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二十五章 难得的谨慎(书号:760

第七百二十五章 难得的谨慎

作者:陈风笑
    包间里一共五个人,除了李英瑞和蒙勤勤从未见过面,其他的人都不是一面两面的交情了,只是,大家各自所属的阵营实在有点复杂,话说得就不够热烈。

    秦连成倒是有帮一帮陈太忠的想法,说不得就将话题扯到了他的来意上,“对了,太忠,这次来素波,主要是?”

    “就是科委的事儿吧,”陈太忠一说起来就郁闷,悻悻地叹一口气,“不到省里,还真不知道衙门多,真是麻烦啊。”

    “哦?”秦连成有意无意地看一眼蒙勤勤,笑一声,他原本就是没话找话呢,听到这里,禁不住笑一声,“小蒙,你得帮太忠操心问着点啊,这家伙可是愣头青的性子,一工作起来就不要命了。”

    他这是借花献佛之意,不过,蒙勤勤好歹也算有个正部级的老爹,又有尚彩霞这种愿意点拨自己女儿的母亲,关键场合,她还是拿得出手的。

    “许纯良,听到没有啊?”她笑嘻嘻地看着许纯良,不着痕迹地转守为攻,小辣椒的模样是再也看不到了,“呵呵,你和太忠是好朋友,这种事儿你得好好关心一下,这可是政府的事

    她这话的意思十分明显,我老爹是党委的,你老爹可是政府的,陈太忠这事儿归政府管,许副省长该出手的时候,得出手。

    我老爹又不负责这个口儿!许纯良看她一眼,笑嘻嘻地点点头,“这还不简单?太忠有需要,只要我帮得上忙,直接说话就行了,呵呵。”

    他的话听起来说得痛快。但实际的意思是:要是帮不上忙的……那就说了也没用!

    其实,许纯良对陈太忠的印象,一直不错。要是陈某人在一开始就去找他公关,事情没准还会简单一点----虽然许副省长确实不管这个口儿。

    可是眼下。许纯良却是不想出这个头了,原因在那儿摆着呢,陈太忠都能拉着你蒙勤勤四下混饭了,现在你还要我跟我老爹说……你这不是挤兑人吗?

    哦,合着你老爹不对口的话。就不能出手、不方便出手,我老爹也不对口,却就能屁颠屁颠地凑上去掺乎?照你这种逻辑,就算能答应,我也不能一口答应下来,那不是太下作了一点吗?

    从这点上讲,许纯良还是有一点谨慎地,当然,也有一点点傲气----事实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注定省委大院的子弟,不可能聚在一起拉帮结派,谁都是有尊严的。

    陈太忠却是没注意这个,听到许纯良说话,他反倒是想起了点事情,“对了,我听说,红星队地主力后卫蓝劲龄,不能参加明天的比赛了?这是生什么事了?”

    许绍辉。是除了朱秉松之外,另一个极力支持红星队地省委常委。

    “什么事儿?打架呗,不过,我是听别人说的,”许纯良笑眯眯地摇摇头,却是很谨慎地不提自己的老爹,“这个俱乐部啊。痞子气有点太重了。搞得怨声载道。”

    他自是不能跟他的老爹唱对台戏,那么现在他的表态。大约也就是许绍辉私下地意思了,听得出来,许副省长虽然很关照红星队,但是对其作风,大概也不是很满意。

    怎奈,一来素波需要红星队的名气做宣传,二来却是朱秉松这个市长对红星队太上心,许绍辉就算有心整顿,也不可能不顾忌朱市长的反应。

    “他打架,怎么会自己受伤呢?”陈太忠不肯放弃这个话题,明知故问,“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他动手?”

    “这事儿的进展,我也不太清楚,”许纯良却是再也不肯说下去了,笑着摇摇头,要是蒙勤勤不在场,他还能说说,可是小蒙在场,他就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了。

    他可是许绍辉的儿子,别人都会注意到这一点,所以,他并不想表达出什么错误信息,“我就是听说,他们是跟水利厅的人冲突起来了。”

    “你怎么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啊?”秦连成听得有点纳闷,就要问问陈太忠,“小陈,我可是不知道,你还爱看足球。”

    “哪儿啊,那个蓝劲龄还跟我打过架呢,”陈太忠笑一声,“前一阵儿他们去凤凰了,搞得乌烟瘴气的,我看不过眼,就给他来了两下。”

    “太忠,你的性子,以后要改改,这种粗人,不值得咱们动手,”秦主任摇头笑笑,“那个二傻,现在还在医院呢,植物人啊。”

    二傻……植物人?蒙勤勤看陈太忠一眼,她没听说过这事儿,不过听也听得出来,估计是这厮下地手,把人打成植物人,他居然没任何责任?而且……秦连成敢这么当面议论?

    当然,就算心里有疑惑,她也不会现在问,那样的话,未免会显得她跟他不太熟惯----或者是太过熟惯,在一般人面前,蒙勤勤的分寸,把握得还是很好的。

    “持枪歹徒而已,不死算他们造化了,”许纯良可是知道这件事,他对这种事情很不以为然,“亏得有太忠,要不然,凤凰市还不得大乱一阵?”

    几个人说着说着,就提到了李英瑞要在凤凰投资的事情,蒙勤勤猛地想起一点什么来,对着许纯良问了,“你不找个什么工作干干?或者投资一点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也在考虑呢,原来没做打算,”许纯良的话,说得很含糊,不过大家都知道,许绍辉来的时候,是一副“路过”的架势,但是随着目前事态的展,似乎有在天南立脚地趋势了,那么,许纯良也确实该找点什么干的了。

    “要不,我也去凤凰,找点什么事做吧?”许纯良笑嘻嘻地看着秦连成,“有秦厅在,估计能给我介绍点好活吧?”

    “要死了你,”秦连成笑骂一声,“小良你去哪儿,还用打我的旗号?这不是苛碜人吗……”

    总之,这顿饭虽然吃得不怎么舒畅,但大家沟通还算愉快,陈太忠总算弄明白了一点,许绍辉对红星队的支持,也不是无条件的,这让他感觉比较欣慰,因为他为难红星队还没为难完呢。

    当天晚上,素波电视台的“今日素波”栏目里,出现了昨天天南大学的一幕,田甜并没有阐明这件事地当事双方,而是就这件事情地性质做出了一些点评。

    她的论点很明确,就是两点:第一,在学校里开车,确实是不妥当地,尤其是没有通行证的车;第二点,就是呼吁学生和老师们要对这种事情做出比较全面的判断之后,通过合理的手段来解决。

    尤其是在论证第二点时,她详细地解释了,那辆车是在救人之后,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学生回宿舍,而且,学校的管理上,也存在漏洞。

    她的话听起来不偏不倚,但是有心人还是能听出,素波电视台对天南大学不是很满意,配合女主播讲解的背景图像,也是林肯车上的伤痕和围观的大学生。

    而且,在阐述的过程中,观众们隐隐能听出,那古姓教师的火气,得太没有由来,后来也不肯出面对质,大概,这应该是划到“因仇富引的争端”的性质上。

    但是,古城西对此还是不满意,看着电视怒骂,“什么叫某古姓教师?这个张晓文,这么点事情都搞不好?”

    他儿子却是冷冷地在一边解释,“我同学跟我说了,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台长也要让她三分,人家马上要上调省电视台,当天南新闻的主持人了,他老爹说话也没用。”

    田立平就是素波的政法委书记,其子田强同顾全的关系尚可,田甜有这么一个常委老爹撑腰,有点骄矫之气,倒也是正常了。

    天南大学的事情,台里的意思,本来就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客观地阐述这件事就完了,不过田甜念着上次陈太忠的解围之德,找到台长,说那受气包是自己的朋友,要求适当照顾。

    台长拗不过她,只得答应在背景画面上做出一定的让步,只是,言稿却是绝对不能有偏颇的,这个没有商量。

    不过,田甜倒是无所谓,同样是话,只需要稍稍在语气和眼神上做出微小的暗示,就足以影响观众的判断了。

    但是,陈太忠对这个报道,也同样不满意,没牵扯到董祥麟也就算了,居然现在就是不疼不痒地说两句?哥们儿当初可是还救过你呢,你就这么对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