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伸手练练?(书号:760

第七百三十二章 伸手练练?

作者:陈风笑
    背景颜色默认白色淡蓝蓝色淡灰灰色深灰暗灰绿色明黄字体颜色黑色红色绿色蓝色棕色字体大小小号中号较小较大大号鼠标双击滚屏(1-1o,1最慢,1o最快)

    ***->页->官仙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

    正文第七百三十二章伸手练练?

    手机用户请登6***.1o1du.***,随时随地看小说!

    第七百三十二章伸手练练?

    “其实,我告诉你都无所谓,不过,你这种人实在太阴了,”陈太忠的阴损话还没说完,他站起身子戟指方休,“你去找那些财团我都不怕,我怕的是……”

    “以你这种心态,会做出有辱国格的事情!”

    这话,实在有点太重了。

    方休再也顾不得还有办公厅的人在场了,登时站了起来,脸憋得通红,伸手颤巍巍地指着他,“姓陈的,有种的你再给我说一遍?”

    “切,我有没有种,你说了不算,怎么,想伸手练练?”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脸上阳光灿烂,“来,打一个赌,我要打不过你,我就同意两个试点,你敢不敢答应。”

    “胡闹!”那帕里重重地一拍桌子,虽然在座的,基本上没有比他级别更低的了,但他好歹是代表着办公厅呢,“你们想不想谈了?”

    “不胡闹就被人欺负了!”陈太忠哼一声,连那副处长的面子也不肯买了,“怎么,欺负一次还不够啊?这是没完了?”

    那帕里气得脸都有点白了,有心站起身走人吧,想到这一走没准就要被“减负”了,说不得又得按着性子,冷哼一声,“大家严肃点好吗?都是国家干部,不要搞得跟菜市场里的小贩一样……注意点形象!”

    “哼,”陈太忠扫视一眼会场,气呼呼地坐下来,他需要表示出自己的不买账就足够了,事情闹得太大,也没啥意思,传出去反倒是不美,没准还会因此引一些事端,混官场……还是要注意尺度啊。

    不过,饶是如此。他这也算是折腾得不轻了,这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副处大闹会场这么简单,必须要看到的是,他只是地方上的一个副主任,今天面对的最大的领导。却是省科委的一把手。

    那副处长为什么能震得住场子?因为他是办公厅地人,政府核心部门出来的,就是要比别人高出一点来。

    省级机构相对于直属的下级机构。同样有这种震慑力。警察厅副厅长关海涛带队到凤凰查“中天”案的时候,凤凰警察局就有人嘀咕过——省厅下来的狗,都比咱人强。

    所以。搁给一般人来看,陈太忠已经算是嚣张到无法无天了。

    他坐下之后,会场里半天都没有声音,好一阵之后,高新处地处长才轻咳一声,“陈副主任,你是不是认为,素波没有同时拿下两个试点的能力?”

    “想拿就拿去。我只是提出科委改革的一种思路,没有据为己有,或者一定要给了凤凰地意思,”陈太忠笑一笑,对方地称呼中,刻意强调了“副主任”,显然是对自己没什么好感的。

    不过。他并不在乎。虱子多了,也就不咬人了。“我只是不服气,凭什么拨款就给了素波,筹款这种事儿,就给了凤凰?”

    其实,凤凰的陈主任为什么大为光火,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地,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省科委做得确实有点不太厚道。

    可是,不厚道归不厚道,按官场惯例,这种认识能存乎于心,说却是说不得的,只要一旦开口,难免就会被人歪嘴——还是被钱闹的啊?干工作,有这么斤斤计较的吗?

    潜规则就是潜规则,一旦说出来,招惹的人就太多了,会直接被打进另类里去的。

    遗憾的是,陈某人在大家眼中,已经是另类了,再打也没处可打了,最多最多,也不过就是戴一个“不顾全大局、目无领导”的帽子。

    可是,人家都要跟方休对掐了,这帽子……似乎戴不戴也无所谓了,总之,陈副主任就是一高中生,摆出地也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

    对上流氓,大多数人总还是有一种无力感,再说了,这里是省科委,不是省警察厅,大家都是文化人来的,跟一个粗人叫真,实在是有损自己的颜面。

    “那我建议,省里可以在素波和凤凰同时开试点,”高新处处长转头看看气得脸色铁青的董祥麟,“大家享受相同的资金支持和政策倾斜,董主任,您看?”

    客观地讲,这不失为一个比较中庸的建议,大家地台阶和面子都有了,矛盾也解决了。

    方休一听,却是有点头疼了,他想要钱,但是绝对不想要那个政策,再说了,陈太忠那厮张口就是三千万美元已经搞定了,这政策一旦拿到手,到时候一比较,被凤凰压得死死地,那他这儿也太难看了吧?

    可是反对吧,他还不想站出来,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陈太忠侮辱他,侮辱得也太狠了,他若是就此露了怯,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这个建议,我认为不太合适,”还好,那帕里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否决,委婉但是毫无商量地否决了,“省里的财政非常紧张,我们要多为大局着想。”

    这是那副处长必须做地,他不能容忍省科委提出如此出格的要求,一家五百万两家就是一千万了,这种主,可不是他小小的综合处的副处长能做得了的。

    就算两家平分五百万,也是他不能容忍的,这是底线,办公厅出头,肯定是要把握住一些底线的,既然素波和凤凰能平分这点钱,那么张州科委呢?通德、青旺、辽原呢?这些地市能没有意见吗?

    钱就是要用到刀刃上的,一旦分散,就形不成效应了,再说了,姓陈的小子歪理怪话极多,那帕里很担心,自己的话说得晚一点,没准那厮就又要扰乱秩序了。

    方休听到这话,心里暗暗松一口气,却是觉得脸上更热了,挂不住,真的太挂不住了。

    那副处长的话一出,又是一片寂静,隔了好久,关副主任叹一口气,问了,“陈主任,你能保证你说的这些风险投资到位吗?”

    鬼才知道呢,陈太忠心里一哼,哥们儿还不知道该怎么洗钱呢,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是没办法退缩的,于是淡淡地点点头,“出了这种变故,困难是增加了一点,不过应该问题不大。”

    “恕我冒昧,”那帕里可不敢在初审报告上随便写上“三千万美元风投”之类的东西,那是要负责任的,“陈主任,你能大致解释一下,这些风险投资来自于什么地方吗?”

    “去年年底,我跟着凤凰招商引资团去了伯明翰,”陈太忠扫一眼会场,脸上又露出了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然后,为省里拉回了四个友好城市。”

    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似乎是想让大家消化这个消息,然后清清嗓子,“这件事里,有很多同志配合,包括办公厅的王玉婷,我要感谢他们。”

    不得不说,陈太忠现在说话的技巧,有了极大的提高,他原本是想说,四个城市是他“以一人之力”搞定的,但是话到嘴边,终于觉得,在这种场合这么说话,有点狂妄了。

    没错,他跟天南大学教务处的处长能这么说,那是只有两个人在,眼下一屋子人,他就要考虑一下表达方式了,天狂有雨人狂有祸,传出去让大家觉得自己好大喜功,那就殊为不美了。

    四个友好城市——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个得分呢,他全揽在自己身上,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再加上那帕里又是办公厅的,陈太忠少不得就要拿王玉婷做个例子,不过,最终他说的“要感谢他们”,却又有点暗示的味道。

    这话一出来,会议室又是一片静默,这种暗示基本上算是**裸的,是个情商差不多的就能听懂。

    搞半天,是这么一回事啊,有些人开始相互交换眼神:要真是如这家伙所说,搞几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回来,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去年年底的……欧洲考察?”那帕里轻声嘀咕一句,心里却是已经信了九成,不由得暗暗地琢磨了起来,怪不得这家伙年纪轻轻就是副处了,手上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呢。

    “没错,”陈太忠懒洋洋地点点头,虽说他的神情跟刚才的类似,但是已经有太多的人感觉到了这人身上的傲慢。

    盖子没揭开之前,大家认为此人是年轻气盛的嚣张,现在揭开了,大家的观感也就随之而改变了,是的,傲慢,志得意满的傲慢。

    这张牌真的是太大了,一时间,没人想再去耍什么花样了,一个搞定了四个友好城市的家伙,谁愿意去招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