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死人了(书号:760

第七百四十三章 死人了

作者:陈风笑
    丁小宁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不过,她身后又挤过来一个身子在探头探脑,这让她感觉有点难为情,说不得扭身一推李凯琳,低声吩咐,“走走走,大人做事,小孩不要乱看。”

    李凯琳已经看到里面的情景了,一时间脸有一点红,不过听她这么说,就壮着胆子低声回一句嘴,“切,谁稀罕,不就是那事儿吗?我听得都不想听了。”

    这倒也是实话,她整天里接触的就是那些小姐,这种事情早听的耳朵磨出茧子来了。

    “你就嘴硬吧,”丁小宁做惯女流氓了,笑嘻嘻地伸手摸向她的胸前,“切,两个小花苞,倒是啥牛都敢吹……”

    “你才是小花苞,”在她的推搡下,李凯琳一边转身向大客厅走,一边悻悻地回嘴,“要不是太忠哥拉不下脸来,两年前我俩就好上了。”

    “那咱俩比比,看谁的大?”丁小宁笑吟吟地看着她,“输了的请一碗云吞?”

    李凯琳登时就有点犹豫了,她可不像丁小宁,整天能同刘望男一起跟陈某人欢好,对此也不是很在意,她对自己的身子可是宝贵着呢。

    不过再想一想,要是连这点胆识都没有,岂不是要遭小宁姐笑话了?说不得心一横,就去拉客厅的窗帘,“比就比,谁还怕你?”

    她这么这一来,倒是搞得丁小宁有点怯了,最后还是笑着摇一下头。“死丫头,春心动了吧……算了,进浴室比吧,正好帮着搓搓背。”

    二十分钟后,两人相偕着出来了,也没穿衣服,一人围着一块大大的浴巾,齐胸围了,浴巾下面。是四条白生生、修长的腿,青春地气息,一览无遗。

    “差我一碗云吞哦,”丁小宁笑着拧拧李凯琳的脸,李凯琳却是不服气,“明明我比你的高……”

    “你没我的大,”丁小宁洋洋得意,“咱们可是没说比高,而且,我也不比你低。”

    这种比较。双方差距不是很明显的话,实在是不会有定论的,除非有第三者做鉴定,于是,李凯琳话了,“要不,让……让望男姐做个裁判?”

    “切,你是想让你的太忠哥做裁判吧?”丁小宁笑得前仰后合的,“你要是跟姐说说,两年前怎么回事。姐就让他给咱俩当裁判……”

    两人轻声嘀咕一阵,最后还是丁小宁摸摸李凯琳的脸蛋,“记着哦,十碗云吞……”

    卧室里,陈太忠和刘望男地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丁小宁适时地进来了。“太忠哥。望男姐都快不会喘气儿了……”

    那自然就是要她接手了,可是偏偏地,她想做个怪,“太忠哥,我要蒙住你的眼睛……”蒙吧蒙吧,陈太忠心里,隐隐有点期待,老实地让她蒙住了眼睛。下一刻。却是把天眼打开了,嗯嗯……是那啥?

    果不其然。一个人影扭着小腰就进来了,只看那走路姿势,就知道是那小狐狸,当然,眼下他是被蒙了眼睛的,那只能装作不知道了。

    刘望男懒洋洋地在一边躺着,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有气无力地轻笑了一声。

    当然,当李凯琳鼓起勇气,主动坐到陈太忠身上,慢慢地下沉,却是因为疼痛难忍,禁不住轻哼了一声的时候,陈太忠知道,自己没法再装了。

    “怎么感觉不一样啊?”他假惺惺地嘀咕一声,掰开了丁小宁的手,下一刻,禁不住“大惊失色”了一下,“呀,这是……凯琳你在干什么?”

    李凯琳登时羞得就捂住了脸,身子僵在了那里。

    好半天之后,陈太忠才叹一口气,“算了,看来我得在阳光小区再买一套房子了,真是的,这让我怎么跟你妈交待嘛?”

    男人都是贪图新鲜的,这话果真一点也不假,卧室里低声嘀咕两句之后,就没了声音,过了约莫一分钟,陈太忠的声音再起,“小宁,过来,让我润润,她太紧张了……”

    自此,这夜的荒唐,那就不用再说了,好在这床足够大,四个人睡上来,一点都不挤。

    大约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陈太忠被一阵莫名地悸动所惊醒,整个人蹭地从床上蹦了起来,赤条条一丝不挂。

    只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就在同时,“啊地一声尖叫,在窗户外面响起,紧接着就是“嗵”的一声闷响,声音不高却是极具震撼力。

    “怎么回事?”刘望男睡得轻,先是陈太忠的一蹦,再加上楼外的响声,她再没反应倒是奇怪了,“怎么了,太忠?”

    丁小宁也跟着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李凯琳正是贪睡的年纪,睡前又是蓬门初开耗尽了体力,翻个身继续睡去,嘴里还含糊地嘀咕了几句,别的大家或者没听清,但是“太忠哥”三个字,却是清清楚楚的。

    “你个死丫头,做梦还念着太忠哥的名字,”丁小宁悻悻地一拍她的臀部,“啪”地一声,是肉挨肉地声音。

    刘望男想笑,却是没那个心情,只是再次紧张地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太忠?”

    怎么回事?我设的九曲**阵被人闯入了啊,神识报警,我自然就醒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活该,估计是个小偷摔死了。”

    “啊?”丁小宁登时被这话惊得彻底清醒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太忠哥,你晚上说的,这么准啊?”

    “我说的是挺准的,不过,没想到,今天还真有人来啊,”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算了,这个觉也睡不成了,等警察吧。”

    听着两人的对话,刘望男心里有点纳闷,可是眼下,她着紧地可不是这个,而是陈太忠地身份,“太忠你先走吧,被警察看见,传出去不好,你可是副处了呢。”

    “他们敢!”陈太忠冷哼一声,这里可是横山区义井街道办,从街道办到区政府,尤其是警察分局,一水儿都是他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呢?

    “不行,我得给古昕打个电话,”他恨恨地嘀咕一句,开始四下寻找手机,“他就是这么管理横山区的?”

    阳光小区出了蟊贼,小区的保安措施不力,是主要原因,但是横山分局也脱不了干系,前几起就不说了,飞贼猖狂到这种程度,是不是有点失职啊?

    临睡前,战况有点激烈,他在床上翻腾半天,最后还是在床下找到了跌落的手机,开始拨号,与此同时,一个**的身体从他身后贴了过来,两颗不大的突起,顶在了他地背部,硬硬地。

    “太忠哥,围上点吧,”是丁小宁的声音,话音未落,一块浴巾已经被冰凉地小手围在了他的腰际,“凯琳醒了,有点害羞……”

    陈太忠侧头一看,果然,李凯琳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却是在微微地抖动着,脖颈有些微微的泛红,呼吸也不太均匀了。

    就在这时,古昕打着哈欠接起了电话,“**,呃……是太忠啊,什么事儿啊?”

    “阳光小区,有小偷摔死了,啧,你说倒霉不,还就是爬小宁的窗户的时候摔死的,”陈太忠咳嗽两声,“我在这儿呢,你说怎么办啊?”

    “死人了?”古昕的声音,登时就清晰了不少,显然,这厮清醒过来了,“嗯……你等着,我马上安排,对了……太忠,不是你出手搞死的吧?”

    “不是我,不过我说老古啊,不光是小宁,你的刘大堂也在这儿住呢,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陈太忠很不满意,“怎么让小偷猖狂到这种程度?”

    “刘大堂是你的,不是我的!”古昕嘀咕一句,“这个啊……怎么说呢,有人打招呼了,说是让我高高手啊,再说了,丁小宁的房间,没人会去爬啊。”

    这话说得,委实没什么头绪,可惜,古昕已经压了电话,陈太忠犹豫了一下,终于决定不再拨过去了,这家伙……好像有什么暗示?

    不多时,一辆警车拉着警报过来了,陈太忠一辨认,居然是古局长亲自驾到了,没错,可不就是那辆桑塔纳吗?

    等古昕上楼来,陈太忠才知道,原来,这几栋楼的居民最近接连遇盗,接连打11o报警,到最后11o实在不堪其扰,要求小区报警必须要物业上保安的电话才算数,要不处警晚一点,大家包涵吧。

    而小区保安晚上连个人影都不见,所以,就算是明知道生了命案,11o接警也不会很情愿,更何况这大半夜的,外面有人惨叫,谁还敢真的出去看看是业主被抢了还是小偷被摔了?人死没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