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口舌杀人(书号:760

第七百三十一章 口舌杀人

作者:陈风笑
    虽是很微妙的表示,但肖劲松还是听出了那帕里的不满,他不动声色地问一句,“哦,他想要包揽?那应该有什么理由的吧?”

    “包揽”两字,秘书长说得略微地重了一点。

    那帕里的脑袋瓜疯狂地转动着,想要分析,肖秘书长强调那两个字,是对自己的立场不满呢,还是反感姓陈的那家伙?

    按说,照肖劲松的一系列话说下来,那副处长已经明白地听出,秘书长隐隐是对陈太忠持了支持的态度,他按着领导的指示,照做就完了。

    可是那帕里更明白,省政府里的事儿,有时候还真的挺微妙,有时候,某些人对一些事情做刻意的强调,本意却未必是支持,没准是为了激化矛盾,抑或者,是想对另一些人做出一些表面上姿态。

    具体到凤凰科委的事情上来举例,肖劲松眼下的暗示,没准只是对陈太忠身后可能的人做个姿态:你看,我关心过了,是下面的人硬扛啊。

    可是,自己要不硬扛的话,没准肖秘书长又不高兴了,这个……好纠结吖……

    “他是有理由,不过,我……我想在大家都在场的时候再听取,”那副处长脑子在转,嘴上却是没有放慢节奏,“嗯,最近综合处的事情比较多。”

    “是担子太重吗?”肖劲松笑嘻嘻地话了,“呵呵,小学生现在在减负,怎么,你们综合处也想减负?”

    “我马上就去办,”那副处长这次可是听明白了,肖秘书长已经要暴走了。人家说的不是综合处减负,恐怕是要给他那帕里卸担子了。

    他刷地站起了身子,“三天。不,两天之内,马上拿出报告……”

    “去吧,”肖劲松点点头,一扬下巴,“希望你们这次的意见,能更合理一点。”

    走出秘书长的办公室。那帕里才愕然地现,就在最后的十秒钟之内,冷汗已经打湿了他的脊背。

    第二天,是星期三,陈太忠一大早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要他下午一上班就去省科委,当然,那副处长对陈某人,还保持了一点点地矜持。“这次我是通知到你们了,希望凤凰科委能准时参加。”

    严格说,这不算难为人,凤凰离素波的车程,快一点的话。三个多小时就能到,甚至凤凰科委还有时间吃午饭和午休。

    不过,陈太忠不这么认为,靠,亏得我在素波呢,凤凰科委那破地方,要是换个人,没车地话,就算坐上八达客运的凯斯鲍尔。路上只要稍有不顺,一路风尘赶到素波,怎么也得中午一点半了,这个那帕里,真不是个玩意儿。

    下午,在省科委的小会议室里,综合处的调研再次开始。参会的除了省科委的主任董祥麟。两个副主任,办公室主任、高新技术处处长一干人之外。还有素波科委的主任方休。

    陈太忠不跟这帮人坐一块,远远地选个位置坐了,冷眼看着他们,这帮人也不理会他,在一起笑嘻嘻地低声言谈着,只当那个位置没人。

    三点整,那帕里带了一个三十出头地女士来了,话题开门见山,“这次我们来,是对上次的调研做一个补充,因为,凤凰科委的同志,对没有参加调研有异议……所以,就只能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方休一扶鼻梁上的两个酒瓶子底儿,先言了,“这个,那处长,这应该是省级机关之间的事情吧?”

    说着,他还冷冷地看了陈太忠一眼,镜片虽厚,但却挡不住那不屑的眼光。

    “凤凰科委是方案设计方,”那帕里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转头看向董祥麟,“董主任,请问省科委这儿,对上次的建议,还有什么补充吗?”

    “暂时没有了,”董祥麟不苟言笑地微微摇头,办公厅的地位高一点,但那帕里也不过是个副处,他没必要太委屈自己。

    “那陈主任,你说说你们凤凰科委地意见吧?”那帕里转头看向坐得远远的那厮。

    “我们没什么意见,按着方案执行就行了,不过,我想强调一点,”陈太忠扫一眼在场的众人,“两个项目,不能开两个试点。”

    对这个回答,那帕里心里有数,不过,方休是无法接受的,登时就跳了出来,“陈副主任这个说法,倒是很奇怪啊……”

    “这两个试行方案,是省里对科委工作的大力支持,我们应该全身心投入,”他再次扶一扶鼻梁上地眼镜,面孔却是涨得有点红了,“任何一个方案,就已经有很多事情要做了,怎么能两个方案开在一个试点里?”

    “这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也辜负了领导和组织的信任!”方主任做出了最后的总结,顺便开了一炮。

    对这一套说辞,那副处长也很熟悉,他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陈主任,你对方主任的话,怎么看?”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省科委还能拿出这么一招来,不过下一刻他就释然了,人家抢钱,总也找点理由的吧?文化人的事儿嘛,吃相不能太难看。

    “我已经拉到了三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他懒洋洋地回了一句,这个数字,却是让在场的人登时吓了一大跳,会议室登时变得寂静无声。

    三千万美元,那是什么概念?折合人民币两亿五千万,而九七年素波全市地财政收入,也不过才十八亿。

    陈太忠慢悠悠地扫一眼会场,心里颇有几分自得,傻了吧?说分钱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说拉投资,就没人吭气了?

    “这个……”董祥麟咳嗽一声,刚要说话,却被陈太忠冷冷地打断了。

    “但是投资方现在退缩了,因为没有政策支持啊,”他来回扫视着会场,“省里连几百万都舍不得拨给凤凰,那么,给凤凰的政策,能不能持续下去,是个大问题啊。”

    “我先表个态,”那帕里听到这话,一举手,“既然让你们搞试点,省里肯定会大力支持的,这个大家是不用怀疑的。”

    “这个我相信,”陈太忠点点头,苦笑一声,“可是,我不怀疑,人家那几个财团要怀疑啊,大家也知道,现在西方,对中国妖魔化得很厉害。”

    “拨给你几百万,你就不被妖魔化了?”被陈太忠打断了言的董祥麟愤怒异常,他冷冷地哼一声,“三千万美元,上嘴皮一碰下嘴皮,你说得倒轻巧。”

    他原本就对陈太忠成见极深,后来又因为“学生打老师”的传闻,陈某人又不肯接受他妻妹的协调,两人基本上就算不共戴天了,刚才他不说话,只不过是自矜身份,不想显得那么没品就是了。

    可是眼下,听到陈某人如此信口开河地跑火车,他可就坐不住了,“几百万能影响三千万美元?那真是笑话了,你能空口拉回来,那现在努努力,没准也能挽留下来啊。”

    “我就奇怪了,你是怎么当上这个科委主任地?”他地话不客气,陈太忠的话,自然更不会客气,“知道不知道见微知著四个字儿怎么写啊?董主任,你地理论水平真的太欠缺了,也就动手能力强一点。”

    “动手能力强?那是好事啊,”省科委的关副主任言了,后来陈太忠才知道,这位就是荆涛在清华的校友,“看,小陈你也承认这一点嘛。”

    董祥麟已经气得浑身抖了。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这位实质上是给自己搬了一个梯子过来,他冷笑一声借题挥,“我说的是打老师的能力,却不是搞试点的动手能力。”

    “你混蛋!”董祥麟终于忍受不住了,站起身来,手一指门外,“你给我滚出去,省科委不欢迎你这种混混!”

    “那就欢迎打老师的混混?”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身子却是一动都不动。

    “咳咳,”那帕里没命地咳嗽两声,看着大家的注意力都转过来了,才慢慢话了,“无关内容,大家会后再讨论,我们想了解的,是陈主任怎么才能证明,你拉了三千万的风险投资呢?”

    “是啊,”方休点点头插话了,“你总不能信口开河吧?说一说都是那些财团嘛。”

    “姓方的你要不要脸啊?”既然早已经决定破釜沉舟了,陈太忠自然不会给方主任什么好脸色,他冷笑一声。

    “连我正在申请的专项资金,你都敢伸手截流方案,我说出是哪些财团,你是不是又打算打歪主意了?你看我像那么傻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