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没有省油的灯(书号:760

第七百三十五章 没有省油的灯

作者:陈风笑
    “不是,是老朱,”陈太忠的声音更低了。

    “朱秉松?”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嘀咕一句,随即展颜一笑,“呵呵,原来你还跟他有交道。”

    “有毛的交道,”陈太忠瞪他一眼,“我说你说话,能不能动动脑子啊?我要是通过他的渠道知道这件事,还用得着再为王浩波的事儿找你?”

    “哈哈,倒是!”许纯良笑着点点头,一时间觉得这家伙的思路很清晰,确实,人家要是能从朱市长口中得到这个消息的话,还不会顺手推荐一下王浩波?

    “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达的主儿呢,”许纯良笑得很开心,“没想到你这家伙,逻辑能力挺强的。”

    “不是我强,是你弱智!”陈太忠瞪他一眼。

    “好了,不跟你扯这些了,这两件事,我都帮你试试吧,”得了朱秉松对彭重山下手的消息,许纯良已经彻底改变了想法,他知道,自己老爹从这件事里,或者能得到什么东西。

    不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又该如何得到,他知道,以自己的智慧和阅历,是无法想像的,而且,必须指出的是:许纯良原本就是一个对政治不感冒的主儿。

    “对了,张晓文的师兄,就是砸了你车的那个老师,”他顺手捅一下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我给你办两件事,这个面子,你得给我吧?”

    嗯?古城西?陈太忠还真没料到,许纯良在这儿埋了一个地雷等他呢。一时间就是微微地一愣,“原来你小子算计我!”

    “啧,好像你没算计我似的,”许纯良回瞪他一眼。

    “这个……不行,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你没见啊。那家伙当时太嚣张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再说了,我一放就铁铁地放过了。你这才是帮你试一试,这个交换,不太公平。”

    “我真受不了你,你这家伙怎么这么爱斤斤计较啊?”许纯良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我的事儿和你的事儿,这大小一样吗?你还是两件事!”

    “怎么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人,领导就多长一个鼻子?”陈太忠哼一声。“我就从来不觉得,一个省长该比一个农民多呼吸点空气,大家还不都是碳水化合物,难道领导就是硅基生命体?”

    “你这家伙有点偏激,”许纯良笑着摇摇头,紧跟着。低声来了一句,“不过说实话,呵呵……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地。”

    “那个太忠,你俩说完没有啊?”韩忠在那边有点不耐烦了,他原本就是粗人一个——或者说想扮演这么个角色,所以,倒是敢说这话。“咱们开喝吧。”

    “好了好了,”陈太忠笑着站起了身子,转身冲许纯良嘀咕一句,“算了,我先不给天大施加压力了,这是看在咱俩都偏激的份儿上,呵呵。”

    说句实话。许纯良那句话。还真的挺对他的胃口,陈某人心情好的话。放过一只蝼蚁又算多大点儿事儿呢?

    既然如此,自是宾主尽欢,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饭后,大家又去歌厅k歌,这次去地,依旧是“金色年华”,不过,张晓文没再参加这个活动,而是回家了。

    陈太忠和许纯良都不喜欢小姐,索性就喊了两个据说唱得不错的小姐,听现场演唱了,只是,许纯良明显地有点心不在焉,没过多久,接了一个电话之后,道个歉匆匆走人了。

    “要说传统,还是老干部传统,张主任就不来,”王浩波搂着一个小姐,唱完一歌之后,坐下笑得很开心,“我就不行,被你们年轻人带坏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韩忠也笑着摇头,他的手边也揽了一个小姐,“都进党史办了,我觉得他不来,主要是因为,算起来他是纯良地长辈。”

    陈太忠则是把那俩小姐打走了,坐回来听这二位白活。

    “进党史办,就该自暴自弃吗?”他有点搞不懂,“人家还有翻身的机会吧?再说了,正厅了,怎么也该注意一下形象的。”

    “扯,别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个我还不知道?”韩忠笑着指指他,“我真见得多了,别的正厅,要注意形象,进了党史办,那注意不注意都无所谓了。”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浩波嘛,”他冲着王浩波一努嘴,“浩波书记,是不是啊?”

    “嗯,党史办,还有老干部局,”王浩波点点头,“都是级提前养老的地方,不过他们来不来这里,我还真不知道。”

    “我知道,呵呵,”韩忠笑一笑,他跟王书记地关系,在飞地展着,“进了那里,就没再出来的指望了,还不就都是得过且过了?”

    “那许纯良这人,算不错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起码能念一份儿旧情,搁给别人,估计早躲得远远的了……”

    他们在这里聊着,许纯良已经回家了,看到老爹正斜靠在沙上看报纸,轻轻走过去,“爸,今天听说了点儿事

    “嗯?”许绍辉看自己儿子一眼,又低头去看报纸,漫不经心地问了,“什么事儿?说!”

    “听说朱秉松要动水利厅的副厅长彭重山了,病退。”

    听到“朱秉松”三个字儿,许副省长的身子登时就是一僵,随即慢慢抬起头来,看看自己的儿子,抬手摘掉了鼻梁上地老花镜,“你听谁说的?”

    “陈太忠,凤凰那个招商办的科长,”许纯良一见老爹这架势,就知道自己这个心思用对了,“今天他悄悄告诉我的,不过,他不认识朱秉松。”

    “陈太忠……”许绍辉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好半天才瞥一眼自己的儿子,“他怎么能知道这个消息呢?”

    “他跟蒙艺一家关系很好,”许纯良老实坦白了,“前一阵我还跟蒙勤勤还有他一起吃饭呢。”

    “蒙艺,”许绍辉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了,喃喃自语一句,“蒙艺什么时候,跟朱秉松走得这么近了?”

    “好像不是,”许纯良想起来了,按着陈太忠的逻辑,“他要是从蒙勤勤或者蒙艺口中得到的这个消息,那推荐王浩波还不是顺理成章地事儿?”

    “推荐王浩波?”许绍辉看一眼自己的儿子,“这都是什么啊……你是在跟我说话?”

    “哦,是这样,这个姓王的,瞄上那个副厅了,”许纯良怯怯地看自己的父亲一眼,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主张自己揽事儿,却不防老爹缓缓地点点头,“你继续说……”

    听完许纯良的话,许绍辉琢磨了半天,冷不防问了,“你问过了吧?这个彭重山是谁的人?”

    知子莫若父,许副省长平日里虽然事务繁忙,对儿子地关心并不多,而且他也知道小良对政治不怎么上心,但是他绝对能确定,儿子敢这么说,肯定就打听过一些事儿了。

    “他是靠范晓军起来地,以前是水电建总的老总,”这个答案,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不过一个省地厅级干部实在太多了,许绍辉却是不可能一一知道的。

    “水电建总,我知道了,”许副省长也是红星队的大力支持者,听到这儿,总算明白一点了,红星队近来怎么回事,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不过,这也不对呀,这种时候,朱秉松悄悄下手,似乎没什么道理的嘛,难道说……范晓军也盯上蔡莉空出的位子来了?

    蔡莉是个善于搞平衡的女性,不怎么强势,但是她不仅是纪检书记,还负责党群,算是天南省的第三号人物。

    只是,邓健东抓组织部抓得比较紧,蔡书记也没什么兴趣插手,导致人们一说起她来,感觉有点弱势,但是那个位子,绝对不是弱势的位子。

    那就给他俩添一把火吧,他俩慢慢争,哼,这个纪检书记,我还想干呢!许绍辉点点头,“对了小良,那个陈太忠……还要你帮忙做什么?”

    “两件事啊,一个引见王浩波,一个是……他想搞董祥麟,”许纯良苦笑一声,“不过,我没答应他,只说试一试。”

    “这不是胡闹吗?”一听这话,许纯良有点恼火了,他就算对陈太忠有点好感,也因为这个话题而荡然无存了。

    “上级的尊严要不要了?他一个小小的地级科委副主任,想搞省科委一把手?太狂妄了吧?他不是认识蒙艺吗?让蒙艺去管吧。”

    “老爸,你听我说嘛,”许纯良这次可是有胆子跟老爹解释一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