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关说纷至(书号:760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关说纷至

作者:陈风笑
    蒙勤勤的脾气有点辣,但是大多时候,她还是挺善良的,也愿意帮助一下朋友,这个阿圆跟她的关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想当初,就因为这一层原因,她没有很果断地出手收拾董祥麟。

    眼下听得阿圆相求,她的心就有点软了,想着下周一或者周二,严自励就会为陈太忠的事情再次打招呼,再难为董祥麟,似乎也没什么必要,所以才打定主意帮着关说一下。

    谁想陈太忠一听,火气更大了,“这个没得商量,哼,敢情阿圆结婚的时候,他也认出我来了啊?靠的,他牛逼啊,眼睛都不扫咱俩一下,现在了,就知道托他堂妹说情了?做梦去吧。”

    蒙勤勤一听旧事,也被他勾起了一点火气,可是再一想,还是苦恼地叹了一口气,“阿圆可真够倒霉的,渡个蜜月都得被人骚扰。”

    “哼,当时他敢做,现在就不要怕被别人说,”陈太忠原本就是小肚鸡肠的家伙,现在又得了理,他怎么肯轻轻放过?“后悔了?后悔了就不知道……道歉道得诚恳一点?”

    “算了,那我回了,”蒙勤勤悻悻地哼一声,“还说要宰你一顿呢。”

    “要不一起吃吧?我接你去,”陈太忠笑一声,“大家都不是外人……你也认识许纯良吧?”

    蒙勤勤当然认识许纯良,不过两人都属于比较低调的,而且大院里地子弟。都是各玩各的***,走得近了不但容易惹出是非,也容易让人生出一些关联想象。

    当然。偶尔一两次的话,自是不打紧地,她犹豫一下就同意了,“嗯,我在……”

    放下电话之后,陈太忠才想起,秦连成也说了,要自己不要带人去,不过。蒙艺的女儿驾临,秦老板总不该歪嘴吧?

    想是这么想,可他知道,自己还得打个电话通知一下自家老大,说不得只能不情不愿地再次拎起电话,“唉。什么时候才能混到……不需要向人打招呼的地位呢?”

    秦连成和许纯良的饭局。就约在万豪酒店,这个酒店其实算是许纯良常玩的地方,两人正坐在周老板的办公室里聊天呢,秦主任就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

    “嗯啊”两声之后,他放下电话,冲着许纯良苦笑一声,“算了,不用联系张主任了,人家小陈带着蒙勤勤来了。”

    “蒙勤勤?”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随即也是无奈地笑一声。“那看来就只能不给张主任面子了……”

    他知道陈太忠跟蒙家走得近,听说陈某人带着蒙勤勤前来,倒也没觉得惊讶,反倒是冲着秦连成笑笑,“哈,正好你也认识她。”

    秦连成过年的时候,为转交那个信封拜访了蒙书记。还跟蒙勤勤聊了两句。这些他都没有瞒着许纯良,不过眼下听到这话。却是咳嗽两声,“希望张主任别有什么想法吧。”

    他俩聊的这个张主任,是省委办公厅党史办地主任张晓文,那个砸了陈太忠车的古城西古老师,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找上了张主任,要张主任出面关说。

    陈太忠昨天在天南大学的扬言,没过多久就传到了古城西的耳中,听说这厮要学校开除自己,禁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闹着就要去校长家讨个说法,“学校三令五申地说,不许在学生宿舍区开汽车,我阻止一下,就错了?就要开除我?”

    古老师的老婆知道自家男人的古怪,指着他地鼻子就骂上了,“那么多人开车,也不见你管,看见辆外地车你就敢动手,还骂荆涛?最后还叫学生去打人,你倒是有脸去王校长家?你个死老头子,信不信人家立马开除了你?”

    古城西被她说得火起,顺手就是一记耳光,结果他儿子不干了,上来冲着老爹就是两拳,一家人折腾了半天,好久才平息下来,所幸地是,隔壁的老师们,已经习惯他家这种情形了----大家要做的,就是把电视的声音开大一点。

    平静下来之后,就要商量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局面了,古老师的老婆建议他去荆涛家道歉,古城西不干,古老师的儿子则是跑出去了,去找他的同学----那同学的老爹是素波电视台的副台长。

    到最后,还是古妻想起来,自己地老头子有个小两届的师弟,在省委,“张晓文不是省委的吗?既然那个家伙是干部,肯定没张晓文官大,找他帮个忙吧?”

    她只知道,张晓文当过辽原地区行署的副专员,现在在省委,肯定官儿不会很小。

    古城西倒是知道一点,张晓文现在是在党史办,那是一个级冷清的衙门,不过再想一想,也没别的选择了,“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吧,不过……他好像没啥权力。”

    他这话说得还是太想当然了,党史办岂止是没什么权力?那简直是要权没权要钱没钱,偌大的一个副厅级编制地办公室,副主任们连配车都没有,用辆车都要自己去张罗。

    其实,只看这编制架构,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党史办是天南省委办公厅里副厅级办公室,二级部委办局地架构。

    这充分说明了党史编纂的重要性----事实上,办公室级别若是太低地话,某些领导就不能就任这个岗位。

    拿张晓文举个例子,他是正厅级,可以就任这个办公室主任一职,虽然高配却是还勉强说得过去,若办公室是正处级别的,他担了这一职,整人的味道就太浓了一点。

    党史办另一大特点,就是副主任多,眼下十四个副主任,相较之下,凤凰市招商办的五个副主任就太少太少了。

    这十四个副主任里,有正处,也有副厅高配,反正,对那些有点问题的,又没地方可去的领导,党史办是其中选择之一。

    总而言之,党史办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党史编纂工作,那是能轻忽的吗?对那些犯了小错误的同志,通过对党史的编纂,也能更好地领悟到老一辈革命家的高尚情操,从而使个人的思想境界得到提高甚至于升华。

    至于说一进党史办,很大的可能就从此终老于斯,那就还是那句话了,革命工作,总是不分贵贱的,要是有人因此抱怨,显然是思想还不够成熟,觉悟不够高。

    张晓文一接师兄这个电话,就有点犯嘀咕,他真的不想管这种事,可是再想一想,自己这衙门虽然冷清,可终究级别还在,跟一个副处打个招呼,倒也不是特别过分的。

    其实,最大的因素还是,他不想让自己的校友知道,自己现在居然落魄到连个副处那里都说不上话,这也实在太没面子了。

    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当然,张主任的话不可能说死,“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圆一圆,效果怎么样,我不能保证。张晓文同李英瑞的父亲交好,所以,同许绍辉和秦连成也有些联系,但是,他并不像这几位一样是一个大院出来的,相较而言,这两位也就不怎么卖他面子。

    可李英瑞的父亲弃政从商了,现在在广东展呢,说话肯定就没份量了,总算还好,李英瑞靠着许绍辉在天南小打小闹一点,倒也能联系得上。

    说不得,张晓文就同李英瑞打个招呼,“凤凰那儿有个陈太忠,好像是归秦连成管的,现在跟我的师兄弄了一点小误会。”

    李英瑞跟秦连成的关系不错,不过,她知道小良说话,秦连成肯定更乐于接受,说不得就撺掇着许纯良,要他出面。

    秦连成一听是这种事儿,本来就是待管不待管的,为了你个过气的张晓文,去惹陈太忠?我脑子又没进水。

    这个想法,他根本就没瞒着许纯良,“小良,陈太忠是我的人,这个不假,不过,估计你也听到点什么风声,知道是谁在支持他吧?”

    “好像是蒙老大吧?”许纯良也知道,陈太忠跟蒙晓艳关系好,蒙勤勤还去派出所抢人,导致高云风被他老爹一顿毒打。

    “所以,看着办吧,等陈太忠来了,合适的话,晚上让张晓文出面再请他好了,”秦连成叹一口气,“唉,摊上这种事儿,我也为难……”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一听小陈要带着蒙勤勤来,他连关说的心思都没有了,张晓文被配党史办,要是没有蒙艺的肯,可能吗?

    当然,秦连成更清楚,自己并没有把消息泄露出去,陈太忠带蒙勤勤来,肯定是无心的,说不准还有帮自己加深同蒙书记的联系的想法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