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地头蛇的能力(书号:760

第七百二十六章 地头蛇的能力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心里有了这个怨气,做事就越地蛮横了起来,于是在第二天夜里,悄悄潜进了那个踹人挺狠的后卫的房间里。

    这名叫谭玉鑫的后卫,其实是韩忠的朋友,不过,陈太忠并不知道----事实上,他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因为在跟彭重山的秘书小梁的打斗中,这家伙出脚最为狠毒。

    今天甲a联赛,红星队侥幸地逼平了对手,由于对方是前三甲的球队,红星队上下都认为,在主力后卫蓝劲龄缺阵,谭玉鑫也受轻伤的情况下,取得这个成绩,已经是不俗了。

    既然不俗,那就要庆祝一下了,谭玉鑫伙同另两个队友,带了各自的女朋友去开房间,陈太忠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故伎重施,幻化出几个人来,破门而

    谭玉鑫却是没有睡着,正光着身子,一边喝啤酒一边同他女朋友聊天呢,“唉,什么时候,能到皇马踢球就好了……”

    听到房门大响,谭玉鑫一个鲤鱼打挺就想蹦起来,怎奈酒喝得有点多,晚上的联赛和刚才的“友谊赛”也耗费了他大量的体力,这一蹦,他没蹦起来。

    他的女友则是“嗷儿”地一声尖叫,人就钻进了被子里,不过由于过分慌张,匆促之间,倒是有大半个屁股,白生生地露在外面----或者还夹杂了一抹黑色。

    闯进来地这几位。全部都是脸上带了口罩的,一个操着不怎么标准的素波口音的家伙恶狠狠地话了,“混蛋,主场都打平了,你们还有脸出来玩?”

    话音未落,已经有两人冲上去,用人肉沙包的架势,压下了谭玉鑫。

    谭玉鑫的反应,其实是很快的。只是,他才待继续反应,不成想全身忽然乏力,接着眼前一黑,只觉得腿上钻心一般地疼痛,人就晕了过去。

    等他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他地女朋友在一边哭得梨花带雨。领队却是一脸寒霜地看着他。

    谭玉鑫的腿,被人用钝器打断了,据医生诊断,缺赛本赛季已成定局,闻讯赶来的红星俱乐部的高层领导们,脸色怎么好看得起来?

    只是,眼下已经没有人去操心他夜不归宿的事儿了,见他醒转,一边站立的警察轻咳一声。“事经过,你的朋友已经大概说过了。不过,我们还是要听听你注意到的细节。”

    谭玉鑫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到底生了什么事儿,一把拽住了身边地医生,“大夫,我的腿,还能不能踢球了?”

    “咝,你轻点,安静……”医生是个五十出头的老大夫。他的手被攥得生疼。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脸上却是没什么恼怒。而是和颜悦色地解释,“只要安心静养,重返球场不成问题……”

    折腾了好一阵之后,谭玉鑫才咬牙切齿地重复事经过,他的女朋友钻在被子里,根本没看清到底生了什么事儿,不过,他也没好到哪儿去,基本上是一个照面就晕了过去。

    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对方的素波话说得并不流利,而且,偷袭他的借口也实在太烂了,主场打平确实是比较让人郁闷的事情,可是……你得看红星队在跟哪个队打不是?

    所以,这帮人,不是真正地球迷,真的球迷,就算接受不了主场平局地结果,也只有捶胸顿足痛哭流涕的资格。

    他们会做地,最多最多,也不过是冲队员身上扔俩西红柿、鸡蛋什么的,再加上瓶装矿泉水,正好用来熬一锅西红柿鸡蛋汤……

    “素波话说得不流利,”警察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了,最近,你跟什么人生过冲突没有?你的两个同伴一点事儿都没有,而且,这帮人的目的性很强,而且作案手法很娴熟。”

    “跟水电建总的打过架,”谭玉鑫心里,已经有了假设对象,当然,他惹过的事并不止这么一次,但这次却是最近生地,而且,那个什么秘书地,在当天晚些时候被人打断腿了。

    其实,不止是他想到了,警方也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水电建总的工人来自四面八方,产生了属于自己公司地口音,迥异于素波话。

    当然,更关键的是,建总的人蛮横惯了,不单是在施工工地蛮横,在建总本部那一片,附近也没人敢惹,等闲三五十个小混混闹事,根本抗不住建总工人的一个冲击。

    甚至,在谭玉鑫没醒过来之前,苏领队已经向警方介绍过了,彭重山在水电建总威望很高,其他的……那啥,你们看着办吧。

    警方自是明白这话的意思,眼看着天蒙蒙亮了,也不想多呆了,交待一声“我们去水电建总了解情况”,就扬长而去了,只剩下红星队一帮内部人在场了。

    “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跟你什么关系?”这时候,苏领队才暴露出了他内心的愤怒,他脸色铁青地指着谭玉鑫的女友。

    “是我女朋友啊,地航的空姐顾小倩,”谭玉鑫叹口气,没办法,谁要他女朋友换得太勤呢?刚才警察话的时候,就怀疑了顾小倩的身份,眼下苏领队又是这样。

    “哼,”苏领队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话了,“现在我也不说你了,反正,对外封锁消息,如果你还想在红星呆下去的话,请谭先生你配合一下。”

    “苏队!”谭玉鑫张张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黯然地叹一口气……

    陈太忠大半夜地才回到锦园,第二天还不到九点,就接到了电话,来电话的,却是王浩波王书记,“太忠,那个……科委那边,我打听到了一点消息,就是不知道对你有用没有?”

    已经没用啦!陈太忠有点惋惜,不过,眼下既然闲着也是闲着,而且,谁知道严自励那里,又会出现什么变数呢?姓严的那厮,做事总不是很让人放心。

    “那好吧,我现在去你那儿一趟?”他轻笑一声,“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

    王浩波还真不愧为素波的地头蛇,仅仅一天多时间里,就弄到了省科委的好多辛密,不过,大抵是那些不怎么顶事儿的。

    王书记只对其中的一件事比较感兴趣,就是省科委门口即将完工的大楼,一栋十二层高的写字楼,不算大也不算很小。

    这写字楼占用的是科委的地皮,开商是一家不大的房地产公司,科委只象征性地收取了一点费用,做为交换,这个公司要免费帮科委建三栋宿舍楼。

    这个交换条件,省科委已经吃亏了,当时就有人建议,家门口这么大一栋写字楼,咱科委也要占两层,改变一下办公环境嘛。

    当然,就算办公环境改变不了,有两层楼归科委,将来靠着出租或者转让赚一笔钱,也总是不错的,要是能弄点门面房,那就更好了。

    然而,提建议的人,没有决定权,有决定权的董祥麟,却是对这个建议嗤之以鼻,“站着说话不腰疼,少盖一栋宿舍楼行不行?”

    于是,协议签定。

    现在的问题在于,写字楼主体已经封顶了,现在正在敷设上下水管道、空调管道、室内管线之类的,而那三栋宿舍楼,却是才有两栋开始打地基,这个度,让科委一干等着房子住的职工大为光火。

    可是人家房地产公司振振有词,我们的流动资金并不富裕,总得先顾一头吧?反正已经开始卖楼花了,等手上的钱活了,就去动工了。

    但是科委里都是一帮精明人,任是谁也想得到,等你们手上的钱活了,八成还得顾着室内装修吧?我们的宿舍楼,还未必真的有指望。

    于是,就有人寻思着,看能不能给这家房地产公司添点堵什么的,天下事最怕有心人琢磨,这一琢磨不要紧,他们还真现了点名堂。

    写字楼的宽度,过了当时协议上的宽度,整整多出了两米五!

    两米五,这是什么样的概念?以楼长七十米来算,那么每一层就多出了小两百平米,十二层就是两千一百平米,按楼房售价的底线,每平米三千一百元来算,抛去每平米一千元的成本,那就是四百四十万!

    开商凭空多赚四百四十万,而因此付出代价的,却是省科委,这个消息,实在是令很多人不爽,你们多赚那么多,居然没钱给我们盖宿舍楼?

    于是,就有人向规划局反应,这里出问题了,谁想,报到规划局之后,人家不予理睬,显然,开商的功夫已经下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