都不由得佩服起了自己,哥们儿现在是越来越长进了啊。

    当然,这话不能明说,他想到自己似乎还跟邱朝晖放了点风出去,说是要搞文海,那么,现在先这么浑浑噩噩的吧,今儿个啊,我也学学别人,姑且不把话说死,不把事情绝对化!

    不过就是搞平衡嘛,很难玩儿吗?哥们儿倒是不信了。

    到了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基本上该理的头绪,就理清了,相关步骤和责任人,也基本划分了出来。

    即将到的这五百万,梁志刚负责分管。李健和未到场的高新技术处王衍具体管理,文主任有过问和监管地权力。

    至于那个基金,就交给邱朝晖分管,张志宏具体管理,等到基金上规模之后,高新技术处可以协助管理。

    邱主任对文主任的怨念,终究还是不能释怀,多年的恩怨,要是能说揭过就揭过。那倒是咄咄怪事了,基金这一套,基本上是游离在科委体制之外的,更像一个投资公司,科委不过是个代人审核的机构而已。

    那么,他选择这个项目,倒也是正常的,而且,同那五百万不同。这里的钱,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帐,他这也算是冒险赌一把了。

    可是,就算他觉得自己是在赌,别人对陈太忠信心强啊,或者说,有杀错没放过吧。涉及上千万的美元。怎么也要争取一下的。

    所以,才有了补充条款。那就是张志宏地科技展处忙不过来的时候,高新技术处有协助的“义务”----事实上,大家把这个义务理解做“权利”。

    高新技术处的王衍,是铁杆的文系人马。

    看着时间不早了,大家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陈太忠一时有点想笑,果然是利之所在能改变一切啊,以前科委的人。能在周末忘我工作到这个点钟吗“好了。基本差不多了,周一上工作会吧。”他笑着拍拍手,不知不觉间,他很自然地成为了场中主角,“七点半了,咱们开吃吧,吃完了……大家想玩什么?”

    “不玩了,咱们边吃边说,”邱朝晖笑着回一句,“没弄明白的事儿还多着呢,要慎重的嘛。”

    至此,接下来的时间里,更是一团和气。

    这顿饭吃到十点方才散场,陈太忠都觉得有点抗不住了,这钱果然是个好东西啊,以哥们儿仙人地身板,都有点累了,这帮搞技术的知识分子,反倒是越说越来劲?

    散场之后,他把林肯车寻个地方停了,直接拦一辆出租车,直奔临置楼,刚才吃饭的时候,他又接到了“白书记”的短信,显然,这么久不见,中午又被人骚扰,吴言的心情,在九八年的这个春天,开始躁动了。

    一小时之后,吴书记的房间里,传出了她慵懒地声音,“对了,太忠,有消息说,在伯明翰代表团访问素波地时候,朱秉松可能会要求,调你过去帮忙。”

    “他调我,我就去啊,那我多没面子?”陈太忠头也不抬,专心地拨弄着那雪山之上的两颗藏红花地嫩蕾,“素波的友好城市,跟咱们凤凰有毛的关系,我们科委一档子事儿还忙不过来呢。”

    “人家可是省委常委呢,”吴言扭扭身子,**过后,她的身体格外敏感,“啧,痒,别弄了,对了,你那个方案,好像那个姓邱的主任想要递到尧东书记那儿?”

    “他也就是试探一下,”想到这个,陈太忠有点没心情瞎玩了,身子一翻滚落马下,郁闷地撇撇嘴,“那个侯卫东也真是的,仗着乔小树撑腰,一点也不把科委放在眼里。”

    “利之所在嘛,”吴言笑一声,扯过薄被将两人的身子盖上,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还能打算怎么办?等段卫华回来呗,”陈太忠信口回答,他知道这是吴书记在考校自己,可是从官方地角度去处理,他也没什么好地法子,“总得给人家郭宇留点面子吧?”

    “先跟尧东书记沟通一下吧,”吴言伸出白生生的手臂,掠一下额头凌乱地丝,“你最近跟段卫华走得有点近了,小心他心里有疙瘩。”

    “你的皮肤越来越好了,”陈太忠看着那圆润的手臂,伸手轻轻捏一下,“知道吗,第一次我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的皮肤好。”

    吴言的肌肤,真的是一等一的,能跟她相比的,大约也就是唐亦萱了,不过,想想荆紫菱探手去取毛巾被那一刻的晶莹肌肤,或者,小紫菱的皮肤更好一点?

    也许还是年龄的缘故吧?总算是吴书记得了他仙灵之气的滋润,现在也是越地年轻了。

    “跟你说正经的呢,”吴言笑嘻嘻地瞪他一眼,却是主动将手臂放到了他的胸膛上,显然是有点口不应心,希望他多夸两句,“去找章书记啊,记得。”

    你说一下不就完了?大家都知道咱俩今天见面了啊,陈太忠才要回话,眉头猛地一皱,笑着点点头,“倒也是哦,我要是不去,又有目无领导的嫌疑了。”

    他想通了,章尧东虽是书记,却是太强势了,这种政府事务估计是绕不过去的,段卫华介意是自己先向谁汇报的,也没说不让自己同章尧东沟通。

    所谓的功夫在棋外,就是这样了,这次省科委的风波,还不是起源于自己有点不忿董祥麟的小看而有意无视了?要是能提前让许绍辉跟其打个招呼,没准就能少许多的事情。

    不过,那种欺师灭祖的人渣,收拾也就收拾了,没那个借口,哥们儿还不好那么放肆呢……

    第二天是星期日,陈太忠一大早悄悄地从吴言家里溜出来,驾车跑到了科委,虽然李健办事挺稳当的,不过,他出去十天了,有必要看看装修工程的进展。

    陈某人检查工程,那是一等一的水平----倒不是说他有多专业,而是说外表光鲜里面烂污的那种面子工程,根本瞒不过他的天眼。

    他正转悠呢,李健走了过来,“哈,陈主任,这么早?”

    可不是,真的是挺早的,不过才八点十分左右,说句实话,李主任一进科委的院子,见到里面停着林肯车,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星期天这大早晨的,陈主任就来检查工程了?

    “行啊,李主任,你这挺负责的嘛,”果不其然,陈太忠笑眯眯地夸了他一句,“节假日都能来现场,看来把事情交给你办,还真是对了。”

    看着陈太忠驾车离去,李健抬手擦擦额头上隐约冒出的汗珠,暗暗庆幸自己真的算负责,昨天谈事谈得那么晚,今天还记得来现场,这也算皇天不负苦心人,这番努力,终于被领导赏识了。

    可是,陈主任居然会捡这个时候来现场,是说才回来的缘故,还是说此人貌似莽撞耿直,实则心细如呢?李主任想得有点走神了。

    他哪里知道,陈太忠只是一大早起来没地方去了,才来单位转悠一圈。

    只是,八点一过,陈太忠就开始忙上了,先是古昕给他来了电话,说是曹小强昨天联系上了十七,通过这个渠道跟他坐了坐,大概以后阳光小区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

    说完这件事,古局长话头一转,“也真奇怪了,根据窗户上的痕迹分析,那小偷根本没意识到会掉下去,更像是主动跳下去的,太忠,这个……”

    “哈哈,”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这个你不要问我啊,破案是警察的事儿,又不是我的事儿,难不成我还能装鬼把他吓得掉下去?”

    “这还真不好说呢,”古昕一听,就知道这事儿十有**是陈太忠动了点手脚,人家没等他问就否认了,不过,大家现在都是有点身份的人了,虽然他很有点好奇丫是怎么做到的,可最终还是哈哈干笑了两声了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