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无端祸事(书号:760

第七百一十九章 无端祸事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这一送人,就送出问题来了,有荆紫菱和小可乐的指点,他的林肯车很轻松地抄小路绕过了路障,一直把小可乐送到距离宿舍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才停下来----宿舍在山坡上,汽车上不去。

    “还好雨不是很大,”荆紫菱看着小可乐顺着台阶小跑上去,叹口气,“真倒霉,本来说晚上出去玩呢……”

    “玩什么玩?老实回家,”陈太忠利索地一打方向盘,将车掉了头就待向校外驶去,只是,没走几米远,就见一个人打着伞,在小路中间走着。

    路原本就不宽,这家伙走在路的正中间,陈太忠想伸手按喇叭,可是想一想又放弃了,放慢了车,在那人身后缓缓地跟着。

    那位听到了身后汽车轮胎压着马路的声音,转头过来看一眼,只当没看见一般,扭头继续走,走得却是更慢了。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衣着挺普通,头有点花白,陈太忠被他这一眼看得有点冒火,“我靠,哥们儿招你惹你了?”

    “这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不过我不记得他叫什么,”荆紫菱也看出来了,那位是有心刁难这辆林肯车呢,“别跟他一般计较。”

    “我现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陈太忠哼一声,压住了心头的火气,等走到路宽一点的地方,林肯车缓缓提。从那人身边了过去。

    车尾刚刚过那人,就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自车尾部传来,陈太忠一扫倒车镜,却现那人的手还没放下,显然,那厮向林肯车扔了一个什么东西。

    呀哈,真是老虎不威,你当我是病猫啊?陈太忠一脚刹车,林肯车就站住了,接着就熄了火走了下来。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那位从路边捡起一个金属杯子。再次恶狠狠地向林肯车砸了过来,敢情,刚才他砸车,用地就是手里的茶杯。

    “你有毛病啊?”陈太忠见状,真的是火了,一撸袖子就要上前,谁想荆紫菱钻了出来。“太忠哥,这是学校的老师。”

    “老师就能砸我的车啊?”陈太忠哼一声,手指那厮,刚要话,却不防那位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尖叫了起来。

    “你的车把水溅到我身上了,”他手指自己的裤腿,那上面有水迹若干,“开一辆破车,很了不起吗?你知道不知道。校区不让开车进来!”

    “你放屁,我的车开得那么慢,能溅起水来?”陈太忠可真气坏了,上前一把拎住了那厮的脖子,“看你是老师,我不想动手,把修车钱给我拿出来。”

    “你放开我。”那厮伸手把伞扔到地上。没命地掰扯着陈太忠地手,“学校里是学习地地方。有几个臭钱,就能把车开进来?”

    “真是给脸不要,”陈太忠手一抬,啪啪就是脆响的两个耳光,“拿五千修车钱出来,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仇富也不能仇到你这个地步吧?你在前面挡路,哥们儿老老实实地跟在你后面,连喇叭都不按。

    没错,路宽的时候,我你了,可是那水是我溅上去的吗?你少扯淡了,我的车开得有多快,我自己不知道?

    没错,学校是不让车进,不过你这管理有漏洞啊,又不是我造成的,再说,要不是今天下雨,我也没心思把车开进来不是?

    当然,最让他受不了的,还是这家伙似乎一开始就有心跟自己别苗头,哥们儿最近脾气好了不少,但也不会任由人骑到头上撒野。

    “太忠,”荆紫菱快步走了过来,拦住了他,“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什么呢?”

    “我倒是想好好说呢,”陈太忠气得脸色铁青,“你们学校地老师,都是这种素质?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就在这时候,周围已经围上了十来号学生,那老师趁荆紫菱说情的时候,已经躲了出去,指着荆紫菱怒骂,“荆涛可算生了个好女儿啊,恬不知耻地傍大款,真是天南大学的耻辱。”荆紫菱被这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登时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一转身,就向林肯车跑去,拿出手包摸出手机,“爸,你认识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围观的学生却是越来越多,不多时,又有两个老师走了过来,“这儿是怎么回事?你又不是学校的车,怎么能把车开到这儿呢?”

    “我的车,省委都进得去,进一下学校怎么啦?”陈太忠正查看林肯车的状况呢,听到这话,站直身子一指车前脸,“那是省委通行证,今天下雨,我们又救了一个车祸伤员,我开车送一下人,不行吗?”

    那俩老师一听这话,对视一眼,也没啥好说的,学校自己的车能进,人家挂了省委通行证地车来送一下人,似乎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

    荆紫菱没说几句话,就挂了手机走了过来,“那是社科系马哲专业的古城西古讲师。”

    那俩老师一听“古城西”三个字,又对望一眼,年轻的那位转身就走了,年纪大一点的老师犹豫一下,“可是你也不该开车开这么快啊。”

    “谁说我开得快啊?”陈太忠脑袋转一转,向四周一扫,却是已经不见了那个古城西的踪迹。

    敢情,这位古讲师为人原本就狷介无比,现在年近五十了,却还没评上副高的职称,一直就觉得天南大学亏欠自己太多了,性格因此变得更为乖戾了,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把这一团火气撒到陈太忠身上了。

    谁想,陈某人是个不肯吃亏地性子,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扇了他两个耳光,一点也不念及“尊师重道”地古训,一时间他也没了主意,趁乱就离开了。

    他离开了,可是陈太忠不干啊,他也不理那个问话的老师,伸手一拽荆紫菱,“告诉我,他地办公室在哪儿,还反了他呢,不赔我的车,今天这事儿没完。”

    其实他的林肯车伤得并不厉害,就是车屁股和车顶上砸出两个浅浅的小坑,不注意看都未必现得了,只是,陈太忠既然打算叫真了,那这事儿就不能那么简单地结束了。

    “要不……就这样吧,”荆紫菱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苦恼地叹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咱们走吧。”

    陈太忠听到这话,愣愣地盯着她,好半天才轻笑一声,点点头,“行,今天就依你了,不过,哼哼……”

    哼哼什么,他没说,只是单看他脸上的表情,大家也猜得出来这厮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从远处匆匆地跑过来几个学生,人还没到呢,就开始大声嚷嚷了,“谁打了古老师,谁打了古老师?”

    陈太忠扫他们一眼,见这几个人虽然个头高大,但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武力值特别高的家伙,一时也懒得理会,学生拍老师的马屁,挺常见的。

    他不吭声,别人却是未必肯放过他,在围观者的指点下,一个胖墩墩的家伙蹿过来,抬手就去拎他的脖领,嘴里咬牙切齿地话了,“小子,是你打了古老师?”

    我靠,学生就是学生,装流氓都装不像,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把我的衣服放开,听到没有?”

    “找死啊你,”这位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手上使劲儿,试图将陈太忠向后推。

    陈太忠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左手伸到脖领处,攥住了对方的手,缓缓地力,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那胖子只觉得自己的手似乎被一只巨大的铁钳夹住了一般,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楚,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手,只是,陈太忠好不容易找到个出气筒,又怎么会轻易地放弃?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手似乎要被捏碎了,隐约中,他听到手上传来了“嘎嘣嘎嘣”的响声,他再也无法忍受了,放声尖叫了起来,“啊,你放开我的手

    陈太忠根本不理他,脚向后一撩,又踹倒了一个试图从背后掩上来的家伙,冲着胖子冷笑一声,“机会……我给过你了!”

    “啊胖子的惨呼,穿透了重重雨雾,回荡在校园上空。

    “小紫菱,你帮着说一说啊,”有人看不过眼了,轻声嘀咕一句,却是不敢上前去挑衅这个看起来很霸道的家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