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四十四-五章 (两章连发)(书号:760

第七百四十四-五章 (两章连发)

作者:陈风笑
    第七百四十四章吃顿饭都难

    “人真的是死了,”古昕笑笑,也没有什么忧心忡忡的样子,“一会儿技术科的来,拍一下照,呵呵。”

    丁小宁的屋里,现在只有陈太忠出来接待他,其他三女都跑到了阴面家的卧室去,假装睡觉也好,躲着不出来也好,反正是坚决同阳面家的三个卧室划清界限----小偷是从楼南侧甩下去的。

    “还好,是真的小偷,”古局长大大咧咧地坐到沙上,顺手点起一根烟来,他的话有点如释重负的味道。

    “到底怎么回事啊,老古?”陈太忠现在听话的水平,不是一般地高,马上就听出了其中的蹊跷,于是就有点不满意了,“合着这小偷,还有家养的和野生的区别?”

    “曹小强有点不识相,有人想搞他一下,”古昕笑着解释,“反正他狂得厉害,眼里也没我们横山分局,他不是跟傅宇关系好吗?让他找傅宇去啊。”

    他是踩着傅宇上位的,跟曹小强的关系好得了才怪,不过眼下傅局长在市局里挂个主任科员的衔儿,在党校“学习”完之后,回家养病去了。

    “还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陈太忠瞪他一眼,“我说,这小区里面我好几套房子呢,这不是给我添堵吗?”

    “这可是冤枉我了啊,太忠,”古昕手一捂嘴。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你看,我大半夜地就跑过来了……我都说了,这是外来户。小丁和望男的房子,那都是上了名单地,不让他们动。”

    “到底怎么回事?”陈太忠有点不高兴----搁给谁能高兴起来?

    “绕云有人要收拾曹小强,”古昕笑一声,慢慢地解释。

    绕云是海角省的省会。这就是跨省的恩怨了,不过,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有人来凤凰搞房地产,跟曹小强地利益起了冲突。

    所以,曹小强的阳光小区的房产证,办得有些磕磕绊绊的,又有人鼓动这里的业主闹事,总算是章尧东跟曹小强地关系尚可,事情才没搞大。

    这么一来,曹小强也火了。有心给那些“不明真相”的业主一点教训,结果那边更狠,直接找了爬窗户的小偷来,还放出风来,说是那些小偷是艾滋病患者。

    说实话,曹小强现在都有妥协地打算了,最起码,保安夜巡要恢复了,要不然日子久了。“不安全”的名声传出去,他的阳光小区还怎么卖得起价钱去?

    阳光小区那些重要的业主,恒泰公司是有记录的,物业的华泰公司也有记录,不过大约是出了内鬼,这记录那边也搞到手了----或者是打听出来的,这谁也说不准。那边也不想招惹比较蛮横的人物。所以都是绕着这些业主走地。所以今天敢来爬丁小宁窗户的,大约就是听说阳光小区好财。保安跟没有一样,于是来横插一手的小贼。

    这没准就是谭松那一帮人了,不过,那俩听不出来海角省的口音啊,普通话说得比较标准而已,陈太忠琢磨一下,“对了,老古,谁跟你打的招呼?”

    “谁能跟我打招呼?”古昕笑一声,“我不过就是听说了而已,做警察的,这些不灰不白的事情,我们不知道,还能有谁知道?”

    “跟曹小强打个招呼吧,”陈太忠叹口气,既然他认定可能是胡芳芳的哥哥这帮人,就忍不住想帮扶阳光小区一把,“要不,我这儿住得也不安逸。”

    说着,他就笑了,想想这曹总也是倒霉蛋儿一个,似乎警察系统的,谁沾他谁倒霉,傅宇和王智宏跟他交好,却是一个做主任科员去了,一个直接病退,这厮比哥们儿还像“瘟神”呢。

    “嗯,你以为我不想啊?”古昕也跟着笑了起来,“恒泰有钱,我吃撑着了,跟钱过不去?我这不过是敲打敲打他,这次有了死人地事儿,我还不信他不服软了!”

    “不过他跟傅宇关系好,老古,”陈太忠摇摇头,很认真地建议,“你手别伸得太长,让他抓住把柄,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得不说,这家伙最近确实大有长进了,居然知道考虑“咸鱼翻身”的可能性了,可是,古昕又是什么人,用得着他来提醒?

    古局长笑着点点头,“这个你放心,我个人根本没必要理他,不过,分局里的办公用品啦、福利啦,这不是……需要警民共建和谐社会吗?呵呵。”

    说着话,又是两辆警车开到了,陈太忠一看,这个屋子也实在没法待了,说不得叹口气出去,打个车扬长而去。

    第二天接近中午时分,吴言个短信过来----“素波工作顺利否”?陈太忠一看,知道这是白书记有空了,要自己上门邀请其共进午餐呢,这个行为的可操作性,两人已经认真地探讨过了。

    那就请吧,陈太忠回个电话过去,果然,吴书记刚回到家中,正是无聊的时候,就个短信来试探一下。

    商量了一下,陈某人驾着林肯车开始在管理局宿舍院儿门口四处转悠,不多时,看到吴言拎着几个塑料袋的蔬菜走了过来,显然,吴书记是“买菜归来”。

    按理说,接下来陈太忠就要表示一下“偶遇”的惊喜了,不过,当他看到吴言身边,有个满脸疙瘩地家伙地时候,心里这火苗子腾地就上来了。

    赵璞可是没注意林肯车,他正缠着吴言呢,“吴书记。我帮您把菜提回去吧?最近学习党史,还有一些认识要向您汇报一下,请您……”

    吴言理都不理他,目不斜视地走着。只是赵璞同学的上进心极强,还在喋喋不休。

    “吱”地一声响,林肯车在吴言身边一个急停,陈太忠走了下来,也是不看赵璞一眼。笑吟吟地对美艳地女书记话了,“吴书记,这么巧啊?还没吃饭呢?”

    吴言看他一眼。停下了脚步,“冷冷地”话了,“原来是陈主任啊,怎么,有事儿吗?”

    赵璞一见是陈太忠,脸色刷地变了,略一踌躇,却是没有离开。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我靠,你丫不知道你自己很烦吗?陈太忠有意无意地扫他一眼,赔着笑脸面对吴书记,“呵呵,还是上次说的科委的事儿,吴书记您还没吃饭的话,一起去吃吧?”

    “谢谢陈主任好意,”吴书记不苟言笑地摇摇头,顺便将手里地塑料袋抖动一下。“难得有时间,我要自己做饭。”

    此刻的她,心里简直恨透了赵璞,你丫远远地跟着也就完了,现在凑在一边听我们说话,算怎么回事啊?我还能跟着太忠去吃饭吗?你这个混蛋!

    还好,陈太忠的急智。那不是吹出来的。他听着就是微微的一笑,“对了吴书记。我从素波,还拉了两个项目回来,可以考虑在横山选址地。”

    你也是一个混蛋!吴言心里,真的有点哭笑不得,她当然知道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儿,要是有,她早就知道了----枕头上和电话里,有什么话不能说?

    可当着赵璞,陈太忠这么说,未免就有点拿她一把地意思,传出去也是吴区长迫于招商压力,不得不受邀去吃饭,有损她的一世清名啊。

    我饶不了你!吴言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踌躇一下,“要不,换个时间吧,等上班时候,你去我办公室吧?”

    这就是服软的前兆了,陈太忠自是知道穷追猛打,没几句话,吴言就“不得不”上了他的林肯车,只留下赵璞一个人,傻呆呆地站在那里。

    从倒车镜里看到这厮,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这个混蛋,怎么这么不开眼呢?惹得火了,找人打断他的腿!”

    “你比他还混蛋,居然敢抓我的小辫子?”吴言笑了一声,随即叹一口气,“不过……这家伙歪门邪道的东西挺多,你这么逼我,有点莽撞了。”

    “我要是不逼你,那你又要生气了,”陈太忠看着倒车镜里已经隐约不可见的赵璞,想想自己居然会为这么个小人装腔作势半天,终于叹口气,拿起电话,混官场,这禁忌还真多啊。他正琢磨着,该给谁打个电话收拾一下赵璞呢,冷不丁手上地电话响起,一看来电,却是邱朝晖,“陈主任,回来了吧?中午吃个饭?”

    我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回来了?陈太忠真的恼了,怎么邀请吴书记一趟,就这么多的事儿呢?真是太过分了。

    他刚要说自己没回来,转念一想,邱朝晖混科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省科委有些关系是再正常不过了,随便打探一下,就能知道自己已经办完事了,今天是周末,办完事自己还不回凤凰?那才叫怪呢。

    算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人吧,陈太忠很郁闷地应承了下来,“那好,海上明月,不见不散!”

    第七百四十五章凤凰科委的风传

    等陈太忠和吴言进入海上明月包间的时候,才现,多了不止一个人,而是三个人,在场的不但有邱朝晖和李健,还有科技展处的处长张志宏。

    那三位见到陈太忠居然带着吴言来了,登时就有点傻眼了,倒是吴言保持着她一贯的风格,沉着脸向大家点点头,一言不地坐了下来。

    陈太忠笑嘻嘻地解释一句,“吴书记原则上同意考虑一下,在建的集资房,由咱们科委来做检测了,现在来,也是听取一下咱们地意见。”

    哥们儿这话,既解释了吴言出现的原因,又展示了公关手段和能力。大家应该是既佩服又高兴地吧?陈太忠很期待地看着这三位的表情。

    谁想,他这话一出口,那三位齐齐地就是一愣,相互交换一个眼神。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们这都是什么表……”陈太忠真气坏了,才要说什么,想着自己身边还坐着一个吴言呢,登时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

    “陈主任,听说你这次把钱和政策都跑回来了?”好半天。邱朝晖才笑了一声,很明显地岔开了话题。

    “没错,不过。省科委和素波科委的态度,”陈太忠瞥一眼吴言,笑嘻嘻地点点头,跟着这个话题转进了,旋即又叹一口气,“啧,怎么说呢……让我有点寒心啊。”

    那三位沉默不语,显然。吴言的存在,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吴书记地强势,可是众所周知地。

    “有些人,就是本位主义太重,”奇怪地是,吴言居然接过了这个话题,她冷冷一哼,“哼。自己干不了,却见不得别人去干,陈主任,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你。”

    她这话感慨的口气非常明显,虽然表态很坚决,但是听话地那三位。却只当她想起了某些事情。夹杂了私货在泄,压根儿没往私情上去想。由此可见。吴言掌握语言地能力,远远过了陈太忠,某无良仙人听到这里,禁不住暗暗扼腕长叹:差距……这就是差距啊。

    “我在科委有同学呢,”张志宏见状,马上跟进,“他都说了,董祥麟做事,有时候确实不顾大局……听说,在调研会上还骂你了。”

    咳咳,陈太忠猛猛地咳嗽两声,笑着摇摇头,看起来颇有点无奈的样子,事实上,他心里在琢磨:哥们儿骂他骂得更狠,你那同学……大约跟你也说了吧?

    李健做事是极稳的,不过,眼见吴书记都表示出了强烈地支持的愿望,一时也有点头脑热了,“陈主任,这次要的钱,什么时候能到?小心有人使坏啊。”

    “这个你放心好了,五百万,不过市财政,直接进咱们帐户,”陈太忠笑一声,“下周肯定到,李大总管,你可得把咱们的钱袋子看好了啊。”

    真是五百万啊,那三位交换个眼神,有些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过,陈某人敢当着吴书记这么说出来,估计也是**不离十了。

    似陈主任这种能力,怪不得出名难惹的吴言,也不得不给几分面子!

    “哈哈,陈主任一出手,就是气势不凡,”邱朝晖终于话了,事实上这话一点都不夸张,一个处级单位,一次能向省财政要到五百万,那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事儿了,尤其还是科委这种冷清衙门。

    “不过,那个检测方案啊,让给否了!”邱主任接下来的话,就直奔主题了,“郭市长直接否了,说是不能乱收费。”

    我靠,怪不得刚才你们是那种表情呢,陈太忠终于明白了,看来这三位找自己,跟这件事也有关系,刚才不合适说,现在现吴书记还算支持科委的工作,就敢壮着胆子抖出来了。

    至于说邱主任是觉得手上将有大钱进帐,底气变得足了,还是说有激起吴言插手地愿望,那就不好说了,反正大家都知道,吴书记是章尧东的嫡系,郭宇也要让几分。

    不过,下一刻,陈太忠又糊涂了,“我不是说这事儿暂缓办理吗?郭宇怎么能知道呢?”

    不知不觉间,当着吴言,他就念出了常务副市长的大名,真的是有点嚣张了。

    邱朝晖瞥一眼吴言,现美艳的女书记似乎没听到,说不得尴尬地咳嗽一声,“太忠,这不是咱们科委干的,是侯卫东干的。”

    侯卫东是环保局局长,跟他的主管市长乔小树走得很近,听到科委副主任梁志刚传来的话,登时就动上脑筋了。

    侯局长并不认为,这件事需要科委牵头,甚至,他认为完全可以撇开科委,没道理地嘛,这原本就是环保和建设上的事儿,你们科委瞎掺乎什么啊?

    再加上,梁志刚关说的时候,已经得了陈太忠的警示,就是目前要低调,可是他这种吞吞吐吐的架势,反倒是让侯卫东感觉,科委操作方案的信心不足。

    你们不行,那就我来吧,反正文海现在正养病呢,科委没人主事儿,我们环保局可以出面嘛,侯局长也能想到,建委那里应该是比较容易说话的,索性就一个报告打了上去。

    这个报告里,压根儿就没科委什么事儿,也就是文章末尾,提了一下科委,那还是说检测标准可以会同科委一起制定----也就是一个制定费,还是一锤子买卖地那种。

    段卫华飞到曼彻斯特去了,常务副市长郭宇就是行使市长地权力了,建委又是归他主管的,乔小树副市长就拿着方案去找郭市长了。

    郭宇对这个方案,却是很不感兴趣,要是能有什么体现他个人能力地建议,他肯定会大力支持的,可是这个方案,是在惹人啊。

    没错,有了这个方案,建委是能多出一块儿收入来,可是这点钱真看不到他的眼里,建委却是又多了“乱收费”的名头。

    而且,这个乔小树,在两会之前也活动过,想要抓了经济这一块,不过最后是便宜了郭宇,是的,两人之间,关系不是那么好。

    于是,郭宇的决定,那就可想而知了,甚至,乔小树想让这个方案上一下会的建议,都被他一口否决了,“没必要,我认为根本没这个必要。”

    乔小树也管科委,这个消息从他嘴里出来,科委的人也就有所耳闻了,只是那个时候,陈太忠正在素波硬扛省科委呢,大家商量了一下:得,咱们还是先不要给陈主任添堵了,有什么事儿,等他回来再说吧。

    事实上,大家后来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个检测项目上了,陈主任在省科委的小会议室大闹会场之后,引得无数人打电话到凤凰科委,询问这个年轻的高中生副主任,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

    打电话的人,或多或少地获得了一些消息,可是凤凰科委这里,也终于知道了陈主任在动员会开到一半就离场到省里,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能人!知道的消息的主儿,真是把陈太忠佩服到骨子里去了,不但敢想,也敢干,居然敢向火炬计划重点项目专项资金下手,这魄力简直比各个高新区的管委会都强。

    甚至,文海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情不自禁地长叹一声,“这家伙不当科委主任,真的太屈才了。”

    当然,能因为这个,同上级部门翻脸,那就更需要勇气和胆识了,一时间,大家都觉得,凤凰市委派这个高中生来科委当副主任,实在是再正确不过的了----换个多读几年书的主儿来,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儿。

    而且,划拨资金的规模,也被人打听了出来,凤凰科委简直要炸锅了:五百万,足足的五百万啊。

    几乎在一瞬间,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科委,连看门房的老头都知道了,陈太忠的名头,一时无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