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不许约人(书号:760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不许约人

作者:陈风笑
    奇怪的是,雷蕾反倒问起陈太忠来,事情搞定了,为什么不回凤凰去,陈某人厚颜无耻地回答了一句,“我觉得,在素波,离你更近一点。”

    下一刻,房间的门铃响了,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事实上,雷蕾并不是天癸来了,只是这一周,轮到她带孩子了,今天本来就是周末,她已经跟孩子约好,晚上要陪他一起拼图玩。

    而且,陈太忠昨天晚上就到了,却是没有联系她,让她觉得有点失落,少不得就要推脱一下,“不行,人家这两天,那啥……不方便。”

    可是孩子今天睡得早,一时间,她就有点后悔了,旷妇终究是旷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她已经快到狼的年纪了,是个人,总是有生理需求的。

    正在这个时候,她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说不得就出去找个出租坐上,一边聊天,一边直奔锦园而去。

    按理说,锦园离她住的地方有一截路呢,不过陈太忠这个电话打得格外长,等他说出“我觉得,在素波,离你更近一点”的时候,雷蕾已经在他门口守了两分钟了。

    接下来,那自然就是低俗情节了,略过……

    “为什么不回去?”漏*点过后,雷蕾慵懒的声音响起。

    “没啥,想你呗,”陈太忠笑一声,他现,很多时候,随口的一句话,能带给别人极好的心情,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你说谎!”事实上,雷记者不是那么好哄的。

    “我没有!”陈太忠很坚决地反驳。

    “算了,懒得理你了。”大多时候,女人还是很好哄的。花言巧语从来是对付她们的不二法门,眼下虽然只是三个字,雷蕾就已经满足了,“对了,听说后来。《素波晚报》地也去找天南大学找素材了。”

    一般而言,晚报的性质多以娱乐休闲为主,对这种八卦性质的事件,是比较感兴趣地,现在值得一抓的新闻又不多,去捡素波电视台地剩饭,倒也算不得意外。

    “我只是借这个机会,想搞一下董祥麟,”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声,“不过我看啊。那个姓夏的女人,估计不会拿科委的事儿做文章。”

    “那基本上是一定的,她跟市科委的方休,关系很好,”雷蕾笑一声,又说出了点八卦,“可惜啊,你今天这是小事儿,要不然。能引得田甜自己去抓素材,夏姐地看法,基本上就可以被忽略了。”

    夏姐跟方休的关系很好?陈太忠想到方休那足有一厘米厚的眼镜片,遗憾地摇摇头,这年头,牛粪肥力大一点,真的也算优势?

    “我倒是忘了方休了。”他咬牙切齿地哼哼一句。“他和董祥麟穿一条裤子,勿以恶小而放之。哼!”

    “而为之,”雷蕾轻声地纠正,旋即吃吃地笑了起来,“好了,你又大了,我也不放之……”

    第二天一大早,雷蕾才离去不久,陈太忠就接到了秦连成的电话,“小陈啊,我回素波了,听说你昨天又做了一件事情?呵呵,有人可是把状告到我这儿了。”

    “我没做什么错事啊,”陈太忠听得挠挠头,一时有些不解,“谁告状了?”

    “也不是说你错了,那边……可能觉得有点委屈吧,”秦连成笑着回答,“中午别联系人了,我叫上许纯良,咱们一起坐坐。”

    那就坐坐呗,陈太忠一时也没啥事情,笑着点点头,看着时间还早,琢磨一下,去荆以远家转悠了一圈。

    荆老正在家里“撞墙”呢。

    此撞墙非彼撞墙,就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式,荆以远的腰椎有点毛病,闲得没事的时候,就背靠门框哐哐地撞,虽然看起来有点自虐,但是对身体还是有帮助的。

    见到他来,荆以远也没兴趣撞墙了,高兴地拉着他说起了甲骨文,还把自己“临摹”的甲骨文拿出来,要陈太忠表意见。

    只有真正地大师,才会这样不耻下问啊,陈太忠心里有点感慨,那些不屑于请教的装逼的,或者是虚情假意请教的,其实是唯恐被别人指出不足来,境界上的差距,果真是补不来的。

    还好,他对甲骨文还略有涉猎,一老一小兴高采烈地聊了半天,陈太忠见荆老情绪挺高,又帮自己的老爹求了一幅字儿。

    他老爹是工人,虽然生活在“字是敲门砖”的年代,写得一手中规中矩的楷书,但是欣赏书法地水平,也就未必能高到哪儿去。

    陈太忠这么做,一来是对老爹的一点孝心,二来也是凑个趣----是的,他认为自己这么做,挺给荆以远面子的。

    说笑间,时间就过去大半了,眼见接近十一点了,陈太忠也不敢再呆着了,要不人家荆老铁定留饭了,费了好大的劲儿,他才从荆家出来。

    荆涛不在家,荆紫菱送他出门,见四下没人注意,陈太忠低声问一句,“你爷爷不知道昨天的事儿?我看他情绪不错。”

    “怎么能不知道呢?好几个人都打电话过来问,他和董祥麟到底怎么回事,”荆紫菱笑着回答,“不过,到他那个年龄,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哥们儿活了七百多岁,看不开地东西很多呢!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转身离开,却是一路在琢磨,这情商足了阅历也够了,真地就会什么都看得开吗?刚坐进车里,他的手机就又响了,来电话地是蒙勤勤,“太忠,中午不要约人了,有事找你说说,一定啊。”

    “等等,别挂,”陈太忠一听她有挂电话的架势,忙不迭地出声了,“我中午有饭局了啊,老大,电话里不能说清楚吗?”

    “推了他好了,”蒙勤勤的小辣椒脾气一旦作,还真有几分霸道,“我真是有要紧的事儿呢。”

    “那边也不让我约人,那是我的大老板秦连成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哥们儿觉得自己混得不含糊了,没想到,这一个个地打电话过来,都是勒令自己不许约人的主儿。

    “你的老板?那算上他好了,”蒙勤勤不是不通情理的,听到这话犹豫一下,马上拍板了,“没别人了吧?”

    “还有一个,许绍辉的儿子,许纯良,”陈太忠咳嗽一声,“嗯,对了,可能他那个干姐姐李英瑞也会在场。”

    “什么?许绍辉的儿子?”听到这话,蒙勤勤终于犹豫了,好半天才问,“那科委这件事,你为什么不找许绍辉啊?”

    “他又不对口,找他干什么?再说,我俩关系也一般,”陈太忠笑一声,“有秦科长罩着,我用得着找别人吗?呵呵。”

    “你这家伙,我……我懒得说你了,”蒙勤勤心里挺受用,嘴上却是不肯放过他,“那就电话里说吧,听说你昨天在天南大学,说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话?”

    敢情,陈太忠在天南大学的话说了没有半个小时,董祥麟就得知了消息,听说凤凰科委的那个副主任在诉说自己昔年的丑事,董主任气得当场就把电话摔了。

    这件事,***里不少人都知道,但是,学术界顶端的***,相对是比较封闭的,而且大家身份都在那里摆着,没人会向外界八卦。

    摔了电话之后,董祥麟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半天,也没想好该怎么应对这个局面,凤凰科委虽然是省科委的下属机构,可是省里垂管的力度实在有限。对这种风言***的事情,没办法做什么指导的。

    而且,陈太忠为什么会撕破脸皮,搞出这么一出来,董主任也是心知肚明,省里借了其建议,又拦了人家的款子,而且都不带打招呼的,是个人恐怕就受不了。

    对于风言***这种事情,行政性的命令是无法颁下去的,有心坐视不理吧,他又怕陈太忠继续往大里玩下去,毕竟是悠悠之口难当,一传十十传百,将来这事情,谁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妈了个逼的,这次拨款啊,你小子打死都不用指望了!董祥麟心里暗恨,却是又不得不寻找能淡化事情的关节,一来二去,他就想到了自己爱人的远房堂妹小圆。

    这个小圆,当然就是蒙勤勤的同事阿圆了,阿圆现在正在外蜜月旅行呢,旅途中接了姐夫的电话,也不好推脱,就拨了一个电话给秦科长,要她帮忙劝一劝陈太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