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打到素波了(书号:760

第七百一十四章 打到素波了

作者:陈风笑
    看来,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麻烦,看看时间还早,陈太忠打个电话给蒙勤勤,“我已经去过省政府了,晚上有空没有,出来吃饭?”

    “今天不行,有总行人事上的人来检查,行长通知了,要我陪着,”蒙勤勤苦笑一声,听筒里传来咬牙的声音,显然,蒙大小姐不经常遇到类似的事情,“对了,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还算顺利吧?”

    “我也不知道顺利不顺利,”陈太忠也苦笑一声,“不过,事情似乎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糟糕,就是跟省科委弄崩了……”

    听完他的复述,蒙勤勤也是有点不摸头脑,在她看来,陈太忠今天的行为,真的不算嚣张,严自励都出面了,综合处的人居然把事情办成这个样子,而且事到如今还这么倨傲,这是……打算把我老爸放到什么位置去?

    “看来得找个人跟综合处的处长暗示一下了,”她沉吟一下,“这样吧,等今天我回家了,问问我妈,找谁比较合适。”

    那也只有这样了,陈太忠笑着说了句谢谢挂了电话,对他而言,这是很罕见的事,不过,蒙勤勤这次帮忙,确实是用了大力了,道一声谢算什么?

    只是再想一想,他对现在的形势还是有点不踏实,说不得就打个电话给荆涛,看看荆教授晚上有时间出来坐坐没有。

    他这一打电话,荆涛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太忠,我记得,你跟水电设计院的王书记关系不错。我这儿有个学生,今年毕业,想去那儿,约他一起出来坐坐?”

    那就一起坐坐呗,陈太忠给王浩波打了电话,王书记刚开完一个会,犹豫一下。“这样吧,你们来锦江大酒店吧,定个包间,我随便应付他们一下,就去找你们。”

    大约是六点十来分的模样,陈太忠出现在了锦江大酒店,荆涛和那个学生已经坐在包间里等着了,那学生比陈太忠的年纪还大一点,不过大约是荆教授做过提示,见了陈太忠之后。他居然显得比较拘束。

    陈太忠倒也没在意,点了菜之后,同荆涛聊了两句,就说起了省科委的事儿,“荆教授,我现在越看董祥麟越不顺眼。总想搞他一下。你有什么好地建议没有?”

    “董祥麟?”荆涛苦笑一声,“除了做人有点无耻,他还真没别的毛病了,怎么整他?贪污?就科委那光景,他想贪也得有钱可贪啊。”

    “穷庙里,也有富方丈啊,”陈太忠笑一声,旋即遗憾地摇摇头,“不过。经济上是没什么大文章可做的……省科委里,你有什么熟人没有?”

    “有个副主任,是我清华大学的校友,”荆涛沉吟一下,又叹一口气,“泛泛之交,要说这种事。会给他带去困惑的。”

    这荆家还真是一家子厚道人。陈太忠听到这里,摇头笑笑。却是也不好再强求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进来的居然是陈太忠做梦都没想到的人物:他在党校地同学韩忠,韩天的那位堂哥。

    “老韩?”陈太忠心里这份儿惊讶,那就不用提了,“你怎么知道我来素波了?还找到这儿来了?”

    “这锦江大酒店就是我的啊,”韩忠笑眯眯地冲他点点头,“太忠你这小子,真不厚道,跑到素波来,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这不是水利厅的产业吗?”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怎么跟你拉上关系了?”

    “水利厅没钱搞这个,就要我出钱了,”韩忠笑嘻嘻地解释,“嗯,这个酒店三十年后,就归水利厅所有了。”

    原来,韩忠搞定了水利厅的厅长,就在水利厅的地盘上建了这么一家酒店,说好的是水利厅出地皮,韩忠来盖楼,等楼建好之后,韩老板经营三十年,无偿转让给水利厅。

    事实上,水利厅缺这点钱吗?肯定不缺,而且,水利厅还把锦江大酒店定为了指定接待饭店,再加上三十年这种长期限,其中味道,是个人就能琢磨出来。

    可是不管怎么说,水利厅是一分钱不花就建起了这么一个接待用的酒店,三十年时间长了一点,不过这楼怎么也能用个五六十年的,从理论上讲,将来水利厅还能落下点东西。

    当然,有人背地里歪嘴,说是什么韩忠五年就能收回投资,厅长吃回扣了、参暗股啦之类的云云,就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地事儿了。

    没有足够的利益,人家韩老板疯了,来投资?甚至有人将这种传言视为“仇富心理”在作怪,是不符合眼下经济挂帅的主旋律的。

    韩忠能知道陈太忠来,却是由于别人的提醒,说起这人来,陈太忠不认识,可是人家却知道他----红星队的谭玉鑫。

    水利厅离红星俱乐部地训练场不远,谭玉鑫也是后卫,跟蓝劲龄和朱宏晨关系不错,这几人都是被韩天笼络地对象。

    韩忠是韩天的堂哥,虽然哥俩以前关系不怎么样,不过韩忠起家了,韩天也在这几年玩大了,这堂兄弟之间又有了往来。

    韩忠开的锦江大酒店,也不是什么路子特别正的,里面不但有小姐,还有些地下赌局,红星队既然离这里近,队员们又有钱舍得花,常来光顾“五哥的堂哥”这里,倒也是正常。

    刚才就是蓝劲龄和谭玉鑫来这里玩了,见到陈太忠的林肯车,蓝劲龄心有余悸地告诉谭玉鑫,这车主人可是猛,别看是凤凰的牌子,连五哥都得让着他,千万别招惹。

    谭玉鑫是个赌瘾奇大的家伙,在锦江很是输过几次钱,不过他来钱快赌品也好,韩忠倒是挺赏识他的,一来二去地,两人就熟得很了。

    听到蓝劲龄的话,谭玉鑫有心巴结一下韩老板,就打了一个电话通知,韩忠一听是凤凰的小陈来自己这里吃饭了,自然要过来凑个趣儿的。

    陈太忠见韩忠如此热情,想到自己反倒是痛打过韩天一顿,心中有点不好意思,笑着点头,“老韩你这么着紧我,真是见外……我车里有两盒外国雪茄,等我去拿给你。”

    说着他站起身子就要走,韩忠一把拉住他,“你才是见外呢,好了,啥也不说了,咱哥俩今天好好喝两盅,对了,这两位是?”

    陈太忠笑着介绍了一下荆涛和那个学生,却是猛地想起点事情,“对了老韩,今天水利厅开会?”

    “嗯,还是大会呢,”韩忠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怎么,你有事儿?水利厅的老大张国俊跟我关系不错。”

    “倒不是找他,等王浩波呢,设计院的书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们在哪儿吃饭呢?”

    “王浩波,”韩忠听得点点头,“这个名字我听说过,不过人是对不上号,这么着,你等着,我去给你打听一下。”

    说着,他就站起了身子出去了,陈太忠见状,也出去转悠了一圈,从林肯车旁掏摸一下,转身向大厅走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两个大大地盒子。

    抱着两个盒子走上二楼,正要进包间,却冷不丁听到二楼地大厅处传来一阵乱响,有人叫骂,又有碗碟破碎的声音。

    他讶然回望,却现那边有六、七个人,已经扭打在了一起,好玩地是,他一眼扫去,现自己居然认识打架的双方。

    一方是红星队的蓝劲龄四个人,另一方他却只认识一个,那就是6海省的蒋庆云蒋老板。

    呦喝,这梁子架得真狠啊,居然在凤凰没打够,又跑到素波打来了?陈太忠当然知道两边是怎么回事,这原本就是他一手挑起来的呢。

    蒋庆云早甩掉了那根用来做样子的拐杖,头上的绷带也不见了去向,只是额头贴了豆腐干大小的一块纱布。

    毫无疑问,蒋庆云这一方,这次又是吃亏的,他这边只有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红星队这边却是四个人,这些队员们又都是靠身体吃饭的,打斗结果不问可知,三拳两脚之下,蒋庆云就被打倒在地。

    蓝劲龄蹲下身子,双手不住地掌掴着蒋庆云的脸颊,嘴里还不住地叨叨着什么,这个动作让陈太忠看得有点不舒服,他想起了李凯琳脸上的掌印,这厮这么爱打别人的脸?靠,也不看看你丫脸上的红肿还没完全散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