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一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七百一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我朋友里,知道的人多了,”蓝劲龄冷哼一声,纵然是趴在那里,嘴里霸气十足,“不是我吹牛,这件事要真是我干的,我就敢认。”

    “不就是个小秘书吗?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当着人我都敢抽他,就算现在,我也是一句话,砸得好,打得妙!”

    这***什么城市名片?根本就是一帮无赖!警察心里有点无奈,不过,人家红星队后面是朱秉松和许绍辉,蓝劲龄缺阵,肯定要影响红星队的实力,朱市长没有跳脚,已经是不错了。

    梁秘书被打的事情,甚至惊动了素波的政法委书记田立平,他特意打了电话给彭重山,“这件事,可能是有人在使坏,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彭副厅长,你要负责安顿好干部和群众们的情绪。”

    挑拨……挑拨!彭厅长放下电话之后,气得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走动,红星队那就是一帮流氓加恶棍,田立平你难道不知道?

    按说,他一开始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只是有点担心,朱市长会不会因为蓝劲龄的缺阵,对水利厅产生什么看法,所以才一力主张,赔些钱给红星队。

    可是,他都已经自认倒霉,打算捏着鼻子受了这帮流氓的气了,结果是自己的秘书半夜被人砸了家门,他这个副厅的脸,还得要呢。

    算算,算我倒霉了,彭重山走动半天,又拿起电话,给水电建总现任的冯总经理拨了过去。“来朋,安定一下大家的情绪,唉……先忍着吧,市里总是要给咱们一个说法的。”

    冯来朋总经理一听这话。也没什么好说的,他知道彭副厅长碍于面子,是不可能来了---这事儿实在是太丢人了,“好地,我马上就去做工作。”

    彭重山专门给水电建总打电话,也是有原因的,这不光由于他是出身于水电建总,更是因为。水电建总的一帮工人们,打架手狠是出了名的。

    这个陈太忠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题。答案其实很简单,水电建总所接的工程,大都是在偏远地区,每每他们到达一处,就会带动起一些当地的经济消费。

    见到挣工资的工人们大手大脚地花钱。当地的村民们肯定是要羡慕的,脑子够用的,就想着做点什么小买卖赚钱,见识也陡然开朗了起来。

    到了后来,就有人动上歪脑筋了,水电建总作为施工建设方,工地上的建材和施工器械总是少不了地,于是,有那胆大的村民就成群结队地去盗抢物资。

    农民抢工人。这种现象在一段时间内,变得非常流行,可工人这边,也不好说什么,没有人愿意去激怒当地地农民----这个问题的性质是很严重的,没有哪个领导敢承担这个责任。

    不过,人总是不经惯的。就在彭重山任水电建总的总经理地时候。那些农民变本加厉到在工地周围的道路上设卡,对来往的建总的车辆收费。要知道,那些路可还都是建总的人修的呢。

    彭重山努力通过当地政府进行协调,只是,这些人既然能嚣张到这种程度,在当地肯定也多多少少地有点势力,协调的结果……跟没协调一样,反倒是多花了一些公关费出去。

    人家的思维很简单的,那又不是你个人地钱,公家的钱和物资,你省下了……谁会念你的好?正经是滚开点,别碍着爷财。

    当某个守卫工地的保卫科干事被偷盗的村民打瞎双眼之后,彭总经理再也无法忍受了,暗暗调集了三百多精兵强将埋伏在那里,终于在某个夜晚,将再次前来盗抢物资的村民们堵住了。

    来的村民们足有二百多人,而且还带了十多辆卡车,一路浩浩荡荡地奔来:那意思很明显,爷又来抢了,识相地滚到一边去。

    可是,二百多人真不够看地,别说二百多,来五百多都不行,工人一旦认真起来,农民们就不是对手,一个有组织,一个没组织----或者说组织不够严密,战争在没有开始的时候,胜负就定了下来。

    当夜前来地村民,除了有几十个腿脚快的,趁着夜色跑了,剩下的被愤怒的工人们打得遍体鳞伤,断手断脚者根本数不清。

    不但人被打了,来的十几辆车,也被一一甄别,那些有前科的汽车,直接被扔在工地上,一把火点了,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方圆几十里的夜空。

    这一下,当地政府坐不住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派人出来交涉,要求水电建总释放村民,严惩打人凶手,当地的项目负责人直接就顶了回去。

    “我们的工地,谁请他们来了?我们保卫科的干事被人打瞎眼,你们抓到凶手了没有?这是工人自的行动,我也不好说什么,保护公共财产……难道不应该吗?”

    这边一听也火了,登时做出决定:停了水电建总的电和水,嗯,我们要检修,什么时候能检修好,就看你们水电建总的态度了。

    遥控指挥的彭重山一听对方是这个反应,也没得选择了,只有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我草,还真没见过羊上树,给我继续打!”

    于是,就在停水停电的第二天中午,离水电建总最近的一个村子,直接遭到了工人们的攻击,五百多号人,手持钢筋冲进了村子,除了老人小孩和妇女,见人就打。

    ----这个村子有将近两千号人,算得上一个较大的村子了,由于离得近,盗抢工地的人中,数这个村子的人多。

    这一仗,打得这个村子里四五十号人直接住进了医院。没住进去的也四散而逃,连家都不敢回了----谁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再来一次呢?

    当地政府又来抗议了,不过,这次工地这边接待的规格更低了。只是一个保卫科地副科长----“这是工人们自的行动,反正停水停电的,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不好干预。”

    政府来人实在也没话,才要转身离开,却不防这边的副科长又说了,“我个人建议啊,其他盗抢过工地物资地人和村子。也小心一点,群众的怒火。强压是压不住的。”

    这话的茬子实在太硬了,那边想采取一些行动,却不防当天水电建总又浩浩荡荡赶来四百多号人到工地,那意思很明显:来吧,看到底谁怕谁!

    到最后。还是当地政府的上级领导直接联系上了水利厅的厅长,这件事好歹才算平息了下来,

    自那之后,水电建总的工人同当地人打架就成了惯例,走到哪里打到哪里。

    甚至,为了少生事端,他们每每初到一处,先找茬儿跟当地人狠狠打一架,打出几年的和平再说。在彭重山就任老总地时候,天南水电建总工人彪悍的名声,不胫而走。

    是地,回过去的青葱岁月,有无数工人是为保护国家物资流过血的,而眼下出名“懂大局识大体”的彭副厅长,也曾经铁骨铮铮。

    眼下虽然已经是经济挂帅的年代了。彭重山也进步到厅里了。但是水电建总工人们地彪悍,却多少还保留了一点。所以,彭副厅长不太放心,要刻意叮嘱一下。

    同一时刻,陈太忠却是找到了天南日报,从雷蕾的手里拿到了自己的参选资料,又跑到天南大学荆涛那儿寻了宽带,接上自己的笔记本,给小吉了邮件过去,要他打印出来,转交秦连成。

    忙完这些,他又给蒙勤勤打电话,结果那边居然关机,打到办公室一问,才知道秦科长还在陪总行的人。

    真是无聊透顶了,陈太忠是闲不住的,这一刻他有点痛恨那个姓那的副处长了,你说国家你那么多工资,就是让你不作为的?

    闷闷不乐地走出荆涛所在的办公楼,他才现,下雨了,蒙蒙春雨下得很温柔,稀疏地雨丝间,传来了泥土的芬芳。

    天南大学的学区,原则上是不许外单位汽车进的,不过,陈太忠的林肯车有省委的通行证,进的又是行政楼一侧地校门,保安倒也没有阻拦。

    感受着潮湿而清新地空气,陈太忠的心情一时好转了一些,想着左右没事,还不如开车去市郊转一转,永泰山地风光不错,雨中踏青,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打着林肯车,他缓缓地向校门口驶去,谁想就在这个时候,荆紫菱的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哥,你在我们学校呢?小可乐说看见你的车了。”

    “嗯,刚才找你老爸办点事情,”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她,“我正要走呢,上午没事,打算去永泰山玩玩,你去不去?”

    “去啊,反正也没事,”荆紫菱一听就来精神了,“你在校门口等着啊,我去宿舍拿一把伞。”

    陈太忠却是懒得等了,“我有雨伞呢,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好了。”

    其实,雨下得真的不大,不过荆紫菱所在的图书馆离校门有点远,听到陈太忠这么说,她就安心在图书馆门口等着,不多时,见到灰色的林肯车缓缓地驶了过来。

    第七百一十八章一手板砖一手钱

    图书馆是教学区,跟行政区之间,有路障阻隔着,陈太忠远远地停下车,冲着荆紫菱招招手,他知道,在教学区内按喇叭,那是不道德的事儿。

    荆紫菱快步走过去,走上车的时候,肩头上不过略略地有点潮意,她笑着嘀咕了一句,“其实,有小路可以绕到图书馆的,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份的主儿,我可是很讲素质的,”陈太忠被她这句话逗乐了,想想上次小荆同学居然有溜单的打算,少不得要取笑她两句,“不像你。吃西瓜都不给钱。”

    “拉倒吧,你倒是给钱,可是动手打人呢,”荆紫菱白他一眼。“我约了小可乐在大门口等着呢,一起去吧?”

    “那也要开得慢一点,”陈太忠慢悠悠地开着车,“溅起水来,别人要骂的……”

    载着两个少女,林肯车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到达了永泰山,这里倒是没下雨。盘山路已经修好了,在半山腰上停下车。三个人东转转西逛逛,又架起炭箱做起烧烤来,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到了一点钟,荆紫菱地瞌睡又犯了。自顾自地上林肯车睡觉去了,只剩下陈太忠和小可乐在一边,无聊地翻烤着鸡翅羊肉串之类的玩意儿。

    “你和紫菱,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啊?”估摸荆紫菱已经睡着,小可乐的八卦之心就起来了,“紫菱找了一个凤凰的大款,这消息可是传遍我们学校了。”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陈太忠笑一声。也不在意,“我和她啊,该怎么就怎么呗,反正目前只是朋友,现在地学生,思想还真复杂……”

    “你这家伙,就是滑头。我警告你啊。绝对不会让你欺负她,”小可乐冲他挥挥小拳头。眼中警告的味道颇浓。

    不过,下一刻她的眼中就浮现出了笑意,“这几天,我爸爸要来素波呢,你能在素波呆几天?”

    “不知道,”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眼中一时有些茫然,“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唉,看这些破事儿吧,真让人郁闷……”

    荆紫菱午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也就是半个来小时就醒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天上开始飘起了细细的雨丝。

    又玩了一阵,看着雨有下大的趋势,陈太忠提出了建议,“今天就到这儿了,雨下大的话,盘山路就不好走了。”

    “那咱们走吧,太忠哥你开得慢一点,安全第一啊,”荆紫菱的建议中规中矩,不过,她地下一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要开着窗户,闻闻春天的味道,你不会介意淋湿座垫吧?”

    “我倒是希望能淋湿你地衣服,”陈太忠翻个白眼,他一直怀疑,荆紫菱胸前那惊人的弹力,或者是劣质胸罩所致,“就算淋不湿后面,淋湿前面也算啊。”

    “受不了你俩了,我下车行不行?”小可乐很夸张地怪叫了一声,脸上却是挂着笑意,“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啊?”

    就这么一路斗着嘴,林肯车慢慢地驶下了盘山路,下山之后,小雨并没有变大,公路的地面,仅仅是有点湿漉漉的,却还没有什么积水。

    倒是林肯车后面的两扇车窗,都是半摇着地,飞舞的雨丝时不时地飘洒进来,不多时,两个女孩的眉角际有些湿润了。

    “开慢一点吧,”小可乐探头向前座看看,现陈太忠的车居然在9o-1oo之间,有点胆战心惊,“一路上已经看见四、五辆车出车祸了。”

    陈太忠依言,降低了点车,大约下午四点左右,林肯车就要进入市区的时候,猛然间,见到前面有人站在公路中间,仓促地挥着手。

    “他两只手上是什么啊?”荆紫菱有点看不清楚那人手上拿的东西。

    “一手板砖,一手人民币,”陈太忠笑一声,“这是要拦车呢。”

    细雨绵绵中,前面的车见此人这副模样,一加油门绕着就走了,只溅起些许水花,那厮手上的砖头看起来像是样子货,作势了好几次,却是没有扔出。

    终于,轮到陈太忠的车地时候,陈某人也想绕开走,谁想那厮似乎忽然开了窍一般,身子一个急纵,正正地拦在了林肯车面前。

    “吱陈太忠一个急刹,虽然地上的积水影响了制动效果,林肯车还是在那人前面不远站住了。

    要是换一个人,或许要考虑一下,这是不是拦路抢劫之类的,不过陈太忠是什么人?他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伸手指着对方大骂,“找死啊你?”

    那位却是根本不计较他在说什么,左手中的钱一挥,顺势又向道路一边一指,“一千块,赶紧把人给我送到医院。”

    陈太忠侧头一看,才现出车祸了,一辆本田车栽在了路边的沟里,车子底朝天翻着,一个男人正抱着一个女人坐在驾驶室里,似乎是在避雨,女人满脸是血,看不出死活。

    “有一千万,我就帮你送,”陈太忠心硬,才不管这些,他冲着那厮冷笑一声,又吐口唾沫,“你很有钱吗?我呸,什么玩意儿!”

    说着他就转身向林肯车走去,谁想那厮虽然有点怒急攻心,可脑瓜反应却是很快,丢掉手里的砖头,一把就拉住了陈太忠,“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救救人吧。”

    “欠揍啊你?”陈太忠一转身就想动手,谁想耳中传来了荆紫菱的惊呼,“沈彤?”

    沈彤是谁啊?陈太忠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向路边再一看,那男人见拦到了车,已经抱着女人站起身,匆匆走了过来。

    还真是熟人,男人是那顾公子,女人……大约就是那个什么医院院长地女儿了。

    “哼,这不是沈正斌地女儿吗?”陈太忠冷笑一声,“她老爹手上救护车那么多,用得着拦我们这私家车吗?”

    这时,顾公子也认出了陈太忠,一时间居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苦笑一声,“陈大哥,麻烦你了……彤彤快不行了。”

    陈太忠可不想救人,他是很能记仇的,“这血呼啦嗤地……”

    “好了太忠哥,”荆紫菱不干了,上一次,她后来是跟沈彤解除了误会的,而且当时沈彤哭得梨花带雨一般,她心里也有点不忍心,“救人一命嘛,不要这么无情好不好?”

    “不嫌有血,那你抱着她,”陈太忠白她一眼,接着手指顾公子,冷哼一声,“给我坐前面来,省得你小子手脚不老实。”

    我现在,还有那闲心吗?顾公子被他说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事情紧急,也由不得他计较了,说不得拉开后车门,小心翼翼地将沈彤送了进去,最后还不忘冲荆紫菱点头笑笑,“谢谢荆小姐了,上次是我不对,请你包涵。”

    荆紫菱见沈彤血呼啦嗤的,心里也有点各应,不过,人命关天,她又被陈太忠的话挤兑住了,倒也别无选择。

    车里载了伤员,陈太忠就没有办法再慢慢悠悠地开车了,一路喇叭就冲到了省人民医院。

    也不管顾公子的千恩万谢,陈太忠转身就离开了,荆紫菱千小心万小心,裤子上还是弄了一点血,小可乐那边是沈彤头靠着的地方,血更多,连衣服上都是。

    “快送我回去吧,难受死了,”小可乐受不了身上的味儿,“回去赶紧洗衣服,紫菱你倒是会做好人,看我这身上……”

    “那先送你吧,”荆紫菱也没了脾气,“送你回去以后,太忠哥再送我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