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总算做对一次(书号:760

第七百二十二章 总算做对一次

作者:陈风笑
    开除……这是砸人饭碗啊,荆涛听到陈太忠的话,也有点犹豫了,他沉吟一下,对着陈太忠皱起了眉头,“太忠,这件事,我帮你看着吧,总要让你满意才行。”

    “也就是你们搞学问的,毛病多,”陈太忠冷冷一哼,冲着荆涛摇摇头,“算了,那就麻烦你了。”

    “陈太忠你这是什么话啊?”荆紫菱一见陈太忠跟自己的老爹这么说话,登时就火了,她偷眼看一下自己的老爸,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什么叫搞学问的毛病多?”

    她对陈太忠这话本来就不认可,又怕自己的老爹生气,忙不迭地先跳出来,也是缓和一下气氛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太忠哥应该……不至于跟自己叫真。

    殊不知,陈太忠正等着她这一句话呢,听到如此质问,不怒反喜,设计好的台词,在一瞬间就反驳了出来,“呵呵,我说得不对吗?董祥麟还是科委主任呢,他可是你爷爷的学生,当时打你爷爷的时候,他下手不是也挺狠的吗?”

    荆紫菱的脑瓜,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她只略微错愕了零点一秒,就反应过来陈太忠的真实用意了,是的,她不认为他是在嘲笑自己的爷爷----这么快地做出这这个判断,是需要一点急智的。

    “可是董祥麟那个败类,也不能代表全部搞学问的吧?”她悻悻地瞪了陈太忠一眼,一边坐实某人“败类”的嫌疑,一边却是借题挥,“而且,他后来不是向我爷爷道歉了吗?”

    “道个屁的歉,”当着众多学生,陈太忠怒斥天才美少女。这种行为实在有点令人指,“荆老什么时候平反的,他又是什么时候道歉的?”

    天南大学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天南省一等一的学校,眼下围观的人又多,陈太忠地声音也奇大,一旁又有素波电视台的在场,这个论点才一出来,登时就不胫而走了。

    董祥麟和荆以远的恩怨,学术界老一点的人都知道,但是眼下天南大学的学生里。甚至年轻的讲师、副教授们,基本上是不可能知道的。

    陈某人这就算扔了一颗炸弹出来,或者,在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只要这些年轻的学生有八卦的心思,那就绝对能引起一点波澜出来,更遑论还有电视媒体呢。

    荆涛在愕然之后,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跟陈太忠一唱一和,也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登时摇头叹口气。一言不地转身就走。

    这件事他没法支持,但是也绝对不会反对,那就只有一种选择了,走人。

    点火嘛,差不多就够了,过了就难免会被人认为是炒作了,荆紫菱冲陈太忠咳嗽一声,“好了,不说这个了,你把我爸气走了。回头再跟你算帐。”

    陈太忠却兀自不肯放过董祥麟,冲着荆紫菱地背影,他大声地来了一句,“你们这是纵容恶人,哼,东郭先生!”

    荆紫菱好悬没被这句话激得转身走回来,她悻悻地咬咬牙,好你个陈太忠,居然敢说我爷爷是东郭先生。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当然,这也就是一点小儿女的情怀,真要细算起来,陈某人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戳穿董祥麟的面具,做得却是让她大感痛快。

    这边在折腾,电视台那边地也没闲着。夏姐跟台里沟通了一下。笑着向小可乐点点头,“还跟我们去医院吗?”

    “我……懒得去了。”马小琳琢磨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救人的决定是小紫菱做出的,用的是陈太忠的车,她不过就是身上多滴了一点血而已,陈太忠和荆紫菱都不去,她自然也不合适去了。

    “这个同学,你怎么能这样呢?”孔副部长不高兴了,踱着步子走到马小琳面前,“这是一个宣传你、宣传咱们学校的大好机会嘛。”

    “算了,孔部长,”夏姐笑一声,阻止了他继续说话,“台里的意思是,把事情弄清楚就行了,伤员家属,倒也未必有心情接待我们呢,呵呵……”

    伤员家属……那就是沈正斌了,沈院长女儿受伤,会有兴趣接受采访吗?孔副部长反应过来了,一时语塞,好半天才遗憾地叹口气摇摇头,再抬头地时候,却见采访车也走了,林肯车也启动了。

    “这个同学,请你过来一下,”他皱着眉头向小可乐招招手,脸一绷,很不高兴地话了,“你有没有一点集体主义观念啊?你是哪个班的学生?”

    “……”小可乐很无辜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校领导生气了,说不得低声嘀咕一句,“孔部长,我是临铝的子弟……”

    临铝的子弟?孔部长眼睛一闭,好半天才睁开眼睛,手一摆,语气却是客气了不少,“去吧,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天南大学里,临河铝业的子弟不少,不过能对着校领导低声嘀咕一句“临铝子弟”的,却不会是一般人。

    临铝每年的技改项目不少,研究课题挺多,天南大学经过努力,接了不少课题,近几年同临铝的关系相当地好,于是每年就有临铝子弟通过“委培”方式进入学校学习。

    以前说委培,还有个定向与否的问题,现在这些子弟打着委培的幌子进校,其实就是**裸地照顾,毕业了固然可以回去,不回去也无妨。

    当然,并不是所有地临铝子弟都可以享受到这个政策的,孔副部长非常清楚,能借着委培进来的临铝子弟,红线就是正处级以上的领导。

    小可乐的老爹现在是够格了,以前还不够格呢,不过她那一届临铝的子弟少,而小可乐本身的分数已经够了,才划进委培生里,算是给个人家里节省一笔学费就是了。

    当然,这并不妨碍她向孔副部长解释,自己是临铝子弟,而孔副部长一听,心里就全明白了,人家老爹或者爷爷最少曾经是正处!

    看着马小琳离去的背影,他叹口气,又摇摇头,我本来觉得自己这副处待遇不错了呢,结果今天才现,这根本拿不出手嘛……不行,以后还要加快上进的步子!

    官场中,又有多少人是因为受到了类似地刺激,而坚定了上进的决心的呢?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人绝对不会少。

    当天晚上,陈太忠联系了蒙勤勤,却被蒙勤勤告知,尚彩霞对陈太忠在这件事上采取的应对手段很满意。

    “官场上讲究妥协,是很有必要的,不过都被人骑在脖子上了,那就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既打又拉才行,小陈要是连这点魄力都没有,那也是个没前途的。”

    话说到这个地步,陈太忠才反应了过来,敢情自己这步棋,是走得再正确不过了,没错,蒙艺是能支持他,但是他若不能光着膀子冲到第一线上,人家接下来地支持力度会是怎样地,那还真不好说了。

    是的,这件事里,董祥麟实在是辱人太甚了,陈太忠要不能积极反抗,破釜沉舟地表示出两个项目缺一不可地决绝,而只是怯怯地、不疼不痒地抗议一下,坐等蒙书记的支持和裁决,蒙老板没准就会大为失望。

    你先要自己尽力,才能得到必要的支持,一心只想着靠领导做主的人,通常都会很惨的,只靠阿谀奉承,永远都走不到金字塔的顶端。

    上位者身边,永远都不会缺少奉承者,但是能获得赏识并且出位的,大多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人,领导最喜欢的,是能做了实事儿的贴心人,相较之下,“做实事”这个指标还要靠前一点。

    总之,尚彩霞非常满意陈太忠的反应,于是就告诉自己的女儿,这件事也不用怕综合处的人拖着不办,等周一或者周二,直接让严自励过去问一下,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那就够了。

    嗯?这倒是好事儿,一时间,陈太忠的心情好转不少,那退了房间,连夜回凤凰,周一再来素波?

    导致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雷蕾的大姨妈探亲来了,他无法骄奢淫逸了,不过,转念想一想,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哥们儿可是还答应了王浩波,干掉彭重山呢。

    做人……要讲信用!

    晚上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就有些无所事事了,说不得就打个电话给雷蕾,讲述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又甜言蜜语地哄骗了她半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